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大师姐美飒,清冷师尊偏执宠 第97章 他,是师尊
作者:竹清修   重生大师姐美飒,清冷师尊偏执宠最新章节     
    凤凌霜站在火海之中,脑海里映现着斑斑过往,转头却看到舍子花如火如荼盛开。

    她被不祥之花困在红海中央,它们无限生长,无风摇曳,一朵接一朵,一副要把她吞没在这血海汪洋里。

    她听到血海里有灵魂在痛苦悲嚎哀叫,他们都在问:

    “守护者,你为什么要杀我?你好狠的心,我还那么小,我只有百余年身,我曾那般虔诚俯首……”

    他们有怨言。

    他们在怒吼。

    凤凌霜面无表情,她神色冰冷问:

    “那么他呢,你们为什么要伤害他,为什么要杀他?为什么要骗我说他离开了?为什么要给我下毒,还找来代替我的人,若我不够强,那么此刻被束傅在这无底深渊冰冷血海里的是不是我?”

    “想报仇?想杀我?尔等来!”

    她握剑的手肃然绷紧,剑光映照雪芒,闪烁出凌厉弑杀的光。

    她曾经守在这雪域数千年,她护了族人一代又一代,结果他们自私贪婪,她失去了平生仅有的相遇。

    她的绝望。

    她的悲愤。

    她的痛苦。

    谁人懂?

    既然举世混浊,那便一剑斩灭。

    她要撕开眼前的恐怖血海。

    她要踏过这无底狰狞深渊。

    为着失去的挚爱和本拥有的相守。

    凤凌霜提着剑走过去,一步一步,血海分开,让出一条冰蓝的大道。

    舍子花跃跃欲试,她的剑意,她的道则在扩张,那不是血海自愿让开,而是被强大浩瀚的道则硬生生拨开。

    无形的道则如剑斩势而去,它们在为主人劈开一条宽敞大道。

    而依附在舍子花中的怨魂,那些恨了守护者数千年的人,一心只想让她陪葬。

    这不是凤凌霜的梦境,实则是它灵骨开辟出来的空间。

    她所看到的不是梦,而是真实存在过的世界。

    既然她回到这里,那只能永远留在这里,留下来陪着那些被她杀死的怨魂,她杀了他们,那么她来渡这些怨魂过沧海。

    凤凌霜挥剑斩血海,然而附着亡魂的舍子花源源不断生长攀爬,它们不顾一切奋力生长,就想把她拖下无底深渊。

    既然互相陪伴了那么久,那就不要分开了,有始有终,无限沉沦下去,若在人间,便一起在人间;若下地狱,那么她也要一起。

    那些她曾守护的人,现在只想要她死。

    而凤凌霜不愿意,他们不配,她也不会留在这里。

    她还有大仇未报,她还有许多事未做,她重新开启的人生还没有正式开创,那怎么可能就此结束?

    想禁锢我?想吞噬我?

    尔等一直如此自私自利从未改变呢?

    她挥剑劈开靠近来的血红之花,然而花的触须纷纷汹涌而至,前仆后继的,它们誓死要同归于尽。

    她的手被缠住;

    她的脚被缠住;

    还有她的身体,脖子几乎都被那些可怕的花须缠住勒紧。

    恐怖的怨气弥漫开来,冰寒刺骨阴森穿身入髓。

    她全身动弹不得,从身体到血脉,真力无法运转,灵力好像失去了生存的空间,她丹田逐渐干涸,身心渐渐被血腥红浪席卷。

    怎么办?这些亡魂怨气太重,而她真身陷入沉睡,灵魂则落在了这可怕的空间里。

    那是什么引导她来这里?

    过往吗?还是纯粹一场无端端的梦?

    正在焦灼之际,忽见蛰伏在丹田内的灵骨光蕴流转,它化作一只如梦如幻的雪白麋鹿???

    幻觉吗?

    凤凌霜怔愣片刻,她伸手触摸着似有似无,似真似假的雪白之鹿。

    看起来挺仙的,是不是真的。

    小巧精致又可爱玲珑的麋鹿抬头看着主人道,“废话,我能是假的吗?本尊曾横扫四方,要不是劫荒降临,我岂会沉睡在这里?”

    凤凌霜:“……”劫荒?听着历史悠久啊?这是荒古时代的产物?那怎么会出现在她丹田内?还是以骨头的形状存在,好好的鹿不当,非要……

    “停停停,主人,我听你语气怎么觉得满满嫌弃?”

    凤凌霜解释,“你本来就是我的灵骨,你现在变成一只鹿,我怎么喜欢起来?”

    仙鹿急问,“鹿怎么了?鹿不好看吗?在古书记载中,我可是代表祥瑞福气,甚至是权力至上象征,秦失其鹿,天下共逐,可知这其中的权势浩浩?我可是仙鹿,以后请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