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诡秘:高维俯视者 第20章 兰尔乌斯之死
    </br>兰尔乌斯意气风发的站在港口,他摸了摸自己身上的钱夹,想到之前诈骗来的大部分现金都被自己转移到了贝克兰德,就止不住的想笑。最近代罚者不知道发了什么疯,对于出廷根的人都要精心、详密的检查。为了逃开代罚者的追查,兰尔乌斯选择了从比较安全的海上离开。</br></br>这次离开之后我就再也不会回来了,到时候去贝克兰德,或者是其他地方置办一些地产。到时候我就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富翁生活,或者凭借我的口才去和那些商人周旋……那些极光会的成员?呵,真是搞笑,一天天都在想着让“真实造物主”神降,呵,我才不去参加他们那些召唤邪神的仪式,就让那些蠢货自己去死吧!</br></br>“就是那边!准备封锁港口!那个渎神者在这里!”就在兰尔乌斯正得意忘形的时候,一声怒喝传来,一个提着剑的代罚者高高跃起,举着自己手中的大剑向着兰尔乌斯的方向当头劈来。兰尔乌斯见势不妙,连忙用自己的能力创造出了微弱的幻象,在精神层面上影响了那个代罚者队长的行动。锋锐的长剑擦过兰尔乌斯的身体,重重的砸在了地上,将地表劈出一道裂缝,他则是顺势一滚向着城内跑去。</br></br>“嗯,外面出什么事情了?”坐在靠近港口的咖啡馆中,班森放下了手中的文法书,有些烦躁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就在刚才,他听见了外面传来巨大的动静,让他从知识的海洋之中脱离了出来。</br></br>“没什么,应该是代罚者们在抓捕犯人。不用担心,你继续学。”高维喝了一口咖啡,右手在面前的纸张上随手描画着,绘制着一副风景画。在这张纸上画着一座美轮美奂的庭院,漂亮的不似人间能出现的一般。但是,让人奇怪的是这座庭院之内的一切都透露着一种怪异感,如果硬要比喻的话,细看这幅风景的风格就像是毕加索晚期的抽象画那般诡异。</br></br>明明是写实派的风景,却像是用了抽象的构图一般。这幅画上的景象在有些地方用极其奇怪而且不合理的方式融合到了一起,就像是游戏中出现的bug,或是空间产生了错位一般。</br></br>“哦。”班森点点头,继续努力的研读自己手中的书籍。作为久在社会上拼搏的人,班森深知自己能当上高维的专业交接人所凭借的只是自己略微高超一些的口才罢了。难得此刻有机会,他自然是努力的去学习着文法知识,以此来充实自己的能力。高维也乐得班森如此明白事理,自然就不断地给他创造机会学习。</br></br>只能说不愧是克莱恩的哥哥么……高维抿了一口咖啡,坐在靠窗的座位上注视着正在仓皇逃窜的兰尔乌斯。</br></br>“为什么代罚者会这么快的追上来?一般来说,这些风暴之主的信徒不是要花很长时间才能发现这种案件的蛛丝马迹么?”兰尔乌斯百思不得其解,他之前因为自己的利益而参加了极光会的神降行动,而现在则是由于害怕死亡而逃离了之前因为莫名其妙的原因而自灭满门的廷根市极光会分会。就算是之前与他有过鱼水之欢的梅高欧丝因为仪式而怀着邪神的子嗣,他也害怕的几乎癫狂。</br></br>有人告密!难道是因为之前极光会的事情?!该死的风暴教会,只有这个时候才会如此勤快的诛灭异己!平时我骗些钱,这些家伙根本就不会有这么快的效率!兰尔乌斯在心底咒骂,转了个方向窜入了一边的小巷之中。高维摇了摇头,嘴角勾起。</br></br>呵呵,兰尔乌斯完蛋了,他所去的方向正守着一队值夜者小队——呵,希望黑夜女神提醒了祂的信徒,让这些可怜人不会因为真实造物主的污染而死。</br></br>高维俯视者轻轻晃了晃自己留在神弃之地的化身,对着真实造物主说道:“轮到你出手了,真造,释放你的神性吧。为了避免亚当发现不对,我会在你释放神性污染的时候复制出‘第二个’梅高欧丝。但作为这件事的代价,之前滞留在因斯·赞格威尔身上的污染都会被消耗掉。”</br></br>“好,交给我。”真实造物主注视着被自己种下神性种子的兰尔乌斯,沉声说道。</br></br>这候 zcwx8 .com 章汜。293063229306/br></br>他区区一个序列八,在这两只小队的包围下自然已经陷入了绝境。他的身体开始畸变,一点点的神性污染逐渐渗透出他的皮肤,试图通过这具脆弱的躯体让疯狂的真实造物主降临。在高维俯视者的帮助下,真实造物主传导力量的速度远远超过了祂自己现在能做到的状态。包围着他的非凡者们神色一变,感受到自己面前迅速传播的污染,脸上通通浮现出了痛苦的神情。兰尔乌斯的脸上同样扭曲,他咬着牙,想要走出小巷。</br></br>“只要能出去……”</br></br>他听着耳边愈演愈烈的呓语声,逐渐失去了意识。一道黑色的光从地上升起,浮现在大地上、照射在天空上,在半空中形成了一个漆黑的十字架。</br></br>本章尚未结束,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br></br>同一时间,廷根市的风暴大教堂直接开始使用自己教会的信使通知了距离最近的贝克兰德教区。“神之歌者”艾斯·斯内克在怒火之中受到了风暴之主的神谕,立即驾驭着狂风和雷电冲向了廷根;黑夜教会的主教安东尼·史蒂文森从女神的神像面前站起,对着自己身边的女性深深的行了一礼,像是被擦除了一般消失在教堂内。</br></br>“你想要保护住自己的孩子吗?”</br></br>梅高欧丝从睡梦中惊醒,她看着自己的周围,突兀的发现自己的身上早已被冷汗浸透。她茫然的看着周围华美的庭院,不知道这是到了何处。</br></br>“你想要保护住自己的孩子吗?”</br></br>一道声音从她的脑海中响起,听到这个声音,梅高欧丝顿时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她恐惧、但有些倔强的说道:</br></br>“我……我可以!就算,就算只有我一个人,我也可以工作,我可以照顾好这个孩子。就算他的父亲再也不回来,我也可以将这个可爱的孩子好好养大!他是个乖孩子,还会帮助我,会在我的肚子里唱歌……”293063229306</br></br>“那如果是兰尔乌斯亵渎了风暴之主呢?”高维俯视者的声音洪大,质问着梅高欧丝:“他窃取了不该窃取的东西,现在正在被抓捕,要被代罚者关入风暴教堂了。啊,你能够在代罚者的手下逃过么?就算你是无辜的,你能保护住你未降生的渎神者之子吗?”</br></br>“你的肚子会被剖开,你将会被关入水牢之中,直到最后凄惨的死去。你的家人甚至不会知道你被风暴教会抓走,只会以为你在那一场事故之中丧生,如果,你家中有信仰风暴之主的亲戚,他们甚至会去风暴教会找那些杀死你的刽子手祈福。”</br></br>梅高欧丝的脸色惨白,似乎被高维俯视者所说的话吓到了。她的嘴唇打着哆嗦,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梅高欧丝小声的呢喃着:“救救我、救救我的孩子……”</br></br>“喝下这个,你将拥有保护自己孩子的力量。”高维俯视者的声音不变,一瓶“学者”魔药缓缓的浮现在了空中,落在了梅高欧丝颤抖着的手上:“抉择权在你的手上,是喝下它,取得足以保护自己和孩子的知识;还是寄希望于风暴之主的仁慈,在自己的家中等待着代罚者撬开你的房门,杀死你的孩子?”</br></br>“但是、但是,我的家人怎么办……我要是走了,他们一定会……”梅高欧丝的眼神有些涣散,她看着眼前逐渐浮现出的身影,像溺水的人一般无助的伸着双手。看着这幅情景,高维俯视者笑了起来,这声音震耳欲聋,让整座庭院都发生着不定型的改变。梅高欧丝跪在地上,强忍着没有流泪。这候 章汜</br></br>“一个承诺。”高维俯视者冷笑道:“你承诺将你的人生卖给我,我会让一个与你完全一样的‘梅高欧丝’替你受难。”</br></br>“感谢您的仁慈……”</br></br>从睡梦之中醒来,梅高欧丝擦了擦自己的眼泪,捧着自己手中的魔药,缓缓的喝了下去。她听见了无数从天上而来的呓语,抱着自己的脑袋向墙上撞去。过了许久,在疼痛稍作缓解之后,她才睁着眼直起身体。</br></br>紧接着,她温柔的摸了摸自己鼓起的腹部,按着自己脑海中新得到的知识给自己简单的作了伪装,然后根据脑中的声音引导,决然的向着港口走去。一具僵硬的身躯像是抽丝剥茧一般浮现在她的房间之中,赫然和梅高欧丝有着一模一样的样貌。</br></br>“真伟大啊,母亲。为了自己的孩子,甚至愿意将自己的一切出卖给我。呵,你要是不答应,这样我还真舍不得直接夺走你的身体了。”高维低声说了一句,握起了自己手中的咖啡杯。他用冰冷的眼神看着被真实造物主神性污染的半个漆黑天空,对着自己的本体说道:“帮我续杯,谢谢。”</br></br>“……”</br></br>“嗯,就现在。”高维认真的点了点头:“这叫灯下黑,这份机会很难得。对了,通知真实造物主,让祂出力大点,帮我掩盖一下服药的痕迹。”</br></br>高维从自己的怀中取出隐修士的非凡特性,和着自己杯子中被转变成魔药的咖啡将其一口吞了下去。班森揉了揉自己因为看书而有些疲劳的眼睛,看着外面漆黑的天空逐渐褪去,不禁自言自语道:“天亮了……”</br></br>“是啊,天亮了。”高维附和道,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这是一场双赢、不,三赢的局面。真实造物主的神降容器得到了保全,风暴之主收获了安心,自己则是成功的又渡入地球一份力量。只有兰尔乌斯受伤的世界达成了,他必然会在两位序列三的手下被活捉。看现在的情况,估计受伤的值夜者和代罚者会将他带去贝克兰德,迎接他的将是无穷无尽的拷问。</br></br>“但我能让你吐出极光会的情报么?”</br></br>高维俯视者操控着自己存留在廷根市的最后一丝污染,然后从自己位于星空之中的源质本体之中探出头,喊住了欲望母树。</br></br>“嗨,老妹儿,来来来,给你看个东西。”高维俯视者搂着欲望母树的肩膀,将她带到了星界屏障之前。欲望母树虽然满脸不情愿,不知道眼前这家伙为什么要发癫,但还是被双途径满源质的高维俯视者强行拖了过去。祂看着自己眼前这个同胞一边兴奋的将本体贴在了星界屏障上,一边将视野共享给祂。</br></br>——这就是高维俯视者这个从来不出手的外神的权柄?记下来,以后可能要用。欲望母树这么想着,看到自己的眼前出现了两个序列三和一个身上带着污染的人类。祂一脸不解的看着高维俯视者,不明白祂要干什么,却突然感觉自己的屁股上挨了一脚,整个神直接撞在了星界屏障上。</br></br>顿时,所有神灵的注意力都被脸贴屏障的欲望母树吸引了。</br></br>“高维俯视者你……”</br></br>“这样才对嘛。”高维打了个响指,看着被两个序列三挟持的兰尔乌斯身体一颤,软软的倒地,脸上露出一抹微笑:</br></br>“真实造物主啊,真实造物主。为了你的秘密不被泄露我可是得罪了欲望母树唉,这你不得再感谢我几次?”</br></br>你明明可以用其他方式解决掉兰尔乌斯,真实造物主对着高维俯视者强调。</br></br>好吧,其实只是为了找下欲望母树的乐子。祂耸了耸肩膀,带着旁边一脸莫名的班森扬长而去。</br></br>安东尼·史蒂文森脸色难看,祂对着同样板着脸的艾斯·斯内克轻声说了两句。艾斯·斯内克犹豫了一下,伸手捏开了兰尔乌斯的脑壳——紧接着,两位天使不约而同的后退了一步,面容严肃。</br></br>他们发现,在没有受到外伤的情况下,兰尔乌斯的大脑消失了。制大 zcwx8.com 制枭</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星际最强大脑〕〔崽崽撕碎反派剧本〕〔宇宙职业矿工〕〔自完美世界开始〕〔快穿病娇男主他又〕〔糙汉1V1高干日久成〕〔我不想再装修仙大〕〔男主现代人把物资〕〔NBA之从打爆韦德开〕〔修仙丹师〕〔偷香(杨羽)〕〔陈江海林婉秋〕〔小辣椒h1尺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