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秘:高维俯视者 第17章 月亮的颜色
    </br>“首先我要告诉你,有些事情我只能告诉你一部分能听的消息。因为有的秘密会引来神灵的注视,有些知识太早知道的话很有可能会招致祸端。”高维咳嗽一声,对着克莱恩说道。当他看到克莱恩点头之后才笑了笑,对着他继续讲述:</br></br>“在此之前,我需要确认一点:你的队长所看到的‘真实造物主’是什么样子?”</br></br>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高维俯视者需要借助凡人的眼睛去观察真实造物主现在的状态,对于外神来说就算是亚利斯塔·图铎或者是黑皇帝罗塞尔,都算不上疯狂。这些情景在外神的眼中都算得上正常,在高维俯视者在宇宙之中游荡的岁月之中,见过远比这些凡人之神更加疯狂的景象。</br></br>什么样子?克莱恩揉了揉脑袋,回想起邓恩队长之前叙述的画面:</br></br>“一个十字架,巨大的十字架,撑满了天空的十字架。在这十字架上面,黑色铁钉钉着一个赤身裸体的男人,他两臂张开,双脚在上,头部如同吊坠般垂下,身体有着一道又一道的血渍。但是,队长说,能在他的脸上能感到一种坚定的情绪,身边却是污浊的黑暗和翻涌的血肉……”</br></br>“好的,我知道了。”高维点了点头,说道:“如果是你之前问的问题,我可以用你能理解的话来这么回答你:真实造物主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第一个穿越者’,和我们来自同一个‘世界’,在我背后的神灵与真实造物主的交流下,祂也希望同你背后的那位建立联系。这是一种示好。”</br></br>293063229306/br></br>显然,克莱恩作为新时代五好青年,自然不会接受。</br></br>“而且,在老尼尔被隐匿贤者污染的时候祂就出手帮助了你,否则再拖上一段时间,老尼尔就将彻底失控,然后迎接他的就只有死亡。被邪神污染到那种地步,能救他的只有神灵,这应该已经足以证明祂的诚意,我想你应该能想通其中的关键,克莱恩。但我猜你还想问我其他的问题,对吗?”</br></br>克莱恩点点头,追问道:“那之前,极光会针对安提戈努斯家族笔记展开的行动该怎么解释?我之前在西里斯那里看到了他和z先生的信件。”</br></br>高维作出“沉默”的姿态,过了许久,他才缓缓开口:</br></br>“这是历史遗留问题,克莱恩。你可知道,在第四纪的时候,真实造物主是所罗门帝国正统信仰的神明?”</br></br>“但是,祂疯了……”</br></br>真实造物主和高维俯视者挤在一起,看着高维对克莱恩缓缓的讲述着从第四纪开始,但是并没有被正神篡改过的历史。祂们细心的挑选走可能会造成污染的单词和致死,却也在讲述给克莱恩的历史之中留下了几个空缺没有去叙述。</br></br>等到高维俯视者讲到了一半的时候,黑夜女神也溜了过来。她一边看着高维俯视者的直播,一边向内添加一些无伤大雅的“细节”。</br></br>高维细心的去除掉了关于真神的知识,仅仅只是作为一个旁观者的视角去讲述国家与国家的倾轧。但就是这样的描述却也让克莱恩的心口被压得喘不过气,就像是透过迷雾看到了一个疯狂的、视人命为草芥的时代。</br></br>只有旧日遗民才更懂旧日遗民,在这三神的编造和隐秘之下,就连亚当都没有发现他们让克莱恩过早的接触到了会影响到他的态度的自关重要的信息——说到底,只有神性的亚当现在还只是一个天使之王,就算有着曾经身为远古太阳神的记忆和经历,也没办法察觉两位真神和一位旧日的谋划。</br></br>虽然这些历史已经足以在现在还有些稚嫩的克莱恩身上留下足以影响天平倾斜的分量。但考虑到风白智三神掀桌子的可能性,在黑夜女神的强烈要求下,高维俯视者还是没有去抹黑这三神。</br></br>这候 zcwx8. com 章汜。克莱恩有些低落的走在街道上,他没能从高维的口中得到回去的方法——克莱恩低笑了两声,不由得有些自嘲。从刚才的交谈之中,克莱恩似乎能感受到极光会和高维这个同乡似乎确实对他没有什么恶意。但他想到刚才高维最后和他说的话,不禁叹了口气。</br></br>“如果你相信我的话,请和你背后的那位联系,我们会与祂交流。”高维一脸真诚的对着克莱恩说道:“我告诉你两个尊名,你如果遇到了危及性命的情况可以向祂们祈祷。”</br></br>克莱恩看了看自己手中的纸条,上面记载着两个真神的尊名;其中一个属于真实造物主,而另一个应该属于高维背后那位。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召唤信使的咒文。</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克莱恩默默的将其记在了心中,决定不到必要的时候不会念诵这两个尊名。他能够确认目前高维“背后的存在”和被列为邪神的真实造物主对他并没有多少恶意——但万一呢!万一自己登上的那片灰雾有什么特殊之处,所以那些神明才要让自己念出尊名什么的——那他就死的冤枉了啊!</br></br>克莱恩在心中默默低语,向着作为值夜者小队据点的安保公司的方向走去,准备向值夜者们报告之前看到的封印物手中的纸张的事。他之前还畅想过利用自己穿越前的知识建立国际慈善基金,表面救济穷人,暗里资助各国劳工反抗,以此与社会上层博弈,改善底层民众的生活。</br></br>本章尚未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br></br>但……</br></br>想到上一个纪元,非凡者肆意妄为,视人命如草芥;诸多神灵与天使行走于大地,却给人民带来了一场场深重的灾难,克莱恩就有些喘不过气。</br></br>他叹息一声,脚步沉重的走向安保公司。可惜,现在看来自己没办法安稳的做到这些了。</br></br>……</br></br>灰雾之上,恢弘雄伟的神殿中,古老而斑驳的青铜长桌静静安放。</br></br>293063229306/br></br>咦,正义小姐的情绪不太稳定啊,担忧,不安,以及迷茫……早开启了灵视的克莱恩仅仅扫了一眼便察觉到塔罗会唯一女性成员的异常。不过就算是缓了一天,知道了真相的克莱恩的情绪也依旧有些低落,也就没有太过在意奥黛丽的心情。不过,克莱恩的这份表现在奥黛丽和阿尔杰的眼中则是变成了莫测的威严。</br></br>“您好,尊敬的愚者先生。”虽然之前苏茜突然会开口说话的事情给了奥黛丽强烈到极点的冲击,但之前高维留在她袖子上的文字早已悄悄的通过0-0-8转移到了奥黛丽的身上,悄悄的影响了她,让她迫不及待的想要在愚者的阅读时间之后就向祂询问关于“白色月亮”的事情。</br></br>在询问完了关于非凡宠物的事情之后,奥黛丽取出了一页纸张,将其恭敬的交给愚者。新的收获让克莱恩的心情好了不少,勉强算是冲淡了之前得知高维和自己是真实造物主的眷者的消息时带来的震惊。</br></br>克莱恩一边与奥黛丽随口交谈了两句,一边斜垂视线望向日记的前几行:</br></br>“十二月二十日,又要开始新的一年了,但陆陆续续获得的反馈让我非常迷惑和为难。”</br></br>“这个世界竟然找不到石油!竟然找不到石油!”</br></br>找不到石油……克莱恩的瞳孔微微收缩,心中顿时五味杂陈。找不到石油就意味着地球上原本以石油为基础的工业体系无法发展,难怪之前高维说起上一风格纪元的历史的时候提到的蒸汽之神……</br></br>这候 zcw x8. com 章汜。关于神灵的历史虽然含糊其辞,但克莱恩还是从高维的话中捕捉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在“罗塞尔·古斯塔夫”这个穿越者的推动下,原本的工匠之神却只是推动时代变迁到了蒸汽动力的时代,将自己的神名修改成了“蒸汽与机械之神”。本来克莱恩还以为是罗塞尔没有点出这个方面的科技树,但现在仔细想来,可能却是被这颗星球限制了发展。</br></br>看到日记的末尾,克莱恩发现上面写着如下的描述:</br></br>“十二月二十三日,或许我该考虑那个建议,在工匠之神教会外为自己留一条后路,比如,加入那个古老的、隐秘的、暗中影响着世界局势的组织?”</br></br>克莱恩看到这里,忽然发现下面没有了,心情简直无法言喻:</br></br>“大帝啊,你说的那个古老的、隐秘的、暗中影响着世界局势的组织究竟叫什么名字?是否是我不知道的?”</br></br>“嘶……之前高维也提到了曾经在第三纪出现过一个在暗中影响世界的组织,会不会是同一个?我还问了他,他却说,不是不想告诉我,而是不能告诉我……淦,我怎么感觉他拿了查拉图的模板,我拿的是罗塞尔的呢?我才是占卜家啊,这反过来了吧?为什么他会比我这个占卜家更加神棍……”</br></br>克莱恩猜测道,不由得在心底吐槽。看完之后,克莱恩放下了手中的日记,看着眼前的奥黛丽和阿尔杰。他有些神游天外,不禁在猜测高维本人的途径到底是什么。</br></br>眼看“愚者先生”结束了祂的阅读时间,奥黛丽松了口气,调整状态,成为“观众”,浅笑着道:</br></br>“我想知道是否有序列魔药的名称是‘仲裁者’和‘演员’,另外,什么样的非凡者能直接穿过木门,或者让反锁无效?”</br></br>是亚伯拉罕家族传承的学徒能力……嗯,看来我的老乡还是蛮靠谱的,没有在这种事情上骗我、或者是不懂装懂——嗯,或许和他的“金手指”有关?克莱恩刚想开口,却被“倒吊人”阿尔杰抢了先。</br></br>在奥黛丽付出了“调查鲁恩国王是否有意开战”的承诺之后,阿尔杰娓娓道来;但说到“演员”这个魔药的时候阿尔杰却是皱着眉头,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清楚。</br></br>但奥黛丽也没有太过失望,只是优雅的靠在了椅子上,表示自己明白。看奥黛丽没有追问,阿尔杰想了下,侧头望向青铜长桌上首:</br></br>“尊敬的愚者先生,我想问一件事情,极光会宣扬的真实造物主‘圣所’是否就是传说中的‘神弃之地’?”</br></br>圣所?之前高维不是才说过这个嘛!关于真实造物主的事情你问我这个真实造物主的眷者那可是专业对口……克莱恩用手敲了敲自己的扶手,做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注视着阿尔杰,给他带来了不小的精神压力。过了许久,克莱恩才用低沉的声音缓缓的说道:</br></br>“是。”</br></br>阿尔杰的瞳孔微微放大,一时间也没有了声音。他大口的喘着气,一时间不敢去注视被笼罩在灰雾之下的愚者。奥黛丽观察着阿尔杰的表情,想问神弃之地究竟是个什么地方,却觉得现在的气氛不好开口。看着塔罗会上的气氛一时间沉默、安静了下来,奥黛丽左顾右盼,想起了之前所见到的那张奇怪的画。她露出一抹优雅的微笑,对着克莱恩说道:</br></br>“愚者先生,我前些日子看到了一张奇怪的画。”</br></br>画?奇怪?克莱恩从之前极光会留下的阴影之中走了出来,找回了一点“愚者”的气势,他斜靠在自己巨大的座椅上,作出一番饶有兴致的模样。</br></br>“嗯……那幅画上面画的是迪西海湾的景象,画的很好。”奥黛丽生涩的用之前自己具现出笔记的方法将画在这片灰雾空间展示出来,但在看到那张画的时候,克莱恩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奥黛丽柔柔的声音从他的身侧传来:</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愚者先生,为什么这幅画上的月亮,是白色的?”</br></br>克莱恩扭过头去,注视着那幅油画。水波在画布之间流淌,洁白的月光洒落在海岸上,给这幅画带来了无与伦比的宁静氛围。</br></br>是洁白的月光。</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我在华娱那些年〕〔几个男主共同拥有〕〔舞蹈室里的景色李〕〔被扔狼山,她靠驭〕〔火影:我带着满级〕〔最弱天赋?你可曾〕〔成为全校公交车的〕〔没钱离婚by首初〕〔乱世为王by顾雪柔〕〔从入赘长生世家开〕〔这个男主有点冷薄〕〔水王子快被世王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