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慢穿女配不容易〕〔超级帅哥〕〔从港综位面开始〕〔战少的闪婚新娘〕〔姜倾心霍栩〕〔我娘子天下第一〕〔帝后世无双〕〔尹少的闪婚甜妻〕〔我的阴阳招魂灯〕〔最慢的是活着〕〔以身饲龙〕〔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王者神婿叶峰〕〔无敌统帅韩绝苏冰〕〔无敌统帅〕〔无敌统帅〕〔陈华杨紫曦〕〔豪门女婿〕〔九鼎集团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一百一十一章 ? 一边行走,一边射箭【第一更,求月票】
    大唐天下三百多座宗门的弟子,在一身金甲的礼部尚书周一元深邃的眸光中,在擂动的战鼓声中,俯冲入了妖阙门户。

    朝着那两座天下的壁垒力量碰撞的边界之地冲去。

    就像是义无反顾冲向瀚海的一叶叶小舟。

    幽州妖阙属于被平定的妖阙,但是暂时又未曾废弃,和秋岭妖阙这种被改成猎场的妖阙不同,这个妖阙之内的天下力量压迫比起秋岭妖阙要更加的强悍和可怖,但是比起剑蜀妖阙等尚未平定的妖阙又要弱上许多。

    对于这些刚入宗门正处于实力暴涨期的新弟子而言,恰好适合,甚至在这种妖阙内呆的越久,抗住压迫越久,对实力帮助更大。

    一入妖阙,天地骤然开阔,淅淅沥沥的雨下个不止!

    幽州妖阙内在下着暴雨,如柱的暴雨从穹天之上洒下,冲刷着整个妖阙天地,似是要洗去这片妖阙内的血腥与杀戮。

    当一方天下开始闭合,妖阙之内就会不断的下雨,这是天地规则的影响,清洗干净另一方天地留下的气息。

    入了幽州妖阙,众人出现在了一片原始密林之中,因为在两座天下碰撞力量的影响下,在妖魔气的侵染下,这儿的树木高大的可怕,有的成长为参天大树,有的甚至枝蔓还会蠕动,对靠近的生灵发起侵袭。

    近两千位弟子,说多不多,说少不少。

    涌入妖阙之内,在密林中相继分散开来,第一轮是狩猎战,大家的目标都是资源。

    唯一的要求,在密林中前行六千里,而且必须要抢先,因为每个补给点的资源池中资源有限,若是去晚了,可能什么资源都没有了。

    一行六人,在暴雨冲刷的密林中小心前行。

    雨水冲刷的密林的地面,满是泥泞。

    黄瑛握住了手中的一柄品质极佳的长剑,神色凝重,作为队伍中的老弟子,她的责任很重大,必须保护好身后这些粉嫩新弟子。

    尽管这次资源战算是一次历练,但是,只要入了妖阙就有可能死亡!

    黄瑛大意不得,所以她要发挥好自己对妖阙“七进七出”的经验,规避掉有可能遭遇的妖魔兽群等巨大威胁!

    黄瑛扫了身后的五人一眼,开始安排队形,好的队形,配合上足够高的默契,能够进退自如,并且发挥出强大的攻伐以及防御效果。

    倪雯作为术修,被最宝贝的安排在中间,哥舒月华和柳不白护佑她,姜灵珑则被安排在紧随黄瑛的位置。

    方浪在最后方。

    一字型的队列前行,因为方浪的实力最为扎实,不仅仅是剑修更是武修,一旦受到侵袭,他的保命能力会比倪雯高很多。

    雨越下越大,雨水冲刷着密林中的泥水扭曲不断。

    众人以体内灵气撑开周围的雨幕,缓缓前行。

    一路上,倒是尚未遇到什么疯狂的被妖魔气晕染的妖魔兽。

    黄瑛没有放松,继续以丰富的经验开道。

    咻咻咻!

    黄瑛,方浪等人抬起头,可以看到头顶之上,有大理寺的差人提着受到重创的宗门弟子飞速离去。

    血水裹杂着雨水滴落在大地。

    气氛有些冷寂,只剩下雨水冲刷的声音。

    “应该是有队伍求援了……”

    黄瑛道。

    “可能刚入妖阙便遇到了妖魔兽,有死有伤……这就是入妖阙的常态。”

    “我们继续走。”

    倪雯,柳不白等人很警惕,这不是科考,不是在贡院内书写风花雪月,也不是面对实战考核的修士有节制的对战。

    在妖阙之内,尽管不曾面对妖魔天下的强者,但是,被妖魔气晕染的妖魔兽,亦是非常难缠。

    哪怕是姜灵珑都凝重了许多。

    一路上行进,一行人终于还是引起了密林中妖魔兽的注意。

    一头形似野狼的妖魔兽赤红着眼,浑身散发着黑气,獠牙狰狞,自密林中,飞扑而出,爪子高扬,锋锐如刀锋!

    黄瑛警惕扫来,不过很快眼眸一松,只有一头,问题不大。

    “你们谁来?”

    黄瑛没有出手杀之,而是打算让方浪等人练练手。

    “我来!”

    哥舒月华高喊一声,眼眸一亮,虎牙微咧,兴奋的浑身颤抖,狂野使她无所畏惧,她要战!

    然而,她尚未俯冲而出。

    一直在队伍后面晃荡的方浪,却是仿佛看到刚出炉的包子似的,眼眸亮的可怕。

    方浪灵虚剑步迈出,在暴雨中化作虚影飙射而出,随后重重一蹬,卷起泥水数尺。

    黑曜剑出鞘,拔剑术抽出。

    这头相当于初入二品的妖魔兽野狼,直接被方浪斩为两半!

    动作流畅,一气呵成。

    “我说了我来!”

    哥舒月华咬牙切齿。

    方浪甩了甩剑上的血,道:“下次一定。”

    哥舒月华动作止住,暗自愤恨不已。

    黄瑛取了野狼的心脏后,带着队伍飞速前行,血腥味会吸引来越来越多的妖魔兽。

    所以,必须加快队伍的行进速度。

    倪雯面色严肃,已然凝聚了数个蓄势待发的术阵。

    柳不白拎着厚重的大剑,身上穿着方浪给的金龙甲,面色肃然。

    姜灵珑戴着面纱,握着季雪,淡然的跟在队伍中。

    一路前行,在黄瑛的带领下,大家于暴雨中犹如一支军旅小队飞速前进,期间亦是遇到三两头来袭的妖魔兽。

    不过,甚至都不需要黄瑛出手,蓄势待发的方浪和嗷嗷直叫的哥舒月华,就直接冲了出去。

    哥舒月华仿佛和方浪较量上了似的。

    与妖魔兽愤怒厮杀,终于,她一拳将那妖魔兽给砸落在地上,正准备跟方浪炫耀,却见方浪斜眼瞥来,剑指一抹。

    一抹电光飙射,噗嗤一声,贯穿了妖魔兽的头颅,干脆利落的结束了这头妖魔兽悲惨的一生。

    抢头!

    哥舒月华惊呆了。

    这么不要脸的吗?

    这明明是她的战果啊!

    而方浪看着任务进度又往上攀升了一些,心中有些小欢喜。

    果然还是抢头来的更加愉悦。

    哥舒月华气的不行,但是却又拿方浪没有任何的办法。

    她只好暗暗发誓,等会一定要将妖魔兽先打死,不给方浪抢兽头的机会!

    一路前行,本以为该有腥风血雨的战斗的众人似乎并未遭遇到想象中的诸多妖魔兽的围杀。

    方浪更是郁闷的不得了。

    黄瑛笑了笑,说道:“妖魔兽的智慧不高,他们会凭本能行事,所以,在妖阙中行进的时候,多注意一些细节就能规避掉一些不必要的与妖魔兽的争端。”

    “我入过七次剑蜀妖阙,算是有些经验,而且一些师兄师姐有教导过这些细节,而且宗门长老到时候也会给你们普及。”

    众人点头。

    唯有方浪黑着脸,罪魁祸首找到了,居然是黄瑛师姐老道的妖阙经验,躲过了诸多的妖魔兽。

    方浪看着遥遥无期的任务,心中有些着急。

    他甚至暗自打算,等会抵达资源驿站的时候,趁大家休息,自己单独跑出去刷野!

    ……

    ……

    一滴浑圆的雨珠自天穹之上飞速坠下。

    砸落泥泞地面,混入积水,泛滥涟漪,溅起一尺之高的水花。

    林幕遮戴着斗笠,一席东鲁剑宗弟子的束袍紧贴着她的娇躯,她伫立在高大的树干之间,一根宛若活过来的树枝触手伸来,被一股骤然浮现的剑意给切断,落在地面,不断蠕动。

    林幕遮在攒够了十颗妖魔兽的心脏后,便没有和东鲁剑宗的弟子们呆在一起,没有必要,她有信心东鲁剑宗的弟子能够安然抵达资源驿站的资源池。

    因为,接下来他们将遇不到成群的妖魔兽。

    暴雨落下,拍打着斗笠,渐散起迷蒙的水雾,林幕遮望着雨幕珠帘,姣好的眼眸有些失神。

    许久,她取下腰间香囊,囊中有半枚玉佩。

    玉佩上写着一个“云”字。

    这玉佩还有另半枚,那半枚上则写着一个“遮”字,遮云,林幕遮与林云。

    林幕遮恍惚的记起那个从小就跟在她身后的甩着鼻涕的小男孩。

    他们曾约定一同站在剑道巅峰,却不曾想,男孩早早便夭折了,心头有几许痛心,更有悲伤。

    闭上眼,不知是雨还是泪,自她白皙的脸颊上滑落。

    再度睁开眼,林幕遮已然变得冷肃无比。

    她手中出现了一个玉盒。

    “剑蜀宗该没落了……”

    “有那位贵人赐下的‘驱兽珠’,这次资源战,便是你剑蜀宗没落之始。”

    “方浪……我要你血债血偿。”

    林幕遮打开了玉盒,一枚混元的珠子安静的躺在锦色玉盒内,随着玉盒打开,珠子中不断的散发出浓郁至极的气息。

    哪怕是暴雨天,依旧无法掩盖这股气息。

    这是驱兽珠,乃是用实力比拟六品级别的妖魔兽的内丹所炼制,可驱控妖魔兽。

    “吼!”

    “呜呜!”

    “嘶嘶!”

    随着珠子的味道扩散开来,雨幕四处,一道又一道飙射而来的兽影在咆哮着。

    密林之内,每一棵树木都在颤抖。

    林幕遮修长的身形伫立在树干上,回首看向密林中浮现而出的一道道妖魔兽身影,其中更是有不少三品境的妖魔兽。

    林幕遮面色淡漠。

    “可惜了,这儿毕竟是妖阙外围,妖魔兽的实力并不算太强……”

    不过,对付剑蜀宗的那几人,足够了。

    一群萌新,兽潮之下,如何能活?

    嘭!

    剑气炸开,林幕遮手持玉盒,化作一道流光飞速掠出。

    ……

    ……

    雨,不停的下。

    压抑,逼仄,还有一股发自内心的不安。

    黄瑛眉头一皱,让方浪等人止住步伐,她抬头望向密林深处,隐隐约约觉得有些不对劲。

    四周,安静的可怕!

    还有那原本微微环绕舞动的被妖魔气晕染的植物藤蔓,此刻亦是紧缩在一起。

    似是有什么恐怖在临近!

    “不对劲。”

    姜灵珑戴着面纱,犹如星辰般的眸子中,闪烁过一抹凝重。

    “对……太安静了,而且……我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哥舒月华眯起眼,咧开虎牙,道。

    “老柳,护紧小雯子。”

    方浪抽出了莲生剑和黑曜剑,面容亦是严肃起来。

    他盯着地面,地面的被雨水打的波澜不断的积水,却是在微微震动着细微波纹。

    吼!

    当一声嘶吼,自密林深处传来。

    浓郁至极的妖魔气开始不断涌动,宛如洪流席卷而至,密密麻麻,多不胜数。

    似是决堤的江河堤坝瞬间被冲溃,犹如灭世洪流要平灭一切!

    “是兽潮!!!”

    黄瑛眼眸紧缩,头皮发麻,浑身宛若在瞬间冷寂似的。

    该死!

    怎么会有兽潮?!

    这儿是妖阙外围,不可能出现兽潮才对,有人故意设计!

    “撤!”

    黄瑛厉喝。

    她猛地抽出手中的剑,一枚求援玉符出现在手中,情况不对,她立刻就捏碎玉符!

    那密密麻麻,足足成百上千头妖魔兽自密林深处践踏而出,雨水都被冲破,泥泞飞溅,简直震撼的一塌糊涂!

    哥舒月华不再狂野了,身躯在不住的颤抖,眼眸中更是有几许恐惧和难看:“怎么回事?资源战不是会在皇城前观看?圣皇都能观得此战,怎么会有人胆敢引动兽潮!”

    黄瑛亦是不解。

    姜灵珑眸光深邃,语气有几分沉重:“皇城那边是通过阵法观看,是可调控的,也许传输回去的画面,并不会涉及我们。”

    “而且能引动兽潮,怕是动用了‘驱兽珠’,那玩意……一般的权贵可掌控不得。”

    “有一只手,在遮掩。”

    姜灵珑语气渐冷。

    “这儿是资源战,礼部尚书难道不会统筹全局,他难道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而且,引动兽潮没必要,我若是捏碎了求援术符,大理寺的强者很快就会过来救援,难不成,动用珍贵的‘驱兽珠’引动兽潮只是为了让我们退赛?”

    黄瑛不解。

    方浪握着双剑,面色凝重,迟疑道:“如果……我们的求援术符被动了手脚呢?”

    听闻方浪的话语,黄瑛骤然色变,她看了一眼求援术符,咬牙,猛地捏下。

    然而,让她色变的是,以她九段剑意境的力量,竟然无法捏碎这求援术符,这术符坚硬的不像是一枚符!

    捏不碎,还如何求援?

    “果然,咱们这位礼部尚书,可能……有问题。”

    姜灵珑语气冷漠道。

    这一切……可能是冲她来的。

    她只是没有想到,有人竟然能胆大妄为到如此。

    老姜长长的睫毛一颤,甩落一粒沾染其上的雨珠,望向密林深处,已经逐渐显现而出的妖魔兽群!

    一道曼妙的,戴着斗笠的人影,立足在雨幕中的树干上。

    随后,人影取出了锦盒中的珠子,徐徐抛起,随后一掌拍出。

    那颗珠子,撞碎了无数的雨幕,飙射向密林中排列阵型的方浪等人的上空。

    嘭!

    瞬间珠子炸开,无数的气息瞬间融入雨珠,伴随雨水落下,沾染在方浪等人的身躯之上。

    “林幕遮!”

    黄瑛瞬间认出了对方,眼眸中冷意杀机并现。

    东鲁剑宗!

    又是东鲁剑宗!

    咻咻咻!

    伴随着疯狂的嘶吼,一头头妖魔兽,顺着林幕遮的身侧飙射呼啸而出。

    林幕遮于斗笠下微微抬起,露出一张姣好的面容,冷漠无比。

    “死。”

    她竟是没有退,于雨幕中踏步,周身有剑飞驰而起,化作一道黑夜电光,飙射向了黄瑛!

    只要缠住四品剑意境的黄瑛。

    剑蜀宗一群新弟子,在兽潮之下必死,那方浪……也必定会被撕碎!

    黄瑛怒的嘴唇都在颤抖。

    她发出尖啸,声音滚滚荡荡的传出,然而,周围大理寺的强者并未赶赴而来。

    叮!

    黄瑛一剑荡出,手中剑与林幕遮的一剑撞在一起,火星四溅!

    林幕遮并不弱,黄瑛只能全力以赴的对付她。

    磅礴剑意席卷,无数的雨珠似乎都化作了锋锐的剑,爆射向林幕遮。

    两人瞬间厮杀在一起!

    “逃!”

    黄瑛扭头,红着眼对着方浪等人爆吼!

    是师姐做的不好!

    兽潮中,更有三品巅峰的妖魔兽,方浪等人不可能挡的住的!

    然而,逃?

    来不及了!

    而且,身上沾染了“驱兽珠”气息的方浪等人,不可能逃的掉!

    哥舒月华浑身颤抖,有几分惊恐,要死在这儿了吗?

    倪雯和柳不白亦是身躯颤栗不止,他们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内心竟是有几分放大的恐惧。

    蓦地!

    一根根冰蓝色的箭矢,穿碎一颗颗晶莹雨珠,贴着哥舒月华的脸颊,撩起一阵寒意,飙射而出,将扑来的一头头妖魔兽给钉的倒飞。

    “想活,便战!”

    却见他们的身后。

    有脚步重踏,泥泞的水卷起三尺高。

    一席白衣的方浪,徒步而出。

    一边行走,一边射箭!

    ps:求月票,求新鲜出炉的推荐票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