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导师爱上我〕〔李清风夏仙音〕〔王安穿越成太子小〕〔盛先生,彩虹边有〕〔异火焚神〕〔穿越星际:妻荣夫〕〔芝加哥1990〕〔西游之开局拒绝大〕〔家里有门通洪荒〕〔致富娇妻续前缘〕〔八零年代之追夫日〕〔八零年代追夫记〕〔温宁宋惊澜〕〔八零佳妻忙种田〕〔致富佳妻,重生续〕〔我真不是关系户〕〔白清灵端王妃〕〔偏执王爷的圣手医〕〔英雄联盟之兼职主〕〔豪门战神狂婿楚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一百一十六章 ? ?状元郎,我们又见面了
    长安城,大雪纷飞。

    太极殿。

    白玉广场。

    哗然之声此起彼伏。

    “万里镜”中恰好呈现出了驿站之前的画面,呈现出了方浪倾倒出数百颗妖魔兽心脏,以及乱入着林幕遮头颅的震撼画面。

    三皇子盯着万里镜,眼眸中带着几分错愕。

    许久,他扭头,眼眸有几分狰狞和疯狂,死死的盯着那宗门宗主队列中,错愕、惊骇、痛心的抬起头的东鲁剑圣南业火。

    林幕遮,三皇子岂会不认得,那是林云的姐姐,同样天赋妖孽,甚至被剑圣南业火寄予了厚切的希望。

    三皇子甚至还心动过。

    不过,如今,林幕遮死了。

    竟是被方浪斩了头颅,以如此凄惨的方式死去。

    这也就是说明,林幕遮与这次兽潮有不可分割的关系,而其他的问题都不是问题。

    最主要的是,三皇子和东鲁剑宗走的极近,也就是说,林幕遮是三皇子的人。

    因而,当林幕遮的头颅出现在万里镜中的时候,三皇子身上的嫌疑就越来越大,甚至像是跌入染缸中般难以洗去!

    可以说是百口莫辩!

    三皇子与方浪有仇,曾对方浪出手。

    三皇子府邸中有“驱兽珠”。

    三皇子麾下亲信的头颅被方浪斩下。

    人证,物证,动机……

    一个个条件都直指三皇子李连城。

    高声诉说着,三皇子李连城就是胆大包天,在这一次临近大会唐皇寿辰庆典的资源战中动手脚的人!

    百官哗然,不少御史痛心疾首,面红耳赤,当场就朝着太极殿方向跪下,开口便是弹劾三皇子李连城。

    李连城一直都不喜欢这群御史,只要稍有不对,这群御史就跟闻到腥味的猫一般,蹦跶个不停,弹劾不止。

    而这一次,李连城更是对这群御史厌恶到了极致!

    三皇子李连城伫立在太极殿前,眼眸逐渐阴沉。

    东鲁剑宗南业火,背叛了他!

    全天下都知道东鲁剑宗是站他李连城,哪怕李连城自己也曾这样想。

    然而,如今……

    东鲁剑圣南业火竟是给了他李连城一记透心而出的背刺。

    ……

    ……

    幽州妖阙。

    驿站之前。

    一片死寂,只剩下暴雨冲刷着密林、树叶和大地的声音。

    伴随着电闪雷鸣,还有飞扬的血衣衣角,驿站之内,所有宗门弟子皆是呆呆的看着。

    纷乱洒落在地,溅起泥泞雨水的一颗颗妖魔兽心脏,像是一记记重锤,敲砸在每一位弟子的心头之上。

    当然,期间乱入夹杂的那颗林幕遮的绝艳头颅,更是如漫天黑云之后的一记惊雷,震慑的所有人皆是倒吸冷气!

    林幕遮,东鲁剑宗的天才剑修,传闻得到了东鲁剑宗的已故剑仙的传承!

    而这一个女人,居然死了!

    被方浪割了头颅抛了出来,夹杂于诸多妖魔兽心脏雨中。

    太震撼了!

    这画面冲击感,太强烈!

    特别是东鲁剑宗的弟子,更是惊恐的发出尖叫。

    当林幕遮的头颅在雨水中滚动的时候,像是利刃扎入他们的心,使得他们内心深处的恐惧泌出无限蔓延!

    “你……你居然杀了林……林师姐!”

    “你怎么敢杀林师姐?!”

    “资源战第……第一轮不允许杀人的!不允许的!”

    一位位东鲁剑宗的弟子,面色煞白,嘴唇都在颤抖。

    而方浪却是笑的灿烂,和煦的面容,望着东鲁剑宗的弟子,道:“别误会,我恰好路过,见到这位东鲁剑宗的林师姐,她正在被兽潮所围殴,她奋勇杀了数百头妖魔兽,身受重伤,身子都被打烂了,我问她有什么遗憾和遗言,她说想见你们一面。”

    “这不,我便帮她清理了被打烂的身躯,体面的带她来见你们了。”

    “不用感谢我,助人为乐是我该做的。”

    方浪笑道。

    话语声萦绕在雨幕中。

    而周围的东鲁剑宗的弟子,脸愈发的苍白了,方浪这话几乎不加掩饰,表明了就是他杀的林幕遮。

    可他就是这样说,你们没证据!

    驿站内,大道宗,脉宗,观佛海等十大宗门的弟子纷纷凝视而来。

    特别是带队的老弟子,哪怕是他们,想要杀林幕遮都没有太大的把握,而林幕遮……居然被方浪杀了?

    不可能!

    这是所有人心头的第一反应,林幕遮可不是寻常的九段剑意境,乃是真正的精英天才,能够被剑仙传承所青睐的存在!

    方浪一个初入三品剑罡境的新科状元,怎么杀?!

    是剑蜀宗的黄瑛所杀?

    亦是不可能,黄瑛这人虽然天赋不错,但是优柔寡断,或许自保有余,想要杀林幕遮,绝无可能!

    黄瑛不被林幕遮所杀就不错了。

    方浪没有看满地的妖魔兽心脏,也没有看林幕遮的头颅。

    他带着剑蜀宗的弟子们踏入了驿站之内。

    东鲁剑宗的弟子们,不敢再有任何的言语,毕竟,方浪那一身触目惊心的血衣,所带来的威慑绝对不弱。

    方浪扫了一圈,看到了不少熟悉的面孔,笑着打了招呼之后,方浪才是开始取出令牌,收集资源。

    将令牌内的空间格子装满。

    第一个驿站,只能装满一枚令牌,但是方浪却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六枚令牌全部给装满。

    方浪笑的和煦。

    周围不少宗门弟子眼眸亦是波动起来,林幕遮的死,或许会引发一些什么事情。

    这些弟子都不傻,都是各宗中的天才,他们似乎嗅到了什么不同的意味。

    随后,大道宗、脉宗、仙武塔、观佛海等十大宗门的带队弟子纷纷取出了弟子所掌握的令牌,将令牌资源装满。

    第一个驿站的资源很快就被一捞而空。

    一些尚未搞清楚情况的,二流亦或者一流宗门的弟子,纷纷发出了不满的抗争。

    然而,十大宗门的弟子们,丝毫不予理会。

    远处,哥舒月华又出手揍了一顿东鲁剑宗的弟子后,神气无比的踏入了驿站。

    她眸光放光,盯着方浪,心头佩服的紧。

    这一次的并肩作战,让哥舒月华对方浪的看法改变了许多。

    这个新科状元郎,除了嘴巴毒了点,花里胡哨了点,其他半点毛病都没有。

    东鲁剑宗的弟子们一个个鼻青脸肿,凄惨至极,哥舒月华下手可丝毫不留情,主要是被兽潮给吓的。

    她差点以为自己第一次参加资源战就要嗝屁了。

    因而,恐惧和愤怒,于劫后余生之后,宣泄而出,宣泄对象自然是找东鲁剑宗的弟子。

    蓦地,有破空之声响彻。

    驿站之外。

    漫天暴雨都被撕裂。

    一位位头戴斗笠的大理寺的强者皆是赶赴而来。

    “资源战发生了异状,吾等按令终止此次比试。”

    话语落下,驿站之内顿时哗然之声如潮涌。

    这些大理寺的强者,气息强横,压抑的驿站内的弟子们,皆是有些喘不上气。

    大道宗的带队弟子安梵笑着说道:“这位大人,冒昧问一下,这次的资源战为何终止?”

    不少人眸光皆是望来。

    大道宗乃是十大宗门之首,而带队弟子安梵,亦是非常不凡的一位天才。

    他都出口询问,应该会给个理由吧。

    然而,大理寺强者只是瞥了他一眼,没有回应。

    安梵吃了个憋,面色倒是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挑了挑眉。

    而话语落下后,一位位大理寺的强者,眸光落在了一身血衣的方浪身上。

    “礼部尚书有令,幽州妖阙内突发兽潮,剑蜀宗弟子遭遇兽潮,于兽潮中存活,大皇子亲至协同大理寺前来查案,需要带你们去询问一些细节。”

    这位大理寺的强者面容隐匿在斗笠下,看不太清晰。

    他的话语却是萦绕在驿站内,惹得哗然四起。

    因为,当方浪等人真的于正面击溃了兽潮的消息传出,对诸多弟子而言,冲击感依旧是十分强烈和震撼。

    哪怕是大道宗的安梵亦是眼眸一缩。

    黄瑛起身,蹙眉:“这位大人,可否让我等休憩片刻?”

    方浪等人正面对抗兽潮,杀戮妖魔兽数十头,身心皆是疲惫。

    此时此刻,自然是该休息一下。

    “不可,大皇子有令,立刻带你们前往问话。”

    然而,大理寺的那位强者,却依旧是强硬的拒绝。

    黄瑛面色微微变化。

    方浪,姜灵珑亦是看了过来,眉头微蹙。

    “这位大人……休憩一下,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姜灵珑犹如星辰般的眸子,闪烁冰冷光泽,道。

    “我等只是遵令行事。”

    姜灵珑还想说话。

    方浪却是阻止了她,和煦笑道:“可能大皇子真的迫不及待的想见我们。”

    几位大理寺的强者将剑蜀宗的弟子们夹在了中间,一行人出了驿站,有事先准备好的专用飞剑,一行人上了飞剑后,飞剑术阵盘旋,驰骋而出,撕裂雨幕。

    ……

    ……

    大雨冲刷着密林中的一切。

    裴寥头戴斗笠,腰间挎着藏于皮鞘中的长刀。

    他的身后跟着数位大理寺的强者。

    他们从树木上一跃而下,看着满地的妖魔兽尸体,哪怕是裴寥的酷帅面容上,亦有一抹动容之色。

    “的确是小型兽潮。”

    “这群孩子……竟是正面抗下了一场小型兽潮,尽管只是由二三品妖魔兽组成的兽潮,亦是足以让不少修士绝望。”

    裴寥身后的大理寺官员感慨道。

    裴寥则是在探查着,他蹲下,从泥泞中抓起一块烂泥,烂泥中沾染点点白色粉末,凑至鼻子处嗅了嗅,冷酷的面容微动。

    “是‘驱兽珠’的残粉,用的是七品大妖‘三眼赤虎’的妖丹所炼制。”

    “三眼赤虎出产于大唐天下,西域大地中的妖阙,那是阿思荦山管辖的范围……”

    “所以,可以推断出,这颗‘驱兽珠’应该是阿思荦山将军赠于三皇子那颗。”

    “这是物证之一。”

    裴寥起身,将泥块收起。

    “大皇子呢?”

    裴寥问道。

    “大皇子前去找寻礼部尚书对峙,并且派人去提拿剑蜀宗的弟子们。”

    裴寥身后,一位大理寺官员说道。

    裴寥眼眸骤然锋锐,转身,盯着这位官员:“你为什么不早说?”

    “提拿?那群孩子没有罪,为何是提拿?”

    裴寥冷若冰霜。

    “你们继续搜寻线索,尽管暴雨在冲刷,但是很多线索是冲刷不掉,我需要你们确定出催动驱兽珠之人。”

    “人证物证皆要确定!”

    裴寥喝道,两位大理寺官员赶忙应声。

    随后,裴寥冲天而起,刀气喷薄,竟是御一道刀气,划破了雨幕夜空,朝着妖阙深处赶赴而去。

    裴寥冷酷的面容,眸光闪烁,大皇子提人做什么?

    还有,此事真的是三皇子做的吗?

    实在是太明显了。

    三皇子虽然鲁莽,虽然霸道,但是……并不算太蠢。

    在唐皇庆典即将开始时搞出这档子事,一旦暴露,三皇子有什么底气来应对?

    亦或者,这根本就不是三皇子所为,而是东鲁剑宗背叛了三皇子所形成的……一场栽赃?

    三皇子背后站着的是诸多的异族大将,其中更有阿思荦山这等威震西域的顶级强者,这是三皇子的底气。

    若是三皇子被逼急了……

    会怎么样?

    或许……这才是最根本的目的?

    对唐皇最大的试探?!

    裴寥徐徐吐出一口气,仿佛感觉到了大唐天下即将到来的动荡。

    ……

    ……

    幽州妖阙深处。

    礼部尚书周一元背负着手,金甲于暴雨中,亦是熠熠生辉。

    他的身边,各宗的带队长老皆是神色有几分变幻。

    头戴斗笠的大理寺官员特意以空间传送术阵赶赴而至,这让所有人皆是感觉到事情的不对劲。

    “礼部尚书周一元,执掌此次潜龙资源战,玩忽职守,故致使幽州妖阙外围爆发小型兽潮,造成了剑蜀宗弟子遭受兽潮围杀,引发严重的比试事故,甚至有宗门天才弟子陨落,兹事重大,故大皇子有令,请周大人前往对峙。”

    这位大理寺官员取出了一枚令牌,那是大皇子的令牌。

    周围强者皆是哗然,兽潮?有宗门天才弟子陨落?!

    正喝葫芦里枸杞茶的温庭脑袋骤然抬起,脸色有些煞白。

    什么叫做剑蜀宗被兽潮围杀,有天才弟子陨落?

    不是有求援令吗?!

    蓦地想到了什么。

    温庭扭头看向了周一元:“想不到啊,周大人,当真好胆魄。”

    而周一元没有在意温庭的目光,淡淡的朝着大理寺官员点头:“兽潮之事,是下官疏忽,下官愿领罪。”

    随后,周一元便被大理寺的官员带走了。

    只留下了终点驿站中一群人面面相觑。

    温庭素衫被浸湿,他喝了一口葫芦中的枸杞茶,随后认真的按上了塞子。

    拇指摩挲着剑柄。

    随后,踏出了驿站,于雨幕中消失。

    ……

    ……

    暴雨依旧稀里哗啦的下着,两座天下碰撞的力量失衡,便会出现暴雨倾泻的情况。

    这暴雨要延续很久,直至妖阙天地内,另一方天下的力量被冲刷干净方会停歇。

    万里密林中。

    第四座资源驿站的小屋安静的伫立在雨幕中,承受着暴雨的冲刷。

    飞剑破开雨幕而至。

    大理寺的官员们带着剑蜀宗的弟子抵达此处。

    黄瑛,方浪,姜灵珑等人纷纷下剑。

    他们戴着大理寺官员提供的斗笠来遮挡雨水。

    雨珠拍打在斗笠上,化作水帘至斗笠边缘滑落。

    方浪一席血衣,透过斗笠边缘的雨帘,望向第四座资源驿站。

    在驿站的屋檐下。

    一位披着白氅的修长身影,正于屋檐下,摆着茶盘,泡着温热的茶。

    一泡茶好。

    身影缓缓抬头,捏着茶杯,杯中茶水泛点涟漪,视线似是穿透了无尽的雨幕。

    直视方浪,扬了扬了手中茶杯。

    “状元郎,我们又见面了。”

    ps:太难了,在媳妇家过年,天天被拉去喝酒,逃都逃不掉,第一次经历这阵仗,老李尽量保持不断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