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安傅云深〕〔阳顶天〕〔都市鬼谷神医〕〔一胎双宝:总裁大〕〔秦峰〕〔亿万婚宠:老婆,〕〔副本模拟器〕〔狂龙归来〕〔我好像比主角还强〕〔竹修〕〔异界海鲜供应商〕〔无敌从野猪开始〕〔成道者们〕〔武侠世界的慕容复〕〔鱼唇的人类啊〕〔我有只狼剑圣系统〕〔我真不是啥好人〕〔我在东京当天神〕〔总裁虐妻一时爽追〕〔三国有君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爱她是寂静的 十六·露出
    警察火速抵达了红岩小区,不出意外的,402人去楼空,刘谨桥匆匆离去,家里一片混乱,许多东西都没有带走。

    警局里,于泽手里拎着一件银灰色假发扔在桌子上,面色难堪,“是我们大意了,他邻居说家里的女人是他母亲,我们竟然没有怀疑。”

    常桉倒没气,悠悠道,“没有人见过他的母亲,她就像凭空出现在刘谨桥家里,这就是障眼法的有趣之处。”

    有刑警推门进来,“到处都找不到刘谨桥,我建议在各大公交枢纽以及高速公路等出市方向布控。”

    “批准执行。”

    那边忙忙碌碌,阮景和肖崇言向后退了退。

    阮景的神色有些怔愣,肖崇言在侧后方凝视她,视线描绘着她的眉眼,良久,在阮景转回头之前移开了视线。

    “你在想什么?”

    阮景在想,许小川在吴媛家里感受到有人回来过,并不是错觉,只是......

    “只是我想不明白,她为什么还要冒着被发现的危险回到401。”

    肖崇言神色深沉了少许,唇畔微翘,这让他的表情看起来多了一份慵懒。

    “阮景,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一个人能做出什么样的行为,不止跟她的智商有关,也不止跟她面临着什么样的情况有关,还有可能不自觉地遵从着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这些不经思考的感性一面,往往可以被犯罪心理学利用,从而......”

    “肖医生,你可以说些我能听得懂的话。”阮景面色不大好看地打断了他。

    肖崇言笑了,一脸真诚又说不出地邪气,“你可以简单的理解为,她爱他。”

    阮景:“......”

    仿佛只是她的错觉,男人轻嗤一声,很快收敛了神色。

    随着时间的流逝,还是不见刘谨桥和吴媛的踪迹。

    他们到底在哪?监控显示他们不可能走出柳川市,如果说还有一个原因会使得他们留在柳川市,那个原因会是什么?

    脑子里有什么一闪而过,快得阮景几乎抓不住——但也仅仅是几乎。

    从失忆前的自己结识了许小川开始,从那个冒牌的心理医生企图催眠自己开始,从刘谨桥和吴媛杀人阻止她走出柳川市开始......

    不远处是激烈的讨论声,阮景却什么也听不清,她的大脑此刻清晰无比地意识到——是她啊,他们留在柳川市的那个原因,当然是她啊,她仿佛已经能感受来自黑暗中的窥伺,那些不可暴露在日光下的阴影,正等待着时机。

    阮景霍地站起来,“肖医生,我想回去了,你可以送我吗?”

    她的语调有一种异样的平静。

    肖崇言看了看她,缓缓地皱起了眉头,终究没有说什么,沉默地站了起来。

    酒店大堂这时候似乎和往常没什么区别,前台只有一个前台小姐,无所事事,视线若有似无地看着走进来的两个人。

    阮景记忆里很好,她在酒店住了这么长时间,是第二次看到这个前台,第一次也是只有这个前台一个人,给阮景的房卡重新充磁。

    阮景伸手指了指电梯间——也是这位前台小姐站立的方向。

    “谢谢肖医生,我回房间了。”

    阮景走过前台,前台小姐笑靥如花地问好。

    肖崇言深深地看了阮景一眼,在她的背影消失在电梯间后,缓步走向了前台。

    “先生,您还有什么事情吗?”

    肖崇言看向前台小姐,直看得她微微红了脸低下头,“这位先生......”

    肖崇言面无表情地说道,“我想,请你跟我去一个地方。”

    前台小姐面色一便,还未待张口,肖崇言迅速地伸出手,扣住她的手腕——

    阮景上了十三楼,用磁卡刷开房门,面前整齐地摆着一双拖鞋,和她离开时一模一样,阮景低头看了一眼,踩着矮靴径直走了进去,将挎包随意地扔在床上,低着头解着外套上的扣子。

    忽然,脑后有风声袭来,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脖子上挨了一下,随即一阵深深地钝痛传来,她顷刻间陷入黑暗之中。

    阮景在一阵呼啸的风声中醒来,日光昏暗,大约已经是下午五六点的时候了,手臂酸麻,是绳子长时间捆绑所致。

    她睁开眼,这是个四面透风的废弃工厂,余光中瞥见了两个模糊的人影,正凑在一起说话,在他们望过来之前,阮景又迅速闭上了眼睛。

    她被绑架了,绑匪是刘谨桥,和吴媛。

    他们不知道阮景已经醒了,刘谨桥往这边看了一眼,又收回目光,忧心忡忡地说道,“现在怎么办?”

    吴媛沉声说,“我们一露面,肯定会被警方发现,现在,只有等他来接我们了。”

    他?

    阮景心中一动,这个“他”是谁?

    她还想继续听,两人却仿佛提到什么禁忌闭口不言了。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空间内寂静无声,衬得外面风声呼啸。

    阮景佯装无意识地轻哼出声,吸引了两个人的注意,而后才缓缓地撑着坐起来,面露茫然地环顾四周。

    “她醒了,你看着她,我先出去看看......你小心点。”

    刘谨桥面色不善地看了阮景一眼,才往外走去,显然还在忌惮阮景假装邻居骗到他的事情。

    吴媛应了,走过来居高临下地打量了阮景一会儿,然后蹲下来拽着她身上的绳子将她半拉起来,阮景坐正的同时将一块碎玻璃握在手中。

    “你就是阮景?”

    吴媛的口吻很奇怪,像是早就无数次听过她的名字,而今日终于见面了一般。

    “你就是吴媛?”阮景用同样的语气回敬。

    “你知道我?”

    “经常听许小川提起,他始终不相信你死了。”

    像是被戳到了痛处,吴媛面色一沉就要站起来。

    行动间,一条银色的链子从她衣兜里滑了出来,吴媛看见连忙伸手要揣回去,但阮景的动作更快,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绳结,膝盖毫不留情地顶上吴媛地小肚子,将她撞了一个趔趄,她手指轻巧的一勾,一抹红色从半空中一划而过,“当啷”一声落在了地上。

    阮景利落地弯腰将项链揣进兜里顺便面无表情地想到,好了,这下顺便告破了一桩盗窃案——这就是肖崇言丢失的那条宝石项链。

    吴媛表情显而易见地闪过慌乱,一站稳就大步上前抢夺。

    阮景按住她的手,目光灼灼,“隐藏在许小川身边,你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在问吴媛,却也不指望她回答,“难道就是为了这个项链?你从许小川身上没得到它,又去肖崇言那偷?想要这条项链你就直说,许小川何其无辜,爱上了你?”

    她的语气锐利,扎在吴媛身上令她面色一变,她却顾不得反驳,只说,“还给我!”

    吴媛没有控制音量,阮景担心外面的刘谨桥听到动静回来——她上学时体能就不上不下,实战经验丰富终归只是些纸上谈兵,比起那些伸手敏捷孔武有力的警花们差的不是一星半点。

    阮景只能兵行险招,一手去扭吴媛的手腕,在她整个人由于疼痛而不自觉翻转身子的时候用另一只胳膊死死地怼住吴媛的嘴巴,将她扭到在地,幸好吴媛是个比她还手无缚鸡之力的弱女子,阮景很愉快地发现她课上学地那一招半式还派得上用场。

    屋内的情形瞬间颠倒。

    刘谨桥还没有要回来的迹象。

    阮景心念一转,用一种十分笃定的口吻,略带嘲讽地说,“他如果担心我知道那件事,还不如直接杀了我,绑架我有什么用,你们暴露了自己,反而给了警方更多的可乘之机,何必呢,不瞒你说,警察马上就到了,你们根本跑不掉。”

    吴媛放弃了挣扎,没说话,只是难看的面色让阮景做实了某种猜想。

    阮景叹了口气,“就算你对‘他’忠心耿耿,好歹......好歹为许小川着想一下吧,他有什么错?”

    吴媛的眼眶微红,阮景没有绑住她,只是看住她坐在角落里警惕着。

    吴媛的神色逐渐平静下来,甚至微微笑了笑。

    “我们失败了,反正也活不下去......小川,还不如让他以为我死了好,你说的对,直接杀了你一了百了,可是‘他’不允许,我们接到的命令是,带回宝石,并把你困在柳川。”

    什么叫活不下去?阮景眼神微黯,暂且放下这个疑惑,继续不动声色地套话,“所以你们就杀了刘敏红。”

    “我也不想,可是刘敏红太爱管闲事了,你知道么?她不过是一个送菜的,记性却好的不得了,她见到我和刘谨桥吵架那一次,几乎立刻就认出,我曾经和许小川一起去超市买过菜......她以为我和小川分手又交往了一个男朋友,那天就上来劝我们走到一起不容易,不要吵架。”

    “我本想放她一码的。”

    后面的事情阮景也想象得出来,刘敏红在西郊,又一次见到了刘谨桥和吴媛。

    本该被绑匪撕票的吴媛出现,哪怕她当时没认出来,过后等吴媛的案子上了报纸,她也会反应过来。

    为了避免暴露,刘敏红非死不可。

    案件已经清晰,阮景正要套一套跟自己有关的事情,忽然看见吴媛目光一闪,而后风声袭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我要的是你爱我〕〔妃要撩人:太子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前妻难追,周少请〕〔上门龙婿叶辰下载〕〔绝品神婿秦菲雪免〕〔厉少宠妻至上〕〔重生娇妻:祁少强〕〔仙武帝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上门龙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启禀陛下,娘娘又〕〔逍遥战神江策丁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