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首故人依旧沈姝〕〔极品花都医仙〕〔仙尊归来〕〔都市最强狂婿〕〔我的老婆超迷人〕〔钟向阳顾小希〕〔逆袭钓人的鱼〕〔都市无双战帝〕〔近身狂婿〕〔相爱两相厌〕〔左道倾天〕〔顶级神豪林云〕〔柳暗花明林云〕〔冠冕唐皇〕〔封林周子颖小说名〕〔封林周子颖〕〔开局退婚十个未婚〕〔开局退十个未婚妻〕〔封林小说〕〔一胎两宝:萧少的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少宠妻又宠宝 第四十八章 维护
    见叶心媛一时没反应过来,安月的气焰更加嚣张了。

    “诸位快来看看,就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偷我的老公和儿子,现如今还登堂入室,不知廉耻!”

    安月的话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有不少人甚至直接围在包厢门口,想要近距离观赏热闹,大家看向叶心媛的眼中都带着鄙夷。

    叶心媛觉得眼前一阵阵发黑,这种场景似曾相识。

    安月往前想要推叶心媛,结果却被轩轩在小腿上狠狠的踢了一脚,尖叫着,差点儿倒地。

    “你这个小杂.种!”

    她口不择言的骂道。

    甜甜把叶心媛护在身后,虽然她小小的身子根本挡不住叶心媛,可仍然张开双臂,像只愤怒的小兽:“你这个坏女人!又跑出来干坏事,真是丑人多作怪!你离我妈咪远一点!”

    围观的众人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不是说……

    他们的光不由自主的扫向叶心媛,不是说这个才是登堂入室的小三吗?可看两个孩子的态度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儿啊?

    眼瞧着众人看自己的眼神转变了,安月不由得气急,伸手就要去捉轩轩,“你这个死孩子,妈妈三天不打你就上房揭瓦了,是不是!”

    轩轩矮身躲过她的手,一脸厌恶的说:“你才不是我妈妈,你这个偷孩子的人贩子!小偷!”

    这句话对于认为是叶心媛偷走自己一切的安月简直是诛心之言,刹那间,安月但也维护不住自己之前那种“吃了亏,上门讨说法的正室”的影响,面目狰狞,朝着轩轩扬起手。

    叶心媛想要上前阻止,而眼前却一阵阵发花,大脑中有什么东西在撕扯着自己,她的身形忍不住晃了晃……

    就在这时,一只手臂揽住了自己的肩膀,让他避免摔倒在地的命运,同时,手臂的主人也护住了轩轩,一把甩开安月,如何甩开一个脏东西一样。

    “安月,正要找你,自己送上门儿来了。”

    顾谦一脸冷笑的看着安月,眼睛里是几乎藏不住的杀意。

    原本气焰嚣张,怒火冲天的安月像是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脸色一下子白了个彻底,“你,你不是出去了吗?”

    顾谦眸中寒光一闪,他刚才出去接完那个电话之后就已经察觉到事情不对了,并没有按照所谓的“楚鄂声”的请求,从餐厅离开去帮他的忙。

    而是拨通了楚鄂声另外一个私人号码,告诫对方要清理一下自己身边的人,如果他清理不好的话,自己不介意动手。

    结果就耽搁这么一小会儿的功夫,安月这个疯女人又出来搞事情了。

    “同样的招数,你们以为我会上两次当?”

    说完,他问叶心媛和两个小孩子,“你们有没有事?”

    两个小朋友一致摇了摇头,甜甜抱着顾谦的腿,仰起头掷地有声的说道:“爸爸,还好你回来的及时,这个坏女人又来欺负妈妈!咱们一定不能轻易放过她!”

    甜甜此时很好的表现出来什么叫“小人得志”,告状的姿势神情和语气拿捏得死死的。

    顾谦当然也看到了叶心媛脸上那个巴掌印儿,他有些心疼的轻轻碰了碰,“还疼么?”

    叶心媛现在倒是感受不到脸上的疼,反而觉得脑袋一阵一阵嗡嗡作响。

    虽然她记不起来眼前这个女人是谁,可是从看到她的第一眼起就本能的不喜欢她,更何况无缘无故还被甩了一巴掌。

    叶心媛定了定神,“我还好。”

    她站直身子,走到安月面前,拳头悄悄的松了,紧紧了松,感受了一下力道。

    安月这时的斗志可以说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丢人都丢成这样,虽然不知道她为什么没有马上就走,但倒是方便了叶心媛。

    叶心媛哪里知道,安月自从知道了自己才是真正的叶家大小姐之后,给自己做过不少心理建设,就是为了再次见到叶心媛后不会那么的底气不足。

    看叶心媛走过来,安月挺直了原本因为顾谦出现感到害怕而有些微微佝偻的背,眼神警惕:“你要做……”

    “啪——!”

    一个清脆响亮的巴掌呼在她脸上。

    叶心媛用了最大的力气,把人打的一个踉跄。

    她捏了捏有些发麻的手掌,“初次见面,承受不住这位小姐这么大的礼,所以只能还给你了。”

    被打的差点耳鸣的安月捂着脸,难以置信的望着她。

    似乎不敢相信叶心媛哪怕失忆了都有这么强的战斗力。

    “你……”安月刚伸手指着叶心媛,却见人直直的朝后倒去,被顾谦一把接住。

    一直忍着头疼,为了还这一巴掌的叶心媛在称心如意之后,终于撑不住,昏了过去。

    就在这时,两名jing察拨开围观的吃瓜群众走了进来。

    “是谁报的警?”

    jing察问。

    “是我。”确定叶心媛只是因为受到安月的刺激而昏迷过去顾谦开口说道。

    他指了指站在一旁,顶着一个通红巴掌印儿的安月:“这个人老是骚扰我的妻子和孩子,已经不止一次了。”

    他说完这话,之前认为他们是一家四口的那个服务员就接话道:“是啊,以前就出现过这样的事情,这个女人不知道为什么老是骚扰顾先生一家四口。”

    到现在,周围的吃瓜群众才彻底确定自己方才误会叶心媛了,不由的同情起她来。

    是啊,任谁和丈夫孩子一起出来吃饭的时候,遇到一个疯女人,心情也不会好。

    甜甜也这时的抽噎起来,两只小手将眼眶揉的通红:“呜呜呜……jing察叔叔,这个阿姨好可怕,她总是莫名其妙的突然出现,然后动手,以前还差一点打了我和哥哥……呜呜呜……jing察叔叔,甜甜好害怕,你们能不能把她抓起来啊……”

    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哭的伤心极了,再加上周围人的证词,jing察看向安月的时候人身已经变的冰冷厌恶,就好像是在看一个社会的毒瘤。

    其中一个jing察语气冷硬的说道:“既然如此,那这位小姐跟我们去派chu所走一趟吧。”

    安月:“……”

    安月:妈的!

    到最后,杀气腾腾出来复仇的安月被jing察带了回去,她这般行径,按照我国法律,少不了得拘留几天。

    甜甜&轩轩: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原本出来吃饭的一家四口,连饭也没吃舒坦,最后还是回到了自己家中。

    昏过去的叶心媛被顾谦抱回来,请了家庭医生再次确认没有任何大碍之后,没过多久,叶心媛就醒过来了。

    她看着似乎一直守在自己床边的顾谦,心里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你醒了,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顾谦关切的问。

    叶心媛微微摇了摇头:“我现在挺好的,没有哪里不舒服。”

    顾谦很是歉疚的看着她:“对不起,明明是我邀请你出来吃饭,结果却让你遭受了这样的无妄之灾。”

    叶心媛故作轻松的笑了笑,“没关系,我不也还回去了么,我估摸着,我使的力气更大一些。”

    顾谦稳不住笑了出来,这就是他的媛媛,不管有没有失忆,都是那么的可爱,不肯吃亏。

    “但是,无论如何,你也要让我表达一下自己的歉意。而且我也是诚恳的,很认真的请求你一件事情,”

    顾谦一双幽深的丹凤眼专注的看着叶心媛。

    “我想请你就在这里给轩轩和甜甜当家教。”

    恰好这时,两个小孩子推门进来。

    叶心媛的目光下意识的朝轩轩看去。

    顾轩轩:“???”

    叶心媛收回目光,轻轻摇了摇头:“两个小孩子都很聪明,我觉得我恐怕无法胜任。”

    顾轩轩:“……”

    听到自家妈咪拒绝当自己的家教,轩轩还有什么不明白的,他这是被嫌弃了,对吧,绝对是被嫌弃了!

    顾谦忍不住干咳了一声,略过这个问题:“别的暂且不说,我能看出来他们两个很喜欢你,而且孩子的母亲不在,我一个大男人,毕竟不如女子细心,肯定有一些顾不到的地方,而且你也看到了,这栋别墅里除了我们父女三人根本没有别人,所以也需要有人来做一些清洁,实不相瞒,之前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情,有这两个孩子在交给别人,我也不放心。”

    顾谦说话半真半假,半哄半骗。

    “别的什么你都不用担心,平时我们白天上班的,上班上学的上学,这个别墅里也没有别人。”

    他知道自己的媛媛如今记不起他,内心会有一些顾忌,所以他一定要对症下药,打消了这些顾忌,才好忽悠着把人留下啊。

    今天的顾总也为如何追到老婆而操碎了心呐。

    “如果你留下的话,你的工作就是家教兼职保姆,薪水我会给你按天算,和之前的那个保姆一样,一日一万,一月一发,如何?”

    知道自己的媛媛现如今手上没钱,变着法儿的给零花钱的顾总找了一个天衣无缝的理由,暗示之前的那个保姆也是这样开的工资(其实并没有)。

    “再者,我记得你之前说过你没有什么家人,离开这里你有地方去吗?”

    顾总发出最后一击——来自灵魂的拷问。

    叶心媛:“……”

    她陷入了思考。

    是啊,有没有地方去,暂时另说,最关键的自己身上根本没有什么钱,离开了这里自己能去哪,难道要睡大马路或者是桥洞吗?

    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她到现在才意识到这件事——这件她是个穷光蛋的事实。

    看着眼前的父子三人,对上两个小孩子期待的目光,并不想睡桥洞,也不想睡大马路边上的叶心媛只好答应。

    月薪三十万唉,她这个家教兼保姆工资,说出去都能气死一般的白领了。

    选择留下来的叶心媛很快的就进入了角色。

    发了一身方便行动的衣服,带着围裙打扫别墅的卫生。

    打扫到主卧的时候,发现床头柜上摆着一个黑丝绒做的盒子,盒子里面放着两枚珍珠耳环。

    看得出这两枚珍珠耳环被保护的很好,很受主人的珍视。

    叶心媛注视着这两枚散发着莹润光泽的耳环,心脏不由得猛地一跳,微微失神,脑海里突然间散过很多驳杂的碎片,速度快的让她看不清。

    就在这时,楼下突然传来一阵门铃声。

    叶心媛下楼开门,门外站着的是一个打扮妆容都很讲究的年轻女子。

    江拂琳见开门的是一个年轻女人,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可随后看他身上的衣着打扮,又笑自己多心,不过是一个保姆钟点工罢了,就算有些姿色又如何?这么寒酸的模样……

    她不等叶心媛说什么,便径直走了进去,边走边说:“知道家里的咖啡在哪里吗,去给我冲一杯,多放些糖,我喜欢甜的。”

    她说完,恰好走到沙发那里,便直接坐下了,还翘着二郎腿。

    眼前这个女人傲慢的样子让叶心媛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可以也没说什么,转身就去了厨房泡咖啡。

    自己毕竟是打工的,雇主的客人如何还轮不到她来说。

    不多时,叶心媛便端着咖啡从厨房里出来了。

    把咖啡放在翘着二郎腿坐在那里的江拂琳面前,叶心媛突然想到自己刚才把抹布留到主卧了,见江拂琳这里也用不着自己,便上楼去拿抹布。

    结果她前脚刚进了主卧,后脚江拂琳上来就看到了这一幕。

    江拂琳神经一下子就紧绷了起来。

    “你在做什么,这是主卧能是你随意进出的吗?你还有没有规矩了?!”她指着叶心媛的鼻子,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呵斥。

    叶心媛被她说的愣了一下,接着道:“你误会了,我只是去取东西而已,我……”

    江拂琳仿佛被人踩到了尾巴一样,一下子跳了起来,“好啊,偷东西还敢明目张胆的说出来?!你这个下作的……”

    “你们在吵什么。”接了孩子,刚好下班回来的顾谦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脸色十分冷淡的说道。

    江拂琳看顾谦这个样子,以为顾谦听到了自己刚才说的话,便上前指着叶心媛道:“顾总,你到底是从哪里找了这么一个糟心的保姆?你知不知道他随意进出你的房间,还拿你房间里的东西,怎么能留这样的人在这里?”

    说完,还不忘了表现一番。

    “如果你需要钟点工或者保姆的话,我可以介绍更靠谱的给你呀。”

    “是吗?”

    顾谦意味深长的说,看也不看江拂琳一眼,只是盯着叶心媛。

    叶心媛张了张嘴,欲言又止,她说了他就会信吗?

    顾谦看她如此,又继续说道:“我在问你,他这样污蔑你,你为什么不辩解?”

    江拂琳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顾谦,“顾总,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顾谦都这样说了,叶心媛岂会有不为自己辩解的道理?她便把事情的来龙去脉都说的一清二楚。

    “……所以我并没有动主卧里的任何东西,只是拿落在那里的抹布而已,是这位小姐太上纲上线了。”

    为自己辩解着,叶心媛不忘挤兑江拂琳一句。

    意识到自己被顾谦信任,有顾谦撑腰的叶心媛又重新变得精气神儿十足起来。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的一言一行似乎总是在牵绊着她的心。

    倘若刚才被信任的不是她,而是那个女人,叶心媛也不知道自己最后到底会伤心成什么样子。

    顾谦的眸子里闪过些许笑意,转头看向江拂琳的时候却又变得冰冷起来,“听到了么,这位小姐,她若是没有资格进出主卧,那你就更没有资格擅自上我们家的二楼,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

    一番话,面子里子都没给江拂琳。

    江拂琳有些气急败坏,可时也无从发作,最后只得离开,心里却给叶心媛狠狠的记了一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