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锦衣玉令〕〔婚路匆匆:傅先生,〕〔怎可轻言负旧人〕〔爱迟了很多年沈姝〕〔富婿奶爸〕〔巨富奶爸〕〔星河长明你长在〕〔快穿团宠:她又美〕〔土家秘史〕〔律政甜妻一见钟情〕〔回首故人依旧沈姝〕〔极品花都医仙〕〔仙尊归来〕〔都市最强狂婿〕〔我的老婆超迷人〕〔钟向阳顾小希〕〔逆袭钓人的鱼〕〔都市无双战帝〕〔近身狂婿〕〔相爱两相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少宠妻又宠宝 第八十二章 试探(上)
    事情一旦有了怀疑的方向,那么就相当于有了线索。

    将同意她邀请的任易兰母子送回别墅之后,叶心媛又拐回了精神病院,径直找到了院长,同院长说她姓夏,想要问清楚有关任易兰母子的事情,以及那笔巨额医疗费的用处。

    事情果然如同她猜想的那样,院长听他这样说,便将所有他知道的事情都告知了叶心媛。

    任易兰母子每年的医疗费果然来自夏昌明。

    出了精神病院后,叶心媛站在路边,心情复杂极了。

    眉水珍曾跟她说过,她和夏昌明是突破重重阻碍在一起的,当初她不嫌弃夏昌明小公司职员的身份,执意下嫁于他。

    可任易兰口中,却是眉水珍仗势欺人,强行抢夺他的丈夫。

    叶心媛的直觉告诉她,这两个人都没有说谎,只是她们站的角度不同而已,而中间唯一可以蒙骗他们的人就是夏昌明。

    叶心媛忍不住抬手捏了捏鼻梁。

    自己这位生父到底是个怎样的人啊。

    年轻的时候抛妻弃子,始乱终弃,可人到中年却又可以为了眉水珍慷慨赴死。

    叶心媛到现在也忘不了,当时看到的,他们夫妻二人死后的面容,都是那样的平静从容,仿佛奔赴的不是死亡,而是天国一样。

    明明在这之前夏昌明但是那么的极端,执意要让她去联姻,好为家族扩充势力。

    夏昌明这人,你说他至情至性,可他却对原配母子坐下了薄情寡幸之事。你说他对眉水珍用情至深,可他却背着眉水珍在外面乱搞,但要说他不爱眉水珍,可最后他连命都给了眉水珍……

    一个人怎么可以矛盾到这种地步?

    叶心媛摇了摇头,不做多想。

    毕竟当年这是已经尽数尘封,三个当事人如今也只剩下了任易兰,真相到底是如何也不可考了,也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还活着的人。

    有了精神病院里给的线索,还有了之前医院里稀有血型一事,叶心媛回到别墅后,便将所有的事情都告知了任易兰母子。

    任易兰的反应如同她当初讲述那个故事一般平淡,只是略微有些感慨,便如同普通长辈一样对待叶心媛。

    而阿止,现在应该说是夏止,反应则复杂的多,像是在高兴自己又有了家人——而那个人还是他一直以来都很依赖的叶心媛,却又有些迷茫,迷茫自己到底应该如何面对叶心媛这个“仇人之女”。

    叶心媛知道让他马上就接受实在是难为他了,所以便也不勉强,只是说,不管他认不认自己都把他当哥哥。

    同任易兰母子说完这些事后,叶心媛便离开了别墅去了公司,然后找到了公司的律师,重新签订了一份协议,不顾所有人的议论和反对,将自己的股份平均分给夏止一半。

    等她回到别墅想要告诉夏止这件事的时候,却发现夏止就站在大门外,好像一直在等着她,也不知道站了多久。

    看到叶心媛回来,夏止走过去,站在她面前,纤长的睫毛轻轻颤了颤,“媛媛……”

    叶心媛轻轻应了一声。

    夏止垂下眼帘,低声道:“我想通了,他们上一辈的事情如何同你我又有什么关系呢?是夏昌明对不起我们,而他也从未将你供养长大,我从见到你的第一眼起就觉得你很亲切,想要靠近你,原来这些都是有原因的。”

    夏止抬眼,眼底像是有星星一般,“如果你不嫌弃我的话,我愿意做你的哥哥。”

    叶心媛对上他的眼睛,忍不住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心里是抑制不住的喜悦,“我怎么会嫌弃你呢,我从小的时候就幻想着自己如果有一个哥哥就好了。现在,老天终于把欠了我多年的哥哥送回了我身边,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兄妹二人就这样站在庭院里,你望着我傻笑,我望着你傻笑。

    真好啊,我的家人……

    同夏止和解,又处理好了公司一切事宜,叶心媛便同任易兰母子告别,自己回到了国内。

    叶心媛突然之间有了哥哥这件事,最激动的不是当事人,而是他们家的双胞胎。

    甜甜:“妈咪妈咪,原来我也有舅舅吗?会像我同班的小叶的舅舅那样,经常接她上学放学吗?舅舅会不会带我去公园游乐园玩?”

    叶心媛:“舅舅现在在国外,等他什么时候有机会来国内了,应该就会接你上学放学。”

    轩轩:“妈妈妈妈,舅舅会不会打游戏?他能陪我一起打游戏吗?他会高数吗?等他回了国,能不能陪我一起做高数呢?有些题实在是太难了,我老是问爸爸,我都腻了。”

    顾谦:“……”这熊孩子……

    叶心媛忍住笑意,干咳了一声:“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不如到时候你自己问他?”

    甜甜:“妈咪,舅舅帅气吗?”

    轩轩:“妈妈,舅舅脾气怎么样?和爸爸比呢?”

    两个小孩儿围着叶心媛叽叽咕咕,全部都是关于夏止的问题,其中还夹杂着对于自家老父亲的diss,没办法,远了香,近了臭,老父亲已经快要变成了“昨日黄花”,照这个进度看下去,怕是离“打入冷宫”不远了。

    顾谦:内心复杂.jpg

    人就是经不起念叨,这边双胞胎说出的话满嘴都是“舅舅”,那边,夏止就发来了视频电话。

    忧郁系大帅哥甫一出现在镜头前,双胞胎忍不住——

    “哇哦!”

    叶心媛同夏止提起过自己有两个孩子,所以夏止很快就明白凑到屏幕跟前的这两个小脑袋到底是谁。

    “你们好啊,甜甜,轩轩。”夏止轻轻一笑。

    “舅舅好!”双胞胎异口同声地说道。

    夏止:“很高兴见到你们。”

    顾甜甜:“我也是,见到你很高兴,舅舅。舅舅你真好看!”

    顾轩轩还没忘了之前问叶心媛的话,这会儿见了真人,便开口道:“舅舅,你会不会打游戏?你能陪我一起打游戏吗?你会高数吗?等你回了国,能不能陪我一起做高数呢?”

    叶心媛、顾谦、甜甜:“……”

    顾轩轩,高数这个梗就过不去了吗?你到底有多爱高数?

    那边的夏止也是愣了一下,没想到自己的小外甥爱好这么清奇独特,便勾了勾唇角,“就有好多年没有做过高数了,不过如果轩轩喜欢的话,回头咱们可以试一下,说不定到时候还有轩轩教给舅舅。”

    “舅舅你放心,如果有不会的就包在我身上!”顾轩轩信誓旦旦的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其他人:“……”

    快要“失宠”的“老父亲”顾谦忍不住揉了揉儿子的脑袋,“好了,咱们去那边玩,你妈咪和你舅舅有事情要谈。”

    他说完,冲着视频里的夏止点了点头,便领着两个小孩子去了隔壁的房间。

    没了两个撒娇耍赖的小朋友,兄妹二人终于可以好好的谈话了。

    叶心媛询问道:“最近公司那边的事怎么样,有没有遇到棘手的问题?你和兰姨的身体都好吗?”

    夏止:“最近公司的一些业务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我们都很好,你兰姨她很想你,过段时间我打算去开拓一下国内市场,无论如何,这也算是父亲生前的愿望吧,不管他再怎么样,完成他的遗愿,终究是作为子女的本分。”

    叶心媛看着夏止,有些感慨万千。

    夏昌明当初那样对待原配妻子和儿子,可是在他死后,这两个人终究还是惦记着他……

    *

    又过了没两天,褚云姗约叶心媛一起去寺庙祈福。

    叶心媛这个唯物主义者,从来都不相信什么神佛之类的,若是真有漫天神佛,那么人所求的有那么多,他们又怎么顾得过来?

    再说了,求佛不如求人,求人不如求己,她觉得事事还是靠自己更好。

    “说实话,我也不是个迷信的人,但是有时候人不就求个心里安慰么。”

    两人烧完香,从寺庙里出来之后褚云姗如此说道。

    “说来说去,人生在世所求的无非是那么几样。一是姻缘,二是平安,三是财富。”

    叶心媛:“那你求的是什么?”

    褚云姗:“来都来啦,那我就都求了一遍呗。”

    叶心媛:“……就你这个敷衍的态度别管有没有了,我觉得你求的都够呛能实现……”

    褚云姗撅了撅嘴巴,“你还是朕的小叶子吗,怎么这样跟朕说话?工资还要不要啦,全勤还要不要啦,年终分红还要不要啦?”

    叶心媛终于被这致命的三连击打败了,连忙举手讨饶,“陛下,臣知错了,请陛下饶命。”

    她狗腿的模样惹得褚云姗哈哈大笑,“这次就饶你狗命!”

    闺蜜二人一边说笑,一边从山上下来之后赶往市中心的商场,因为她们今天要血拼,用褚云姗的话来说,就是有钱不花,搁着也白搭。

    可是叶心媛却没想到,她在商场里遇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眼看着那个熟悉的背影要走远了,叶心媛连忙冲着试衣间里的褚云姗喊了一声:“姗姗,我好像遇到一个熟人,我先过去说句话,你自己先试着。”

    说完,她不等褚云姗给她回应,便连忙追了上去。

    那个熟悉的身影旁边还跟着好几个人,好像是属下一样,似乎是在汇报工作,商场有些吵闹,可这样也恰好遮掩了叶心媛的踪迹。

    她尽量靠近这几个人,从这几个人的只言片语中,发现这整座商场竟然都是那个熟人的。

    这让叶心媛震惊不已。

    明明听到这么大的秘密,他应该赶快离开的,可是却不由自主的一直跟在那人身后,直到了商场某个人迹罕至的角落。

    那人停下脚步,叶心媛刚要闪身躲到一旁,对方头也不回的说道:“媛媛,跟了一路,现在是不是该出来了?”

    直接被人戳穿跟踪一事,叶心媛觉得自己也没有再隐藏的必要。

    她从角落里走出来,看向眼前这个人。

    “哥哥。”她开口道。

    那人转过身,正是夏止。

    “原本想要再隐瞒一段时间了,没想到现在就被你发现了。”

    叶心媛:“……”

    她不知道该开口说什么好,夏止这个样子哪里是当初在英国的时候身无分,无家可归,柔弱自闭又无助(???)的模样?

    夏止走进她:“怎么,你难道没有什么想要问哥哥的吗?”

    叶心媛捏了捏一衣角,“所以之前的那些都是你在骗我?”

    夏止看着叶心媛似乎有些受伤的神色,对于自己被发现了真面目,一是完全没有任何想要辩解的意思,好似无所谓的态度。

    他笑的温柔,“倒也不能说是全部骗你,至少夏昌明对我和我母亲所做的事是真的,我惨痛的童年也是真的,我如果不伪装,不演戏又怎么能轻易接近你,取得你的信任,然后得到我想要的结果呢?”

    叶心媛看着他,后退了两步,只觉得眼前这个人非常可怕,她当初明明那么全心全意的相信……

    “我不想再看到你了。”

    说完,她转身就要逃开,结果,还没等她迈开步子,只觉的后颈一痛,眼前一黑,便软软的向地面倒去。

    夏止一把接住即将要倒在地上的叶心媛,神情莫测。

    “想不想见我,可由不得你说了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求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