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叶安傅云深〕〔阳顶天〕〔都市鬼谷神医〕〔一胎双宝:总裁大〕〔秦峰〕〔亿万婚宠:老婆,〕〔副本模拟器〕〔狂龙归来〕〔我好像比主角还强〕〔竹修〕〔异界海鲜供应商〕〔无敌从野猪开始〕〔成道者们〕〔武侠世界的慕容复〕〔鱼唇的人类啊〕〔我有只狼剑圣系统〕〔我真不是啥好人〕〔我在东京当天神〕〔总裁虐妻一时爽追〕〔三国有君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爱她是寂静的 十九·欺骗
    肖崇言彻彻底底地骗了她。

    他为什么骗她?

    阮景的脑海里飞快的滤着各种可能。

    他的公寓是新的,他的工作室是才搬来的,而此前,他也从滨江来。

    加入许小川所言为真,在她与肖崇言早已认识这个事实上往前追溯,他的第一个谎言,便是告诉她,他只是她的肇事司机,所以,导致她失忆的那场车祸,根本就不会是偶然。

    更甚一步,他在肇事的时候,就已经知道,她醒来之后一定会失忆,才敢那样坦然的,用一个陌生人的口吻,出现在他面前。

    想到失忆之后的一幕幕,阮景心下泛冷,到底是他心思太重,还是她太易轻信。

    阮景压下心头的惊涛骇浪,使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依旧十分淡定,“你为什么之前没认出来?”

    许小川的声音也很疑惑,“我记忆里的那个人,和他不大一样,比如那个衬衫纽扣,我记得你身边的那个男人解开了两粒,痞子样儿,可是这个肖医生,衬衫穿得板板儿的,我——”

    阮景没兴趣知道他的衬衫有什么差别。

    她脑子很混乱,耳朵听着许小川的话,竭力告诉自己要镇定。

    电话里,许小川还在说,“案件结束,咱们去警局做笔录那天,我在走廊上遇见他了,他冲我笑,笑得我毛骨悚然的,回到家差点没做噩梦,说来也怪,原来很模糊的感觉第二天一下子就清晰了,我这不就立刻打电话给你了......不过,这到底什么情况啊......他为什么跟我们说谎,你怎么又突然不认识他了?”

    门开了,肖崇言端着一杯板蓝根走进来。

    阮景不紧不慢地说话,“好了,我现在还有点事,过后联系吧,再见。”

    看着她挂了电话,肖崇言微笑着,将杯子递给她。

    “喝了吧。”

    药水澄明,阮景手指捏住杯壁,指尖泛起细小的白边,迟迟没有喝。

    墙上的钟表走针的声音在空寂中不断扩大。

    “怎么了?”肖崇言看着他,眼神幽暗难测。

    “没什么,我怕烫。”阮景笑了笑,一饮而尽,将杯子递还回去,表情不露丝毫破绽。

    她只不过是在想,他如果想要她的性命,有很多机会,现在,绝对称不上是好时机。

    看着她喝掉了感冒药,肖崇言的面色好了很多,转身间闲话般地问,“几时离开,需不需要我送你?”

    “肖医生。”阮景喊道。

    肖崇言站在门口回身望她,有那么一瞬间,阮景似乎从他的眼里看到了正在生成的漩涡,想要卷了面前的一切跌进深处,再也不放出来。

    “还有什么事么?”他的话却分外有礼。

    阮景将耳边的一缕碎发理好,“听说肖医生最近打算在柳川市开一个新的咨询室,不知道还缺不缺人手。”

    如果谜题是他,那么就让她一点一点剥丝抽茧,将他的皮相剥开,看看他的血,他的心。

    “......如果你愿意来,我荣幸之至。”

    四目相视,两人都察觉到空气中不同以往的气氛。

    关门声响起,肖崇言嘴角的弧度逐渐浅薄,旁边的玻璃杯上残留着淡淡的唇印,他的视线停了几秒,伸出手指,缓慢地划过那一小块殷红,他将那一抹红碾在手指间,表情看不出喜怒,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常桉,你那边抓紧。”

    电话里,常桉收敛了往日的吊儿郎当,“她留下了?”

    肖崇言恩了一声。

    许小川遇到她的事,是个意外,他也及时调整,许小川是个聪明人,却仍属于普通范畴内,肖崇言操纵他忘记他,想起他,都无需费太大的波折。

    唯一不可控的,就是阮景的意志,她若不顾一切执意要回滨江,他只得再动用些非常规的手段留下她,比如之前的,给她一张假证,再伺机举报她。他从来就没想过让她离开,现在还太危险,她只有留在他身边,才是最好的,有些事不能阻拦,他便只有用自己的方式,保护自己最珍视的东西。

    幸而,她变了,又没变。

    隔日就是一个繁忙的工作日,所以茶室里的客人并不多。

    临窗边的座位上,于泽看着自己三秒钟前递给这个女人的临时身份证,又被她推回到自己面前,充满正义感的五官狠狠地皱了起来。

    “你不走了?”

    “暂时不走了。”

    阮景笑靥如花,招来服务员上了一杯去火的菊花茶给于警官。

    “于警官,你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于泽抱着手审视地看着她,全身心都在拒绝。“你找别人吧,我没时间。”

    阮景苦笑,她倒是想找别人,可是且不说常桉已经回了京都,就是他在,她也不敢摆脱肖崇言的朋友帮她,老周又是极力推崇肖崇言的人,找他帮忙,说不定转头肖崇言就知道了,算来算去,也只有这个脑筋不太会转弯的直男警官派得上用场。

    她只能选择他,所以对于于泽的拒绝,阮景干脆当没听到,睫毛忽闪,温顺无害。

    “我想请你帮我找一个人,我有一个朋友,她叫梁颜,我失忆之后就联系不到她了。”

    梁颜,她最好的梁颜,假如说这个世界上,她还有一个人能相信,那个人一定是梁颜,她醒来第一个电话就打给了梁颜,可是却一直打不通。

    于泽侧目,“你怎么不回滨江?你不是在那念的大学么?还为当地警局立下了汗马功劳,你回去肯定有很多人可以帮助你。”

    “我......我现在还不能回去,我留在这里还有些事。”

    于泽烦闷地扯了扯衣领,端起桌上的菊花茶喝了一口,没说话。

    好半天,于泽都没听到对面的人再发出动静,他疑惑地看过去,只见那个满警局上下口中的,被称为刑侦界未来的希望的女孩子......眼眶红了。

    于泽顿时一个脑袋两个大,手中的杯子“砰”一下搁在桌子上,“你哭什么!”

    这回轮到阮景不说话,她只是静静地红眼眶,泪珠要掉不掉地缀着。

    于泽一口气不上不下,就这么闷在了胸口里,“你别哭了,你是人民群众,我是人民警察,有困难我肯定是要帮的,不就是找个人,谁来着,你把基本信息告诉我,我托人打探一下。”

    阮景抹了抹尚不存在的眼泪,拿出准备好的资料,推过去,“那就多谢你了,于警官。”

    收好东西,于泽匆匆忙忙走了,好像身后有什么洪水猛兽。

    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身影,阮景叹息一声,她真的没那么多时间用道理劝服他,或者以陷阱诱他帮忙,示他以弱,不过就是料定了于泽的一根筋,她示弱,他就又不由自主成了保护者了,这是一种与生俱来的正义感与使命感,身为警察,最难得的就是这种天性。

    不知道这三年里的梁颜会变成什么样子,也不知道为何梁颜直到现在也没有发觉自己在柳川的异状,但是阮景深信,不管是三年前的梁颜,还是现在的梁颜,都是她最值得信赖的朋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我要的是你爱我〕〔妃要撩人:太子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前妻难追,周少请〕〔上门龙婿叶辰下载〕〔绝品神婿秦菲雪免〕〔厉少宠妻至上〕〔重生娇妻:祁少强〕〔仙武帝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上门龙婿〕〔古龙绝技横行大明〕〔启禀陛下,娘娘又〕〔逍遥战神江策丁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