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民调局异闻录之最〕〔至尊豪雄林云〕〔人鱼恋爱法则〕〔总裁深度宠:Hi!〕〔蚀骨情深:恶魔总〕〔我在洪荒有片地〕〔三国之谋伐〕〔英雄联盟之胜者无〕〔我有九个神级姐姐〕〔大唐腾飞之路〕〔无限体验人生〕〔混沌至尊诀〕〔中场大师〕〔恶魔总裁腹黑妻〕〔逆猎轮回(轮回者〕〔天命之族〕〔六指诡医〕〔电影黑科技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少宠妻又宠宝 第五十三章 承诺
    事实上,来之前顾谦就已经拜托了楚鄂声,让他在自己登上游轮的半个小时之后,无论如何都要带着jing察过来。

    这边安月和宋圳刚要走,那边楚鄂声就带着jing察来了。

    两人当场被抓了个正着,经此一事,恐怕再无翻身的机会了。

    询问过安、宋两人,得知了叶心媛和顾谦都掉到了海里这件事,楚鄂声简直现在就掏出枪来一枪崩了这两个白痴。

    “他们若有什么三长两短,我定让你们一命偿一命!”

    楚鄂声眼神阴狠的盯着被铐住双手蹲在地上的两个人。

    接触到他的视线,安月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经过一番搜救之后,在海岸上发现了昏迷不醒的叶心媛个顾谦两人。

    当时游艇离海岸并不远,应该是顾谦救了叶心媛之后,两人担心船上的安月宋圳二人再使什么手段,便拼着一口气直接游到了海岸边上,然后力竭昏了过去。

    顾谦为了保护叶心媛,背上被礁石划了不少伤口,两人送到医院的时候,手还紧紧的握在一起,任医生怎么掰都掰不开,无奈之下,只能一同推进了手术室。

    手术途中,医生还不往和同事嘀咕,“真是活久了什么事情都能见到,知道的是明白咱们搁这儿救死扶伤,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们cos棒打鸳鸯的王母娘娘呢。”

    一个护士道:“听说这两人都这从海里捞出来的,你们说是不是殉情啊。”

    另一个护士刚失恋不久,前段时间还要死要活的,如今看着顾谦和叶心媛紧紧握在一起的手,一脸梦幻的道:“嗐,谁知道呢,不过,同生共死啊,我又相信爱情了。”

    其他人:“切——!”

    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就和顾谦一起被打上了“殉情”标签的叶心媛,在第二天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脸上的时候,眼皮微微动了动,然后缓缓睁开眼睛。

    意识到之前发生了什么事之后,她的第一反应就是去寻找顾谦。

    结果一转头,就看到了顾谦静静的躺在她身旁,原本精致俊美如同雕塑般的面孔失了血色,上面还有着许多细碎的伤口。

    她觉得自己这辈子也忘不了,她在冰冷的海水里下沉的时候,这个人义无反顾的朝她伸出手,把她救了上来,后来更是一直用自己的身体保护着她。

    叶心媛看着依然陷入沉睡中的顾谦,忍不住喃喃道:“我都醒了,你怎么还不醒啊。”

    说着,一滴眼泪落在了顾谦的眉心上。

    叶心媛回想起这些日子,她忘记一切的这段时间里,顾谦到底是抱着一种怎样的心情来同自己相处呢?倘若是换成她,最爱的人不认识自己了,还用那样陌生的眼神看着自己,那她一定接受不了,完全无法做到像顾谦这样。

    “你总是说有你在,我就什么都不用怕,让我相信你……你一直在等着失忆的我重新爱上你,对不对?”

    叶心媛眼里含着泪水,轻轻的吻了吻顾谦唇角。

    “还说什么雇我当家教兼职保姆,我怎么不知道你们家的保姆以前日薪一万啊,你这个大骗子。”

    叶心媛一边流着眼泪,一边却又忍不住想笑,她戳了戳顾谦的眉心。

    “还说什么老婆跑了,你才跑了,还和轩轩甜甜一起忽悠我,真是……”

    叶心媛守着顾谦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事,有些是关于半年前她躺在病床上的那些事,有些是失忆过后的事,还有一些是她现在迫切的想要告诉顾谦的事。

    “对不起,离开这么久,留下你一个人,让你担心了,我答应你,只要你醒过来,我今后就再也不会离开你,永远做你的顾夫人,好不好。”

    一想到之前的那半年里,自己杳无音信,留顾谦一个人,等一个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的她,心脏便疼的无以复加。

    “对不起,所以你快点醒过来好不好,给我一个补偿你的机会……”

    叶心媛说着,泪水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从眼眶中滚落。

    泪珠滴在顾谦的手背上,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动了动。

    叶心媛以为是自己看错了,可当她抬起头,便对上了顾谦那双满含着温柔和笑意的眸子。

    “你说的要做顾夫人,是真的吗?”他轻声说道。

    她腾的一下站起身来,正准备跑出去叫医生过来,结果却被顾谦一把拉住了手腕。

    “别走,你单独能陪我一会儿吗?”他哑着嗓子说道。

    语气里带着祈求。

    叶心媛心酸的点了点头,又重新坐回病床边上,“顾谦,我以后永远不会离开了,留下来给你做一辈子的顾夫人。”

    得到这句承诺,顾总也算是多年的媳妇熬成婆,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他露出了一个心满意足的笑,“今后,我也不会让你离开。”

    翌日——

    两人做完大大小小的检查之后,回到病房里就发现jing察正在等着他们。

    其中一位年纪大一些的jing察开口道:“根据之前顾先生提供的证据,以及我们搜集的线索,安月和宋圳二人已经以绑架、敲诈和故意杀人的罪名向法院提起了诉讼。”

    顾谦点了点头,“麻烦二位了。”

    年纪大一些的警察:“无妨,是你太客气了,这是我们的分内之事,我们来只是想告诉你,倘若有什么新的人证或者是物证,可以尽快提交,以期尽快结案。”

    顾谦:“好的,我知道了。”

    送两位jing察离开之后,叶心媛递给顾谦一杯温热的白开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安月和宋圳还是被保释出来的吧。”

    顾谦冷笑一声,“唐邢元也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这两个人捅了这么大的娄子,唐邢元作为保释人怎么可能不被追究责任?尤其是安月,还是先从jing察手里弄走了之后又补办的保释手续。

    还好唐氏现在是在国外发展,否则因此是形成的舆论就足以让唐氏企业地动山摇。

    想到唐邢元,叶心媛内心有些复杂,“我总觉得他在背后好像筹谋着什么。”

    顾谦一脸蛮不在乎,伸手把叶心媛揽入自己怀里,“你放心,他这么一把年纪了,蹦跶不起来。”

    叶心媛乖巧的窝在他怀里,“关于安月口中我们两个人的身世,我总觉得背后还有其他人在操控,退一万步来说,就算这是真的,凭安月那个脑子也不可能查的出来?”

    顾谦沉默了一阵,想到了之前轩轩同他提起过的事情,有一下没一下轻轻拍着叶心媛的背脊,“别想那么多了,或者是如果你实在是有疑惑的话,可以去试着问你母亲?”

    叶心媛摇了摇头,“从小到大,我完全没看出我妈对安月有什么不一样的态度……”

    要真说有什么不一样的态度,反而是反感居多,奈何那个时候叶心媛同安月好得不得了,她一个做母亲的,也不能拦着不让两人来往不是?

    事情到这里仿佛就打了一个死结,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安月说的是事实的前提下。

    “嗐,说不定是安月自己被别人忽悠了当枪使呢?”

    叶心媛一拍手,觉得这个可能反倒是最大的。

    她是不太愿意去深思这个问题的,是真是假那又如何?人类之间靠相处积累的感情总做不了假。

    安月总说是她抢了她的东西,可她也没想过,当初叶父对她那么好,她还在背地里给人下慢性毒药,这样一个人,最后不会众叛亲离才怪。

    一个人将来会走的路,根本就不是她的出身所决定的。

    安月那种性格,哪怕变成千金大小姐,也有本事把自己作到法制节目上去。

    明明是被保释出来的,还不加紧尾巴做人,这不,又进去了?

    顾谦摸着叶心媛的发尾,漫不经心的说道:“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管他背后之人是什么目的,来一个给他跪一个,来两个,就给他跪一双,谁都别想阻止他和老婆地老天荒……

    与此同时,一架飞机降落在城市的机场当中,这是一趟来自国外的航班。

    从飞机上下来不少金发碧眼的外国人,然而在这群人中,有一个男子是无论如何都难以忽视的。

    男人高眉深目,身高腿长,棕色的头发微微卷曲,皮肤如白瓷一般,五官妖冶俊美,如同油画中走出来的神衹。

    “您好,咱们能交换一下联系方式吗?”

    一个金发姑娘在同伴的鼓励下终于鼓起勇气,走过去搭讪。

    男人如同翡翠一般的眸子定格在姑娘有些害羞的脸上,居高临下,潜藏着冷漠和疏离,微微一笑,“抱歉,我不想做让我未婚妻不开心的事情。”

    这个拒绝可谓是深情又直白,“深情”给的是未婚妻,“直白”给的是搭讪的姑娘,可是仔细看的话,却又发现“未婚妻”三个字在他的语气里也没什么不同,不过是泛泛而已。

    那姑娘却对此一无所觉,讷讷无语,只好往旁边退了半步,“抱歉,给您造成困扰了。”

    男人微微一笑,十分绅士的说道:“多谢。”

    说完,便大步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