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导师爱上我〕〔李清风夏仙音〕〔王安穿越成太子小〕〔盛先生,彩虹边有〕〔异火焚神〕〔穿越星际:妻荣夫〕〔芝加哥1990〕〔西游之开局拒绝大〕〔家里有门通洪荒〕〔致富娇妻续前缘〕〔八零年代之追夫日〕〔八零年代追夫记〕〔温宁宋惊澜〕〔八零佳妻忙种田〕〔致富佳妻,重生续〕〔我真不是关系户〕〔白清灵端王妃〕〔偏执王爷的圣手医〕〔英雄联盟之兼职主〕〔豪门战神狂婿楚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一百一十五章 ? 一场妖魔兽心脏雨
    长安,皇城。

    白玉广场,天在飘雪。

    太极殿前,气氛犹如冰封万里般死寂和沉闷。

    大皇子离去了,带着大理寺的裴寥和诸多强者,带着满腔愤懑离去了,赶赴往幽州妖阙,要查明此次事情的真相。

    但是,广场之上的气氛却是没有丝毫的平缓,反而愈发的紧张起来。

    五公主轻轻拍打着凑在她身边傻笑的二皇子,时不时的咳嗽一声,用绢帕捂嘴,脸上涌现出一抹苍白,松开手,绢帕上甚至浮现一丝殷红。

    她的眼神有些飘忽,仿佛对眼前发生的事情,完全看不懂。

    三皇子面色则是阴晴不定。

    百官中,有御史攥着拳头,有的捋着胡须。

    “幽州妖阙已经快要平定,不应该会在外围发生兽潮,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除非,除非有七品以上的术修以灵念震慑灵兽,驱赶灵兽形成兽潮,但是这种行为,驱赶的兽潮可控力太低,不可能专门针对剑蜀宗的弟子们,当然,还有另一个可能便是有人用珍贵无比的‘驱兽珠’,来驱逐妖魔兽,吸引灵智低下的妖魔兽们引动兽潮。”

    “驱兽珠难得,宫中秘宝阁中有几颗,不过秘宝阁无圣皇之令无法调遣,而整个长安中用得到驱兽珠的权贵更是寥寥,三皇子喜欢去妖阙狩猎……好像在三皇子府中有一颗来自阿思荦山将军赠送的‘驱兽珠’!”

    ……

    周围的声音窸窸窣窣。

    传入了三皇子李连城的耳朵中。

    三皇子李连城猛地攥起拳头,指甲几乎要扎入掌心。

    “不是吾!”

    李连城心头嘶吼!

    他猛地抬起头,眼眸阴沉的可怕。

    但是他没有出声,没有为自己辩解。

    或许,此时此刻,他府邸内的那颗“驱兽珠”怕是已经消失不见了。

    李连城看向了各宗宗门宗主伫立的队伍中,他看向了南业火。

    南业火亦是望向了他,只不过那道连眉下的眼眸视线转动,挪开了,并不与他李连城对视。

    李连城平静的看着。

    他与剑蜀宗有间隙,他与姜武王不合,他曾对状元郎方浪出过手……

    而如今,他府邸内的罪证“驱兽珠”或许消失不见。

    三皇子李连城想到这儿,心头阴沉如水,他好像……被算计了。

    是谁?

    那个离去的大皇兄,还是这个人畜无害的皇妹?

    白玉广场上,传出了哗然之声。

    万里镜中的画面再度变化。

    包括朝小剑在内,所有强者的视线都落在了“万里镜”上,恰好看到了万里镜中那震撼无比的画面。

    几乎是同一时间,所有人的目光皆是落在了三皇子李连城的身上。

    ……

    ……

    幽州妖阙。

    暴雨如柱。

    阴沉的乌云笼罩着整个妖阙天地,沉闷,压抑的气氛,笼罩在每一位呆在妖阙之内的强者心头。

    雨水滴溅在泥泞中,晃荡出一圈圈的涟漪。

    从妖阙入口开始,每过一千里,便有一座资源驿站,在驿站内的资源池中,各宗各派的弟子可以凭借手中的资源令获取到足够多的资源。

    随着暴雨倾泻着一切,一千里地的资源驿站迎来了第一道人影。

    那是穿着数位穿着淡蓝色道袍的身影,井然有序,飞速前行,雨幕扭扭曲曲的落下,似乎都被无形的力量给撑开。

    李元真的身形亦在其中,这是十大宗门之首,大道宗的弟子队伍。

    他们以极快的速度,马不停蹄的赶路,横跨了一千里,成为第一个抵达资源驿站的队伍。

    率先踏足在第一座资源战,李元真嘴角微微挂起一抹笑容。

    他没有在这驿站中看到方浪的身影,亦是没有看到剑蜀宗的队伍。

    果然,他赢了,大道宗赢了。

    自从在科考之上败给了方浪之后,李元真近乎魔怔,他以往以来多获得的荣耀,在那一日,被方浪以极度花里胡哨的方式给冲击的四分五裂。

    曾经此届第一术修天才,结果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笑话。

    他除了右相李浦一之子这个身份以外,别的根本如臭鱼烂虾般拿不出手。

    所以,科举一日的失利,成为了他的梦魇。

    无关乎三皇子,无关乎父亲李浦一的期望,李元真就单单觉得自己败的不甘。

    他一位天才术修,被方浪以飞剑的方式给击溃!

    这特么……算什么东西!

    所以,这次资源战,是他继科考之后和方浪的再一次争锋,他心中暗自和方浪比拼,他暗自发誓,这一次,他一定要赢!

    所以,在看到剑蜀宗的队伍,并未出现在这个驿站的时候,李元真心头紧绷的情绪陡然一松。

    一只大手拍在了李元真的肩膀上,大道宗的带队弟子,九段法域境的师兄轻轻拍了拍李元真。

    “李师弟,放轻松。”

    “听闻此届状元投机取巧赢了师弟,师弟心有不甘想要赢回,无妨,有师兄们带你,你只要躺的明明白白就好。”

    大道宗的带队弟子安梵笑道。

    “李师弟,你需要一场胜利来冲刷心头的心魔,唯有如此,你的道才能畅通无阻,你是宗主颇为看好的弟子,所以,不要被一场小小的失败影响了心境。”

    安梵儒雅俊秀,头发在发梢处用一根绒绳捆绑,宽松的大道宗蓝袍飘逸轻扬,显得颇为的潇洒和缥缈。

    李元真有几分尊敬,点头道:“多谢安师兄指点。”

    安梵温和一笑:“我辈术修和剑修不同,术修的力量,可以毁天灭地,才是真正的修行大道,任你剑修剑气纵横,禁咒一出,皆要饮恨!”

    “但在弱小时期,剑修比术修有优势,一旦靠近,我们必败无疑。”

    “所以,一次失败,不用放在心上。”

    李元真诚恳点头,他眼眸中亦是流露出向往之色,禁咒……那是八品境的大术修才能掌握的手段!

    在禁咒面前,任何花里胡哨尽皆是土鸡瓦狗!

    随着时间的流逝。

    一道又一道的人影飙射入重点的资源驿站。

    仙武宗,脉宗等等十大宗门的弟子队伍,纷纷出现,甚至有不少一流,二流宗门的弟子队伍抵达。

    然而,剑蜀宗的弟子队伍,至始至终都不曾出现。

    李元真,西门仙芝还有魏胜等人皆是蹙着眉头,不对劲,以剑蜀宗的队伍实力,不应该连一些二流宗门都比不得吧?

    破空声响彻,雨幕锋锐的剑气撕扯开。

    东鲁剑宗的弟子纷纷落下,他们背负着剑,身上有些狼狈。

    东鲁剑宗弟子们的脸色有些难看,他们等了好久,带队弟子林幕遮依旧未曾归来,他们不能再继续等下去,故而触发赶赴往第一座资源驿站。

    缺少四品剑意境的带队弟子,面对密林中的一些强大妖魔兽,东鲁剑宗的弟子感觉十分吃力,如今可以说是人人带伤。

    东鲁剑宗的弟子,环顾一圈,没有看到剑蜀宗的弟子身影,顿时纷纷吐出一口气。

    有弟子眸光闪烁,林幕遮百分百是去找剑蜀宗的麻烦了,现在看来,效果极佳啊。

    若是今年剑蜀宗未能得到匹配十大宗门的资源,那剑蜀宗必然会衰弱,会被东鲁剑宗所追逐上,拉下十大宗门的神坛!

    “剑蜀宗还未抵达,比起一些二流宗门都不如,今年的剑蜀宗,愈发的让人失望了。”

    远处,南海剑派的带队弟子蹙眉,有几分不屑道。

    今年,或许是南海剑派的一年,剑蜀宗未抵达,东鲁剑宗也水平一般般。

    看来,今年的南海剑派能够轻轻松松碾压剑蜀宗,跻身十大宗门行列了!

    周围不少宗门弟子亦是眸光闪烁。

    剑蜀宗作为十大宗门之一,其成绩自然是引人注目的。

    但是,今年的剑蜀宗,表现的很让人失望,这么久了还未曾抵达,水平也太水了吧?

    听说今年的剑蜀宗新弟子中还有此届科举状元郎的参与,结果……就这?

    驿站之内,诸多弟子盘坐休憩,望着屋外不断宣泄的暴雨,许多人心思起伏。

    南海剑派的弟子更是心潮澎湃,渐渐有了别样的心思。

    蓦地!

    有人眼尖,见得密林中,有脚步声窸窸窣窣的响彻而起。

    驿站中,不少人耳朵微动,眸光转动,投射向驿站外的暴雨中。

    下一刻,盘坐的弟子们,纷纷伫立起来,他们的眼眸中犹自带着几分不可置信和震撼!

    “这……”

    李元真眼眸紧缩。

    西门仙芝和魏胜更是飙射而出,几乎死死盯着雨幕中。

    雨幕宣泄,伴随着雷鸣的乌云之下。

    六道人影缓缓行走而来。

    黄瑛,倪雯,哥舒月华和柳不白身上都是一席白衫,虽然被雨水淋透,但是依旧白的灿烂。

    在往下看则是姜灵珑,身上染了些许血色。

    最后则是背负着匣中藏三剑剑匣的少年。

    一身血衣的少年。

    一身血衣的状元郎!

    哗然之声,自驿站之内响彻不绝。

    这是发生了什么?!

    一些宗门弟子中的带队弟子则是目光闪烁,他们似乎猜测到了什么,以他们的实力,密林中发生兽潮,他们亦是会有所感应。

    毕竟,那么多妖魔兽汇聚所形成的妖魔气波涛,他们岂能不会注意到?

    他们没有去招惹兽潮,也招惹不起,所以带着队伍其他弟子远离了兽潮,猎杀落单的妖魔兽后,加紧赶路。

    现在看来,那一场兽潮好像和剑蜀宗有关!

    东鲁剑宗的弟子们则是惊诧无比,几位弟子甚至冲出了雨幕。

    “不可能!”

    “林师姐呢?!”

    “为什么剑蜀宗的这些家伙还能安然至此?那林师姐呢?”

    这些弟子中,有几位对林幕遮有着朦胧情感的东鲁剑宗弟子,更是面色惨白至极,开口呼喊出声。

    “你们的林婊砸?”

    而终于赶到第六座驿站的哥舒月华则是咧开小虎牙,满是凶神恶煞。

    她身躯弯曲如弓,下一刻,陡然弹出,疯狂的在雨水中踏步,一路踩踏而过,仿佛喷泉炸起!

    瞬间,她出现在了一位东鲁剑宗的弟子面前!

    野性十足的甩出她那充满小麦色的大长腿!

    “敢算计老娘!”

    哥舒月华疯狂的宣泄着,兽潮所带来的恐惧,皆在这一刻发泄而出!

    那位东鲁剑宗的弟子一声怒啸,剑出鞘,劈向哥舒月华的大长腿。

    然而,哥舒月华身躯于空中一转,手中出现了一柄宽大重剑,骤然砸下!

    天生神力的她会被方浪算计,但是,对上寻常弟子,那完全是血虐!

    一劈而下,东鲁剑宗的弟子剑断裂,身子亦是被一剑劈的鲜血很费,半边身子险些被斩下!

    鲜血飘洒,这位弟子被巨力劈出十丈距离,鲜血染红了雨水和泥泞。

    方浪一席血衣,对于哥舒月华的发泄举措没有任何的阻止。

    对于这位面对兽潮,没有逃跑的异族少女,方浪心头算是认可其为队友。

    周围一双双眸光落来。

    方浪一身血衣,一边行走,一边抬起手一挥。

    霎时!

    空间波动扩散。

    方浪身前的空间中。

    一颗又一颗染着鲜血的妖魔兽的心脏,被召出,密密麻麻悬浮于空,犹如凝滞的雨珠。

    在驿站之中,每一位宗门弟子眼眸紧缩和不可置信之间。

    哗啦哗啦,如雨下坠,坠落满地!

    南海剑派之前觉得此届南海剑派有希望的弟子,看着方浪周身仿佛下了一场妖魔兽心脏雨,下意识的抬起手,扇了自己一巴掌。

    你失望个屁!

    南海剑派最有希望的一年?!

    这个剑蜀宗的狠人,屠了……兽潮?!

    李元真瞳孔紧缩,原本大道宗第一位抵达资源驿站,他有些小得意。

    而现在,面对沐浴一场妖魔兽心脏雨的方浪,这抹得意,瞬间被击溃,一如当初在科考擂台上,方浪以花里胡哨的飞剑,击溃了他的自信,击溃了他的信念。

    这一日,方浪以一场妖魔兽心脏雨,让他重拾的自信,灰飞烟灭。

    他一人杀了这么多妖魔兽?!

    这是……怪物吧!

    忽然。

    如雨般坠下的心脏雨中,有一个东西乱入。

    所有人眼眸皆是紧缩。

    特别是东鲁剑宗的弟子,更是面色苍白如雪。

    因为……那是一颗头颅。

    青丝飞扬,面容绝美,仿佛淌着血泪的……

    林幕遮的头颅!

    咚!

    这颗头颅混杂在妖魔兽心脏雨中砸落在地,溅起满地泥泞,亦是砸在了每一位宗门弟子的心头!

    ps:新春快乐,老李给大家拜年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