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首故人依旧沈姝〕〔极品花都医仙〕〔仙尊归来〕〔都市最强狂婿〕〔我的老婆超迷人〕〔钟向阳顾小希〕〔逆袭钓人的鱼〕〔都市无双战帝〕〔近身狂婿〕〔相爱两相厌〕〔左道倾天〕〔顶级神豪林云〕〔柳暗花明林云〕〔冠冕唐皇〕〔封林周子颖小说名〕〔封林周子颖〕〔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开局退十个未婚妻〕〔封林小说〕〔一胎两宝:萧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少宠妻又宠宝 第三十七章 宴会
    尽管有很多心烦的事情,可生活还得一如既往的继续。

    叶心媛看着镜子里妆容精致的自己,轻轻拍了拍脸颊,扯出一个笑。

    今天晚上有公司举行的宴会,这为了庆祝上次顾、唐两家合作成功。

    顾谦怎自己要不要和他一同出席,她答应了。

    于情于理她都要去的。

    而顾谦一起出席,是合情合理。

    手机震动了一下,顾谦发来消息说已经在楼下等着了。

    叶心媛理了理礼服的裙摆,拿好手袋,起身下楼。

    楼下,顾谦一席极为正式黑色西装,显得分外身长玉立,英俊帅气。

    他随意的斜靠在车身上,是那样的写意风流。

    原本漫不经心地朝四周张望,等他听到脚步声朝叶心媛看过去的时候,不由得觉得眼前一亮。

    酒红色的礼服包裹着叶心媛矫好的身姿,走动间裙摆好像盛开的红莲,白皙修长的双腿是无声的诱惑。

    弧形优美的抹胸更是让她的纤纤细腰显得不堪一握,乌发如瀑,胸前的一颗红水晶正散发着幽幽的光晕,同黑色的水晶耳线一样,衬得叶心媛脖颈修长,犹如天鹅一般。

    等叶心媛站在顾谦面前时,顾谦才回过神,真心实意的赞叹道,“媛媛,每一个不同的你让我心跳加速。”

    叶心媛巴掌大的精致小脸儿上浮出了一抹淡淡的红晕。

    顾谦的每一次夸赞都让她忍不住害羞,她抿了抿莹莹红唇,道:“咱们快走吧,别迟到了。”

    顾谦微微一笑,拉开车门,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好,美丽的女士,请上车。”

    二人到达宴会厅的时候不早不晚刚刚好,甫一进去,便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男的俊女的俏一起缓缓走来,如同神仙眷侣。

    立刻就有人迎上来同二人寒暄。

    “顾总,叶总,这次合作成功,还多亏了您二位优秀的决策能力,在这里,属下敬二位一杯。”

    “顾总,跟您一起共事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却也是一种难得的享受,希望我们以后还有机会继续合作。”

    “叶总今日真是人比花娇,让整个会议厅都蓬荜生辉。”

    “叶总,我之前同您的提议……”

    “顾总,什么时候有空,不如改日一起喝一杯……”

    ……

    进退得当,有理有节的叶心媛送走这一波寒暄的人之后,觉得自己的脸笑的都快僵了。

    她总觉得跟顾谦在一起两个人目标太大,便松开了挽着他的手,“你先聊,我去那边休息一下。”

    顾谦挑了挑眉,“叶总想躲清静?”

    叶心媛:“宴会正式开始时的讲话不会放你一个人的。”

    顾谦摊手,“那也不行,你自己也知道,同这些人打交道是有多么的累。”

    叶心媛瞧着不远处又有人走过来了,便道:“你到底想要说什么?”

    顾谦晃了晃手中的红酒,“我当然不会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只是希望待会儿的开场舞能和叶总一起。”

    叶心媛一听,觉得这也没什么,便答应了。

    “那你忙吧,我走了。”

    说完,她拎着裙摆,转身就走。

    成功把锅都甩给顾谦的叶心媛走到角落的长桌前,那里摆放着一块块看起来精致无比的点心。

    叶心媛挑了一下香草柠檬蛋糕,小口小口的品尝起来,期间,偶尔会碰到一些以前和叶氏相熟的人,有些会笑着同她打招呼,有些却无视他,明明白白的表示出了“看不上”三个字。

    对于这两类人,前者她会友好的回应,对于后者则回以同样的态度。

    她现在对于这种事情已经看得很开了,不再像以前一样因为别人的态度而轻而易举的牵动自己的心神。

    毕竟世界那么大,天底下的人那么多,你又不是人民币,也不是欧元美元,凭什么要求所有的人都喜欢你?

    然而,有些人却是的让她不得安宁,在她身后不远处,用自己以为的“小声”嚼舌头。

    “就是她啊,当年的叶家大小姐。”

    “叶氏不是已经破产了么,她怎么还会出现在这里?”

    “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人家现在是唐氏子公司的执行总裁,又和顾氏合作,凭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

    “也是,攀男人的本事一日比一日的强。”

    “嘻嘻,怎么这么酸?”

    叶心媛叹了口气,刚想换个地方,因为她觉得同这群人吵架的功夫,还不如自己多吃几块小蛋糕。

    负责宴会的大厨绝对是从星级酒店里请来的!

    可是,却有人先她一步,制止了那群嚼舌头的人。

    “诸位小姐莫不是太闲了,与其在这里议论别人的长短,不如去吃些点心,喝点红酒?”

    这话的言外之意就是看吃能不能堵住你们的嘴。

    几个长舌妇被人这样明目张胆的说到脸上,想要反击,可是却见周围所有人都看过来了,其中也包括方才被她们议论的叶心媛。

    这几个人的脸皮倒也没厚到那种程度,只得匆匆的离开了。

    叶心媛看着给她解围的那人的背影,越看越觉得有些熟悉,等那人转过身之后,她才想起来,有些犹豫的道:“吴学长?”

    那人露齿一笑,“没想到叶学妹还记得我啊。”

    叶心媛随即也笑了出来,“原来真的是吴学长,多年没见,还有些不敢认了,吴学长,这些年可好?”

    吴学长是大学时同她一个系的学长,当年因为同在学生会也没少打过交道,是个性格不错的人,对后辈也颇为照顾。

    吴学长谦虚道:“这几年做了些小生意,还算小有所成,倒是不如学妹的成就更高,已经当上了唐氏子公司的执行总裁,以后见到学妹都要尊称一声‘叶总’。”

    叶心媛记得上学的时候,吴学长就是特别爱开玩笑的人。

    “吴学长,你能不能别这么夸张。”

    同吴学长说话的时候,她也忍不住回想到当初无忧无虑的大学生涯,整个人都觉得轻松起来。

    吴学长:“想当初,在大学的时候,你和宋圳也是令人羡慕的一对,不知道现在有没有成婚?”

    乍一听到宋圳的名字,叶心媛还有些遥远的感觉,摆了摆手,道:“早就分开了,实在是不合适。”

    宋圳那种渣渣,就适合在牢里吃一辈子牢饭。

    “真的吗?”吴学长眼睛一亮,“额……我是说,那实在是太可惜了。”他又道:“往事不可追,叶学妹还要朝前看才好。”

    叶心媛:“这是自然。”

    吴学长:“如今咱们在这里遇到也是有缘,不如定个时间改天再约,学长请你吃饭。”

    叶心媛点头,“好……”

    “媛媛。”

    她话还没说出口,一支手臂有从旁边伸出来,一把揽住她的腰肢。

    “这是谁?不如帮我介绍一下?”

    顾谦说着,朝叶心媛挑了挑眉。

    叶心媛试图拿开他放在自己腰间的手,掰了一下,没掰动。

    “媛媛?”顾谦一脸无辜,“怎么不帮我介绍一下吗?毕竟,你的朋友我也想都认识一下。”

    叶心媛:“……这位是我大学的学长。”

    吴学长伸手:“你好。”

    顾谦伸手:“学长贵姓?”

    吴学长:“免贵姓吴,不知阁下……”

    顾谦又示意叶心媛,“快,媛媛。”

    叶心媛内心扶额,“就是顾氏总裁,顾谦,我们唐氏这次的合作伙伴。”

    顾谦眯了眯眼睛,随后笑着意味深长的补充道:“合作伙伴只是暂时的。”

    吴学长露出了一个被噎住的表情:“……”

    眼看着达到了目的,顾谦打算鸣金收兵,并且放出最后一个大招——

    “媛媛,你刚才说过上台讲话不会放我一个人的,现在快开始了,不如咱们过去吧。”

    顾总这个为了追老婆,脸皮已经变得越发厚重的男人带着撒娇的语调说道。

    可偏偏叶心媛没有感觉到任何不适。

    “抱歉,吴学长,咱们改日再聊。”

    吴学长:“……那你们先去忙吧,我去那边找我的朋友。”

    说完,他转身就走了。

    改日也甭聊了,这位顾总的眼睛里都快杀出刀子来了,他确实是有过想追叶学妹的想法,但却没有挖人家墙角的意思,何况墙角的主人还是一位这么可怕的对手。

    叶心媛用胳膊肘戳了戳顾谦,“走吧,你不是说讲话开开始了吗。”

    顾谦更加用力的揽了一下叶心媛的腰肢,语气分外危险的凑近她说道:“还改日再聊?”

    叶心媛不得不往后仰着身子才能拉开两个人的距离,“是啊,我和吴学长已经好久没见了,当初在大学的时候他还挺照顾我的人,很不错。”

    顾谦:“……”

    顾总那叫一个上火啊。

    叶心媛双手推着他的肩膀,“你快放开我,这里人好多。”

    “那你的意思是没人的时候就可以了?”顾谦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放开了手。

    他可没忘了之前在马尔代夫的时候“血泪史”。

    老婆脸皮薄,总是害羞。

    那能怎么办?当然只能迁就她了。

    听他这样说,烧红脸的叶心媛想咆哮没人的时候当然也不可以!

    然后顾谦却没给她这个机会,拉住她的手腕朝宴会厅的中央走去。

    “你答应我的,一起跳第一支舞。”

    叶心媛:“噫?不是先致辞吗?”

    顾谦:“我是主办方,我说了算,先跳舞。”

    叶心媛:“……行吧。”你开心就好,主办方任性。

    *

    舞也跳完了,致辞也结束了。

    被迫营业的叶总终于可以重新找地方猫起来。

    “你是……媛媛?”

    听到身后有人叫自己的名字,叶心媛转头,有些惊喜地叫道:“李伯伯?”

    老人露出了一个笑容,“果然是媛媛,刚才我还担心自己是不是认错了。”

    叶心媛:“李伯伯,好久不见。”

    李伯伯和叶父是很多年的好朋友,当年叶氏出事的时候,李伯伯也曾出手帮过,可终究难以做到力挽狂澜。

    如今,好多年没见的伯侄二人不由得就谈起了叶氏当年的事情。

    得知了叶父已经去世,李伯伯说着叹息的摇了摇头,很是难过。

    “……你父亲他善良了一辈子,没想到最后却是被白眼狼反咬一口,安月那个丫头啊……”

    “最开始的时候,你父亲就不应该手下留情,而应该把她赶出去!他太固执了,我劝他他也不听!”

    李伯伯的表情变得气愤起来。

    叶心媛一怔,听李伯伯的意思,当年似乎还有其他她不知道的事情?

    “李伯伯,您和我父亲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李伯伯一怔,这才意识到自己气愤之下竟然说漏了嘴。

    他叹息一声,“……当初你父亲是让我瞒着你的……可是现在人都已经不在了,说不说也就无妨了。”

    原来,当初安月曾经对叶父下过慢性毒药,这件事后来也被叶父发现了。

    “当时我也在场,安月哭着求你父亲,还把你搬出来,想让他心软……安月这招也确实成功了,你父亲原谅了她……只是没想到,你父亲的善良最终却让他养虎为患……”

    说完,李伯伯也沉默了,似乎陷入了当年对某些事情的回忆之中。

    叶心媛也没有开口,她被铺天盖地的愧疚淹没着,眼眶有些微微发烫。

    她想起当年父亲曾告诉自己远离安月,可那个时候她完全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叶心媛仰头,感受到泪意渐渐消退……

    *

    宴会结束后,心绪难平的叶心媛独自一人来到了墓园,想要看看叶父,同他说些话。

    虽然身处墓碑林立的墓园之中,原本应该觉得害怕的叶心媛内心一反而得到了平静。

    她把手中洁白的雏菊放在父亲的墓碑前,注视着叶父的黑白相片。

    “想来,当初我如果没有那么天真的话,咱们家也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吧……”

    可话说出口之后,叶心媛又自嘲着摇了摇头。

    “人生总是有那么多的‘悔不当初’……”

    有时候她就觉得自己真该做一个大恶人,这样就不会被人拿着自己的“善意”当刀子了。

    她不知道叶父有没有后悔过当年所做的一切,可她却有些后悔,最起码,她当初不应该选择出国,逃避这一切,扔下父母在国内,一走就是六七年……

    叶心媛也不知道自己在这里站了多久,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彻底暗了下来,四周寂静无声,只余几缕清风吹过。

    叶心媛冲着叶父的墓碑鞠了一躬,“爸爸,我改日再来看您。”

    她拢了拢身上的外套,转身朝墓园的大门走去。

    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小雨,等叶心媛走到大门口的时候,却发现墓园的门已经被关上了。

    叶心媛:“……”

    她走向一旁的值班室,却发现也是大门紧锁,她还隐约听到了从里面传出的巨大鼾声,透过值班室的玻璃,她看到值班的老头躺在床上睡得昏天黑地,地上到处是东倒西歪的酒瓶子。

    然后叶心媛就知道,今天自己是甭想叫醒值班室的大爷了。

    果不其然,窗户玻璃都快被她砸烂了,值班室的大爷还是睡的鼾声如雷。

    叶心媛无奈,只得站在值班室的房檐下面,稍微躲一下雨。

    她拿出手机,犹豫了一下,最终拨通了顾谦的电话。

    因为除了顾谦,她也不知道现在应该找谁,也没想过要找别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