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首故人依旧沈姝〕〔极品花都医仙〕〔仙尊归来〕〔都市最强狂婿〕〔我的老婆超迷人〕〔钟向阳顾小希〕〔逆袭钓人的鱼〕〔都市无双战帝〕〔近身狂婿〕〔相爱两相厌〕〔左道倾天〕〔顶级神豪林云〕〔柳暗花明林云〕〔冠冕唐皇〕〔封林周子颖小说名〕〔封林周子颖〕〔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开局退十个未婚妻〕〔封林小说〕〔一胎两宝:萧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少宠妻又宠宝 第二十八章 真相(4)
    可是,大姨妈这个东西注定和叶心媛相克。

    灌了自己两大杯滚烫的红糖姜茶之后,好不容易轻松一点的叶心媛却得知今天公司来了外宾。

    按照原计划,对方本来应该是明天到的。

    而且这次的外宾以前跟叶心媛合作过几次,于情于理,她都应该去迎接。

    无奈的按了按小腹,叶心媛收敛起自己有些痛苦的表情,昂首挺胸的下了楼。

    外宾是个40岁左右的中年人,不过保养得宜,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至少小五六岁。

    “哦,叶,好久不见。”

    金发男人看到叶心媛之后,上来就是一个国际味十足的吻手礼。

    叶心媛微微一笑,“好久不见,丹尼尔。”

    丹尼尔张开双臂,夸张的比划了一下,“以前的叶,是清纯可人,如今完全换了另一种风格,不过,同样让人心醉。”

    大概是丹尼尔的夸奖太过夸张了,叶心媛觉得腹部猛然间又抽痛了一下,她忍得极其辛苦,额角都冒出了冷汗,刚要开口,却被一条坚实的臂膀拦在了怀里。

    “多谢丹尼尔先生对我们的叶总评价如此之高。”

    顾谦说完,转头笑着看了一眼叶心媛。

    “媛媛,怎么不请丹尼尔先生尝尝咱们珍藏的红酒?”

    说着,他打了一个响指,召了一个端着红酒的侍应生过来,“请,丹尼尔先生。”

    丹尼尔笑着端起其中一只高脚杯,“请。”

    顾谦:“我代表媛媛敬丹尼尔先生一杯,cheers。”

    丹尼尔:“cheers。”

    红酒一饮而尽。

    然后,丹尼尔看着叶心媛,似乎遗憾的摇了摇头,这个奔放的外国中年男人把所有的心思都写在脸上,“原本还想要追求叶,现在看来是我迟了一步。”

    他冲着叶心媛笑的意味深长,走之前,还冲顾谦伸了个大拇指,示意他加油。

    顾谦笑着回了一个“一定”的手势。

    打发走了丹尼尔,叶心媛大大的松了一口。

    此时,如果不是顾谦扶着她,她怕是要瘫到地上去了。

    “走吧。”

    顾谦半扶半抱,揽着她离开酒会。

    “我带你去医院。”

    叶心媛嗯了一声,闻着顾谦身上淡淡的酒香,觉得令她分外安心。

    “只是……”

    顾谦瞥了一眼乖巧靠在他怀里的小女人。

    叶心媛:“什么?”

    顾谦:“只是没想到,某些人的桃花都种到国外去了,不知道结过几个桃?”

    他戏谑的说。

    叶心媛:“呵。我听说每年借着‘合作’想要攀上顾总的女人不计其数,不知道顾总这棵大树上到底挂了多少美女,数不数的清?”

    顾谦拉开车门,把她塞进车里。

    “胡说。”

    叶心媛靠在椅背上,有气无力的翻了个白眼:“我哪里是胡说,这可是官方认证——出自顾老夫人之口。”

    顾谦拉开另一边的车门坐进去,勾唇笑道,略带着邪气:“怎么,吃醋了?”

    叶心媛望天:“不,我现在只想吃药……”

    *

    最后的检查结果是因为叶心媛当年生产的时候处理不当,再加上坐月子的时候忧思过重,所以导致现在生理期异常疼痛。

    对于这个结果,叶心媛毫不意外,就因为痛经,她已经去了不止一家医院检查,基本上都是这个说辞。

    “我知道了,所以想麻烦您开一些药。”

    谁知道对呀,淡定的态度反而戳中了老中医的神经,把老头气的胡子都快翘起来了。

    “你说说你们这些年轻人总是不注意保养身体,以后老到时候可有的受!生孩子是很疼,可是只要能顺产,你打什么全麻?从腰椎里扎进去那么粗,那么长一个针,对身体的伤害是很大的!现在好了,落下后遗症了!”

    没有人注意到,叶心媛在听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脸色微变。

    老中医继续喋喋不休,把枪口对准了顾谦。

    “还有你小伙子,怎么能让他在坐月子的时候想那么多呢?娶个媳妇儿自己都不知道好好珍惜吗?”

    “还有你!身体都是自己的,自己都不注意好好保养,怎么还能指望别人心疼呢?那些个不知道疼媳妇儿的男人就不配娶媳妇儿!”

    “你们这些小姑娘找对象也不擦亮眼睛,就只知道找好看的,哼!”

    老中医一通数落,手底下还不忘了笔走龙蛇,写出一张标准的,除了医院内部人士,其他人谁都看不懂的药方。

    说最后那句话的时候还不忘给顾谦和叶心媛一人一个白眼。

    两个大人被老大夫训的跟没交作业的小学生似的,讪笑不已,也不敢反驳。

    等拿到药方,从老中医那里离开,站在外面走廊的二人不约而同的松了口气。

    “这位老爷子,当真是医者父母心呀。”顾谦感叹道,“只是……”

    叶心媛:“只是什么?”

    “咱们俩真的那么有夫妻相吗?”顾总裁异常认真的问。

    叶心媛:“……”

    她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想要看看温度有没有升高。

    正准备回答顾谦这个问题的时候,脸色却突然一变,死死的盯着某个行色匆匆的医生。

    那个医生是乎注意到了叶心媛的注视,脚下的步子不由得更快了。

    叶心媛急忙道:“帮我拦一下那个人!”

    顾谦:“赵助理!”

    听到命令的赵助三步并作两步窜出去,一把拦住了要逃走的一生,连拉带扯的把人带到了叶心媛面前。

    叶心媛看了一眼顾谦,抿了抿唇,“顾总,你们能不能回避一下。”

    顾谦点了点头:“我不走远,你有什么事就叫我。”

    说完,便和赵助理两个人转身离开了。

    医生惊慌失措的看着叶心媛,忍不住咽了口唾沫,“这位小姐,您有什么事吗?”

    叶心媛冷笑一声,“别装不认识啊,李医生,当年我从怀孕一直到分娩都是委托的您检查,现在装不认识是不是晚了一点?”

    医生干笑道:“原来,原来是叶小姐啊,好久不……”

    “我现在没有心思和你寒暄。”叶心媛毫不留情地打断他,“我现在只需要你跟我说一说,当年为什么没有经过我的允许就对我实施全麻?”

    全麻分娩是需要签协议的,可是当年叶心媛并没有签下任何有关全麻的协议,更何况之前所有的检查都证明了她根本不需要做全麻。

    如果不是这次检查让老大夫看了出来,那她还不知道要被蒙在鼓里多久。

    当初在手术台上她确实失去意识过,可是醒来后,医生的解释却是她的体质特殊,对于麻醉剂比较敏感,所以尽管只是半麻,但还是失去了意识。

    “说!到底是谁安排你这么做的?”叶心媛异常愤怒,总觉得在这后面潜藏着什么巨大的阴谋,让她脑海里的警钟嗡嗡直响。

    “否则,现在我绝对可以把你告到在这一行干不下去!”

    医生看到叶心媛原本就心虚,再加上见识到方才跟在她身边的顾谦,意识到叶心媛绝对今时不同往日,更何况这么多年他一直都被愧疚折磨着……

    医生抹了把脸,“叶小姐,你别着急,我把事情从头到尾,完完整整的告诉你……”

    原来当年酒店那一夜事情过后,安月还一直在监视着叶心媛,企图再次找到下手的机会,可是无意间却发现了她经常恶心呕吐,所以,在叶心媛第一次去医院看妇科的时候,就跟着收买了她的主治医生。

    再后来,做b超的时候,医生发现了叶心媛怀的其实是双胞胎,可是被安月收买的他,被要求隐瞒这件事。

    “……所以后来你在手术台上被实施了全麻,失去意识后,安月小姐抱走了双胞胎里面的哥哥,并要求……”医生咽了口口水,“杀掉双胞胎里面的妹妹……”

    “我这么多年一直活在愧疚里,想要去找您,可是却又不敢找您,安月小姐你的钱我一分也没敢动,就怕哪天受到报应……”

    后面医生忏悔的话叶心媛是一个字也没听进去,她捂着眼睛,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几乎要昏死过去。

    *

    回去的路上顾谦和叶心媛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各怀心事。

    叶心媛在不知不觉中睡了过去,醒来之后却发现天已经黑了,身上盖了一件宽大的外套,是顾谦的衣服。

    旁边传来细碎的声响,她扭头看过去,却发现是顾谦一直守在旁边。

    “你醒了?”

    顾谦合上手中的件。

    守着叶心媛的功夫他也没闲着,处理了公司里两三件不大不小的事情。

    叶心媛把盖在身上的外套还给他,有些不好意。

    “抱歉,我刚刚睡着了,你怎么不叫醒我?”

    顾谦笑了笑,“你累了一天,难得能安静的休息一会儿,怎么样,身体好些了吗?”

    叶心媛点头:“谢谢你,我的身体好多了。麻烦你在车里等我一会儿,我上楼拿些资料。”

    顾谦:“我陪你上去吧。”

    “不用了。”叶心媛摆了摆手,便拉开车门自己出去了。

    这个时间办公楼里已经空无一人了,除了随着叶心媛的脚步声而亮起的走廊声控灯,其他的地方都是黑暗的。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总觉得有人在黑暗中盯着自己。

    加快了脚步,匆匆来到自己的办公室,打开灯寻找桌上的资料。

    可是就在叶心媛转身的一刹那,办公室的灯突然暗了下来,一抹银光从黑暗中闪过,她忍不住发出一声尖叫。

    “媛媛!”

    黑暗里响起了顾谦的声音,还有一些噼里啪啦东西掉在地上的声音,以及陌生男人的呼痛声。

    不多时,办公室的灯重新亮起来,可这短短的几十秒却让叶心媛觉得度日如年。

    叶心媛终于看清了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陌生男人被顾谦制住按在地上,离他们不远处扔着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刚才被制住的男人正是拿着这把匕首朝叶心媛冲过去,可是却被及时出现的顾谦拦了下来。

    “说!是谁派你来的!”

    顾谦头发凌乱,眼神阴鸷,满含杀气。

    鸭舌帽的男人闭嘴不语。

    只听咯嘣一声,男人发出一声惨叫,一只胳膊就这样被顾谦生生扭脱臼了。

    “说!”

    鸭舌帽男人痛的脸都白了,冷汗从鬓角滑落,“是,是安月给我的钱,让我来,来杀了叶小姐,求求你,求求你,饶了我吧!”

    逼问出主谋,顾谦毫不留情的一手刀敲晕了男人。动作间,叶心媛看到了他肩膀上的一抹血色。

    “你受伤了!”

    叶心媛一脸焦急的走过去,想碰却又不敢碰。

    “咱们去医院。”

    顾谦看了一眼肩上的伤口,浑不在意的说:“只是一点皮肉伤而已。”

    叶心媛抿了抿嘴唇,“那也不行,就算不去医院,也要处理一下。”

    说着,她从办公桌下面拿出一个急救箱。

    素手帮顾谦解开衬衣的扣子,衣服被拉下来,露出肩膀上足有六七公分的刀伤,伤口最浅的地方已经止住血了。

    “还好伤口不深。”

    叶心媛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顾谦靠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看着叶心媛为自己忙前忙后,表情闲适,仿佛受伤的不是他一般。

    叶心媛用蘸了碘伏的棉球将浅口周围的血迹擦拭干净后,发现在顾谦的肩头有一个牙印,莫名的,她的脑海里突然出现了几年前那个让自己迷乱失神的晚上……

    当初被进入的那一刹那,她痛的一口咬在了那人的肩膀上……

    等到叶心媛意识回笼,却发现自己的指尖停留在顾谦肩头的牙印上。

    那双深邃迷人的丹凤眼定定的看着自己,两人之间的距离极近,呼吸交错间甚至可以闻到对方身上的气味。

    叶心媛脸上浮现一抹薄红,正要退开的时候,却被一只大手死死地扣住了后脑,那双形状优美精致的薄唇紧紧的贴住了自己的唇瓣。

    唇齿相依。

    叶心媛脑中一片空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