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民调局异闻录之最〕〔至尊豪雄林云〕〔人鱼恋爱法则〕〔总裁深度宠:Hi!〕〔蚀骨情深:恶魔总〕〔我在洪荒有片地〕〔三国之谋伐〕〔英雄联盟之胜者无〕〔我有九个神级姐姐〕〔大唐腾飞之路〕〔无限体验人生〕〔混沌至尊诀〕〔中场大师〕〔恶魔总裁腹黑妻〕〔逆猎轮回(轮回者〕〔天命之族〕〔六指诡医〕〔电影黑科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少宠妻又宠宝 第四十七章 对错
    自从那日投标失败之后,唐氏以往还能勉力支撑,现如今所有的危机彻底爆发。

    唐邢元毕竟年纪大了,再加上唐氏危机对他造成的影响,在某个早晨突然旧疾复发,住进了医院。

    唐亦琛被这一团乱麻似的事情搞得焦头烂额。

    电视上的财经新闻不断的在播报唐氏的危机,与此同时,还拿出了之前顾谦受采访时放话要“搞垮唐氏”的视频做对比,可以说是相当的戳唐家的心肝儿了。

    恰好叶心媛又看到了这则新闻,才发现顾谦就是当时新闻上的那个人。

    刚巧从外面回来的顾谦站在沙发后面,看了一眼电视上的内容,又看了一眼叶心媛:“你对这些很感兴趣吗?”

    叶心媛听到他说话,回过头,对上男人居高临下的丹凤眼,犹豫了一下,便开口问道:“你……为什么要封杀唐氏?虽然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矛盾,但是我接触过他们的,唐大哥和唐外公人都很好,当初我受伤躺在床上这半年,都是他们照顾我的。”

    顾谦:“……”

    顾总表示头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做气的肝儿疼。

    什么叫做他们人很好?什么叫做你躺在床上这半年都是他们照顾你的?

    你知不知道你受伤跟他们脱不了干系!而且如果不是他们从中做了手脚,那照顾你这半年的人就是我!

    顾总也是实惨,马上就要扯证的老婆被人从中作梗劫走了,半年后回来还失忆了。重新追就重新追吧,谁让是自己的老婆自己得宠呢?可你到现在对这些罪魁祸首心软什么?!

    要不是真爱,顾谦这会儿都想扯着叶心媛的领子咆哮了。

    可是,对上叶心媛清澈分明的杏眼,顾谦纵使有再大的火气也发不出来。

    毕竟媛媛什么都不知道,而且当初那件事还是因为他的失误,所以才导致现在这些结果……

    并没有察觉到顾谦快要原地炸成一朵烟花的叶心媛接着道:“其实我觉得,倘若没有什么死仇,不如就留对方一线生机吧……毕竟留一个对手也好督促自己上进嘛……”

    说着说着,叶心媛自己都干笑起来,她到底在说什么鬼东西?人家商业竞争这种事……

    她摸了摸自己的鼻尖,“算了……你还是当我什么都没说吧,抱歉,我不应该在这里指手画脚的……”

    她也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对顾谦这个才认识没几天的人说这样失礼的话。

    可是,站在这个人的面前,她却总有一种错觉,她总觉得自己无论做出什么事,眼前这个人都会给予她无限的包容……

    这样可不对呀,叶心媛。

    她告诉自己。

    商业上的事情都讲究成王败寇,毕竟如果是你技不如人的话,那也没什么好说的……

    可是……

    想到唐亦琛,叶心媛心里又有些牵挂,微微走神。

    现在这种情况,不知道自己有没有什么能帮得到他的地方……

    顾谦抬手揉了揉额角,看到叶心媛的样子忍不住头疼,并且怒火攻心。

    可是却又舍不得对她发火。

    “这些事情你还是少操心为妙。”

    他刚才这句不轻不重的话,就怒气冲冲的离开了。

    当然,这个“怒气冲冲”也不敢让叶心媛看出来。

    这会儿的顾总实在是太憋屈了,真是闻者伤心,见者流泪。

    然而,在第二天会议上做对唐氏如何的最终决策的时候,顾谦还是忍不住想起了叶心媛的话。

    而且,并不单单只是想起了昨天叶心媛对于唐氏的态度,也想起了当初顾氏出事时,她对自己的态度。

    顾谦内心忍不住叹息,他的媛媛,有情有义,这既是她的优点,也是她的缺点。

    倘若唐氏就这样倒了,媛媛虽然不至于做到当初同自己“生死相随”的那种地步,可肯定也不会安心的待在他身边——不管是以前没有失去记忆的那个叶心媛,还是如今的叶心媛。

    于是,顾谦定下的最终决策是再给唐氏注入一笔资金。

    会议室里,全场哗然。

    顾谦道:“没有比把原本先死斗的对手打败之后,再掌握在自己手里更有趣的事情了,不是么?唐氏往日再如何厉害,现如今生死存亡还不都是q&y一句话的事?”

    这番说辞说服了所有人。

    毕竟唐氏已经做不成他们的对手了,那么留下他也无妨。

    原本大厦将倾的唐氏因此而起死回生。

    或许别人不清楚为什么到最后关头顾谦会收手的真正原因,但是唐亦琛很清楚。

    “你把媛媛藏到哪儿了?”

    他拦住顾谦激动的问。

    顾谦嘴角浮起一抹嘲讽的笑,眼神冰冷的看着他:“关你什么事?媛媛和我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还需要我提醒你吗?”

    这一句话将唐亦琛打击的气力尽失,如同被针刺破了的气球。

    他的脸色惨白,知道自己已经是一败涂地。

    他嗫喏着嘴唇,半晌,缓缓说道:“唐氏今后会彻底退出国内市场,但是唯一的条件就是见媛媛一面,同她告别。”

    顾谦立刻拒绝:“你想都别想。”

    唐亦琛笑了,“你害怕了?”

    “是的。”顾谦坦然承认。

    他清楚唐亦琛在叶心媛心里还是有一定位置的,对她或多或少的也有一些影响力——当然,肯定比不上自己。

    但是,他绝对不允许唐亦琛再出现在叶心媛面前,万一点点的影响和分量,哪怕只有万分之一,他也要消灭在摇篮里。

    看着顾谦的坦然以及防备,唐亦琛的笑最终变成了苦笑,“我输了,我承认,我比不上你爱她。”

    说完,他就转身离开了。

    顾谦看了一会儿他的背影,也转身离开了。

    他和唐亦琛到底也没到什么不死不休的地步,当年那些事情谁对谁错,又怎么能说的清楚呢?

    到底是怪顾士元欺骗莫听,和唐容涵出轨在先?还是怪莫听不顾及家庭,冷漠自私呢?

    这一切都是性格使然。

    莫听是被丈夫好友背叛了,她想要报复无可厚非,可也太过极端。

    唐容涵也真的一点错没有吗?她那么聪明,顾士元到底是不是单身她留一点蛛丝马迹没有察觉到吗?后来知道了可却又为什么跟着顾士元去了顾宅?

    说到底,不过都是每个人的自私罢了。

    顾谦叹了一口气。

    还有,当初他母亲对唐容涵是手段极端。可后来唐邢元对他母亲的报复他也不是一无所知……

    暂且就到这里吧,再追究下去就都太累了。

    他不想等将来甜甜和轩轩长大了之后,也陷入这样的泥沼里痛苦挣扎。

    翌日,唐氏召开新闻发布会,总裁唐亦琛宣布,唐氏将永远退出国内,去国外发展。而在国内,他们最看好的就是q&y和顾谦。

    叮咚——

    正在看这则新闻的顾谦听到旁边叶心媛的手机响了一下,下意识瞟了一眼,上面是一条匿名信息,内容是:我永远守护你。

    顾总看了一眼正在厨房里和孩子们一起准备午餐的叶心媛,冷笑着将这条消息删除了。

    不得不说,顾总冷笑、删除消息的时候是很帅气。

    可在这之前,他怕被叶心媛发现自己动他手机的模样,也很怂……

    *

    “最近公司的情况怎么样?”

    唐邢元半倚半靠在病床上,询问唐亦琛。

    唐亦琛坐在病床前,给老人削了一个苹果。

    薄薄的果皮接连不断的一点一点拉长,莹润的果肉配上骨节分明的大手,显得分外有艺术感。

    “一切都已经步入了正轨。”他顿了顿,又道:“顾谦那边没少给咱们搭桥牵线。”

    唐邢元沉默了一阵,又道:“我想见见媛媛。”

    唐亦琛削苹果的手一顿,“见不到的,顾谦不会答应的。”

    那天顾谦放过狠话之后,就给他发了一个邮件,虽然措辞很官方,很正经,但是简单的翻译过来就是:老子可以帮你在国外站稳脚跟,但是如果你和你的外公想要见老子的媛媛,那想都别想,门儿都没有。

    唐亦琛当时看了之后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好笑。

    唐邢元还不知道这一茬,但仍觉得一时之间气血涌上头,“他怎么这么霸道!和他那个亲娘一样!!”

    老人气的直拍桌子。

    他暗地里筹谋的那些事情,如今却直接被顾谦来了一招釜底抽薪。

    “可恶至极!”

    唐邢元说着,越发觉得自己气到两眼发黑。

    *

    那厢,还不知道自己被暗地里diss了一通的顾谦解决完手头的事情,回家之后就发现老婆收拾东西要离开了。

    顾谦:“……”

    庆幸自己回来及时的顾总把叶心媛按在沙发上坐下,“你怎么说走就走?”

    叶心媛抿了抿唇,“打扰了几日,多有不便,所以我想着……”

    “我今天打算带两个小孩子去补办他们的生日。”顾谦打断她道,“那天在游乐园的时候,因为出现了一些情况,给他们庆生这件事不得不终止。”

    说到这里,顾谦意有所指的看了某人一眼。

    “这两天刚好我忙完了,所以就想着补给他们……你难道不应该为你那天所做的事情做一些补偿吗?”

    说着说着,顾谦想起自己老婆是个只能接得懂直球的人,所以便直接了当的说了。

    叶心媛被他说的愣了愣,目光不由得转向旁边两个小孩子。

    甜甜和轩轩立马扑到叶心媛身上,甜甜更是抽抽搭搭,要哭不哭的说:“叶阿姨,你真的要走吗?原本甜甜还很期待和您一起过生日的。”

    轩轩没有他妹妹辣么戏精,可仍然为了留住自己的妈妈做出了最大的努力,他拉着叶心媛的手,大眼睛blingbling的看着他,睫毛忽闪忽闪的,“叶阿姨,不要走。”

    叶心媛:“……”

    哦,叶心媛又被击中了。

    接下来,两个小孩子又展开了一通足以让她晕头转向的劝说,最后直接结果就是叶心媛不走了,并且和他们一起去餐厅吃饭庆生。

    叶心媛一手拉着一个小朋友出门了,心想:这真是甜蜜的负担啊……

    她走着走着,脚步忽然一顿,回头向身后看了看。

    甜甜拉了拉她的手:“妈……咳!叶阿姨,怎么了?”

    刚才,在一瞬间觉得有人在暗中盯着自己的叶心媛并没有察觉到甜甜的口误,“……没什么。”

    她朝小女孩笑了笑。

    轩轩拉了拉叶心媛的手,“叶阿姨,爸爸来了。”

    黑色的宾利缓缓驶过来,等他们三个人上去之后,便驱车离开。

    安月站在暗处,眼瞧着一家四口开车离开,内心的嫉妒犹如一把熊熊大火,几乎要将她焚烧殆尽。

    正当她面目扭曲的要抬脚跟上去时,包里的手机嗡嗡作响,接收到了一条短信。

    短信上附着一条地址,还说会告诉她关于她身世的秘密,可以让她夺回所有的东西。

    每一个条件都拒绝不了的安月,便按着短信上的地址来到了墓园里,叶父的墓碑前。

    墓碑前站着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带着墨镜和口罩,安月看不清他的容貌,也确信自己并不认识这个人。

    她有些警惕地捏了捏包袋,“你是谁?叫我过来做什么?”

    那个穿着黑衣服的神秘人也不同安月多话,直接干脆利落的扔给了她一个档案袋,“上面有你想要知道的一切。”

    说完,那个神秘人就转身离开了。

    安月看了看神秘人离开的背影,最终决定打开档案袋。

    然而里面的内容却让她大惊失色,最后更是怒火滔天,恨意十足。

    “原来,我才是叶家的女儿……可恶!可恶!可恶!!!”她看着墓碑上叶父的遗照,怒火烧到了四肢百骸,直接一脚踢开了墓碑前的花束和贡品,把所有的东西都弄得一团糟。

    “老混蛋,老糊涂!”她指着叶父的墓碑骂到道,“连自己的女儿都搞不清楚是谁,活该你死!你怎么没有早点死!!”

    她的嘴巴里冒出无数恶毒的诅咒。

    骂过之后,心中对叶心媛的恨意更是到了无可附加的地步。

    她想到,叶家明明是自己的家,可她却在自己家里一直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被叶心媛高高在上的施舍着,叶父叶母的宠爱,叶家的财产,叶心媛身上的光环,顾谦的爱,那两个孩子……

    她过的跟狗一样,之前还被那些畜生糟蹋的生不如死……

    她咬着牙,面容扭曲的说道:“这一切明明应该都是我的!叶心媛……叶心媛!!!”

    她恨不得生饮其血,生啖其肉。

    她怒气冲冲的离开墓园,然后拨通了一个电话,打给之前被唐邢元保释出来的宋圳。

    “喂,宋圳。”安月眼角眉梢都带着强烈的恨意,“我想同你谈笔生意,事成之后,会给你大大的好处……”

    *

    餐厅里,顾谦还是带着叶心媛和两个孩子去了他们之前坐过的那个包厢里,巧合的是,服务生还是上次来时的那个服务生。

    看着这颜值其高的一家四口,服务生无比羡慕的同叶心媛说道:“您一家可真幸福啊。”

    叶心媛没听太清,“什么?”

    服务生:“我说您一家四口真的很幸福,您可能不记得了,上次您来的时候也是我。”

    叶心媛有些疑惑,“您是不是认错人了,把我认成了他的妻子?”她指了指对面的顾谦。

    服务生笑了笑,虽然不知道这一家四口在玩什么,可还是道:“怎么会认错呢?”

    叶心媛看了看顾谦,指望着他能解释一下。

    可顾总正襟危坐,一脸正经,就是没打算解释,见叶心媛和服务生都看他,才开口道:“就按照上次的菜单来,我们一家人都很喜欢。”

    服务生点头:“好的,您稍等。”

    不多时,所有的菜品都上来了,在顾谦有意无意的安排下,连摆盘和位置都和上次的一模一样。

    叶心媛看着眼前这一切,感觉到异常熟悉,顿时觉得太阳穴有些隐隐作痛。

    就在这时,顾谦的手机响了起来。

    他看了一眼手机,是楚鄂声打来的电话。

    他皱了皱眉,开口道:“我有事情要处理,先离开一会儿,你们吃,不用等我。”

    叶心媛应了一声,却没有照做。

    打算一边同两个小孩子玩,一边等顾谦回来。

    可就在这时,一个女人气冲冲的跑了过来,推开包厢的门,二话不说就打了叶心媛一巴掌。

    叶心媛捂着脸,被这力道极大的一巴掌打的有些懵,看着站在她眼前的女人,头痛欲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