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武至尊〕〔全能都市高手〕〔龙魂至尊〕〔慕晚晚薄司寒〕〔我创造的万事屋〕〔乔念叶妄川〕〔神针侠医小说〕〔重生之星空巨龟〕〔医学三字经〕〔我若离去,后会无〕〔萧战姜雨柔〕〔陆州姬天道〕〔江湖枭雄〕〔龙王婿〕〔龙帅萧战〕〔龙王婿萧战〕〔护国虎帅萧战〕〔宋画意战少胤〕〔总裁,夫人要离婚〕〔豪门追夫路漫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少宠妻又宠宝 第四十二章 危险
    叶心媛看着电视上万众瞩目的顾谦,内心激动不已。

    或许别人不清楚,但她却知道新公司名字的含义。

    这是他们名字中间的字母缩写,是属于他们两个人共同的纪念。

    就在叶心媛心情激动到难以平复的时候,家里的门被打开了,来人正是顾谦。

    叶心媛一下子从沙发上站起身来,冲上去拥住顾谦,把脸埋在他怀里,小声的说:“你怎么回来了,你不是应该给我很多工作要做吗?”

    推掉各种应酬,回到家中的顾谦亲了亲叶心媛的额头,“他们哪有你重要?”

    叶心媛潸然泪下,抬手捶打顾谦的肩膀,“油嘴滑舌!”

    顾谦夸张的捂住胸口,大叫:“冤枉啊,有人要谋杀亲夫啦!”

    叶心媛破涕为笑,“还说你不是油嘴滑舌。”

    顾谦微微一笑,“可不是嘛,为了追媳妇儿,我连脸皮都不要了。”

    叶心媛发现这人的脸皮真是成倍数的增长,但是她绝不承认全都是因为她,肯定是顾谦自己天赋异禀。

    不知道叶心媛正在腹诽他的顾谦抬手捏了捏媳妇儿软绵绵的脸颊,戏谑道:“我都为了你把所有的工作都推掉了,你是不是该奖励我些什么?”

    叶心媛眨了眨眼睛,“你说。”

    顾谦:“不如……你把你各种身份证件都准备好?”

    叶心媛一怔,“准备身份证件做什……”她话还没说完就已经反应过来了,准备身份证件还能做什么,当然是去领结婚证了?!

    面皮薄的叶心媛在顾谦的注视下一点一点的涨红了脸。

    她真的不是顾谦的对手,这个男人无时无刻的不在撩她,而且偏偏每一招都正中靶心。

    *

    在正式去扯证之前,他们决定还是去探望一下彼此的父母。

    只是,叶母现如今不方便太多人去,只有叶心媛只身一人去了监狱,告诉母亲自己已经打算结婚了,并且把这些年她和的事情都告知了叶母。

    头发花白的叶母流着眼泪祝福她,觉得现如今自己能看到女儿找到此生的幸福,已经是死而无憾了。

    叶心媛怅然若失的从监狱中走出来,在外等待她的顾谦安慰的环住她的肩膀,“以后总能团圆的,别难过了。”

    叶心媛靠在他肩膀上,微微点头。

    一家四口驱车去了墓园,墓园里还是一如往昔的安静寂寥,站在这里,总是轻易把活人的心都变得萧索起来。

    可他们这次来却是为了喜事。

    探望过顾谦的父母以后,四个人来到了叶父的墓碑前。

    叶心媛弯下腰,轻轻抚了抚墓碑上叶父那张黑白的相片,“爸爸,我又来看你了。”

    两个小朋友也乖巧的鞠躬打招呼,“外公好。”

    叶心媛揽着两个小朋友的肩膀道:“爸爸,这是轩轩和甜甜,是当年我和顾谦生下的双胞胎,如今带来给您见一见,很可爱,对不对。”

    她忍不住笑了出来。

    “还有……”她转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旁的顾谦,“我打算结婚了,爸爸,也带来我托付一生的人给您瞧瞧,他叫顾谦,说起来,我们之间的缘分也很奇妙。”

    顾谦深情的看了一眼叶心媛,用无比认真的口吻说道:“伯父您放心,将来我一定会照顾好媛媛和孩子们。”

    在回去的路上,看着两个小孩子手拉着手走在前面,顾谦突然想到一件事情。

    “我母亲离开那天和你说了什么?”他问。

    叶心媛眨了眨眼睛,凑近顾谦道:“这是个秘密,你过来一点……”

    顾谦依言靠过去。

    “啾~”

    一个吻轻轻落在了顾谦的唇角。

    顾谦:“!”

    回过神后,他看到叶心媛得意扬扬的样子,勾了勾唇角,扣住小女人的脖颈,直接更用力的还了回去。

    是她先动的嘴,所以不能怪他……

    顾忌到还有孩子在周围,顾谦没有太过放纵,他抵着叶心媛的额头,眼角微红,深邃的丹凤眼里满是压抑的情欲。

    “回到家后你死定了。”

    他哑着嗓子说道。

    *

    对于去领那个红色小本本这件事,顾谦简直如同去朝拜一样郑重。

    他精心挑选了日子,还说那天去的话能够天长地久。

    叶心媛既无奈又好笑的问他从哪里看的,顾谦一脸无辜的拿出一本厚厚的日历,指着上面说道:“这里说了,宜嫁娶,宜动土,夫妻百年好合,子孙满堂。”

    叶心媛:“……”

    你醒醒,日历上根本没有后面的半句!

    不过到最后,叶心媛还是依了他,现如今的她对顾谦可谓是千依百顺。

    然而顾谦就像是得了婚前恐惧症一样,明明是他精心挑选的日子,可在出门的这天,他仍然十分紧张。

    “你放开我好不好……”叶心媛有些艰难的说,“我被你搂的快要喘不过气儿来了……”

    听到她这样说,顾谦连忙松开胳膊,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她,“媛媛,你没事吧。”

    叶心媛有些好笑的看着他:“大风大浪都经历过了,真的有必要这么紧张吗?”她这一路上被这人扣在怀里多少次了?

    顾谦脸色十分凝重,“今天是我们最重要的日子,我不想出什么错。”他这话说的是十分认真的,而且各种应急方案也已经预备好了,万一出现什么事情,便由林助理和张秘书负责应急。

    “好吧好吧。”叶心媛扶额。

    她拉住他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轻拍,“放心吧,没事的。”

    顾谦着叶心媛弯弯的眼睛,凝重的神色忍不住微微放松下来。

    民政局很快就到了,顾总站在民政局门口表演了一个“反复深呼吸”。

    可正当他们要抬脚踏入时,顾谦的手机响了,是林助理打来的。

    “喂,boss。”

    林助理也因为打这个电话感到很难为情,他也知道这是自家boss人生最重要的时刻,是终于名正言顺,守得云开见月明的时刻,可是……

    “boss,之前那个案子合作的第三方今天突然改变主意,所以这里有一份紧急件需要您签字,您知道的,这个案子很大,牵连甚广,所以……”

    林助理的声音满含歉意,可却又十分着急。

    顾谦心里越发的觉得不对劲。

    其实,之前做那些看似毫无厘头、手忙脚乱的事情,并不是单纯的因为“恐婚”,而是因为他的脑海里始终有一根神经紧紧的绷着,一直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在他的心头盘桓。

    现在,因为林助理这个电话让他不祥的预感更甚了。

    挂掉电话后,顾谦却没打算回到公司,“咱们进去领了结婚证,然后一起离开。”

    他对叶心媛说道。

    刚才离得那么近,叶心媛已经听到林助理在电话那头说的什么了,便开口道:“林助理向来是个有分寸的人,如果真的不是十万火急的事情,他肯定不会给你打电话的,公司才刚刚起步,每一个案子都很重要,你赶紧回公司吧,咱们领结婚证这件事情什么时候都可以。”

    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我又不会跟别人跑掉。”

    顾谦勉强扯出一个笑容,“媛媛,我……”

    叶心媛推他,“你快去吧,别耽误了正事,你去忙,我回家等你。”

    说完,她便转身离开了。

    顾谦无奈,只好听叶心媛的话,回公司签字。

    可就在他转身的一刹那,突然一声qiang响。

    顾谦愣住了,心脏仿佛被一只大手狠狠的攥住,呼吸不过来。

    他转过头,看到刚才还言笑晏晏同自己到别的人就倒在血泊之中。

    周围人声纷杂,尖叫和惊呼声此起彼伏。

    可顾谦却听不到这一切,世界仿佛被按下了暂停键,他只感觉到到自己的心脏停止了跳动,血液如同被冻住了一般,再也无法流淌。

    *

    与此同时,在离这里不远处的另一栋大楼上,安月被人狠狠的甩了一巴掌,重重的摔倒在地。

    “为什么,为什么让人去qiang杀叶心媛而不是顾谦?谁给你的权利和胆量自作主张?”

    站在阴影里的男人咬牙切齿,恨不得将安月千刀万剐。

    他所有的计划都被这个蠢女人给搅乱了。

    安月伏在地上浑身发抖,她感到了彻骨的含义和杀气,“对不起,对不起,我错了,是我脑子犯浑,我不应该擅作主张,我以后一定不会再这样做了,求求您,求求您,饶了我吧!”

    她声音发颤,仿佛一根随时会被崩断的细线。

    男人长舒一口气,平复内心的怒火,“把她拉下去。”他朝站在角落的手下说道,“让她长点记性,你多叫几个兄弟,玩的尽兴些。”

    “是,boss!”手下应道,语气里带着难以掩饰的兴奋,上前去拉安月的腿。

    “不,我不要,您不能这么对我,求求您,求求您……”

    安月挣扎着求饶,声音凄厉。

    因为她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的是什么。

    可男人手下的力气如同铁枷,根本不是她能轻易撼动的。

    安月在地毯上挣扎,一路凄厉叫喊着被拖远,等待她的,将是十分可怖的地狱……

    安月的叫声远去后不久,房间的门重新被人敲响。

    “老先生。”

    “进。”

    那人终于从阴影处走出来,赫然是唐亦琛的外公,唐氏现如今真正的掌权人——唐邢元。

    此时的唐邢元再也不是之前那个慈祥的,笑着同唐亦琛喝茶谈心的老人了,而是一个眼神凶狠,浑身充满着阴郁和仇恨气息的人。

    “让你打探的消息如何了?”

    唐邢元拄着拐杖,眉头拧出了一个“川”字。

    他走到了属下面前,“叶心媛的情况如何了,顾谦那边是什么反应?”

    属下:“叶小姐重伤住进医院,所幸的是,那一枪并没有打中要害,现在人还在手术室抢救。但是叶小姐体弱,能不能撑得过来还是另一说。至于顾谦那里,形同疯魔,他现在寸步不离的守在急救室门外,恨不得事事亲力亲为。”

    唐邢元那张老到满是皱纹的脸上扯出了一个嘲讽的笑,“如果叶心媛就这么死了,能把顾谦逼疯也省得我费功夫了,真要是那样,安月那个蠢材也算是阴差阳错,弄拙成巧,可惜……”

    可惜叶心媛如果死了的话,阿琛他……

    唐邢元话还没说完,办公室的门被人砰的一声打开,唐亦琛怒气冲天的从外面走进来,一脸难以置信的看向自己的外公,“外公,你怎么能伤害媛媛呢?!你想顾谦如何复仇,我不会管,但是为什么让你的人去动媛媛?!”

    他双目赤红的诘问道。

    “你知不知道他对我来说到底有多么的重要!!还有你不是答应我让我和媛媛远走高飞吗,现在你又在做什么?”

    原本心情就不好的唐邢元被人如此指责,心情就更糟糕了,“闭嘴!你以为你在跟谁说话?!这么没用,满心满眼都是那个女人,可人家到底跟你不是一心的。”

    唐邢元冷笑,“你倒是想和人家一起远走高飞,可叶心媛她答应了么?女人有什么用,除了耽搁你的大事!你能不能清醒一点?!倘若你再执迷不悟的话,我就让这个女人永远消失在世界上!”

    满是怒气的唐邢元拿着手中的拐杖敲得砰砰直响。他冷冷的看着唐亦琛,“叶心媛从决定和顾谦站在一起的时候,就已经是我们唐家的敌人了,你忘记当年他们顾家是怎么对待你和你母亲的了么?!”

    唐邢元说着说着,想到了当年那些事情,便红了眼眶,他的女儿啊……

    ……

    “别在这里哭哭啼啼装可怜了!死人也看不到!从现在开始,带上你儿子,从顾家滚出去!”

    年轻的顾夫人居高临下的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女子,脸上挂着讥诮的笑。

    丈夫刚刚逝世,与其说她是陷入哀伤的遗孀,不如说她是依然傲立不倒的女强人。

    “我莫听向来眼睛里揉不得沙子,你已经膈应我太久了,现如今顾士元死了,你也可以滚了,滚的远远的,从此以后别让我再看见你!”

    唐容涵看着遗照上的英俊男子苦笑着摇了摇头,“你说的对,我也确实该离开了。”

    她拉着儿子的手站起来,“哪怕是时至今日,事情已经走到这一步,我也依然要向你解释一下,听,如果当初我知道顾士元是你的丈夫,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跟他在一起的。”

    莫听冷笑一声,“装什么,认识这么多年,我还能不了解你吗?”她凑到唐容涵耳边咬牙切齿的轻声说道,“你总是这样,当ao子还想立牌坊,你让我难过一时,我让你难挨一辈子,咱们走着瞧!”

    唐容涵最后看了一眼莫听,拉着儿子转身离开。

    她们两个原本彼此是学生时代最好的朋友,如今却变成了这幅模样。

    顾士元身体不太好,是个性格温糯且软和的人,总是希望有人能够更关心他。

    可听却浑身长刺,锋芒毕露,不论是儿子,丈夫还是家庭,在她的心里都没有事业重要。

    如果没有当初在国外的相遇,那就好了。

    唐容涵回想着那个站在法国梧桐下面朝她笑的温和的青年。

    一步错,步步错……

    唐容涵离开后,有人悄悄凑到莫听耳边说道。

    “夫人,老爷走之前已经把顾氏名下百分之十的股份转让过去了……”

    莫听勾了勾嘴角,“这个我当然知道,可只要我赶她走,她就必须是净身出户,顾家的东西,她休想拿到一分一毫!”

    那人被他眼睛里的算计和凉薄给惊到了,讷讷不语,最后退了回去。

    ……

    “妈妈,咱们去哪?回家找外公吗?”年幼的唐亦琛在他们走出去很远之后,才终于开口问道。

    “不回家。”唐容涵摸了摸儿子的小脸蛋,“外公年纪大了,咱们住在外面,不再麻烦他了。”

    她了解莫听,她说要报复自己,绝对说到做到。

    年幼的唐亦琛乖巧的点头,“我一点也不喜欢顾家。”

    唐容涵叹气:“我也不喜欢。”

    年幼的唐亦琛:“那你喜欢爸爸吗?”

    唐容涵叹气叹的更大声,“爱过……”如果他不骗我的话,那我……可能会一直爱着他吧……

    ……

    后来,事情果然如同她猜想的那样,她无法离开这座城市,可在这座城市里却也找不到任何一份像样的工作。

    到底是从何时开始一步步沦落至此呢?为了活下去而出卖自己?

    就连她自己也记不起来了。

    披着被单,身下不着寸缕的唐容涵怔怔的想。

    ……

    “别难过了,阿琛,我走了之后你就去找外公吧。”

    唐容涵躺在昏暗潮湿的地下室,如同失去了水分的花儿一样,逐渐干枯。

    年幼的唐亦琛伏在母亲床边,泪流满面。

    唐容涵勉强笑了笑,然后闭上眼睛。

    走到今天这一步,她怨吗?恨吗?

    当然恨。

    可有一半的原因还是在自己身上。

    虽然被人逼迫,但到底是怎么选择,还是她自己啊……

    *

    “你母亲走的时候还不到三十岁……”唐邢元老泪纵横。

    他的女儿为了不连累他,从未跟家里开口说过任何事情,到后来的后来,他才知道,当初女儿为了带着亦琛活下去,只能选择出卖自己的身体。

    “杀人不过头点地,可莫听却是诛心啊!”

    唐邢元捶着胸口,痛苦难当。

    唐亦琛也红了眼圈,他跪在了自己外公面前:“外公,莫听已经死了。”

    顾家的人到现在都不知道,当年重伤了莫听的到底是哪方势力,让她不得不放下手头上的一切去英国养伤。

    “咱们当初虽然没能直接要她的性命,可她这么多年受的病痛折磨,也足够告慰我母亲的在天之灵了。咱们让顾氏血债血偿,可却万万没有牵连无辜之人的道理啊!”

    唐亦琛重重的给唐邢元磕了一个头,“外公,求您了,放过媛媛吧,也求您让我把她带走,给她养好伤,我答应您,一旦媛媛康复,我就彻底接手唐氏集团,为母亲报仇!”

    说完,他又重重的磕了下去。

    唐邢元沉默了良久,他看着外孙跪在地上的模样,终于道:“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从红月开始〕〔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家娘子不是妖〕〔我加载了恋爱游戏〕〔万界圆梦师〕〔我的治愈系游戏〕〔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凰妃演技太高超〕〔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小精灵之第五天王〕〔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