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仙草供应商〕〔超神学院的宇宙〕〔神级上门女婿〕〔荒岛求生日记〕〔最强终极兵王〕〔凌天神尊〕〔天命凰徒〕〔重生赘婿兵王〕〔仙武大帝〕〔合租小医仙〕〔冷艳总裁的超级狂〕〔万古邪帝〕〔我真是大富豪赵权〕〔一品皇商:厨娘她〕〔天才要被气跑了〕〔木叶之凡人的智慧〕〔路人男主的自我修〕〔重生无上帝王〕〔振夫纲〕〔混在诸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娘子是暗探 第7章 又遇到他
    江语暮分好粥坐到姜寒雪身旁,她知道大娘是心疼她,只是她还有太多的事要做,住在慈幼局反倒怕连累了别人。

    “昨日同僚来探我的时候不是说了么?眼下开春儿天气暖了,各处的建造也都恢复了,衙署里忙得很呢!再说,我这身子已经让您养的很好了,感觉这阵子胖了许多呢!”

    姜寒雪抬手向江语暮的腮上轻轻拧了一把:“刚能掐起一点肉就说自己胖,你离胖还远着呢!”

    顿了一下,姜寒雪又叹口气说道:“愿意回你就回吧,回去前让如许给你开两剂补身子的药,你按时吃了。到底还没好利索呢,可别累着自己了。”

    “我就说大娘偏着暮姐姐,”小秋子一面咬着包子一面说道,“跟我们可没这么好说话过!”

    “吃你的饭!”姜寒雪如往常一样朝小秋子斥道,“多嘴!”

    ****其实回到衙署也不是住在衙署里面,衙署里供职的人晚上都要回家的,江语暮不能把慈幼局当成归处,也只有在衙署附近租赁了一处小院。南容泽在的时候,偶尔还会来看看她是不是缺衣少穿,如今南容泽不知身在何处,江语暮推门看见桌上那套她刚搬进来时南容泽送的茶具,心里仍是有些伤感。

    江语暮将屋里屋外略微打扫了一下,心里却总觉得有什么事放不下似的。一个人坐了一会儿,她决定还是去西陈面馆走一趟。

    在那本册子中,西陈面馆并不是只有江语暮与陈领的接头地点,同时也是陈领与其他暗探接头的地方,区别只是日子不同、暗语不同。

    今日是二月二十二,在江语暮的印象中,二十二不是任何人的接头时间,因此她自觉去了面馆也不会有什么暴露的风险。

    西陈面馆并不在西城,而在南城靠东的方位,离江语暮所住的地方也不算太远,锁好院门向南走丙昌路,到卯盛街路口再向西一直走就到了,全程也就用一刻多钟。

    江语暮走进西陈面馆时,已有不少人正在吃着,正是大家收工的时候,有些不愿回家的,或者愿意和三五知己喝几杯的,大多涌进了京城的大小酒馆饭馆中。

    江语暮扫视了一圈,果然没有陈领的身影,二楼也不必去看了,反正陈领这时也不认识她。挑了角落里的一张桌子,刚坐下便有跑堂的过来一面放下茶水一面招呼:“姑娘吃点儿什么?”

    “素什锦面。”江语暮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脱口而出,却又在跑堂的转身那一刻改了口,“算了,还是来一碗酱拌面吧!”

    跑堂的一面吆喝着“酱拌面一碗”一面小跑着离开了,江语暮自己拿起茶壶倒了杯水,还未来得及端起茶杯,就有个身影立在对面口中说着“拼个桌吧”也不等江语暮回答便兀自坐了下来。

    江语暮心中却是条件反射般的一紧,这也是册子中的一句暗语,一面看了一眼周围一面轻声说道:“除非你请我吃杯酒。”

    那人似乎愣了一下,江语暮也看清了周围确实没有空桌了,目光回到对面人的脸上,竟是那日进出城都遇到过的那个人。

    旁边有人似乎往这边望了一眼,江语暮对面的人状似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旁边,却不客气的将江语暮面前的茶杯端起来喝了一大口才说道:“小姑娘家喝什么酒!喝水就行了!”

    说完便回头喊道:“小二!这边再拿个杯子!”

    收回视线的时候又往旁边扫了一眼,然后才回到江语暮脸上:“咱们还挺有缘!”

    江语暮听他没对出暗语,方觉自己虚惊一场,也怪自己多心且大意,不该随随便便就说出本不该自己知道的暗语。而且,在那本册子上,根本没有说明这段暗语是什么人和什么人接头所用,甚至也没写是在西陈面馆或者别的饭馆,就那么干巴巴的几句对话写在了最后一页,因此,就更显得方才她的脱口而出太过冒失了。

    跑堂的端了江语暮的面小跑过来,又多放下一只杯子,口中却向江语暮对面的人问道:“远哥还是老规矩吗?”

    被小二称作“远哥”的人点点头,说道:“酒今天不喝了,其他的照旧。”

    江语暮默默的将面前的面拌了几下便吃起来,只是对面人的眼神似乎总在她身上打量让她颇为不舒服。

    “您看那边好像空出桌子了,”江语暮终于忍不住抬起头说道,“要么您去那边吧,还自在些。”

    那人却轻蔑的一笑,坐着丝毫不动,江语暮无奈,只得自己捧了自己的面碗换了桌子。

    慢吞吞的将碗中的面吃完,面馆里再没发生什么特别的事,看外面的天色已经黑的不好看路,江语暮才起身结了账走出去。

    路上基本没什么人,偶尔有一身酒气的人的走过也是安安静静的。没走多远,江语暮发觉身后好像有人有意跟着她。

    不管是小毛贼或者什么宵小之辈都好,她是不怕的,好歹训练的四五年也学了不少功夫,虽然不精,但防身足够了,怕就怕被什么人识破了身份这才盯上了。

    江语暮一面留心着身后的脚步声一面拐进了一条小巷,身后的人果然也跟着走过来。江语暮走过一户人家的大门口便放缓了脚步,估摸着身后的人正走到大门口时猛地停住脚步转过身去。

    后面的人似乎没有防备,被江语暮突然的动作惊了一下就停在了那里。那户人家大门廊下的灯笼发出微弱的光,借着那点光,江语暮看清那人正是那位所谓的“远哥”。

    那人抬起右手用是指关节在鼻尖蹭了一下,讪笑道:“虽然如今天下太平,但小姑娘一个人走夜路也是不好……”

    江语暮走过去站在他面前仰头看他,心中却想着:没想到长了这么一副好皮囊的人竟是个不入流的,大晚上鬼鬼祟祟的跟在她身后,谁知是为财还是为色!

    那人可能也没想到江语暮会有胆量这样盯着他,正欲辩解,却听江语暮冷哼一声:“管好你自己吧!”便扬长而去。

    关山远在原地立了片刻,突然笑了:他记忆中那个含着泪的小姑娘,似乎变得厉害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要的是你爱我〕〔极品老木匠〕〔总裁私宠妻江瑟瑟〕〔上门龙婿叶辰下载〕〔绝品神婿秦菲雪免〕〔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重生娇妻:祁少强〕〔上门龙婿〕〔卸灵甲〕〔启禀陛下,娘娘又〕〔叶罗丽精灵梦之王〕〔闪婚娇妻:邵先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万界共享男友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