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草供应商〕〔超神学院的宇宙〕〔神级上门女婿〕〔荒岛求生日记〕〔最强终极兵王〕〔凌天神尊〕〔天命凰徒〕〔重生赘婿兵王〕〔仙武大帝〕〔合租小医仙〕〔冷艳总裁的超级狂〕〔万古邪帝〕〔我真是大富豪赵权〕〔一品皇商:厨娘她〕〔天才要被气跑了〕〔木叶之凡人的智慧〕〔路人男主的自我修〕〔重生无上帝王〕〔振夫纲〕〔混在诸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娘子是暗探 第6章 再遇
    江语暮抬头看了看月亮,在心中估摸了一下时辰,无暇再理会那个奇怪的人,继续向北门走去了。

    出城的时候,守门的士兵站在城门之上正打着盹,恐怕只要不是敌军来犯,他们是不会管进出城门的人的。

    北门外的长亭只是一座普通的亭子,仅供进出城的人歇脚或送别,再往北十里的长亭,才是功能更为全面的驿站。江语暮拿不准南容泽说的北门长亭是不是眼前这座亭子,可就这么看上去,这亭子毫无特别之处。

    江语暮走进亭子里,这不过是由四根石柱支撑起的一座石亭,她细细打量了一番,并没有什么发现。四根石柱都是实心的,亭子内的地板也是几块巨石拼就的,严丝合缝。江语暮又走出亭子,想着南容泽说的“长亭下”,不由的打量起那亭子的基座。

    江语暮在工部虽然只是个掌书记,平日为员外郎做些抄抄写写的工作,可耳濡目染了一段时间,对于建造也略知一二。这亭子的基座必然有一半埋在土中,如果南容泽说的长亭下是指亭子的基座下方,那除非在亭子建造之初就藏了东西,不然实在难以达成。所以如果真要藏些什么,就只能是在基座中。

    江语暮又走进亭内,趴在地上又敲又打,却一无所获。找了半个时辰,她索性坐在了地上思考,也许是后来才藏的东西呢?她听见南容泽和陈领的对话是永仁二年夏天,如今却是永仁元年春天,也许他们这时候根本就没来藏东西呢?可就这么走了又不甘心,江语暮看了一圈周围,突然想到也许在亭子外呢?

    江语暮有些兴奋的起身,在亭子外围的基座一寸一寸的又是摸又是敲打,又过了好久,终于让她敲到了空响。江语暮有些不敢相信,连忙又敲了几下,果然是空的,她下意识的向四周望了望,仍是只有她一人,只是天却微微有些发白了。

    江语暮忙回过头用手细细的摸着,总算摸到了什么缝隙,只是那缝隙极为狭窄,徒手难以打开。江语暮尝试了好多次,感觉手指都要磨皮了却仍是毫无进展。

    她忍不住咳了两声,本来也就刚刚受伤痊愈,这一晚不睡又是紧张又是兴奋的,吹着夜里稍凉的风,让她觉得有些不适。她轻轻的拍了拍锁骨下方,想把那阵咳压下去,脑中仍想着打开那块石砖的办法。

    她又试着在石砖的一侧用力砸了一下,果然另一侧就出来了些许,又折腾了一阵子,那块石砖总算取了下来,露出了洞里面一个木匣。

    江语暮谨慎的看了一眼周围,确定无人之后才将那木匣取出,打开来,却是油布包裹着的什么东西。再揭开那层油布,却是一本巴掌大的小册子。

    ***回城的时候,已有三三两两的人扛着锄头往城外走,江语暮锁了眉,只任凭双脚带着自己向前走。

    那本小册子中汇集了杜越发生意外后下一任接头人跟各个暗探相认的时间地点方式,这么重要的东西,万一被对手的人发现,那杜越所领导的暗探就只剩下任人宰割的份儿。然而江语暮却不能将那本册子拿开,因为她无法预见如果册子不见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所以她只能在有限的时间里努力记住册子中最多的内容,她不能再去那个长亭看那本册子了,因为她每去一次,那本册子暴露的风险就大上一分,而暴露的后果却是她不敢想象的。

    只是,那册子的第一页上面写的那首诗,她实在搞不懂什么意思,那是首脍炙人口的名时,甚至前几日下雨时她还教慈幼局的孩子们念过:好雨知时节,当春乃发生。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野径云俱黑,江船火独明。晓看红湿处,花重锦官城。

    难道只是杜越随手写了一首喜爱的诗上去?可那么重要……

    江语暮正思索着,冷不防和什么人撞了一下打断了思路,口中正欲道歉,却听那人身后一人骂骂咧咧道:“你眼瞎啊!这么宽的路你往我们大哥身上撞!”

    江语暮揉着肩膀终于看清了那人口中的“大哥”,却是夜里在烟花巷碰见的男子,也不知道那男子有没有认出她来,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便跟身后的几个人说:“算了,快走吧!”

    身后的几个人拿着各种工具,甚至还有几个人推着独轮车,由东向西去了。

    夜里相见时,凭着月光只能看见那人的大概轮廓,唯独那双眼睛明亮的给江语暮留下了极深的印象。这天亮了再相见,虽然带了痞子样,却夹着一丝器宇不凡的气质。况且,那张脸也是俊朗的,是以江语暮虽然因为那人出入烟花巷和拉帮结伙的样子让她看不惯,但到底长相没让她生厌。

    江语暮回过神,见天已大亮忙匆匆赶回慈幼局,只是不知道那人也回头望了她一眼,并因着她身上手上的灰尘而若有所思起来。

    江语暮回到慈幼局,正碰上从厨房里出来拿东西的姜寒雪,果不其然被骂了一番:“身子刚好就往外跑,这么能耐你回工部啊!我以为你还睡着呢,连做饭都不敢发出动静,你倒好,起来不帮我做点什么就知道往外跑!”

    江语暮忙举了举手中的几个纸包,陪着笑脸说道:“我怕您累,想着不让您做早饭了,这才出去买了几个包子,我这就去喊他们起床。”

    说完江语暮忙去各个房门口喊弟弟妹妹们起床,倒是姜寒雪,立在那里不知再说些什么。从前的江语暮被她骂过之后,都要默不作声的甩一回脸子的,也不知现在是怎么了,竟像变了一个人,不但对她的态度大变,就连接受南容泽的死讯都比她想象的简单的多。

    江语暮一面给孩子们分粥一面说道:“大娘,这几日我就回衙署去了。”

    姜寒雪正将江语暮买回来的包子摆放在盘子里,方才她骂江语暮的只是气话,难道说她到底还是往心里去了?

    “你还是再养几天吧!”姜寒雪的心里虽然特别想江语暮留下来好好养养身子,可话说出来还是不那么中听,“别过不了几天再让人给抬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要的是你爱我〕〔极品老木匠〕〔总裁私宠妻江瑟瑟〕〔上门龙婿叶辰下载〕〔绝品神婿秦菲雪免〕〔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重生娇妻:祁少强〕〔上门龙婿〕〔卸灵甲〕〔启禀陛下,娘娘又〕〔叶罗丽精灵梦之王〕〔闪婚娇妻:邵先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万界共享男友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