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夫人每天都在线打〕〔神级狂兵〕〔武谪仙〕〔我与我的江湖酒馆〕〔大秦开局时间倒退〕〔太子妃她命中带煞〕〔从精神病院走出的〕〔三国从救曹操老爹〕〔木叶寒风〕〔哥哥们重生后把我〕〔大师兄是个凡人却〕〔海贼之祸害〕〔从我是特种兵开始〕〔宋缔〕〔开局就是不死血脉〕〔从港综位面开始〕〔斗罗之终焉龙神〕〔战争从亮剑开始〕〔DC家的骑士〕〔从斗破开始召唤万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赵尸王朝 (118)召见
    惨烈地战斗渐渐进去到了尾声,厮杀声惨叫声仿佛将在场的所有人甚至是有着一墙之隔的偷听者都感觉到这一切仿佛是进去到了宋辽边界的战场之上。

    整个开封府不论是下人还是官员无不吓得面如土色,躲在房子之中裹着毯子瑟瑟发抖,胆大的还敢起身微微打开窗户观望着外面不断奔跑着的禁军士兵,虽然他们看不到高墙后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根据所谓的推理猜测来相互说得头头是道,文官们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彰显自己的勇敢,哪怕是外面传进来厮杀的声音都让他们身体都在不自主地颤抖。

    现在好了,杀喊声渐渐平息了,疑惑地官员们怀着迟疑地态度,缓缓打开门,探出头去,四下张望着,如同在洞穴里面探出头去打探情况的老鼠。

    “结束了?”

    他们在心里泛着嘀咕,面上显露出来的尽是疑惑,不知道接下来该如何是好了。

    “怎么回事,也没有个当兵的来告诉我们该怎么办?”其中一个官员疑问着,站在门口看着外面,他到底是没有胆量走出去。

    “这外面怎么也看不到一个人?”另一个官员小声说道:“这谁也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他当兵的也不知道在房子里面吆喝一声,这让咱也是左右为难,不知道是该不该出去,唉!”

    “呦,你看你看,这帮家伙,唉,又来了一个小兵,呦呦呦,你看看他跑的多快啊。”

    这个官员口中说着的,正是一个从开封府衙役外府跑进来的衙役,他脚步轻快,一步一跃地蹦蹦跳跳前进,只是因为为了能够不让地上的血泊弄脏他的鞋子。

    他绕过门口堆积如山的尸体,绕过那些正在因为忙碌的士兵,在监狱的内场里面四下张望着,看到的都是周围那些搬运被禁军残忍杀死的尸体,它们都是身首异处,像是经历了一种非常奇怪的仪式一般。

    这个衙役到处张望,没有找到他想要找到的东西,脸上露出了一丝忧愁。

    可是当他看到了杜涛背对着他的时候,狱吏迟疑了片刻,还是快步走了上去,在杜涛的背后轻声呼唤道:“杜副官,杜副官?”

    杜涛听到呼唤声,他像是大梦初醒一般连忙回过头来,瞪大双眼惊恐地望着在他身后的衙役,当杜涛再三确认眼前这个狱吏不过是开封府的衙役时候,杜涛长舒了一口气。

    “杜副官,您这是?”衙役投来疑惑地目光望着杜涛并且上下打量着杜涛,并且将目光投向了杜涛手里提着的人头,杜涛被这样的目光盯地浑身不自在,他同样对眼前这个衙役报以同样上下打量着衙役。

    “哦,是这样的!”前来传令的狱吏轻声咳嗽了一声像是在掩盖自己的失礼,他冲着杜涛尴尬地笑了一声,继而凑近了杜涛的耳朵,小声对杜涛说道:“薛太师正在找你们呢,主要是想问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最主要的原因是,薛太师想知道现在的问题到底怎么样了?”

    “额,我现在这里跟你说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吗?”杜涛疑惑着,冲着衙役展示了一下他手中的“战利品”,接着询问衙役道:“那我该怎么做?我就是给唐指挥拿东西的!”

    “拿东西的?”

    衙役上下打量着杜涛的一身血污,又看了看杜涛手里的头颅,想必他口中口口声声说得东西,也就是眼前这个玩意吧。

    “现在可是找不到你的指挥,现在可说不清楚这东西你们指挥是让你干什么用的。”

    “所以说现在你们的指挥不在了,现在这里就有你做大头?”

    “是吧?”杜涛回答的非常勉强,面对着眼前的衙役,他虽然非常不满衙役这么地位悬殊却又如此令人不悦的语气,可是又不得不笑脸相迎全部都是因为这个衙役身后的大员。

    杜涛此时在心里一遍遍惨叫着,大声质问唐这个家伙现在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太师和魏王想知道现在问题处理地怎么样了?”衙役接着询问道:“魏王想听到最真实的回答。”

    “难道你没有长眼睛吗?”

    终于,在衙役这种漠然的态度之中,杜涛终于忍受不了,他一脸嗔怒地望着衙役,有意无意地向这个衙役宣泄自己内心的不满,也是在向衙役宣称自己的地位。

    “难道你不能够看看这周围到底是什么情况再回去向薛太师汇报吗?若是太师和魏王不相信,你大可引导他们前来好好看看,看看这一切都怎么一回事吧!”

    “放肆!”

    这样的词语竟然从这个衙役的口中说了出来,这声音不大,却如同在杜涛的心头敲响了一声洪钟一般让杜涛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太师还有魏王的衣着哪怕是脚下的鞋都是金银华丽,都是天物,岂能在如此污秽肮脏地土地上,这不是糟蹋大人们的玉体!”

    衙役的一番话让杜涛无话可说,他呆呆地站在原地,如果再怎么坚持下去,可就是不给薛太师跟魏王面子了,对于话语怎么说,杜涛虽说是一介武夫,可是心里还是有些数的。他知趣的闭上了嘴巴,默不作声,算是服了软。

    “既然只有你在,那么就由你来向薛太师还有魏王汇报吧。”对于杜涛的寻找存在感,衙役似乎并没有放在眼里,毕竟他是开封府的人,可跟禁军聊不来,就算再怎么言语上的得罪,只要是有魏王还有薛太师在身后,他禁军对开封府的人也无可奈何。

    还不等杜涛说些什么,狱吏就已经转过身扬长而去,只留下杜涛愣在原地,呆呆地望着衙役远去的背影。

    “狗东西!”

    杜涛小声狠狠地骂了一句,骂完又忍不住长长的叹了一口气,他又能怎么办,只能怪唐为什么一声不响地离开,现在再想找唐已经是来不及了。

    “说不定这个唐家公子已经预料到了这件事然后把麻烦丢给我自己跑掉了!”杜涛在心里猜测,看了看自己手中那个满是血污的头颅,心里不经意间想到了唐当时把这个脑袋丢给他的时候说的那一句:“如果有什么事情,就把这个脑袋带过去,也算是一个答复。”

    “这个脑袋,就是答复?”杜涛好奇地提起这个脑袋来上下打量了一番,既然唐把这个脑袋给了他,那么就一定有用。

    杜涛这么想着,面对再三的催促,他深吸了一口气,快步跑出了监狱,跟在衙役的身后,享受着来自周围一切怪异地目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大道纪〕〔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初笺〕〔以情为陷:总裁的〕〔一世巅峰〕〔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荣耀巅峰〕〔农门医女:三爷家〕〔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