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深度宠:Hi!〕〔蚀骨情深:恶魔总〕〔我在洪荒有片地〕〔三国之谋伐〕〔英雄联盟之胜者无〕〔我有九个神级姐姐〕〔大唐腾飞之路〕〔无限体验人生〕〔混沌至尊诀〕〔中场大师〕〔恶魔总裁腹黑妻〕〔逆猎轮回(轮回者〕〔天命之族〕〔六指诡医〕〔电影黑科技〕〔斗罗之双子斗罗〕〔娱乐圈的拆弹专家〕〔龙王医婿〕〔太乙〕〔阴司鬼域唯一的团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少宠妻又宠宝 第十四章 伤痛
    宋圳听她没有做声,便继续道:“你也知道我身在这个位置,如果想进一步往上爬,人情来往是少不了的,只有我爬的更高才能给你更好的生活,咱们才能高枕无忧,更何况你不是想要看到叶心媛身败名裂的样子吗?”

    语气里充满了诱哄的意味。

    “更何况咱们俩还分彼此吗,你的钱就是我的钱,我的钱以后也只会是你的钱。”

    安月确实有些心动了,她自己什么都做不了,还指望着宋圳把叶心媛那个讨厌的贱女人解决掉呢。

    “那好吧,可是我手头上也没有多少了,你看两百万够不够?”

    宋圳深谙张弛有度的道理,也没有说什么嫌弃安月给的钱少之类的,只是总听上去非常诚挚的语气像安月道了谢,又跟她柔情蜜意了几句。

    安月被哄得心花怒放的同时,又有一个恶毒的念头从脑海里升腾起来:“对了,等叶心媛遗臭万年,一无所有了之后,咱们不如把她卖掉吧,凭他那个姿色也应该会卖不少钱,宋圳哥哥,你不是认识欧洲那边的黑.手.党吗?既然她之前敢回来,那今后我就让她再也踏不上华国的土地!”

    宋圳这边倒是被她阴冷的语气给震了一下,不过随即开始思考这个计划的可能性,“当然可以,她一个孤女,就算攀上了唐氏和顾氏又有什么用?到时候这两个人还能明目张胆的护着她不成?”

    宋圳还盘算着,卖掉之前让自己也好好玩儿一玩儿。

    突然之间提到唐氏和顾氏,安月这边反倒是不安了,内心却不由得涌出了一丝忌惮,唐亦琛是什么样的人,她没有接触过,只是道听途说,可顾谦到底有多可怕她是领教过的。

    “那到时候咱们一定要做到手脚干净一些,绝对不能让他们把人找到!”

    宋圳:“这还用你说?好了,我这边还忙着挂了吧。”

    说完,也不等安月给他什么反应就把电话挂掉了。

    被挂了电话的安月也没有生气,手脚麻利的把两百万转了过去,因为在不久的未来,她所看到的叶心媛凄惨的下场,所以,因此引起的愉悦心情完全可以把这点小事给覆盖过去。

    转过账之后,安月便踩着恨天高,扭着腰,跑去商场血拼了。

    *

    唐亦琛开着车一路风驰电掣的来到了医院,路上还闯了好几个红灯,车子一停下,叶心媛不然迫不及待的冲进了医院的大门。

    唐亦琛紧跟在她身后一了电梯,生怕她慌张之下也出什么事。

    一路上,他还不住地安慰叶心媛,“你别太担心,叶伯父才四十多岁,医院已经全力抢救了,一定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叶心媛胡乱的点头,内心也祈祷着,就像是唐亦琛说的一样。

    可是等他们出了电梯之后,看到的却是从急救室里推出来的床,床上的人盖着白布蒙住了脸。

    叶心媛一下子瘫软在地,还好身后站着唐亦琛,及时扶住了她。

    叶心媛心中大恸,“爸!”

    她踉跄挣扎着起身,扑向了叶父。

    白布下,叶父的脸平静安详,仿佛只是睡着了一样。

    “怎……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事情怎么会这样?我不相信!爸,你醒一醒啊,看我一眼好不好!”

    明明前两天他们见面的时候人还好好的,还能同他说话,还好的,可只不过是一眨眼的时间,却变成了冷冰冰的尸体。

    再也不会叫她媛媛,再也不会朝她笑,再也不会拿出她小时候的趣事如数家珍。

    明明约好了,所有的事情都水落石出,尘埃落定之后,他们一家四口就出国去瑞典,她这个不孝女陪他们在那里安养天年,可是现在却没有一丝机会了。

    叶心媛眼眶干涩,喉咙里像塞了一把粗粝的砂石,哽咽的难受。

    唐亦琛揽住叶心媛的肩膀,看她失魂落魄,悲伤至极的样子心中痛楚难当。

    “叶伯父是在监狱里突发疾病的,明明已经以最快的速度就医了……你别太难过,弄坏了身体,节哀……”

    医院里的医生见惯了生离死别,却也体贴的任由叶心媛发泄一阵之后,才告知她,按照规定,逝者现在应该推去太平间,然后等他们办完所有手续,补齐所有费用之后,再过来领走叶父。

    叶心媛听完医生的话之后,向医生道过谢,失魂落魄的乘电梯下楼,打算补全所有的东西,好带着父亲离开,她总不能让父亲老是一个人待在医院这种冷冰冰的地方。

    唐亦琛原本想陪着她,可在这时,却接到了他外公打来的电话,外公电话里说,那边的事情也是十万火急,问他有没有空,赶紧回来一趟。

    叶心媛深吸一口气,对唐亦琛说:“既然唐外公那边有事你就赶快回去吧,他一个老人家……如果能自己解决的话,肯定不会给你打电话。”

    唐亦琛担忧的看着她:“你自己一个人真的可以吗?”

    叶心媛笑了笑,“我刚才只是一时难以接受而已……可现在毕竟人都走了,你放心吧,我这边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一个人可以的,再说了,还有糯米等着我回家呢。”

    最后,唐亦琛拗不过叶心媛,更何况,外公那边的事情确实十分重要,他只得离开。

    唐亦琛走后,叶心媛再也忍不住,眼泪汹涌而出。

    她扶着医院走廊的墙壁,转身,想找个地方坐下,可是一转身就看到了刚刚分别的顾谦。

    顾谦是来取轩轩的复诊结果,毕竟上次突然发高烧,他有些不放心,所以复查的时候顺便做了一个全身检查,今天刚好是出结果的日子,然后,他就看到了叶心媛。

    女子背影瘦弱,微微弓着腰,肩膀颤动,捂着脸,仿佛承受了巨大的悲伤,再也直不起身来。

    他刚要开口,对方却转过身来。

    以前总是含着笑意,黑白分明的杏眼里盈满了晶莹的液体,仿佛雨后涨溢的湖水,大颗大颗的泪珠顺着粉腮滚下,最后在下巴上汇聚,滴落。

    顾谦看到她难过成这个样子,内心像被塞了一把棉絮,堵得厉害,仿佛那一滴滴泪珠都落到了他的心尖儿上,砸的他生疼。

    他不清楚这样的感觉叫做什么,这种或许是心疼,或许是怜惜的感情到底是源自于何处。

    扶着叶心媛坐下,轻轻拍着她的背,“如果实在是很难过的话,我的肩膀可以借给你靠一靠。”

    说完,他的身体忍不住僵了一下,随后却又放松下来,因为叶心媛真的靠过来了,泪水很快的打湿了他的衬衣,呜咽压抑的哭声排遣着逝父之痛。

    良久,叶心媛的情绪终于稳定下来。

    顾谦轻轻拍着她的肩膀安抚她,却也体贴的没有再多问,因为如果可以说的话,他相信叶心媛一定会告诉他。

    叶心媛擦干了脸上的眼泪,向顾谦道了谢,“顾先生总是帮助我良多。”

    顾谦看着她通红的眼眶和鼻尖儿,便轻声说道:“你是我顾谦的朋友,照顾你是应该的,只是不知道叶小姐有没有把我当成朋友。”

    叶心媛知道顾谦说这话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便微微一笑,点了点头:“顾先生也是我回国之后交的第一个朋友,是非常好的朋友。”

    “我还有事就不和您多说了,咱们改天再约,总而言之,非常感谢您。”

    叶心媛微微鞠了一躬,然后转身离开。

    顾谦目送她离开的背影,心中柔软的一塌糊涂,想要把这个小女人庇护在自己的羽翼之下,让她从此以后再也不经历这样的痛苦,再也不承受任何磨难。

    这样的念头是他以前在任何异性上从未产生过的想法,或许他真的该认真的思考一下自己到底把叶心媛当做什么了,明明他们认识并没有多长时间。

    身长玉立的顾谦一手插着裤子口袋,站在走廊上,若有所思。

    *

    天气阴沉沉的,雨淅淅沥沥的下个不停,叶心媛一袭黑衣,撑着黑色的伞站在一块墓碑前。

    墓碑上的照片是叶父生前笑容最灿烂的那一刻,可是现在人却已经离开了。

    她旁边的唐亦琛看着她似乎平静的面容,伸手拦了拦她的肩膀。

    “只要以后你们快乐,叶伯父在天堂也会放心。”

    叶心媛细密的睫毛轻轻的颤了颤,嗯了一声。

    “唐大哥,我决定加快所有计划的进度。”

    唐亦琛自然知道她口中说的是什么。

    “别太勉强自己。”

    叶心媛:“我心中有数,你放心,我只不过是想让一切事情尽快结束,好把我母亲从监狱里接出来,我已经不能再没有她了。”

    唐亦琛把叶心媛单薄的肩膀轻轻揽入怀中,看着她苍白脆弱,宛如一张纸的面容,心中疼惜不已。

    “我知道你做的一切,我会全力支持你。”

    叶心媛把脸埋进唐亦琛怀中,给予这个温暖的怀抱一个回应,“谢谢你,唐大哥。”

    唐亦琛:“好了,天色也不早了,咱们走吧,等以后有机会了,我再来陪你看叶伯父。”

    叶心媛:“好。”

    雨幕中,两人相斜着离开墓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凰妃演技太高超〕〔宁凡小六子柳云烟〕〔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