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深度宠:Hi!〕〔蚀骨情深:恶魔总〕〔我在洪荒有片地〕〔三国之谋伐〕〔英雄联盟之胜者无〕〔我有九个神级姐姐〕〔大唐腾飞之路〕〔无限体验人生〕〔混沌至尊诀〕〔中场大师〕〔恶魔总裁腹黑妻〕〔逆猎轮回(轮回者〕〔天命之族〕〔六指诡医〕〔电影黑科技〕〔斗罗之双子斗罗〕〔娱乐圈的拆弹专家〕〔龙王医婿〕〔太乙〕〔阴司鬼域唯一的团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少宠妻又宠宝 第十三章 算计
    昏暗房间里传来男人的喘.息和女人暧昧的声音,不久之后,一切都平静下来,房间里的灯也被人打开。

    安月趴在宋圳怀抱里,半眯着眼睛。

    “自从叶心媛那个女人出现之后,顾谦和轩轩对我的态度是越发的冷淡了。”

    她不满的抱怨道。

    宋圳有一下无一下的划拉着安月露在外面的背,心中嗤笑一声。

    人家那才是正儿八经的一家四口,你一个偷孩子借机上位的女人还嫌人家对你冷淡?

    不过,话虽如此,宋圳也知道他不能让这件事情暴露出来。

    毕竟每个月顾氏打发给安月这个“生母”的钱已经足够让他们快活了,如果一旦失去这笔钱,以后的日子真的是难以想象。

    安月当然不知道宋圳一边鄙夷她,一边还想从她身上挖好处。绞尽脑汁地想事情,还有什么可以掌握在她手中的,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

    “对了!”

    安月突然想到一个人,腾的一下坐起身。

    她有些尖利的声音和大动作引得宋圳不满的皱起眉头,“你吼那么大声干嘛?”

    安月也不在意他的态度,连忙拉着他的手臂晃了晃,“你还记得之前叶氏的大股东章久隆吗?”

    宋圳瞥了她一眼,“没忘,他不是在顾氏任职么。”

    “也不知道叶心媛有没有发现他的存在……”安月有些不安。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有种不祥的预感。

    “不如你去找章久隆试探一下?”

    宋圳重新躺回床上,看也不看她一眼,“这点我早就想到了,还用你说吗。”

    “你也不必太过忧心。”

    宋圳想了想还是决定敷衍了事的安慰安月一下,以免安月这个蠢女人受惊过度,做出一些什么不可挽回的蠢事。

    “这一切我都心中有数。”

    安月果然被这一番敷衍了事的行径给安抚到了,她喜笑颜开,重新窝进宋圳的怀里,“既然如此,那以后一切都依仗宋圳哥哥了。”

    宋圳:“还有你以后少去顾谦和叶心媛跟前晃悠,明白了吗。”

    安月咬了咬嘴唇,不情不愿的答应下来。

    *

    咚咚咚——

    “请进。”

    宋圳推开门,笑道:“章先生。”

    正在埋头整理件的章久隆听到声音看向来人。

    “宋圳?”

    章久隆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当然,他也有着大部分中年人无法避免的啤酒肚,秃顶和油腻。

    而且这个人的面相乍一看上去是属于那种老实忠厚型的,和大路上随处可见的中年人几乎没有什么区别,可你仔细看他的眼睛,却能发现隐藏在其中的精光。

    正是这样的一个人在当年叶氏倾覆的时候,起到了至关重要的破坏作用。

    可以说,如果没有他,仅凭宋圳和安月也是没有那么轻易的达成目的,毕竟他是当年叶家高层之一。

    “我来,是想向章先生请教一下,之前咱们一起合作的那个案子的后续工作如何处理。”

    章久隆:“哦,那快请坐。”

    章久隆是没细思宋圳来的真正目的,他们之前确实合作过一个案子,倒也还算愉快。

    趁着章久隆起身给自己倒水的时候,宋圳悄悄的看了两眼他办公桌上的件,这一看倒是巧了,正好看到叶心媛指定和章久隆合作的那个案子。

    趁着章久隆还没转过身的功夫,已经达到目的的宋圳安安分分地坐回沙发上。

    “请用。”

    章久隆把水放在他面前。

    宋圳:“多谢。”

    然后两人就已上次的案子展开了谈话,等到上次案子问题已经解决了之后,宋圳半开玩笑的说,不知道章先生手头上有没有新的案子,也好提携小弟一把。

    章久隆一愣,“有倒是有,只不过,合作人是……”

    宋圳:“谁?”

    章久隆:“叶心媛,叶小姐。”

    宋圳微微一笑,“这又有何妨,难道咱们还见不得她不成?”

    章久隆一想,这倒也是。

    确实,他刚开始得知叶心媛回来的时候,也没有把这个小丫头片子放在心上,哪怕她是什么所谓的唐氏子公司执行总裁。

    那个小丫头片子也算是他看着长大的,有几斤几两重,他心里还能不清楚吗。

    可是,等到知道叶心媛指定让他接手这个案子之后,他心里就涌出了一股不安,虽然表面上的理由是以往在叶氏的前辈,如果合作的话肯定更能轻车熟路,然而章久隆如果信这个话,那就奇了怪了。

    现在刚好宋圳送上门来,提出要参加这个案子,简直就是瞌睡送枕头,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宋圳安月还有叶心媛当年的恩怨,他虽然不能说一清二楚,但也知道个七七八八,有宋圳这个劈腿的前男友在前方吸引火力,他这个半截老头子只需要躲在后面安享天年就好了。

    几乎是转瞬间,章久隆就做好了决定。

    “宋老弟肯来帮忙?那实在是再好不过了!”

    章久隆抚掌大笑。

    一副真的单纯为宋圳加入感到高兴的样子。

    宋圳:“那就多谢章先生了,毕竟是和唐氏的案子,成功了之后,不管是利益还是名声都是少不了的,所以就劳烦章先生把我的名字写上去,就法务好了。”

    章久隆:“这是自然。”

    然后,宋圳也没急着走,而是坐在那里,状似随口谈到叶心媛,得知了最近一段时间,也就是自从叶心媛回国之后,两人一次面也没有见过这件事。

    目的达成之后,宋圳就毫不犹豫的告别了。

    心中暗想,一些事情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就算叶心媛攀上顾谦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花瓶一个?

    更何况,他是不允许叶心媛攀上顾谦的。

    想到叶心媛那先出尘绝艳的脸和窈窕的身段,宋圳不自觉的咽了口口水。

    *

    顾氏,会议室——

    “好了,今天事情就谈到这里,希望各位回去之后能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更希望咱们今后同唐氏合作愉快。”

    顾谦说这话时,看向了离他最近的叶心媛。

    男人的目光似乎带着温度,烫的叶心媛脸有些发红。

    叶心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明明这就是很普通的话。

    抛开这莫名其妙的想法,叶心媛连忙道:“这是自然的,以后搞不了要麻烦诸位,希望咱们合作愉快,事情结束之后,还请诸位务必赏脸一起吃饭。”

    顾氏其他参与此事的员工对于叶心媛这个做事雷厉风行,毫不拖泥带水的合作伙伴还是颇有好感度的,有人就道:“那我们就等着叶总的庆功宴了。”

    其他人陆陆续续出去之后,会议室里就只剩下叶心媛和顾谦。

    所有细节都已经商定。

    叶心媛翻着手上的件,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满足感。

    然而翻着翻着,却在最后一页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宋圳。

    担任的是法务。

    这个人……

    叶心媛现在看到这个人不光生理不适,还有很大的心理厌恶。

    顾谦见叶心媛站在那里发呆,便迈开大长腿走上前。

    瞥了一眼件上的内容,道:“怎么了?”

    叶心媛冲他摇摇头,“没什么。”

    既然宋圳自己敢送上门来,那他又有什么好推拒的?

    顾谦挑了挑挑眉梢,“怎么,看这个法务不顺眼?我记得他就是上次在餐厅外面跟你起冲突的那个吧,恰好我也看他不顺眼,不如咱们把他换掉?”

    大总裁说话做事就是任性,要是真一句话吩咐下去,宋圳所有的算计都白费心机付诸东流了。

    “无妨。”

    叶心媛屈指点着法务宋圳和主要负责人章久隆的名字。

    “苍蝇而已,谁还会对苍蝇耿耿于怀,找机会打死就是了。”

    叶心媛说这话的时候,眼眸微眯,杀气腾腾。

    可这种异常也只是转瞬即逝,快到让顾谦以为自己是眼花了。

    悄悄的把这件事记在心上。他不知道叶心媛到底为什么对这两个人有这么大的厌恶感和敌意,不过没关系,他知道她讨厌这两个人就行了。

    “不知道有没有荣幸邀请叶小姐一起共进午餐?”顾谦敲了敲腕间的劳斯丹顿。

    “哪里哪里,分明同顾总一起吃饭才是我的荣幸。”

    叶心媛收拾件,和顾谦一起走出会议室,“之前顾先生帮了我这么多,这次不如我来请吧,也好聊表谢意。”

    顾谦:“其实说到感谢的话,应该是我谢你更多,自从见了你和糯米的相处模式,我才知道之前我和轩轩之间存在的多大的问题,说来说去,还是你这边对我的恩情最大。”

    顾总试图“挟恩图报”。

    “我还有一些事情想要请教一下叶小姐,是关于轩轩的事情。”

    叶心媛:“顾先生言过其实了,不过你有什么想要问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两人一边说笑,一边走出顾氏的大门。

    “媛媛!”

    就在这时,一个熟悉的声音传来。

    叶心媛扭头朝着声音的方向看过去,就看到唐亦琛一脸焦急的大步走过来。

    叶心媛心里咯噔一下子,“唐大哥,怎么了?”

    唐亦琛的脸色很不好看,“叶伯父出事了,我给你打了很多电话,你都没有接到。”

    叶心媛大惊失色。

    之前开会的时候,她为了不打扰工作,所以把手机调成静音,结果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顾先生今天实在是不好意思了,我有些急事,咱们改天再约。”

    顾谦点头,“你先去忙,有什么需要我的尽管开口。”

    “多谢。”

    说完她就拉着唐亦琛匆匆离开。

    然而,在离去的那一瞬间,顾谦同唐亦琛的视线对上。

    顾谦不自觉的拧眉,他知道这个男人就是之前轩轩口中的那个“唐叔叔”,没想到叶心媛的生活里到处都有他的影子,而且就在刚才对视的那一瞬间,这人的眼睛里有很多令他感到不舒服的东西,可是细思之下却又说不出什么,只觉得有很深的敌意。

    这位唐总……

    心事重重的顾谦目送汽车一路远去。

    恰好此时来公司找顾谦的安月目睹了这一幕,她不知道顾谦和唐亦琛方才的交锋,只看到顾谦目送叶心媛离开,这些落在她眼里,就变成了依依惜别。

    安月脑袋里的警钟疯狂作响。

    这个男人一直对他有着致命的吸引力,以往虽然不待见她,可是之前却也没有别的女人,更何况就算有,她也能借着“孩子的生母”这一理由去驱赶其他的狂蜂浪蝶。

    顾谦对于这一切的不闻不问在别人眼里反倒成了默许,所以也没有人敢跟她去争抢风头,可是现在孩子真正的母亲回来了,叶心媛回来了……

    安月眼中闪过一丝狠毒,随即道:

    “阿谦!”

    顾谦回过神,冷冷的看着安月,“我警告过你,有些话该说,有些话不该说。”

    说完,顾谦转身就走。

    “阿……顾先生,顾先生,我有话要和你说。”安月踩着恨天高一路慌张的跟着顾谦,“是,是有关于轩轩的事情,我好歹也是轩轩的妈妈,我就不能关心他一下吗?”

    可是任由安月在后面一路追赶,顾谦头也不回。

    一直追到顾氏的大楼门口,安月才被保安拦了下来,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那个修长的身影离开。

    在大楼门口恨恨的剁脚,安月也知道,没有顾谦的允许,她是无论如何都进不去的。

    只得转身离开,同时从包里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喂,宋圳哥哥,我今天在门口碰到了顾谦和叶心媛,我觉得他们俩肯定不可能是普通的合作关系。”

    安月带着十足的嫉妒和酸意说。

    “所以现在我想问问咱们的计划,你到底做到哪一步了,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出手的?”

    电话那头的宋圳道:“我不是跟你说过不要再去他们两个人的眼前晃悠吗?是生怕他们对你起不了疑心吗?”

    没想到这通电话得到了一顿斥责,安月不甘心的握紧了拳头,嗫喏着说:“我这不是心里着急吗,如果不能帮上你什么,我会很不安的……”

    在一起鬼混了那么久,安月又岂会不知道宋圳是个什么样的人,他就是吃这一套。

    果不其然,这通话说出来,那厢宋圳的语气就变得好了很多:“我这不是怕你打草惊蛇嘛,放心吧,一切有我,我已经成功加入了顾氏和唐氏合作的那个案子里面,一旦案子出错,那么作为唐氏方面主要负责人以及唐氏子公司执行总裁的叶心媛被背上巨额的债务,并且名声一定会遗臭万年,永世不得翻身。”

    听到宋圳说到这里,安月付已经看到了成功的画面,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到时候就算是叶心媛找到当年也是的真相,也不会再有人相信她了,更不会有人和我争夺顾太太的位置,因为顾家是决不允许这样一个女人进入顾家大门的!”

    宋圳:“所以最近也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只要安安分分的,不要让他们两个人察觉出什么一点来就好。”

    安月满心欢喜的答应下来:“我知道了,宋圳哥哥,你放心,我一定不会给你添麻烦的。”

    宋圳:“那就好。”话音一顿,他接着说到,“只是做这件事情需要收买一部分人,最近我手头有些紧……”

    安月听到这里,心中还有什么不明白,可是她却有些不情愿,明明上个月她才打给宋圳五百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