刚刚更新: 〔神针侠医小说〕〔萧战姜雨柔〕〔陆州姬天道〕〔江湖枭雄〕〔龙王婿〕〔龙帅萧战〕〔龙王婿萧战〕〔护国虎帅萧战〕〔宋画意战少胤〕〔总裁,夫人要离婚〕〔豪门追夫路漫漫〕〔战少,夫人来求婚了〕〔我真是女明星〕〔宋成祖〕〔上门狂婿〕〔战神医婿〕〔唐朝贵公子〕〔我的白富美老婆〕〔前方高能〕〔仙尊归来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九十七章 ? 一日看尽长安花【第一更,求月票!】
    所有人都以为方浪的背后没人。

    哪怕姜家也无法替他抗住此刻的压力。

    但是,大家都忽略了那个呆在府内,连续十年,一步不曾出的姜武王。

    那个数十年前,一人屠得边塞罪血异族五十万大军的武王姜无神。

    谁都不曾想,这位存在,居然于今日为了个方浪,走出了武王府,犹如一尊天神撕裂云层,降临人间。

    依旧是那般的狂放,依旧是那么的强势。

    只手便捏碎了大唐边塞异族大将的精血虚影,自武王府来,五步入朝堂,震的满堂朝臣,皆是不敢言语。

    特别是朝堂中那些跪伏在地上的异族朝臣,更是瑟瑟发抖,身为异族,都经历过被武王姜无神所支配的恐惧。

    太极殿内,各方神态皆是不一。

    吕太玄笑容浓郁,李浦一脸色阴沉,大皇子脸上闪过一抹可惜之色,随后变得平淡而从容,至始至终他都未曾开过口,像是个局外人。

    这次的试探结果,依旧如烟云缭绕,姜无神的出手,让这次试探无疾而终。

    姜无神的出手到底是在遮掩,亦或者是圣皇故意为之的反试探,皆有可能。

    太极殿中。

    气氛静默。

    “臣觉得,状元郎的言论,有理。”

    姜武王看向圣皇,道。

    他没有说太多,就这么一句话,但太极殿中却是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那些嗷嚎的御史,还有那些跪伏哭诉的异族朝臣,皆像是被掐住脖子似的,半句话都发不出来。

    大家都以为圣皇对姜武王有嫌隙,现在看来,似乎与传闻并不属实,很多人说,姜武王十数年窝于武王府,一步不曾出,是因为楼兰妖阙事件,被圣皇暗中禁足,现在看来,也不过是个虚假的传闻罢了。

    不少跪伏的朝臣偷偷看了一眼,站在披头散发的姜武王身边的方浪。

    这位状元郎,从今日起,怕是彻底打上了姜家的标签了。

    朝中宰辅吕太玄,还有姜武王皆是支持此子,方浪这个状元郎享受了前所未有的殊荣。

    大殿内沉寂了许久。

    那高坐于九鼎之后的伟岸身影,才是缓缓开口。

    “既然如此,‘节度使制度’及重用异族之举措……便容他日再议。”

    “反对者,或支持者,将想法写成折子交上来。”

    唐皇的话传遍了整个殿宇。

    群臣皆是躬身应喏。

    “一甲状元方浪,苦修三年,日夜不缀,秉持信念,诗才无双,登科状元,赏蕴剑草三株,淬骨液三滴,冥灵丹三颗,金龙甲一件,归元剑一柄,望不骄不躁,修行路上,继续前行。”

    唐皇的声音恢弘而壮阔,威严而激荡。

    不是由高公公亲自封赏,而是唐皇亲自开口封赏。

    封赏的奖励极为丰厚!

    方浪躬身拱手:“谢主隆恩。”

    “姜无神留下。”

    随后,唐皇便轻轻一句无事退朝。

    便结束了这一场波澜起伏的登科封赏,独把武王给留下,留给众人无限遐想的空间。

    唐皇与姜武王这是准备聊什么?

    可以肯定,这二人所聊的话语,定然会动荡整个大唐天下,但是谁也揣测不出来。

    数百位朝臣起身,走向了太极殿外,今日之事,动荡不休,异族大将们飞奏折入京,这事可大可小,就看唐皇会如何对待。

    大皇子李天麟走出了太极殿,步伐加快,走到了右相李浦一的身边,与仿佛苍老了许多的右相并肩同行,似是在商谈着什么。

    吕太玄取出了酒葫芦,拔了栓子直接开喝,憋了他一个早上了。

    方浪,姜灵珑和魏胜三人亦是走出了太极殿。

    一走出太极殿,望着殿外纷飞的漫天小雪,三人都是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太极殿内威压太强,让他们满腔肺腑似乎都填塞满了压迫,唐皇高高在上,那双仿佛隔着重重时空落下的眼眸,让三人都是心中压抑而敬畏。

    不过,姜灵珑倒是很欣喜,或许是姜武王的出现,让她心情愉悦了许多。

    周围朝臣如流水般散去,顺着阶梯而下。

    行至白玉丹墀之前,白玉广场中,人流已经开始在禁卫的催促下,涌出了朱雀门,至朱雀大街分散开来,看了一场酣畅淋漓的殿试大比。

    感受了大唐三千书院顶尖学子的风华正茂。

    大家亦是该回家补觉的补觉,该联手去护城河的去护城河。

    礼部官员则是纷纷接洽各位结束了殿试的科考的考生。

    殿试虽然结束,但是科考高中者所该享受的荣耀却才刚刚开始。

    ……

    ……

    尽管今日长安风云涌动,似有疾风骤雨来袭。

    但对于礼部而言,他们要做好的便是接下来诸多考生们对宗门的择取,拥有择取宗门资格的,只有殿试前两百名的考生方有资格,两百名之后则是按照排名和分数来由宗门择取。

    当然,在学子择取宗门之前,还有一件事要进行,那便是将殿试的结果,通报三千城,并且进行三鼎甲,御街长安。

    礼部官员将走出了太极殿的方浪三人接引到了礼部宫阙。

    方浪,姜灵珑和魏胜三人套上了礼部官员准备好的袍子,以及准备好的骏马。

    方浪负剑匣,穿上了状元的绸袍,翻身上了一匹早已准备好的毛色纯红的高大骏马,手握着金丝马鞭。

    天空下着小雪,却是平添了几许喜意。

    一扫于太极殿中的阴霾,也没有了被各大异族大将弹劾的压抑,方浪脸上浮现出和煦的笑容。

    他的身后,姜灵珑亦是翻身上了一匹骏马。

    科考三鼎甲,骑乘骏马而出,周围则是跟着殿试前十的考生,以及手捧科考排名的礼部官员。

    前面差役开道,手举金灯,提金锣,扛着奉牌行走在最前。

    走出朱雀门,踏足朱雀大街。

    整座沉寂的长安城似乎复苏了过来,第一场雪的寂冷被民众百姓们的热情所冲散。

    街道两边,百姓纷纷熙攘涌来,有的踮着脚尖,有的瞪着眼睛,想要看一看此次科考的登科状元。

    而街边的酒楼,酒馆等,早已经座无虚席,窗户打开,有娇俏少女从中探出脑袋,期待的观望那裹挟着无边荣誉,御街长安的科考状元!

    空旷无比的长安街,被挤密密麻麻,滴水不漏。

    这一日。

    长安飘小雪。

    这一日,长安街,万人空巷,只为看那状元郎。

    方浪骑乘在马背,眼眸不由微微闪烁,嘴角噙着和煦的微笑。

    他思绪不禁有些飘荡,老方若是知道他成为了科考状元,会不会吓上一大跳,会有何反应?

    西门羡仙,李元真等人没有资格骑马,只能跟随着队伍,徒步而行。

    尽管,他们亦是荣耀加身,但比起那骑乘在头马,集万千目光于一身的方浪而言,待遇差了太多。

    李元真阴沉着脸,哪怕周围欢呼声再热烈,他都感觉与他没有半点关系。

    前三甲都不是的他,只能算是个失败者,有何好喜悦的。

    西门羡仙倒是笑的洒脱,儒雅随和,还时不时的朝着街道旁的少女们挥手,惹得不少少女尖叫到窒息。

    “浪兄,此情此景,你可有想要作诗一首?”

    西门羡仙徒步而行,对高坐马背上背负着剑匣的方浪,笑道。

    “浪兄若是不作,那小生可就献丑了。”

    方浪闻言,一手拉着缰绳,一边抬起手。

    一粒素雪落在他的掌心,被热切融化做了冰水。

    方浪眺望远方,观望两侧人山人海。

    有高声诵念。

    只是低声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浅吟。

    “春风得意马蹄疾……”

    “一日看尽长安花。”

    周围的尖叫声,欢呼声此起彼伏,周遭的百姓的热情仿佛能够将空气都点燃。

    不少江湖客艳羡而望,不少即将于今年入读书院的稚嫩学子握着拳头,亦是满是坚定和期待,期待有朝一日,他们亦能一日看尽长安花。

    ……

    ……

    洛江城。

    洛江没有下雪,却是下着淅淅沥沥的深秋雨。

    这一场雨不大,却是绵延了整个天际,让整个洛江城都笼罩在一片阴霾中。

    方家酒楼。

    方北河坐在二楼靠窗的位置,同样的位置,同样的地方,他望着窗外阴雨绵绵,眺望着模糊的天际,那是长安的方向。

    今日科考殿试结束,因为隔着地域距离,他并不知道具体的结果。

    大唐天下科考殿试,这是足以让整座大唐都为之关注的事情,大唐天下设立书院,让人人皆可接触修行,因而科考殿试就成为了全天下瞩目的事情。

    尽管大家都知道,科考结束只是修行的开始,进入各大宗门的修行,才是修行之路真正的展望,可是能够压下三千书院的学子,登科状元及弟,才是真正的足以光宗耀祖的荣耀。

    今日,方家酒楼非常的火爆,座无虚席,每一个座位都坐满了食客,大家喝着酒,聊着天。

    因为所有都知道方老板的儿子去往长安参加了此次的科考殿试,而今日是殿试结束,朝廷将会进行千里放榜!

    他们很好奇方老板的儿子能考得什么样的名次。

    据说方老板的儿子水平不错,或许,能登科三甲?

    不然,二甲前十?

    或者……一甲探花?

    至于状元,大家不太敢想。

    大家都满心期待。

    每一个书院都会垂落金榜,殿试金榜,状元,榜眼,探花之名,将传遍大唐天下三千书院,将让整个天下都知道这些天骄。

    这是为了激励天下修行人,努力修行,登科殿试,终有一日,亦能有此殊荣。

    老方身前的桌子上,摆着一叠花生粒,一坛女儿红。

    杨正义和他爹坐在老方的对面,亦是陪着喝酒,杨正义甩着额头上蔫拉的刘海,亦是有些紧张。

    甚至他比老方还紧张,真担心出现一出,明明水平比他还差的发小,突然登科成状元的超玄幻事情。

    一杯又一杯酒,不断的饮入口中。

    蓦地。

    老方倒酒的动作一滞,几乎所有酒楼中的人,皆是探起脑袋,望向了窗外。

    可以看到,洛江城的天穹,蓦地被一道金光给撕裂开。

    那是一位御剑而至的修士,手持金榜,身穿威风凛凛金甲,像极了神话中的神将。

    哗然声顿时起伏。

    这金甲修士的出现,意味着洛江书院的考生中,有人中了!

    所有人都禀住呼吸。

    洛江书院中,许许多多穿着青衫,等待着殿试结果的考生仰起头,许多书院教习亦是走出教习楼,恭敬而立。

    金甲修士伫立飞剑,灵念波动,那张殿试金榜骤然徐徐展开,垂落。

    金榜展示在了世人的眼前,不再朦胧,而是人人可观!

    “大唐天下科考殿试金榜!”

    “恭喜洛江书院学子方浪,荣登科考一甲状元!”

    “为方状元贺!”

    金榜垂落,榜首之上,方浪之名熠熠生辉,所有人都看的清清楚楚。

    霎时。

    整个洛江城,一片死寂。

    死寂过半响!

    整座笼罩在朦胧秋雨中的城池,骤然撕裂了秋雨的封锁,欢呼声,高呼声比之御街长安的百姓们,来的更加为之激烈!

    洛江街巷之上。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

    洛江府衙的官员,带着衙役,亲自赶赴往方北河的酒楼。

    方家酒楼。

    老方筷子上夹着的一粒花生米,骤然掉落在桌上。

    杨正义蔫拉着刘海,一脸不敢置信。

    浪子……中,中了!

    中的还是大唐状元!

    方家……跃龙门了啊!

    还是杨正义的老爹最先反应过来,朝着老方发出由衷的恭贺,随后恨铁不成钢的看了一眼杨正义。

    这小子成天去教坊司,都考成个什么样了!

    今后还敢跑教坊司,打断腿!

    而老方脸上满是止不住的笑容。

    底下一楼,惊呼声,欢呼声还有迫不及待的登梯脚步声不断响彻。

    老方从容而淡定的起身,只不过那颤抖的指尖暴露了他的不平静。

    看着蜂拥而上,熙熙攘攘,面色激动的诸多道贺之人。

    老方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的喜悦。

    他只能大笑出声,豪迈万千,大手一挥。

    “大家菜放开了吃,酒放开了喝!”

    “吾儿高中状元,喜不自胜!”

    “今日,方家酒楼中所有消费,皆由我方北河买单!”

    ps:感谢大佬的50000币巨赏~感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