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首故人依旧沈姝〕〔极品花都医仙〕〔仙尊归来〕〔都市最强狂婿〕〔我的老婆超迷人〕〔钟向阳顾小希〕〔逆袭钓人的鱼〕〔都市无双战帝〕〔近身狂婿〕〔相爱两相厌〕〔左道倾天〕〔顶级神豪林云〕〔柳暗花明林云〕〔冠冕唐皇〕〔封林周子颖小说名〕〔封林周子颖〕〔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开局退十个未婚妻〕〔封林小说〕〔一胎两宝:萧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少宠妻又宠宝 第二十二章 绑架(上)
    安月本为事情会如同她料想的那样,可以再一次看到叶心媛对坠入泥潭,让她永世不得翻身。

    可万万没想,到等来事情的结果却会是恰恰相反。

    顾氏的新闻发布会一经播出,就引起了社会极大的关注,而且就在前天下午,宋圳已经被jing察带走了,和他一起被带走的还有章久隆。

    安月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被牵扯进来,所以一直到今天都如同一只受惊的鹌鹑一样,躲在酒店里不敢回家。

    可是,一直到新闻发布会都结束了,关于她的任何事都没有被提及,也没有jing察上门来抓她。

    所以,她这是逃过一劫了吗?是不是顾谦顾念旧情,记得自己还是轩轩的妈妈,所以手下留情了?

    安月想越觉得可能,越想越觉得觉得她可以了。

    是以,在事情发生后的第三天,安月打扮得无比光鲜亮丽,又重新找机会拦住了顾谦。

    安月觉得自己应该借此机会搏一把好感,并且,不管最后成不成功,她都应该为宋圳求情。

    “阿……顾总。”

    安月声音柔媚。

    如果不是那个被顾谦一个眼神吓回去的“阿谦”,想必效果会更好。

    顾谦看到安月后,一种如同苍蝇在眼前飞来飞去的厌恶感涌了上来。

    熟练的再次无视安月,顾谦打算绕过她拉开车门。

    可是万万没想到,以为顾谦对自己心软了的安月竟然敢伸手去拉他的胳膊。

    顾谦从被什么不干净的脏东西粘上了一样,一下子就把安月的手甩开,力道大的让安月一下子就撞到了旁边的车上,惊起车上的警报声。

    “如果想死的话,你就说一声,我成全你。”

    顾谦丹凤眼微眯,杀气四溢。

    安月捂着撞疼的胳膊,难以置信的看着顾谦,“你不应该这样对待我的。”

    顾谦冷笑一声,“是啊,我确实不应该这样对待你,放任你在外面乱跑,跑来我面前恶心我。”

    他咬牙切齿的说,“你恶心的我还不够吗?”

    原本这个女人不出现的话,他就把她当成一粒不入眼的灰尘,扫到角落里就是了,因为对这种女人动手那是太拉低他的格调了。

    当然,如果媛媛要处理她,那他也乐见其成。

    可是,没想到这个女人还敢不知死活的跑到自己面前来,一看到她,他想起自己被愚弄的那么多年,自己和叶心媛错过的那么多年。

    怒火上头的顾谦用阴冷的目光看着安月这个阴险小人,“你所做的一切我都知道了……”

    安月神经一紧,不由自主的高声打断顾谦的话,“你,你都知道了?都知道了什么?不,你不可能知道的!”

    顾谦嗤笑一声,“你所行的那些鸡鸣狗盗,招摇撞骗之事,你以为能瞒过谁?轩轩并不是你生的吧,而是你从媛媛那里抢来的。”

    安月如遭雷击,腿一软跪倒在地。

    知道了当年那个女人是叶心媛之后,那么一切就不难猜测了。

    顾谦从来不是随便滥情的人,这么多年也只有和叶心媛那一次。

    轩轩确定是他的儿子,那么也只有可能是那一次。

    可是他不清楚叶心媛当初到底是怎么样一个情况,现在对于这个孩子又是什么样的看法。

    他确实想找机会询问,可也明白,现在并不是恰当的时机。

    只不过,每次想到媛媛给他生了一个儿子,他的心里边有一种隐秘的喜悦和满足——他们已经有孩子了。

    “所以,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以后夹紧尾巴做人,不要再出现在我和媛媛面前,否则,你就去牢里和宋圳作伴吧!”

    扔下这句话之后,顾谦便不再搭理坐在地上的安月,打开车门,扬长而去。

    安月失魂落魄的走出地下停车场,怎么办,怎么办?

    她不停地问自己,她不甘心就这样走到这一步,她筹谋了这么多年,到头来却是一无所有吗?

    凭什么叶心媛一直都是高高在上的样子,一直都有人帮她?凭什么她从出生到现在就一直在泥沼里挣扎沉沦?

    是,她是被叶家资助才能读完大学,可是她也永远忘不了叶心媛那副总是施舍可怜她的样子,恶心她那种不知世事,天真单纯的模样!

    安月恶狠狠的咒骂。

    有些人就是这样,在她危难的时候你帮助她,她不光不感谢,还以为你是可怜她,想看她笑话。

    可你如果不帮她,她又会怨天尤人,咒骂为什么别人都过的那么好,自己却是那么凄惨。

    “喂!你小心一点啊,碰到我的孩子了!”

    安月魂不守舍的走在大街上,却被迎面跑来的小孩子撞了一下,而且熊孩子的家长还反咬一口。

    熊家长嫌恶地推了她一把,拉起因为自己跑的太快,撞到别人反而摔倒在地上的熊孩子,心肝宝贝儿的揉了一通,啐了安月一口,“哪里来的疯女人,别吓到我大孙子!宝贝儿,咱们走!”

    熊孩子朝安月做了一个鬼脸,然后蹦蹦跳跳的跟着他的熊家长走了。

    一直到这祖孙二人走远,安月还在直勾勾的盯着对方,那眼神真叫人起鸡皮疙瘩。

    安月捂住脸,缓缓露出一个巨大的笑容,对呀,孩子。

    她怎么能把顾子瀚忘了呢?

    这个当初她从叶心媛手上偷来的孩子给了她这六年衣食无忧的生活,现如今“妈妈”有难了,乖孩子,你不妨再帮“妈妈”一次?

    事情一旦成功,她就远走高飞,不止叶心媛以后再也难以追究她当年偷孩子的事情,并且她的下半辈子也有了着落,不知道这个孩子在叶心媛的心里,到底值几千万呢?

    安月振作起来,像是重新找到了人生的方向。

    她拿出手机,美滋滋地拨通了一个电话:“喂,是华哥吗?我是安月,人家有件事情想要找你帮忙~”

    安月一边打着电话,一边娇笑着抬脚离开。

    *

    大太阳底下,原本正玩的开心的小男孩儿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

    “顾子瀚,你怎么了?”

    他的同学问。

    轩轩摇了摇头,没打算说什么。

    转而却对上甜甜的目光,“我没事。”

    甜甜摸了摸他的脑门儿,“轩轩哥哥,你是不是着凉了?”

    轩轩:“我没有。”

    只不过刚才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感觉有股恶寒从脚底一直冲到头顶。

    “叶子琪,你和顾子瀚真的不是兄妹吗?你们俩的名字这么像,好像长得也有点像。”

    和甜甜同班的小女孩好奇的问。

    “叶子琪,好羡慕你呀,我也想有一个哥哥。”

    甜甜扬了扬下巴,一把抱住轩轩的胳膊,“不管他是不是我亲哥哥,可在我心里他就是我亲哥哥,你没机会了!”

    同班的小女生讷讷的摸了摸自己的小辫子,“人家也没想跟你抢啊……”

    轩轩扯了扯甜甜的衣角,示意她要和同班同学好好相处。

    甜甜也不是针对同学,只是方才同学的话让她下意识地想要维护自己的权益。

    她从衣兜里掏出两块巧克力,放到同班的小姑娘手里,“你别生气了,虽然哥哥不是你的,但我的糖可以分享给你。”

    小朋友的情绪总是来的快,去的也快,两个人又很快重新玩儿在一起。

    轩轩踮着脚朝四周张望了一下,心想怎么还没有人来接他们。

    现在是放学的时间,所有的小朋友都在校门外属于自己班级的区域里等家长,往常这个时候司机伯伯已经来了……

    就在他这么想着的时候,一辆再熟悉不过的黑色汽车停在他面前,车窗摇下,又出司机的脸:“小少爷……”

    司机的脸色有些奇怪,甜甜也看出来了,便问:“司机伯伯,您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啊?”

    闻言,司机脸上的冷汗似乎更多了,他感受到哪抵在自己腰间的匕首又往前送了送,急忙道:“没,没有,我就是昨天晚上睡觉落枕了,小少爷,小小姐,您二位快上车吧,先生交代了说把你们带去公司,晚上他和叶小姐带再你们一起出去吃饭。”

    听到这里,甜甜再也没有其它心思了,因为这件事确实是事先说好了的。

    她迫不及待的拉着轩轩拉开车门,可是在看清车里人的一瞬间,甜甜刚要张口,却被车里的人一把捂住嘴拖了进去,和他在一起的轩轩也被如法炮制,同样对待。

    一切都在电光火石之间,周围吵吵嚷嚷的尽是接学生的家长,根本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

    除了甜甜的同班那个小女孩。

    小姑娘吓得手上的巧克力都掉了,呆愣在原地,看着汽车扬长而去。

    “小雨,小雨?妈妈来接你了,你发什么呆啊。”

    直到有一个女人唤她的名字,她才回过神来。

    “妈,妈妈!”

    受到惊吓的小女孩儿扑进女人怀里,死死的抱住女人的腰。

    女人拍了拍女儿的背,“怎么忽然撒娇,是不是又在学校里闯什么祸了?”

    被他这么一问,小女孩儿才想起来一件天大的重要事,“妈!刚,刚才我好像看到有人绑架小孩子了……”

    女人脸色大变,“什么?”

    “就是我们班的叶子琪和她哥哥,被人拉到车上,一下子就不见了!咱们是不是要告诉老师呀,还有jing察叔叔?”

    女人:“你真的看清了?没胡说?”

    小女孩:“我看清了!那些人就是坏人!”

    女人一把抱起小女孩,“走,咱们去学校找老师!”

    只有老师能联系到那两个孩子的家长,无论如何都先确认一下才是,以免虚惊一场。

    *

    “好,今天就到这里吧,大家可以回去休息了。”

    顾谦跟几个重要部门的经理交代完公司的事宜之后,便走出了办公室,敲开了隔壁的门。

    “媛……咳,叶总,忙完了吗?”

    叶心媛抬头看了他一眼,“请稍等,马上就好。”

    顾谦也没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她忙碌的样子。

    不多时,叶心媛合上了笔记本电脑。

    “久等了。”

    顾谦笑笑:“等待一位美丽的女士总是值得的。”

    这样的话如果从别人口中说出,总会有种油嘴滑舌的感觉,可是从顾谦嘴里说出来,却总是分外真诚,赏心悦目。

    果真是看脸吧……

    叶心媛眼角的余光瞄向了顾谦那张帅气到可以说是闪闪发光的脸。

    顾谦:“我之前跟司机打过电话了,让他接到两个孩子之后直接送去餐厅,咱们也直接去那里吧。”

    叶心媛:“好,自从上次去了之后,甜甜总是对那里的提拉米苏念念不忘呢。”

    顾谦:“轩轩也很喜欢。”

    两人一边走一边聊。

    叶心媛:“不知道司机先生有没有接到这两个孩子。”

    顾谦抬手看了一眼手腕上的劳斯丹顿,“你这个时间差不多了,我给司机打个电话问问他。”

    说完,他拨通了司机的电话。

    电话嘟嘟嘟响了半天,可是却没有人接。

    顾谦皱了皱眉。

    叶心媛看他,“怎么了,是不是司机先生没听到……啊!”

    话还没说完,她惊呼一声。

    还好顾谦眼疾手快,一把扶住了她的胳膊,“小心!”

    叶心媛惊魂未定的拍了拍胸口,心脏跳的飞快:“是,是。”

    她看了一眼脚下那七八个台阶,如果不起顾谦刚才拉了她一把,那她就一脚踩空,直接滚下去了。

    顾谦关心的问:“你还好吗?”

    叶心媛站直了身体,“我没事。”

    顾谦有些恋恋不舍的松开手:“以后要小心些。既然电话打不通,那咱们就直接过去好了。”

    司机在顾家已经工作十几年了,顾谦对于他还是很放心的。

    叶心媛抚了抚胸口,也不知道是不是被刚才那一下吓了一跳,到这会儿了心脏还在砰砰直跳,“也好。”

    嗡嗡嗡——

    包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叶心媛拿出手机,是甜甜老师打来的。

    与此同时,顾谦的手机也响了,来电显示是“李老师”。

    两人对视一眼,莫名有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二人接通电话:

    “喂?”

    “你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