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终极小村医〕〔三国之帝霸万界系〕〔神宠全球降临〕〔我真想平平无奇啊〕〔掌御星尘〕〔我家公子是个现代〕〔当灵气复苏撞上深〕〔大国花匠〕〔我这个号练废了啊〕〔重生之我是大魔法〕〔上门战神〕〔梦魇主宰〕〔我老婆被夺舍了〕〔精灵宝可梦之全球〕〔无敌邪圣〕〔恋爱从爱情公寓开〕〔我炼制的成功率是〕〔奶爸戏精〕〔我的吐槽神器〕〔九鼎青云志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赵尸王朝 (76)密谋
    “太师,这是怎么一回事?”

    韩延庆站在门口,敲了半天门,门口的侍卫就像是这紧扣的锁环一样纹丝不动,甚至一言不发。

    “难道是受到了那怪物的惊吓?”韩延庆在自顾自地说着,并且在府院前面来回踱步,现在这个怪物有了两个,那么这种东西如何处理成为了一个难题,如果说是直接杀掉,那可再轻松不过,也不就是隔着牢笼用长矛捅死它们,可是这毕竟不是韩延庆他自己能够做出的决定。

    身居高位,恰恰是做出选择的,可是平日里想着吃什么都是那么费力,更不用说在这个时候决定两个怪物的生死。

    “指挥使大人。”这个时候,守在门口的士兵终于开了口,他望着指挥使韩延庆,面露为难之色并且怀着歉意地口气说道:“太师进门前特意嘱咐了,无论是谁都不能进这大门,就在昨天,皇上还来拜访,都没能进的去。”

    眼看着这个侍卫都把赵坤搬了出来,言外之意就是在告诉韩延庆:“你看这皇上都进不了这个门,你一个区区殿前司都指挥使想进去,不合适吧!”

    韩延庆自然是听得出来这其中的意思,他瞪了这个侍卫一眼,可是也仅仅只能够瞪上一眼,他这是按照命令行事,这是太师薛文利的意思,如果换作是他,他也会这么做吧。

    “看来只有过些日子再来了!”

    韩延庆在心里暗暗说着,接着转身,朝着门外而去,上了马车,他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迷茫在心头。

    “这下,该去哪里呢?”韩延庆在心里自问着自己。

    “大人,我们该去哪里?”马夫在外面又一次催促起来,这才打断了韩延庆的思绪。

    “先,先回到府上吧!”韩延庆轻叹了一口气,冲着车夫招呼了一声。

    “好嘞,您可坐稳了!”车夫吆喝着,挥动马鞭抽打着马背,马车缓缓开动,带着韩延庆缓缓离开了薛文利的府邸。

    在陈襄的府邸当中,来了一个他等待了很久的一个人,这时候在他的府上,坐着的是他花了重金雇佣而来的展开图。

    展开图已经在这里等候了不少时候,大概是从大早上开始就在这里等够了,等了那么长的时间一动不动,这对于这个自然是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等那么久。

    “丞相。”因为坐了太长的时间,展开图的两条腿下面都已经大汗淋漓,他有些坐立难安了,可是身旁的左丞相陈襄坐在座位上就像是个雕像一般巍然不动,主人不动,身为客人的,确实没有动的理由。

    这可把展开图给辛苦坏了,就看到他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屁股上全是汗水,染的自己的衣裙潮湿,更是让肉体痛苦难耐。

    “大人!”展开图强忍着自己身体的不适,但还是满脸堆笑地看着陈襄,接着说道:“我们,我们这是在等何方大员?”

    “大员?”陈襄缓缓睁开紧闭地双眼,看着展开图,接着说道:“以开图的意思来看,到底是什么样的大员,需要我来等候呢?”

    “是是是!”展开图赶忙点头承认,“敢问这个人世间,能够让丞相大人等候的人,那必然是人中龙凤,既然是人中龙凤,那么等候一段时间,也是应该的!”

    “哼,算你识相!”陈襄还是表现出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坐在座位上微微一笑。

    话音刚落不大一会儿,听到门外传来了一阵并不算是沉重地脚步声,那脚步声步履匆匆,越来越近,让展开图免不得好奇起来。

    只见展开图伸长了脖子去观望门外,就看到王管家推开了门,这个时候陈襄缓缓站起来,冲着那来的人笑了笑,只看到门外来了一个身材魁梧的壮汉,那人头上戴着束发嵌宝紫金冠,金冠上装饰一缕红缨,多出这一点恰是将整个人精神提起,神采奕奕,一身戎装,黄铜的铠甲在外面的日光下闪烁着耀眼的金光,外穿米黄色长袍镶嵌红边,在王管家的引导下缓缓走上台阶。

    “真是一个闪亮人也!”展开图望着那伸脚踏进门槛里面的人,情不自禁的感叹了一声。

    那人进门,第一眼看到的是左丞相陈襄,他立马抱拳作揖,冲着陈襄大笑道:“左丞大人,属下姗姗来迟,还望左丞大人降罪啊!”

    “唉,哪里哪里,奉孝言重,言重了!”说完,陈襄就赶忙上前一把扶住那个被他称为奉孝的武士手臂,拉着他走进了房门中,接着对展开图介绍道:“这位便是我的老乡吕波,字奉孝,天生神力,有着万夫不当之勇,能拉百石之弓,现身居神弓营都指挥使。”

    虽然展开图知道这个所谓的指挥使对于殿前司都指挥使来说实在不值得一提,可是好歹也是个正五品的官职,既然能够让左丞大人都愿意等候的人,那自然不是等闲之辈。

    “幸会幸会!”展开图一脸惊喜模样望着面前的吕波,连忙走上前来拱手作揖,算作是对于他的尊敬。

    吕波虽然是武人,可是常年与这帮官僚文人一起,到底是明白一些官场上做人的道理。虽然不知道展开图的底细,但还是毕恭毕敬地冲着展开图行礼。

    “好了,既然大家都已经相互了解了,那么我们就开门见山了!”陈襄说着,拉着吕波来到他的座位上,接着自己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唉!”

    陈襄还没有坐下,可是叹息却响了起来,这举动让吕波有些疑惑,他紧皱眉头望着陈襄,不解地询问道:“丞相这是要?”

    “开图也是明白,当时那个唐玉父子在汴村烧了些活死人,可是他们并没有全部杀死而是留了一个种!”

    “我不明白,丞相。”展开图摇了摇头。

    “呵呵,你不明白那是正常。”陈襄笑了笑接着说道:“他薛文利在一定是在研究那个活死人,可是既然这个活死人在他的手里,我们必须要想个办法知道一些消息才行!”

    陈襄的话音刚落,吕波立马说道:“不瞒丞相所说,我在开封府衙役里面还真有一个交好的发小,他在前些天跟我在酒桌上有意无意地提到,在衙门的地牢里面据说关了一个怪人,很可能就是我们要找的那个人。”

    “那就太好了!”陈襄猛地拍了下大腿,笑着说道:“既然如此,倒不如说去想个办法潜入进去,把这个家伙给放出来!”

    “放出来?”展开图还有吕波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陈襄竟然想要把这个吃人的怪物给放出来,他们还是小声询问陈襄道:“大人,您可是真的这么决定了?”

    “那还有假?”陈襄激动得几乎坐不下去,他站起来在面前的空地上来回踱步,“反正是他们的祸害,躲也躲不掉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大道纪〕〔初笺〕〔我的系统总想逼我〕〔以情为陷:总裁的〕〔一世巅峰〕〔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荣耀巅峰〕〔农门医女:三爷家〕〔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