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奉打更人〕〔重生南非当警察〕〔日月同辉〕〔这个宫廷是我的〕〔战王归来〕〔唐朝贵公子〕〔玄幻帝皇召唤系统〕〔凌霄大圣〕〔武谪仙〕〔剑主八荒〕〔超级女婿-神都猛虎〕〔从火影开始卖罐子〕〔万维〕〔都市之生而为王〕〔网游之金刚不坏〕〔诸天第一仙〕〔太初神帝〕〔余生皆是喜欢你〕〔都市极品仙尊〕〔秦时明月之雄霸天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择圣纪 第一卷:小城大事 第十章:入烟楼一睹花魁
    若说对这功法不感兴趣那是假的,尤其是苏沐晨在马车说了那句话后叶择还真的有了偷学这功法的心思。奈何每次去炼狱都有苏沐晨跟着,他是万万不会有机会学习的。这夜小少爷正欲出去买酒肉时发现钱袋已经空空如也,在房间内寻了一炷香的时间也未能找到绿莺帮他存放银票的盒子,于是小少爷不得不去找绿莺问询。

    连州府已是三伏天,虽说依山的连州府没那么大的热意,可这夏日应有的高温还是不会少的。离了三爹托人送来的冰块,没走几步小少爷的后背已经汗湿,到了绿莺房门前他便一脚踢开。

    绿莺年长小少爷八岁,人长得水灵,更重要的是懂得伺候人,深得聂文竹喜爱的她自然比叶府的其他丫鬟高上几等,所以便有了自己的闺房。小少爷踢开门后大步走进,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叫嚷道:“绿莺,我那放银票的……”

    忽觉得嗓子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叶择张着嘴瞧着眼前这幅让他觉得这夏日更热的出浴图,此刻的绿莺正光着身子一条腿跨出了浴桶,上身的傲然双峰也因为突然闯入的小少爷剧烈地起伏着。待过了几个呼吸的时间,绿莺的脸蛋儿变得通红,她随手抓起擦拭身子的毛巾挡在胸前跌跌撞撞地冲到了床上放下了帷幔。

    叶择总算酝酿出些口水咽下去湿润了已经着火的嗓子,喃喃道:“果真比街上的妇人丰满。”看着帷幔后模糊的身影,小少爷的双脚不自觉地走上前去,转眼间一只手已经抓在了帷幔上,他想掀开,他还想再看看刚才那曼妙的身形。

    堵在嗓子的东西似乎来到了胸前,小少爷觉得呼吸都变得困难了许多所以他不得不用力吞吐,而这声音应是吓到了帷幔后的绿莺,她已躲在了床上的角落。

    眼瞧着小少爷就要掀起帷幔,绿莺抱紧被褥叫道:“少爷莫要冲动!”

    这叫声唤醒了三娘对叶择关于男女之事的教导,他马上松开了手退后两步,随后逃出了绿莺的房间。回到自己的房内后叶择将降温的冰块抓在手里,觉得不够又拿些塞进了怀里,方才让他失去理智的燥热敢总算被这冰块降服了。始作俑者绿莺却在这时进了房间,叶择低下头不敢和她对视,绿莺似乎已经忘了那羞人的一幕,她将一个盒子放在了叶择的身边。

    “少爷要找的盒子在这儿。”见叶择迟迟不敢抬头绿莺调皮地笑了笑,她一把抓住叶择被融化的冰块湿了的手,后者颤抖了一下,绿莺附在叶择耳边轻声道:“绿莺本就是少爷的人,待少爷过了成人礼绿莺便和少爷同床共眠可好?”

    刚被镇压的火焰再

    次燃起,叶择的另一只手缓缓伸向绿莺的胸前,原本想闪躲的绿莺愣了愣后轻咬着嘴唇红着脸低下了头,任由叶择的手隔着绿杉侵袭她的上身。见叶择的手指忽然勾住了她的衣扣,绿莺连忙推开叶择的手,后退了两步在叶择的脑袋上敲了一下,噘着嘴道:“少爷贪得无厌,绿莺生气了!”说罢绿莺如同叶择之前那样逃出了房间,小少爷则盯着自己那只刚刚胆大包天的手发起了呆,良久,他闻了一下手指,伊人的芬香还有不少残留。

    这夜,小少爷的梦被绿莺侵占了,不同于那些层出入他梦境中的街上模糊的妇人,绿莺一丝不挂的身影是那般的真切那般的美妙……

    次日醒来应在窗前伺候更衣的绿莺的不见了,换来的是前些日子叶府新来的丫鬟,长得倒也比街上的妇人美貌年轻,可小少爷此刻只想见昨夜里乖巧动人的绿莺。早饭间绿莺未曾出现,问了娘亲才知道绿莺称头疼告了假,叶择却明白绿莺该是在躲着她。

    来到苏家时三娘已经在大门处等候,说沐晨要闭关突破,这几日不能带他去炼狱了。拒绝了三娘的挽留叶择又去了将军府,府上只有往日里被叶择偷看无数次的鄢红尘,一问才知那父女俩到边境杀马匪去了。虽说贪吃的叶择忘不了二娘的绿豆糕,可今日满脑子都是绿莺身影的小少爷还真的没有多大胃口,告别了鄢红尘后叶择打算回府上再去摸摸听话的绿莺。

    走了两条街竟碰上了半月未见的李云洲,李云洲见到叶择雀跃了许久,张牙舞爪地跟他讲述着那日大醉后回到家里受到的责罚。瞧叶择表情平淡丝毫没有往日里的开朗,细细一品老道的李云洲已然察觉出这是好男儿的思春之色,他色眯眯地勾住了叶择的肩膀,“云烟楼今日新来了一位花魁,听说琴棋书画样样精通,长得是倾国倾城楚楚动人。云烟楼那老鸨为了宣传这美人更是四散其画像,不少公子哥单是见了那画像都着魔一样夜不能寐呢!”

    叶择心有所动,可近日听惯了老头儿吹牛的他本能地对李云洲的话起了疑心,“若真有这般美艳的奇女子怎么会在连州府这破地方?”

    李云洲四下看了看,凑近叶择道:“据说是前周一位王爷家的公主,最近才被抓到,这等身份只能为娼为奴,云烟楼老鸨也是花了大价钱才将她购得。”

    “当真是个美人?”叶择还是有些不信。

    “比你家那绿莺美上百倍,比你姐姐彦梦茹也要强上几分。”对于彦梦茹的美艳叶择还真的未有多少感觉,可一听比绿莺要强上百倍叶择瞬间动摇了,虽记得三娘教导过好男儿不可去这烟花之

    地叶择还是应了李云洲,幸好这花魁大会正午便会开始,两人在街上闲逛了会儿便入了连州府最是糜烂的东街进了那平民百姓望而却步的云烟楼。

    云烟楼中的脂粉气息浓郁的紧,叶择刚进去还觉得香气宜人,待发觉这香味繁多杂乱后心中生了些厌恶。李云洲必定是这里的常客,刚走两步那边正招待客人的老鸨云烟便舞着手中的团扇带着香气走来。

    叶择原以为老鸨云烟必然是为年纪比他娘亲还少大上不少的老妇人,没想到竟然是个仅有三十多岁的美妇,虽没有旁些姑娘穿得暴露,但那勾魂的韵味还是让初入青楼的小少爷身心荡漾了许久。

    李云洲勾住云烟的腰肢,脸上露出叶择从未见过的坏笑,“云烟姐姐打扮的真是动人,若不是先前见过花魁的画像我都以为今日的花魁是云烟姐姐呢?”

    云烟将团扇挡在嘴前咯咯直笑,不着痕迹地轻推了一下李云洲摆脱了他的手,“李公子的嘴真是比我这云烟楼的姑娘还要甜,不过您不是早就相中云梦姑娘了,难不成看上了我家花魁要做个喜新厌旧的坏情郎?”李云洲说过情郎是云烟楼中姑娘们对客人的称呼,想必这坏情郎也是个登不得台面的称呼吧?

    李云洲朝云烟眨眨眼,随后将叶择推到了她的身边,“这位是我的好弟弟叶公子,今日带他来看看你家花魁,若是中意了云烟姐姐可要给我点面子啊!”

    见遍了各路客人的云烟一眼便看出叶择是头回来这种地方,再看看叶择这俊俏的面容她心中赞叹的同时便向叶择倒去。原本叶择进了这楼后就被楼中一个个衣衫暴露的女子迷醉了脑子,见云烟倒向他时本能地扶住了她,而云烟则顺势趴在了他的怀里。待发现她的手指刚触碰到叶择后他的身子便会紧绷,云烟谄笑道:“叶公子真是喜好关心姑娘,见我这半老徐娘摔倒都会来扶下。”

    自诩为哥哥的李云洲见不得云烟如此调戏叶择,三言两语将她打发后便带着叶择去了三楼的雅间。房间内坐着一位穿着红肚兜儿披着透明纱衣女子,叶择还真的没想到穿着衣服的女人会比不穿的更勾人魂,不过他还没看够李云洲便脱下长衫为女子披上。见两人如此亲昵,想必就是方才云烟口中的云梦了。云梦脸色微怒,显然不满李云洲带着旁人进了她的闺房,不过经李云洲一番解释外加各种眼色后她马上明了眼前这位满脸通红的公子哥是个比知府公子还要厉害的人物。

    正想着帮李云洲巴结下叶择门外响起了锣声,原本喧闹的云烟楼瞬间没了人声,剩下的只有陆续的闺房打开的声音。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初始技能也很猛〕〔傲世邪神〕〔噬神纵天〕〔大宇微尘〕〔误入歧途苏玥〕〔当满级大佬翻车以〕〔娇妻似火:帝国老〕〔仙武帝尊〕〔快穿之小黑屋警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斗罗大陆之我能抽〕〔从向往的生活开始〕〔陆凉微〕〔偷梗之王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