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美女导师爱上我〕〔李清风夏仙音〕〔王安穿越成太子小〕〔盛先生,彩虹边有〕〔异火焚神〕〔穿越星际:妻荣夫〕〔芝加哥1990〕〔西游之开局拒绝大〕〔家里有门通洪荒〕〔致富娇妻续前缘〕〔八零年代之追夫日〕〔八零年代追夫记〕〔温宁宋惊澜〕〔八零佳妻忙种田〕〔致富佳妻,重生续〕〔我真不是关系户〕〔白清灵端王妃〕〔偏执王爷的圣手医〕〔英雄联盟之兼职主〕〔豪门战神狂婿楚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绑定天才就变强 第一百一十七章 ? 十年饲剑,一朝出笼
    长安。

    大雪纷飞。

    白玉广场之上,气氛愈发的严峻,甚至有几分肃杀。

    随着展露出的证据越来越多,三皇子李连城就像是被困入瓮中似的,找不到任何的出路逃脱。

    一双双眼眸注视着三皇子李连城,让他不由的攥住了自己的拳头,而三皇子李连城的眸光则是盯着宗门宗主队列中的南业火。

    就在所有人都盯着三皇子的时候,白发白衣的朝小剑笑了起来。

    他自风雪中走出,踏着白玉阶梯而下,迈一步逸散一缕剑气,到最后,剑气如火焰般升腾!

    朝小剑盯着南业火。

    三皇子是不是主谋,朝小剑不知道,他只知道,剑蜀宗的弟子们在这次资源战中,受尽了委屈。

    掌门师姐不在,那剑蜀宗他朝小剑便是最大,而他朝小剑……就应当为这些孩子讨回公道,让他们不受委屈!

    谁让他们受委屈,他朝小剑就要将这委屈,加倍奉还!

    主谋是谁不晓得,但是可以确定的是……东鲁剑宗绝对是跑不了!

    林幕遮使用驱兽珠,引动兽潮,欲要让剑蜀宗的弟子们全部死在资源战中,这点是证据确凿,毋庸置疑,尽管林幕遮死了,而且死的很惨,但是,朝小剑依旧觉得方浪等人受了天大的委屈!

    朝小剑向着太极殿方向拱手作揖。

    随后冰冷厉喝。

    “南业火,出来!”

    声音激荡在白玉广场之上,让无数的白色雪花都炸裂开。

    “你若不敢跟来,你信不信我朝小剑,今日便往东三千里,屠尽你东鲁剑宗所有弟子。”

    话语落下。

    惊得整个白玉广场皆是陷入死寂。

    屠了整座东鲁剑宗,这事情若是别的人开口,大家只会嗤鼻一笑,但是,白发剑魔朝小剑……或许还真做的到!

    随后,在诸多宗主复杂的目光中,朝小剑便化作一道流光,撕裂大雪,冲入云霄。

    林幕遮的死,让南业火心头悲恸欲绝。

    而林幕遮的死,让东鲁剑宗再也无法摘出自身,南业火作为东鲁剑宗的宗主,如今没有太多的选择,亦是御剑而起,追逐而去。

    两人冲上九天云霄。

    ……

    ……

    幽州妖阙。

    第四资源驿站。

    驿站楼阁中,大皇子李天麟安静端坐,身旁炉火中烧,水壶的壶嘴在嘟嘟冒着热气。

    李天麟很享受这种一切尽在掌握中的感觉,玩弄一切于鼓掌之内,他就像是观佛海典籍中所记载的佛祖,翻掌便可镇压所有。

    就像是在下一盘棋,黑子与白子的厮杀,一切都尽在他的掌握。

    他喜欢看到对手那种绝望的面容。

    就像当年被他击溃了内心的君子剑温庭。

    他和三皇子李连城不一样,在李天麟眼中,李连城太傻,太蠢,和那些野蛮的异族呆久了的李连城也变得只会用霸道而蛮横的行径来解决问题。

    这样很容易失手,而且很容易让自己万劫不复。

    李天麟眸光深邃,他饮尽了茶杯中的茶水,徐徐站起身。

    暴雨在下个不休,所掀起的微风气浪,吹荡着他的四爪蟒袍。

    李天麟眸光有些深远和深邃,看向长安方向。

    李天麟觉得,唯有他才是继承了唐皇的血脉,他才是真正像唐皇年轻的时候,那种算无遗策,那种一切尽在掌握。

    储君,他李天麟最适合,未来大唐的皇,他李天麟最适合。

    但是,李天麟知道……他这辈子都没有机会成为储君,成为下一代大唐的皇。

    所谓的储君之争,实际上只是一个笑话。

    甚至,三皇子李连城因为与异族牵扯太深,也不为父皇所喜。

    父皇喜欢的……只有那个傻傻的老二!

    李天麟觉得很可笑,等了这么多年,父皇终于愿意立储君了,结果……不是他。

    他这么努力,可是唐皇却是视而不见,偏偏一个傻老二,什么都不会,却是得到了唐皇的青睐。

    大唐天下未来的主人,怎能是一个傻子?!

    李天麟胸中有一团火在燃烧。

    望着连珠雨幕,李天麟的眼底闪烁过画面,那是他一步一步靠近铁律时候的画面。

    在皇城深处,悬着一张铁律,那是大唐的铁律。

    用皇族子弟的鲜血浇筑的铁律。

    强大,威严,象征着力量。

    铁律延续了无尽的岁月,是各代皇朝的皇所掌握的至宝!

    亦是他李天麟所追求的力量!

    每一次李天麟将自己的鲜血浇灌入铁律中,李天麟甚至可以感受到铁律迸发出惊人的心脏跳动声,像是铁律化作了真正的人似的!

    李天麟感觉在铁律面前,自己似乎变得无比的渺小。

    正是这种渺小,才让李天麟越发的渴望拥有和掌控铁律。

    唯有成为大唐天下真正的皇,才有资格掌控铁律。

    李天麟看着滴落的雨滴,逐渐朦胧的天地,他眼眸亦是朦胧。

    父皇,铁律……

    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十年前,轩辕太华迷失在楼兰妖阙,而从妖阙内狼狈归来的姜武王,将自己封禁在府邸中,十年不曾出。

    而在这件震惊整个大唐天下的大事情的背后,唐皇冲击那超越人间极限的力量成功与否,似乎关注的人就变得没那么多了。

    可是他李天麟依旧关注着,这些年他不断的试探,可是都未查出任何蛛丝马迹。

    是成功了?亦或者……失败了?

    若是成功了,那他这辈子都没有任何的机会登临皇座。

    可若是失败了……那这便是他李天麟的机会,掀起轩然大波,改变既定命运的机会。

    所以,李天麟不管如何,这一次一定要试探出来!

    哪怕……乱了这天下又何妨?

    ……

    ……

    方浪平静的看着大皇子李天麟。

    实际上,在驿站之内,听得大理寺的官员乃是奉大皇子的命令来拘拿他们的时候,方浪就知道他错了。

    从一开始就猜错了,指使林幕遮引动兽潮对他们出手的,并不是三皇子!

    或者说,三皇子只是一个背锅的,亦或者被算计的。

    真正的主使,林幕遮背后真正的贵人,乃至东鲁剑宗背后的贵人,是大皇子李天麟。

    因而,方浪没有拒绝,亲自来见一见大皇子。

    杀死林幕遮,或许也有些出乎大皇子的意料,这算是一个意外的变故。

    方浪一身血衣,斗笠下的面容没有太过热切,对于大皇子李天麟,方浪发自内心深处涌动起一抹厌恶和不喜。

    “你能杀林幕遮,的确出乎吾之预料。”

    大皇子笑道。

    “上次吾与你所说之事,你可思量好?”

    那一次,大皇子和方浪在礼部宫阙内的谈话,方浪拒绝了大皇子的招揽。

    方浪摇了摇头:“在下的想法一直未曾变过。”

    大皇子眉毛一挑,随后,倒了一杯茶,徐徐一抛。

    这杯茶,竟是稳定无比的破开了雨幕,朝着方浪飘来。

    “喝杯茶,再好好思考一下。”

    “吾再给你一次机会。”

    茶杯飘至方浪的身前。

    然而,方浪徐徐抬起手,被染成血色的袖子中手掌探出,拇指抵中指,屈指一弹。

    嗡!

    四周的雨幕瞬间炸开,无形的剑波扩散,那飘来的茶杯瞬间被方浪给弹的爆碎炸裂!

    “道不同,不吃茶。”

    方浪道。

    四分五裂的茶水化作水雾迷蒙在了雨幕中。

    这一弹指,表明了方浪的态度。

    大皇子脸上的笑容开始一点一点的消失。

    “林幕遮应该是殿下派遣来的吧。”

    方浪甩掉手上沾染的水渍,眼帘低垂,淡淡道。

    话语一出。

    倪雯,柳不白还有哥舒月华心头不由一惊,林幕遮不是东鲁剑宗的弟子?

    派遣她来的,难道不是三皇子?

    “只是对你的一个考验罢了。”

    大皇子亦是淡淡道。

    “考验?”

    “我若是被林幕遮所杀,那就不是考验了。”

    “就会成为你算计三皇子的一场计谋中的牺牲品。”

    “皇族的子弟,都是如此的高傲,如此的傲慢,如此的冷血,三皇子是,你也是。”

    “你觉得,身为皇族的你,随意施舍下一点东西,就值得世人为此感恩戴德?”

    方浪抬起手,斜握住了匣中斜指黑云覆盖的穹天的莲生剑剑柄。

    一点一点的抽出了莲生剑。

    像是一股势在不断的汇聚似的,要斩尽笼罩天穹的浓雾。

    周围,大理寺的差人纷纷握住了腰间刀柄,天地间的气氛,似乎一瞬间凝滞,雨滴丝毫无法下坠似的。

    气氛瞬间剑拔弩张。

    黄瑛和姜灵珑也握住剑柄,神色凝重。

    大皇子的表现相当于是默认了林幕遮是他所派遣,既然如此,那她们唯有拔剑。

    “敬酒不吃吃罚酒,事实上,你若不是拔了莲生剑,我或许还真的会为你礼贤下士。”

    “可是你拔了莲生剑,就变得和轩辕太华那个女人一样……高高在上的令人厌恶!”

    李天麟淡漠道。

    “你敢向我拔剑?”

    李天麟站披着白氅,很快,淡漠的脸上,挂起了玩味的笑容。

    “当年的温庭是如此,你方浪作为温庭的学生,亦是如此。”

    “师徒二人,皆是如此的狂妄,如此的不懂敬畏。”

    李天麟伸出手,一根手指上,急速落下的雨滴骤然悬浮凝滞。

    “我不会杀你,我和老三不一样,他被愤怒支配了理智就会控制不住动手,但我……不会。”

    李天麟笑的灿烂。

    一步一步踏入漫天雨幕中,而雨幕竟是在他的周身纷纷消散去。

    “状元郎……你很嚣张很自信,光芒耀眼,就像当年的温庭。”

    “你若入我麾下,我会给你一个光明的未来,但是,你选择站在我的对立面。”

    “你是不是很自负于你的天赋?”

    “那我便在你心底深处,种下一颗恐惧的种子,粉碎你的剑心,让你活的浑浑噩噩……与那温庭一样。”

    一步踏下。

    大皇子的白氅飞扬,漫天雨珠似乎尽皆凝滞,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般。

    一股如山岳般的压迫,一股仿佛孤舟面对万米巨浪般的压迫的感自方浪心头浮现。

    大皇子李天麟的眼眸中闪烁起了一抹璀璨的金芒。

    隐约有一股冲击灵魂的力量,朝着方浪倾轧而来。

    方浪面色冷肃凝重,他既然会选择来见大皇子,自然是心头有所底气。

    敌人在暗处最可怕,但是一旦在明面,那种带来的压迫感就会降到最低。

    在方浪看来,大皇子比三皇子更可恨,这种自信无比,玩弄人心之辈,那种高高在上的样子,让人心头无名火起。

    方浪并不懂所谓的储君之争,他也无心卷入这种争斗中。

    但是,他不想,却偏偏躲不开。

    面对这种身不由己的浪潮,那他就张开獠牙,将这张大网给撕扯的支离破碎,一如当初面对三皇子时候那般。

    只不过,那时候有几分靠运气。

    而现在,方浪有底气。

    方浪的底气是什么?

    不是借力卡,借力温庭,或许能够爆发出看不透的力量。

    但是,并不是十拿九稳。

    他的底气是莲生剑!

    方浪摩挲着莲生剑的剑柄,莲生剑的莲花剑珥似乎又开始一呼一吸的鼓动不休。

    这种感觉,一如当初在秋岭妖阙中的情况一样。

    莲生剑宛若活了过来一般。

    轩辕太华留下的莲生剑,剑中沉睡着一抹意志。

    别人都动用不了,但是方浪可以!

    因为方浪丹田气旋内有剑意种子,而借力温庭又能动用这剑意种子,以剑意催动!

    这才是方浪敢直面大皇子的底气!

    他要像一位一往无前的剑客,管你任何狂风骤雨。

    我自一心拔剑,撕裂一切!

    温庭不敢挥剑,他方浪敢!

    大皇子眼眸中的金光愈发的璀璨,仿佛形成了一股独特的“域”,将方浪,姜灵珑等人笼罩包裹在内。

    在众人心头,大皇子的身形似乎开始不断的拔高拔高,像是化作一尊神明在俯瞰着人间的蝼蚁。

    那种压抑的感觉,让人心头几乎要崩溃!

    黄瑛有些绝望,她面容变化剧烈,原来,这就是当初温庭所面对的情况,原来,是这样的绝望!

    黄瑛曾骂过温庭的不争气,伤心于温庭的不守承诺。

    但是,现在黄瑛才真正明白温庭曾承受过的绝望,被压碎剑心后的绝望。

    方浪闭上眼眸,灵念飞速涌动入了莲生剑内,调动丹田气旋内的剑意种子,丝丝剑意被调动,疯狂的涌入莲生剑内。

    方浪似乎在莲生剑内看到了一个世界。

    隐约间,似乎有一道白衣身影,风华绝代。

    ……

    ……

    嗡!

    一个葫芦飞速甩来,狠狠的砸在雨幕泥泞中,瞬间,那葫芦炸开,炸的四分五裂,泡着枸杞的枸杞茶,洒落了满地。

    黄瑛,倪雯,柳不白等人蓦地感觉身上的压力一松。

    哪怕是方浪亦是一怔,微微睁眼。

    却见一道慵懒的身影从天而降,挡在他们的身前,握着一柄细剑,缓缓的挺直腰杆。

    似是撑起了一整片天与地。

    无数的暴雨都被逆势抬起!

    温庭赶来了,挡在了方浪等人和大皇子之间。

    他盯着大皇子,大皇子那流金的眼眸亦是盯着温庭。

    彼此的视线碰撞之间,温庭拄着剑,微笑。

    “殿下,好久不见!”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令人恶心。”

    大皇子流金的眸子淡漠的看着温庭。

    “你还敢出现在吾的面前,吾能摧毁你一次,便能摧毁你第二次。”

    大皇子抬起手,遥遥对准了温庭,猛地一攥。

    温庭周围的空气似乎都被攥紧!

    无尽的压迫砸落温庭身上,让温庭虚弱的身躯,似乎随时要跪下。

    蓦地!

    温庭笑了,他的脸上涌现一抹潮红。

    他等这个日子等的太久了!

    “曾经有个少年,告诉了我,蝼蚁可以杀象,凡人可以屠仙……身躯或许卑微,但是,不要丢失挥剑的勇气。”

    “我学到了。”

    “今天,我就要挥出当年我所丢失的一剑。”

    “挥出当年我未曾挥出的一剑!”

    温庭灿烂笑道。

    他的身上,仿佛有枷锁浮现,手指轻叩间,有剑气喷薄,将枷锁一一斩碎,他的气息开始飙升!

    从四品剑意境,跨入了五品,六品,七品,直至攀升到了七品巅峰!

    随后,温庭手中拄着的那把剑似乎化作了一头惊天的巨鲨,张开獠牙,吞噬着温庭身上的剑气,剑意和力量。

    藏在肺,藏在肾,藏在心,藏在五脏六腑内的剑气和力量,皆是被温庭手中的剑所吞噬!

    以身饲剑!

    就像是以血肉圈养饿狼,等待出栏之刻,噬咬整片山林!

    这不是方浪借助借力卡复刻出来的半吊子的“以身饲剑”。

    这是温庭饲养了十年的一剑。

    真正的凶残秘技!

    李天麟的眼眸微微一凝,似是没有想到,被他击溃剑心,废物了这么多年的温庭,居然能在他眼前挣脱枷锁,踏入七品。

    “七品,不错。”

    “但远远不够。”

    李天麟淡淡道,他双眸灿金,无尽威压滚滚。

    他就这样看着,注视着,背后仿佛凝聚出一尊天神般的虚影,朝着挥剑的温庭,踏出了脚掌,犹如抬脚踩死一只蝼蚁似的。

    不过,他的动作很快僵住了!

    温庭胡子拉碴的嘴角咧开。

    霎时。

    温庭达到七品巅峰的修为境界,竟是于此刻不断的崩溃,如潮水退却。

    六品……五品……乃至回归四品……

    而四品之后,还在下跌。

    每跌一品,温庭的鬓角霜发便多了几许。

    二品,一品,最后……身上一点一滴修为的气息皆无。

    满头皆霜发。

    平凡的像是个握着把剑器的普通人。

    大皇子的金眸如神。

    温庭漆黑眼眸似仰望天神的凡人。

    望着大皇子李天麟。

    温庭平平凡凡的递出了一剑。

    那仿佛要踏下一脚的巨人虚影被切开,无尽如山岳的气势被切开。

    大皇子李天麟身前的黑暗,暴雨,空间尽皆被切开。

    这一剑,仿佛一位凡人踏足山巅,挥一剑弑神!

    “周一元!”

    “助吾!”

    李天麟看着这一剑,瞳孔第一次紧缩,他发出了爆吼!

    求助的爆吼!

    温庭这疯子,磨了十年,就为了一剑!

    他伸出的手掌被这一剑刺破,有染着金色的血在飚飞,一剑穿透他的手掌,手臂,直至漫入他的胸口,他的心脏!

    自后背透体而出!

    而温庭灿笑的松开手。

    十年饲剑,一朝出笼!

    那柄洞穿李天麟心脏的细剑,骤然颤抖,仿佛发出野兽般的低吟,像是一头出笼的饿狼。

    带起一蓬蓬金色的鲜血!

    在李天麟的身躯中前后交叉乱窜。

    李天麟的心脏,肺部,肝脏,五脏六腑皆被这一缕剑气所洞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