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总裁深度宠:Hi!〕〔蚀骨情深:恶魔总〕〔我在洪荒有片地〕〔三国之谋伐〕〔英雄联盟之胜者无〕〔我有九个神级姐姐〕〔大唐腾飞之路〕〔无限体验人生〕〔混沌至尊诀〕〔中场大师〕〔恶魔总裁腹黑妻〕〔逆猎轮回(轮回者〕〔天命之族〕〔六指诡医〕〔电影黑科技〕〔斗罗之双子斗罗〕〔娱乐圈的拆弹专家〕〔龙王医婿〕〔太乙〕〔阴司鬼域唯一的团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顾少宠妻又宠宝 第八十六章 人心
    “你们对我都很重要,我怎么能看着你自己去涉险?”

    叶心媛据理力争,态度坚决。

    “你现在行动不方便,有我在,好歹可以照应着你,轩轩那里我也帮不上什么忙,无论如何,我都要跟着你一起过去。”

    顾谦拗不过叶心媛,最后只得和她一起。

    两人一起慢慢接近两层高的小楼,发现这栋小楼的窗帘都拉着,完全看不到里面的景象,正考虑到底用什么样的方式进去的时候,小楼的门突然打开了,甜甜拎着垃圾出来,脸上带着笑意,完全没有任何受到惊吓的样子。

    叶心媛看到女儿后,那颗久久悬在半空中的心终于落了回去,她忍不住哭了出来,冲上去抱住了甜甜。

    “甜甜!”

    甜甜看到叶心媛,也忍不住眼眶一红,抬手抱住了叶心媛,“妈咪!你终于来接甜甜了……”

    就在这时,屋里的人似乎是听到外面的动静,便推开门冲了出来,结果对上了叶心媛和顾谦的视线。

    而这个人正是巩子福。

    看到顾谦和叶心媛,原本怒气冲冲,气焰嚣张的巩子福一下子像泄了气的皮球,瘪了下去,嗫喏着嘴唇,涨红了脸,满是羞愧,“对,对不起……”

    顾谦满脸冰冷,看着巩子福,开口道:“不如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要做这种事情?道歉并不能弥补我们和孩子受到了惊吓。”

    顾谦的话让巩子福更是萎靡,“我……我是有理由的……”

    原来,巩子福之前也有一个像甜甜这么大的孙女,他的儿子儿媳常年在外打工,就把孙女丢给他带,小孙女是他一天一天看着长大的,感情自然是无比深厚。

    可是就在前段时间,小女孩突然遭遇了意外,然后去世了,他接受不了这样的打击,一时想不开,所以才做出了绑架甜甜这种昏头的事情。

    “对不起,给你们带来麻烦,真的很抱歉,是我老糊涂了,不该做这种事情……”

    巩子福低垂着头颅,口中不住的道歉。

    虽然事出有因,可叶心媛并不想轻易原谅巩子福。

    她默不作声,把甜甜带到一旁,好好的检查了一下,发现没有任何问题,甜甜无比的健康。

    甜甜看了一眼在旁边低垂着头的巩子福,忍不住拉了拉叶心媛的衣角,“妈咪,你也教过我,知错能改,善莫大焉,现在巩爷爷知道错了,您能不能原谅他?巩爷爷对我很好的。”

    叶心媛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顾谦知道她这是在介怀他受伤的事,便主动上前和巩子福攀谈,细说之下,发现巩子福也是个可怜人。

    在外打工的儿子儿媳一年到头回不了家一趟,也从来没往家里寄过生活费,他的小孙女遭遇到意外的时候,如果能及时送去就医的话,说不定没有生命危险,可事实却是造化弄人……

    如今,儿子儿媳怪巩子福没有看好自己的女儿,已经是大有老死不相往来的架势了。

    幸运的人总是有着相同的幸福,可不幸的人却有着各自的磨难。

    听完巩子福的讲述,叶心媛陷入了沉默,她张了张嘴,可是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不过,最后几个人还是好好的谈了谈,顾谦和叶心媛决定在自家公司给巩子福找一份差事,也好让他多一点经济来源,毕竟他种的那一亩半水稻真的谈不上能够卖出足够的生活费。

    和道谢的巩子福告别之后,三个人便下山,然后在接近半山腰的地方遇到了上山寻找他们的人还有夏止和轩轩。

    同夏止讲述了这几天经历的事,发现还好是有惊无险。

    夏止摸了摸甜甜的小脸,把小姑娘抱起来,“甜甜有没有害怕?”

    甜甜搂着夏止的脖子,摇了摇头,“甜甜不怕,因为甜甜知道爸爸妈妈还有哥哥一定会来救我的。”

    夏止忍不住刮了刮甜甜的鼻尖,“甜甜真勇敢。”

    甜甜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忍不住在自家帅舅舅的脸上落下了一个么么哒。

    来寻他们的人刚好带了简易担架,伤了腿的顾谦便坐在担架上。

    轩轩拉着叶心媛的手,时不时的就扭头瞅一眼顾谦。

    对上自己儿子的事情,顾谦挑了挑眉,问道:“顾轩轩,怎么了,你是不是有什么话想说?”

    轩轩:“爸爸……你的腿很疼吗?”

    接收到了儿子的关心,老父亲露出了一个欣慰的笑容,“还好,谢谢轩轩。”

    轩轩点头,又道:“可是爸爸,你现在坐在担架上的样子一点都不‘霸总’了,有点儿像我和妈妈一起追的清宫剧里面的妃子。”

    所有人:“……”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最怕顾轩轩语出惊人。

    最先笑的惊天动地的是夏止,他一点都没打算给自己妹夫面子,笑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了,一只手疯狂的拍着旁边的树干。

    其他人都撇过头,肩膀抖个不停,抬着担架的两个小哥更甚,抖得顾谦如同海面上的一叶扁舟。

    顾谦:“……”

    顾总觉得这儿子不能要,趁早找个垃圾桶扔进去得了!

    顾轩轩一脸无辜的眨了眨眼睛,他只不过是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而已,为什么所有人都笑成这样?

    夏止呼噜了一把顾轩轩同学的脑袋,“不愧是我外甥,真是才华横溢。”狠起来,连自己亲爹都怼。“噗呲……”

    一行人一边笑一边往下走,留着担架上的的顾谦生无可恋。

    结果在接走到半山腰的时候,牵来用来寻人的猎犬突然冲着某个方向大声狂吠起来。

    几个人对视一眼,正想着要不要去那里看看的时候,结果其中某一只猎犬突然挣脱开来,朝着它们狂吠的方向奔了过去。

    这下,不过去也得过去了。

    留下几个人陪着两个孩子和行动不便的顾谦,夏止便带了其他人进去,叶心媛莫名有种不安,便也跟了上去。

    等他们找到那只猎犬的时候,发现那只猎犬在某个大树下面疯狂的刨动着。

    “黑贝?”

    其中一个人唤着自家狗子的名字。

    黑贝停下刨坑的动作,冲那人嗷呜一声。

    “它让咱们过去看看。”

    黑贝的主人翻译道。

    几个人便上前去,走到黑贝刨开的坑前,发现坑里尽是枯败的枝叶和散发着诡异味道的泥土,正当他们觉得这根本没有什么奇怪的时候,其中一个人却引进了发现坑里似乎有什么白惨惨的东西被腐败的树叶掩盖着,如果不是他站的角度刚刚好,哪怕黑贝异常,恐怕他们也发现不了。

    那白惨惨的东西是什么?能让猎犬反应这么激烈?这几头猎犬到现在还站在坑边狂吠。

    带了工具的一行人说挖就挖,三下两下就把这个坑彻底抛开来,然而坑里的东西却让他们大吃一惊,胆子小的其中一个甚至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腿软的叶心媛被夏止扶了一把,她靠在自家哥哥身上,难以置信的指着坑里的东西,“这些……”

    “别看了。”夏止抬手捂住了她的眼睛。

    “阿四,打电话报警。”

    他吩咐其中一个属下。

    阿四也这才反应过来,连忙拿出卫星电话。

    “喂,你好,是jing局吗?我要报警,我们在xx山的半山腰发现了好几具白骨……对,万般确定绝对是人的骨头,头盖骨还在那里呢,我们怎么可能认错……好,好的。”

    挂掉电话后,阿四抹了一把脸。

    心道,这都是什么事儿呀,他们不过是上山寻个人,有必要这么刺激吗?

    他忍不住悄悄撇了一眼,坑底横七竖八的白骨,这么多绝对不是一个人的骨头吧……不小心和某个黑洞洞的眼眶对上,激的他又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被夏止带着远离埋骨坑的叶心媛脸色发白,她忽然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一个问题,连忙拉住夏止的胳膊,“哥,山顶上,就是之前带天天走的那个人,他住在山顶上,坑里的那些尸骨明显是谋杀,我有些担心山上的那个人……”

    是的,尽管夏止的动作很快,可她而是看到了某具尸.体的头盖骨上的破洞,很明显是被钝器击打的。

    “山上那个人……”夏止皱了皱眉。

    四周人烟罕至,从半山腰一直到山顶,也就只有那一户人家,而且这个人之前还干出了绑架甜甜的事情……

    想到这里,夏止便安排了两个人到山顶上的两层小楼里去看看。

    这些骸骨一看就有段时日了,如此看来,山顶上的那个人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嫌疑,而且,夏止在来之前也曾查到过,这附近时不时就会失踪一两个人。

    上山的两个人很快就下来了,可他们却没能带下来巩子福,只带下来了一封遗书,内容是他们用手机拍下来的,那人把手机递给了夏止。

    “我们到的时候,房子的主人就已经自杀了,是喝农药死的。”

    想到屋里的惨状,小年轻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这简直就是他一辈子的阴影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从红月开始〕〔我加载了恋爱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万界圆梦师〕〔我的一天有48小时〕〔神羽战尊〕〔小精灵之第五天王〕〔我的姐姐是超模〕〔宁凡小六子柳云烟〕〔凰妃演技太高超〕〔纵意人生秦浩〕〔厉少,夫人又把你〕〔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