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江流华笙〕〔流年不负笙情〕〔我真是大富豪赵权〕〔何金银和江雪小说〕〔何金银江雪〕〔混沌天帝诀〕〔透视邪医混花都〕〔神话版三国〕〔上门神豪何金银〕〔兵雄风云〕〔妈咪不乖:总裁爹〕〔学霸妈咪,寻子送〕〔萌宝来袭:总裁爹〕〔一张假钱〕〔生活在秦时的日子〕〔科技树保姆〕〔生活在异世界的日〕〔沙岗〕〔都市全能仙帝〕〔超神大掌教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择圣纪 第一卷:小城大事 第十一章:争花魁一掷千金
    云烟楼共五层,不同于上佳楼那般按楼层分三六九等,不过此刻每层楼的围栏边都站满了看客,一些男人身后的女子或是面露妒色或是带着几分忧愁,想必都是怕自己的情郎赢了这位花魁让她们从此失了宠。

    一楼中央的站台上出现了一位一身蓝衫的女子,蓝是平日万里无云时天空的蓝,女子的脸上蒙了一层蓝色的纱,青楼中的纱衣通透的很,女子的样貌自然也不会被遮住。看到真人时叶择暗骂为她画像的画师技艺拙劣,怎可将这样一位仙子画成凡人的相貌?不少看客也有这般想法,有的还抓了抓自己装满银票的钱袋,应是在掂量自己今晚能否有幸一亲芳泽。

    更有人嫌弃地推开了原本在怀中小鸟依人的美女,似是忽然看淡了人间庸俗的皮囊,只想去感受那本应天上有的气息。

    “小女云岚,先为各位客官献丑一曲。”说罢便坐在琴前抚动起了琴弦,乐声空灵,回荡在整个云烟楼。深通音律的叶择不小心掉了手中的折扇却全然不知,他痴痴地看着那位玉指修长的蓝衫女子品着她手下带着淡淡忧伤的弦音。

    李云洲本也看痴了,被身边的云梦狠掐了几下大腿才恋恋不舍地看向她,见云梦指了指不知道神游到何处的叶择李云洲坏笑了一声,将带着几分怨气的云梦拥入怀中,轻声道:“看来我这弟弟已被你家云岚勾了魂呀!”

    云梦冷哼一声,显然还记恨着李云洲方才的痴相,她用团扇遮住樱桃小嘴,压低声音对李云洲说:“我听云烟姐姐说云岚的价格是五百两起叫的,看这架势叫到一千两都是有可能的,这位公子带的银子够多吗?”

    连州府本就是个犄角之地,百姓们的收入多是靠着打猎和农耕,其他行业很不景气,比如前些日子叶择两人在上佳楼吃的堪称连州府最奢侈的美酒佳肴,顶多也就是十两银子。当然,乡绅富商也是有的,大多做的都是些与西梁走私的生意。李云洲见叶择那痴相本想着今日破费一些拿出三百两银子为叶择赢得这花魁,谁曾想要五百两起,眼瞧着众人那饿虎般的眼神一千两应该跑不掉了,这可是要掏光他大半年的零花钱呀!

    弦音停,余音袅袅,揣着银票的富商老爷们鼓掌叫好,稍懂些音律的公子哥儿频频摆头啧舌露出一副享受的表情,叶择却面露担忧之色,怜惜地看着站台上已经起身的云岚。

    “我要她!”

    李云洲心中不尽苦笑,他怎会听不出叶择话语中的决绝呢?随即便向不远处几个正观望他的公子哥儿做了几个手势,意思是说下面这美人儿我要定了,谁若抬价就收拾谁,同时还让他们向连州府那些乡绅富商们传话,今日都得给他李云洲这个面子。

    李云洲虽然不学无术、游手好闲,但打家劫舍欺负良家妇女的恶事从未做过,今日为了叶择倒是下了狠心,想着若是真有人不识抬举抢了花魁,定要将那厮送进连州府大牢吃上几天牢饭。

    楼下云烟已经道出了规矩,不少人听到五百两银子起叫后都默默退下,这门槛对于连州府的人来说着实高了些。价格涨得如同预想中一般快,现在已经到了八百两了,出价的是一位身宽体胖,大肚子都能挡住椅子的富商。李云洲不认得此人,想必是路过连州府正巧赶上的,这种人才是他最怕的。

    刚有人加到八百二十两这肥猪便叫了声九百两,这等加价的手法吓住了不少人,识得他身上那绫罗绸缎的富人们只得闭上嘴不再加价。李云洲也能看出那肥商游刃有余,定还能加上不少,可一想这样一个肥头大耳的男人将会压在云岚姑娘的身上,他忽然恼怒叫道:“一千两!”

    这价格瞬间惊了云烟楼所有的看客,要知道云烟楼历来最高的花魁价码也只有九百六十两,肥商没有丝毫不动容,叫道,“一千二百两!”

    李云洲咬咬牙,“一千三百两!”

    “一千五百两!”

    云烟楼内一片哗然,任谁都想不到为了一花魁两人能争到这步田地,虽说花魁确实是美艳动人,可花上一千五百两要她初夜还真不是连州府人消费得起的。

    李云洲看向一旁眼睛都不想从花魁身上挪开的叶择丧气道:“弟弟,我就这么点儿家底,要不等到以后云烟楼来了新的花魁我再……”

    “两千两!”叶择这一声让李云洲哭的心都有了,且不说叶择到底有没有这么多银子,若是让叶择姐姐知道他在这里坑了叶择这么多钱他定要吃上那能让他在家中休养半个月的拳头。

    肥商终于抬起了头,或是因为脸上的横肉太多,抬头的速度都比常人慢上不少,他笑看着叶择,“小兄弟,在下只是路过,消受一夜美人恩便会离去,你这两千两在下出了,顺带再给你这个数补偿可好?”言下之意肥商可出四千两,见过世面的老板云烟都差点丢了手中的团扇,目瞪口呆地盯着这位全身散发着金光的肥商。

    “五千两!”叶择这次叫价引来了所有人的目光,包括那位一直无动于衷的花魁。云岚见叫价的公子长得清秀俊俏,比不远处那肥商好上万倍,虽说俏公子的眼中尽是些惹人厌恶的欲望,可也总比那不知道多重的富商好些吧?

    李云洲确定他这次活不下去了,五千两这个数目在连州府绝对称得上是巨款了,他决定今日离开后便躲在府上,要找他的人现在应该不止彦梦茹一个了。

    “哼!”一楼的肥商冷哼

    了一声,起身一甩袖子走向了门外。眼见代表着连州府的叶公子胜了外来人,连州府子民顿时欢呼雀跃,唯独李云洲愁眉苦脸地望向领着云岚上楼的云烟。

    云烟走近时向叶择抛了个媚眼,后者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她身后的云岚身上,暗叫了一声红颜祸水后谄笑道:“想不到李公子带来位出手如此阔绰的少爷,我这云烟楼怕是要出名了。”说着,云烟将手伸向叶择,任谁都知道到了付钱的时候了。

    李云洲只希望叶择能变戏法般从他的钱袋中拿出一叠银票,可叶择却直接打碎了他的幻想,“我没有钱。”说话时叶择还在看着云岚。

    云烟脸色微变,瞪了眼他身边的李云洲,若不是顾忌他父亲连州知府的身份现在可能就要发飙了。丝毫没有注意云烟表情的叶择终于将目光从云岚身上收回,他弯腰蹲下,拿起那把惊艳美人时不慎掉落的折扇,递给了脸色阴沉的云烟,“这把折扇应该够了。”

    以物抵钱在云烟楼也算常见,云烟接过扇子后将其打开,虽说这扇子上的画栩栩如生可她着实看不出其价值。身后的云岚忽然抓住了云烟的手,抢过扇子仔细观摩,看着伊人那眉头紧蹙的样子,叶择痴痴地笑了起来。

    “是唐文的真迹!”云岚抬头看向叶择,映入眼帘的却是他一脸的痴相,她又看着云烟道:“姐姐若是把这折扇送到皇城的商会拍卖,最少应有五千两黄金。”

    云岚可是亡周贵族,精通琴棋书画,能识得唐文的真迹也是常事。听到最少能拿到五千两时云烟总算安了心,她也不想和李云洲的人闹翻,可细细一想耳中的话她顿时惊问:“黄金?”

    云岚点头,“最少!若是能遇到那些个爱收集字画的王爷,万两黄金也能拿到。”

    若不是眼疾手快的云梦扶住,云烟险些瘫坐在地上。谄媚的笑脸再次换上,她扭动这身子娇声道:“叶公子真是阔绰,可您这扇子太过昂贵,小女子这里可找不回您那么多黄金啊!”

    “剩下的不用给了,我用这些钱将云岚包下可行?”叶择偷瞄了一眼再次面无表情的云岚,脸色有些发红。他听李云洲说像云岚这种亡国的皇族女子一生只能在青楼,虽说不能为其赎身,但可用重金将其包下,此生可不再接客。

    “自是可以的!”凭借关系云烟也只是用了三千两银子买来了云岚,如今这价格早已超出了她的预期。生怕叶择反悔,云烟应下后拿过扇子便小跑着离开了。云岚向叶择躬身行礼,轻声道:“公子随奴家上楼吧!”说罢便转身向楼梯口走去,叶择神魂颠倒地跟在后面,剩下的只有依旧震惊于那把价值万两黄金折扇的李云洲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极品老木匠〕〔上门龙婿叶辰下载〕〔总裁私宠妻江瑟瑟〕〔厉少宠妻至上〕〔上门龙婿〕〔前妻难追,周少请〕〔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爹地债主我来了免〕〔穿到七年后我成了〕〔脑核风暴〕〔我什么都懂〕〔龙门之主〕〔你是我的风景〕〔时婳霍权辞〕〔陆瑶赵恒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