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衣玉令〕〔婚路匆匆:傅先生,〕〔怎可轻言负旧人〕〔爱迟了很多年沈姝〕〔富婿奶爸〕〔巨富奶爸〕〔星河长明你长在〕〔快穿团宠:她又美〕〔土家秘史〕〔律政甜妻一见钟情〕〔回首故人依旧沈姝〕〔极品花都医仙〕〔仙尊归来〕〔都市最强狂婿〕〔我的老婆超迷人〕〔钟向阳顾小希〕〔逆袭钓人的鱼〕〔都市无双战帝〕〔近身狂婿〕〔相爱两相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少宠妻又宠宝 第七十八章 缓兵
    眉水珍色苍白,抓着衣领,像是有些喘不过气来,“我……我没事,只,只是旧疾……复发,你,你快走!”

    见她这个样子,叶心媛怎么可能走,她连忙问眉水珍:“那……既然是这样,那你肯定有药吧,你的药在哪里,你有没有随身带着?”

    眉水珍看着女儿一脸焦急的样子,心里忍不住一酸,“你……”

    叶心媛:“你快告诉我啊,你这个情况可不能拖!”

    她是得有多么的冷漠无情才能在这样的情况下转身离开!?别说这个女人是生她的母亲,哪怕是个陌生人,她此刻也做不到这样的事情。

    眉水珍顿了顿,然后有些艰难抬起手指了一个方向,开口道:“在,在主卧……”

    “再坚持一下。”听到她这样说,叶心媛连忙起身,奔向主卧。

    几分钟后,及时服下药物的眉水珍缓解了刚才的症状,叶心媛见她如此,才放下心来,“你……你好好照顾自己,我走了。”

    眉水珍的眼里浮出泪意,“走吧,孩子……”

    “走?往哪里走?!”

    就在这时,一道声音如同炸雷般响起。

    夏昌明大步走上二楼,脸色阴沉的能滴出水来,他看着眼前的母女二人,嘴角扯出一个冷笑。

    “来人,把小姐送回房间里去!”

    说完,便不顾眉水珍的阻拦和叶心媛的挣扎,直接将叶心媛带回了之前的房间里。

    等他把叶心媛重新关回房间里之后,他自己却没有出去,暴躁无比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叶心媛也懒得搭理他,心里说不怨恨那是假的。

    夏昌明觉得自己不能再这么被动,于是他调整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压住心里的火气,朝叶心媛开口道:“果果,你为什么非要固执己见,跟着顾谦那个人?埃里克斯有哪里比不上顾谦?更何况你和埃里克斯从小青梅竹马就定下了婚约,这是任谁都无法改变的事,你真的不记得你小时候到底有多喜欢埃里克斯了么?”

    叶心媛看也不看他一眼,冷漠的勾了勾嘴角。

    抱歉,她还真不记得了。

    夏昌明继续道:“埃里克斯那个孩子是我和你母亲从小看着长大的,我们也知道他的脾性,了解他结婚后一定会对你好,他之前同你母亲说她已经爱上你了。他会一生一世对你好,我觉得你真的可以嫁给他,哪怕现在不喜欢也没有关系,结了婚之后你们可以继续培养感情啊。”

    “顾谦那个人只不过是看上去有些能力罢了,尽会花言巧语的哄着你,你千万不要被他蒙骗,我作为你的父亲,难道还会害你不成?我都是为了你好,想让你今后过的幸福过的衣食无忧。”

    夏昌明在这里苦口婆心,可他说的这些话却让叶心媛心里生出一阵阵厌恶。

    她闭了闭眼睛,一副拒绝交谈的样子。

    她这幅油盐不进的样子,终于彻底惹怒了夏昌明,他身居高位已久,这么多年又如何有人敢这么对他?

    “你不要在这里敬酒不吃吃罚酒!如果你不是我的女儿,你以为我会同你说这些?!我会管你的死活吗?!”

    叶心媛终于忍不住了,一脸讥诮的看着他,“你把我的生活搞得一团糟,还要逼我嫁给我不爱的人,可照你的逻辑,如此说来,我是不是还要三跪九叩的感谢你?!”

    被这些嘲讽的话糊了一脸,夏昌明简直暴跳如雷,“是谁允许你这样同自己的父亲说话?你的教养呢,你的礼貌呢?!你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你这么自私,只顾自己的喜好,放任家族的事业不管,如何配得上做我夏家的人?!”

    叶心媛也不甘示弱的反唇相讥:“你说的这话真是滑天下之大稽,说什么教养,说什么是我的父亲,你又有什么资格和我谈论这些?!来说所谓的家族企业,这个家族和我有什么关系吗?!这个家族供养过我吗?!”

    “凭什么我要为了你们而献出我自己的一生?我拒绝被你们利用就要受到指责,这么多年都没想着找我回来,如今事到临头了,用得上我了,又在这里红脸白脸的唱戏,好话歹话都让你说尽了,夏总真是好口才,怪不得能挣下这么大的家业!”

    叶心媛这一番话夹枪带棒,软中带硬,简直快要把夏昌明气炸了,“你这个逆女!”

    叶心媛再好的脾气这会儿火气也是蹭蹭的往上窜,“不敢当!夏总喜欢随随便便给人当爹,我却没有这个习惯给人当女儿!”

    门外的眉水珍听着房间里父女两人针尖对麦芒的争吵,一脸黯然,而叶心媛的话更是让她愧疚不已。

    她却是因为自己想要见女儿所以才擅自跑过去的,因为她已经命不久矣了,所以才想在临死之前再见到女儿一面,可是没想到他的这个行为竟然给女儿带来了那么大的困扰。

    眉水珍仰起头,将眼里的泪意憋了回去,终究是她大错特错……

    *

    那边,顾谦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焦虑之中,因为叶心媛被夏昌明带走,他几乎动用了所有的势力寻找叶心媛的下落。

    最后,终于确定了叶心媛就在夏家别墅。

    在这期间,轩轩利用自己的互联网技术取得了夏家别墅监控中叶心媛的影像,照片里的她显得十分憔悴。

    顾谦心痛的看着照片里的妻子,觉得自己根本等不了了,他不想再继续筹谋什么万无一失的机会,他真的一刻都等不了了。

    于是,当天晚上,顾谦就带着所有的帮手将夏家别墅围了起来,而他通过所有的监控和眼线潜进了别墅之中,找到了叶心媛的房间。

    这一切让夏昌明大惊失色。

    他看着监控里眼睛遍布红血丝,神情憔悴却带着固执和疯狂,仿佛下一刻就要动手杀人的顾谦,忍不住骂了一句:“疯狗!”

    叶心媛看着憔悴成这个样子的顾谦,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阿谦……”

    她抬手轻轻抚摸顾谦的脸颊,原本光洁的下巴冒出了轻轻的胡茬,摸上去有些扎手,可叶心媛也无比眷恋这种真实。

    顾谦站在那里,眼珠一错不错,深深的注视着叶心媛。

    就在叶心媛刚要开口说什么的时候,房间的门被人猛的一下子推开了,撞到墙上,反弹,发出巨大的声音。

    “你们在做什么!!”

    叶心媛悚然一惊,顾谦下意识将她护在自己身后,眼睛死死的盯着夏昌明,一脸森冷的杀意。

    夏昌明看着眼前的顾谦,心里忍不住冒出一丝惧怕,可毕竟在商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称得上是一个老江湖的他,此刻又怎么会轻易露了怯?

    “果果,我知道他来的目的是什么,也知道他带来了多少人,但是今天如果没有我的允许,你们两个谁也踏不出这个家门,如果你不想看到事情变成这个样子,那么你就过来咱们去收房好好谈谈。”

    说完,他也不看叶心媛的反应,直接转身走向书房,因为他笃定,关心则乱,果果是绝对不可能让顾谦出任何事。

    果不其然,他没走出去多远,叶心媛就从房间里出来跟在了他身后。

    父女二人一前一后来到书房,夏昌明道:“现在别墅外面都被他带来的人围住了,但是你也知道我可以随时报警,一旦我报了警,顾谦这件事情就不会那么轻易的了结了,你也不想他在英国坐牢,对不对?”

    叶心媛抿了抿嘴唇。

    其实夏昌明对他所做的事情也可以称之为绑架,可奈何他们之间确实存在着客观的该死的血缘关系,jing察因此很有可能将事情的性质判断为“家务事”,而且夏昌明也不会给她报这个警的机会。

    夏昌明看到叶心媛神情倔强,便继续说道:“不管他在国内有多大的势力,可是你也知道强龙不压地头蛇,这是在英国,在我的势力范围之内,我甚至可以让他悄无声息的消失,又或者是我当然可以放他回国,但是我也能让他今生今世永远不得翻身——只要你现在不阻止他这种行为。”

    “上面我所说的那些情况随时都有可能发生,你自己想清楚,我的耐心有限。”

    叶心媛直到夏昌明说的是认真的,她又想起了之前做过的那个噩梦,脸色一点一点的变得苍白起来。

    “好……”

    她颤抖着声音说,“我答应你……但是,你要让他平平安安离开这里,否则,破坏两家联姻的方式我有很多,其中有一种是你一定不想看到的。”

    夏昌明直到叶心媛说的是什么,因为他在她眼中看到了破釜沉舟的勇气。

    他忍不住为此感到头疼,这个从小就没养在身边的女儿为何如此固执,这到底是随了谁?

    “好,我答应你。”

    剑拔弩张的父女二人达成了协议,之后又重新回到了那个房间里。

    叶心媛攥紧了拳头,努力平复着情绪,对顾谦说:“你快带着你的人离开这里吧,不要让事情再继续糟糕下去了。”

    顾谦一脸沉默的看着她。

    叶心媛努力挺直身体,抑制住那种想要颤抖的感觉:“快带你的人走吧……求你……”

    顾谦看着她一脸痛苦的模样,又看了一眼旁边站着的夏昌明,最后终于开口道:“好。”

    虽然他不知道究竟是为什么,但是他可以肯定的媛媛一定有自己的苦衷。

    “我随时都在你身边,我会一直守护着你。”

    他临走之前,说出这样一句话,让叶心媛泪如雨下。

    自觉扳回一城的夏昌明第二天一早又来到了叶心媛的房间。

    “我之前同你说的联姻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如果拒绝的话,想清楚昨天我说的那些,你也不想看到顾谦最后死在异国他乡吧。”

    夏昌明这些话让叶心媛恨的咬牙切齿,可是她现在不能再和夏昌明撕破脸了,她要为顾谦争取时间,昨天顾谦的那番话并不是作为告别的语言,而是作为给与叶心媛的暗示。

    夏昌明见叶心媛不说话,有些不耐烦的道:“你究竟有没有想清楚?”公司的事已经快要等不及了!

    叶心媛闭了闭眼睛,“好,联姻的事我答应了。”

    夏昌明忍不住面露喜色,可叶心媛又道:“只是我在国内同顾谦已经领了结婚证,具有法律效力,我们两个人现在是合法夫妻,不离婚的话,在这里再办一场婚姻恐怕就成了犯罪。”

    夏昌明的笑容陡然僵在了脸上,他忍不住暗骂一句,匆匆转身离开。

    他想办法,在两个当事人都不在的情况下,把这个离婚证搞出来……

    终于打发走了夏昌明,叶心媛忍不住松了一口气。

    没过多久,她的房门又被敲响,门外传来眉水珍温柔的声音:“果果,我可以进去和你聊一聊吗?”

    叶心媛沉默了一瞬,然后开口道:“请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