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深度宠:Hi!〕〔蚀骨情深:恶魔总〕〔我在洪荒有片地〕〔三国之谋伐〕〔英雄联盟之胜者无〕〔我有九个神级姐姐〕〔大唐腾飞之路〕〔无限体验人生〕〔混沌至尊诀〕〔中场大师〕〔恶魔总裁腹黑妻〕〔逆猎轮回(轮回者〕〔天命之族〕〔六指诡医〕〔电影黑科技〕〔斗罗之双子斗罗〕〔娱乐圈的拆弹专家〕〔龙王医婿〕〔太乙〕〔阴司鬼域唯一的团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少宠妻又宠宝 第八章 偶遇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安月踩着足有十寸高的高跟鞋挽着宋圳的胳膊摇曳生姿的走进了餐厅,看她的背影,甚至让人怀疑她离了宋圳还能不能站得住,走得动路。

    宋圳一袭西装笔直,脊梁上架着一副无框眼镜,头发梳的油光水滑,单看五官还算是一个英俊的人,可是目光里的奸滑和不怀好意却是怎么也藏不住的。

    人都说相由心生,这句话绝对是有道理的。

    像他这样的人,也就只能骗骗涉世未深的小姑娘。

    至于当年的叶心媛,连她本人现在都吐槽当年的自己,谁年轻的时候还没眼瞎过,看上过个人渣啊。

    “这家餐厅也真是的,排了这么久的队才排上,真不知道有什么大牌的。”

    安月甩着手里的包包有些不满的说道。

    在前面领路的服务员对于他的抱怨是充耳未闻。

    宋圳略有些不耐烦的撇了她一眼,“当初是你吵着要来的,现在又嫌排队排的时间长。”

    安月闻言,不满的撅了撅嘴,又抱紧了宋圳的胳膊。

    从旁观者的角度里,那只胳膊几乎陷入了安月的“事业线”里。

    “人家也只是说说嘛。”

    她嘴上撒着娇,内心却在想,还不是你没本事,如果换成顾谦,哪里还用排这么长时间的队?

    可恨顾谦那个男人对自己从来都是不假辞色,哪怕自己“给他生了儿子”也是一样。

    可随即又想到之前看到叶心媛从顾谦的办公室里出来,内心的愤恨不由得更深了。

    叶心媛那个白痴傻瓜到底哪里比自己强?

    想当年她安月能把叶心媛耍的团团转,玩弄于鼓掌之中,现如今一定也可以。

    安月女人从来都是好了伤疤忘了疼,完全忘记上次自己被叶心媛甩了一巴掌,还得吓到腿软的事情了。

    又蠢又坏又健忘,说的就是这种人。

    落了座,点完菜之后,安月不由得问道:“你最近有见过叶心媛吗?她对你是不是还是旧情难忘?”

    宋圳露出一个坏笑,凑近安月,朝她耳朵里呼了一口气:“见过又怎样,没见过又怎样?怎么着,你吃醋了?”

    安月忍不住缩了缩脖子,红着脸娇嗔道:“讨厌,你就不能做下好好说话吗。”

    宋圳依言坐回去,可脸上依然挂着油腻的微笑:“叶心媛那个眼皮子浅的女人,当然年见了咱俩那种事,还是选择相信你,现如今对我旧情难忘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怎么着,你想让我做什么?”

    安月咬了咬唇:“我之前见他从顾谦的办公室里出来,而且我安排在大别墅里的佣人告诉我,这个女人还登堂入室。可恶!”

    她握紧拳头恶狠狠的说道:“这个贱.女人就只会仗着一张脸到处勾引男人!顾谦那里我费了这么大功夫都没有结果,凭什么她一来就这样?”

    宋圳嗤笑一声,捏了捏安月的下巴:“还不是你没用。‘儿子都给人家生了’,还笼略不住这个男人的心。”

    安月一巴掌拍开他的手:“你凭什么这么一副嘲笑我的样子。”你这么多年还不是靠我从顾家拿出来的钱混生活。

    她心里这样想着,却不敢把话说出来,因为宋圳知道一切,手里捏着她的把柄,她又怎么敢得罪宋圳这个人。

    想到这里,安月不由得忍着气好生说道:“只有我攀上顾家,咱们才能有好日子过,既然叶心媛对你还旧情难忘,你又为何不好好利用这个机会?这种破鞋睡一次也是睡睡两次也是睡,不要白不要嘛。”

    红艳的嘴唇说着世界上极为恶毒的话。

    “再说了,他们两个人走的近,万一,孩子的事别人不清楚,咱们可……”

    安月语意未尽,剩下的任由宋圳猜想。

    宋圳脸色不渝。

    的确,如果事情最后被揭露出来,依照顾家的势力是不可能查不出当年到底是谁在其中做了手脚,又是谁帮忙隐瞒的,他和安月两个人谁都别想脱开身。

    最好的办法是从叶心媛这里下手,可是……

    “你之前问我有没有见过叶心媛,我确实是见过她,可是你猜我在哪里见到的她?”

    听他这么说,安月内心有了不祥的预感。

    “唐氏。”

    宋圳缓缓说出两个字。

    安月一脸难以置信,“你说什么?”

    在这座城里,又有谁不知道顾氏,又有谁不知道唐氏?

    唐氏总裁唐亦琛早些年在国外发展,接手了一个风雨飘摇的唐氏集团,可是不过短短的三年,又占领了国外同行30%的市场,为了一个巨大的,没有任何人能够轻易撼动的商业帝国。

    唐亦琛此人更是做事心狠手辣,不择手段,可是却从来没有任何人能抓住他的把柄。

    前些年唐亦琛回到国内发展,可是国内的企业除了故事能与他为之抗衡,其他的企业甚至连边都够不着。

    可想而知是什么样的庞然大物了。

    “凭什么叶心媛那个蠢女人有这么好的运气!得唐氏庇佑!”

    安月恨的咬牙切齿,眼里几乎滴出血来。

    宋圳眉头紧皱,看她如此沉不住气的样子,内心不由得嫌弃极了。

    “叶心媛未必和唐氏有多深的渊源,唐亦琛那个人才是真正的薄情寡性,眼里出了事也看不到其他。”

    宋圳想着叶心媛那张有着倾国之姿的脸,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他有多清楚当年叶心媛到底有多么的迷恋他。

    “咱们未必没有机会。”

    看到宋圳好像极有信心的样子,安月悬到喉咙眼的心不由得放了下来,“如果需要我做什么一定要告诉我啊,圳哥哥~”

    涂着酒红色指甲油的细长手指戳着宋圳的胸口缓缓下滑,媚眼如丝。

    这对行走的“渣男贱女”待在一起,从来就没合计过什么好的事情,向来都是一肚子男.盗.女.娼。

    今天算计这家的财产,明天算计那家的人脉。

    宋圳在安月身前摸了一把,“放心,圳哥哥这里的好处少不了你的。”

    和安月在一起这么久,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了,安月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心里清楚的很,给点儿甜头就眼巴巴的跟着跑,如今用着颇为顺手,也没有想要踹掉她的意思。

    而且,想当年也是这个女人主动送上门来的,不要白不要。

    “渣男贱女”二人组用过晚餐之后正要起身离开,却在路过某个包厢时,一个不经意看,到了包厢里面坐着的人物,正是他们刚才谈论的人,一个不少的坐在里面。

    我还差着巨大的秘密,每日都心虚不已的安月瞬间有些腿软,“宋圳,叶心媛竟然和顾谦一起吃饭?!”

    因为太过惊讶,声音不由的拔高,变得尖厉起来。

    宋圳一把捂住他的嘴,往旁边的盆栽后面拖,“你叫这么大声干嘛,生怕他们看不见吗?别做这些打草惊蛇的事情。”

    宋圳比起安月到底是有些头脑的,不然也不可能通过国考当上律师不是?

    “你别成日里心虚成这样,他们要是知道早打上门了,还能允许你在这里悠闲地吃饭?待会儿你就装作无意的样子过去打探一下,看他们到底有没有怀疑孩子的事情。”

    被他捂住嘴巴,挤的脸都变形了安月连连点头。

    宋圳见他还算上道,便松开了手。

    “好了,你现在可以去了。”

    安月伸手拍了拍胸口,“我知道了,这就去。”

    宋圳眼中露出一丝金光:“对了,告诉叶心媛,如果想要知道叶家破产的秘密,就出来见我。”

    *

    包厢里用餐愉快的四个人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恶心的人盯上了,就在叶心媛给轩轩加菜的时候,包厢的门被人推开了,爱站着不请自来的不速之客——安月。

    见所有人都看过来,安月对上叶心媛的目光,冲她挑衅一笑,随即扭动腰肢朝着顾谦走去:“阿谦,怎么出来和叶小姐吃饭也不叫上我,想当年我们也是很好的朋友呢。”

    “还有轩轩,最近有没有想妈妈?要不要跟妈妈过去住一段时间?”

    她说着走到轩轩跟前,伸手就要去捏轩轩的脸。

    轩轩看来对于自己这个亲生母亲都没有什么亲近的感觉,看她伸过来的手,小脸上甚至闪过一抹厌恶的情绪。

    甜甜敏锐的察觉到了她的轩轩哥哥对于眼前这个自称是轩轩哥哥母亲的女人的反感,虽然不明白轩轩哥哥为什么这么讨厌自己的妈妈,可是小孩子都是护短的,既然轩轩哥哥不喜欢这个女人,那么肯定是这个女人的不好。

    眼瞧着安月的手就要碰上轩轩的脸颊,而轩轩还在往后躲时,一颗青色的豌豆在空中划出一颗无比标准的抛物线之后,落在了安月昂贵的裙子上,留下了一点深褐色的酱汁。

    安月的脸都绿了。

    趁此机会,轩轩连忙跑到叶心媛背后躲起来。

    躲在叶心媛的背后,两个小朋友偷偷笑了出来。

    安月恨的咬牙,却也知道在顾谦面前不能对小孩子做什么,只得转头看向顾谦:“阿谦,这么多天没见了,有没有想我啊,你到底什么时候才打算把我娶进门,咱们闹别扭也闹了这么长时间了,你也该原谅我了,对不对,毕竟我是孩子的妈妈。”

    她说着,伸手就要去挽顾谦的胳膊。

    顾谦抬眸看了一眼对面的叶心媛,躲开安月的手,“脏。”

    言简意赅的表达方式却让安月再一次黑了脸,简直难看至极,下不了台。

    她索性不再去靠近顾谦,因为她已经猜到了,最近顾谦对叶心媛似乎有些兴趣,根本不可能在叶心媛面前让她做什么。

    不过没关系,以后有的是机会,男人哪有不偷腥的。

    她安月的脸和身材哪一点比叶心媛差?

    故作轻松的拨了拨头发,“媛媛,好久不见啊,这似乎是你被叶家赶出去之后,咱们第一次见面?”

    叶心媛气定神闲的放下手中的刀叉,刚才安月的一系列表演都没能影响到她的用餐,只不过苍蝇总是在眼前转,也是怪扰人心情的。

    “安小姐怕是贵人多忘事,咱们上个星期就在顾氏的大楼里见过,当时我还送了您一个巴掌,您忘了?”

    她倒是毫不避讳自己同安月动手的事情,一点也不在意顾谦对此事的看法,因为他看出来了,顾谦对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不假辞色。

    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内心就是坚信,顾谦是肯定不会看上这样的女人。

    谁年轻的时候还没被一两个恶毒的混蛋算计过?

    想到这里,她倒是对顾谦有些同病相怜的意思了。

    因为叶心媛的耿直而发笑的顾谦,接收到对方同情的眼神之后,那颗智商二百多脑袋里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