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直播鬼才:这主播〕〔联盟之魔王系统〕〔我总出现在命案现〕〔全球大佬团宠后,〕〔头号战神叶锋苏凝〕〔陆七权奕珩〕〔在偏执傅少身边尽〕〔首席继承人陈平〕〔我一心御兽〕〔从斗罗开始的武魂〕〔因为怕死只好多谈〕〔抗战:百倍返现:〕〔祖宗诶!选妃呢?〕〔开局亮剑,我一团〕〔神奇宝贝:大师系〕〔少年歌行:隐居十〕〔万界神王:从召唤〕〔大秦:父皇!我真〕〔狂飙:从制霸京海〕〔那一夜,她带走了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四十一章 下官愿意
    ..,最快更新!

    码头

    本朝之处,太祖高皇帝就特别重视水运,批示:”内者运河,外者海运,国之命脉也,不可不重之。”

    因此一开国,就修缮运河,几度修葺,挖掘湮没淤塞,河道拓宽,水深丈余,沿河以及沿海,顿时兴隆起来。

    一艘帆船在码头靠了岸,这时乌云沉沉,一个九品官疾步出了船舱,一股风扑面而来,吹得衣襟撩起,一个带刀衙差见他出来,躬身:”主薄大人,外头风大,要下雨了,是不是缓行几刻?”

    “唔,不行啊,差事要紧。”主薄仰视着黑沉沉的天穹,才几分钟,一道金蛇闪过,接着是炸雷惊天动地,雷声震耳中,倾盆大雨势如万马奔腾。

    主薄却不再犹豫,厉声吩咐:”穿油衣,让驿站备牛车,我们立刻赶去张钦差处。”

    “是!”

    几个衙差就雨去了附近的驿站,不久就有了车,让主薄上去,一行人就赶去钦差府。

    幸这时是大夏天,本热的人气也透不得,淋点雨也不要紧,从码头往张岱临时落脚的住去并不算远,也就是几里,很快就到了。

    “那里便是钦差大人落脚的地方了,原本本地一个大户的宅子,里面的人犯了事,被带走了,钦差大人便带着人住在里面。”

    有人去打探,得到的回答是这样,这时,夏天的阵雨已经停了,雨过天晴。

    主薄看去,只见是个宅子,黑漆大门,看样子是三进的院子,对他来说,这样的临时落脚点,是再合适不过了。

    离近了才发现,这宅外面有着甲兵衙差。

    主薄心里清楚,作副钦差的张岱,行事做派高调多了。

    他手里有甲兵,且数量不少,所到之处,尽是有甲兵护卫,倒也不是完全气派,实在是有实际需要。

    因尽管官员们都是小心谨慎地招待着,可即便是如此,张岱也依旧是走一处,就掀起一股腥风血雨。

    积下的仇恨自然无数。

    “你们是什么人?”

    见有牛车几骑从远处过来,停在大门口,门口站着甲兵立刻就脸色冷凝过来,开口问着,并且手按刀柄,这让从牛车上下来的主薄,微微蹙了下眉。

    但他能被派来送信,本身就是性格稳当温和,很快就恢复了表情,对着问话的甲兵:”我是从南兴郡而来,代表太孙和知府,来见张大人。”

    听到这话,甲兵的神情缓和了下,行礼:“大人,请恕小的无礼,这是钦差吩咐的规矩。”

    在检查身份,才让主薄进去,但跟着主薄过来的几人,则被留在外面等候。

    主薄颌首,就迈步进去。

    才进了门,就听到了里面传出的喧闹声,像是有不少人在窃窃私语。

    等走了进去,才发现,可不就是很多人在窃窃私语!

    光是院子里站着的就有不少人,看他们穿着官服,都是官员。

    虽然都是七八品的小官,但略数了数,竟然有二十几个,都挤在院子一角,正在低声说话。

    这些人也是在等着张岱接见的,这么多人?

    这来自南兴郡的主薄,才想走过去,就被身后一道声音给喊住了。

    “王贤弟,你怎么在这里?”叫住王主薄的人,等王主薄转身时,已是过来,惊讶:”还真是你!你如何会在这里?”

    “李兄,是你?”

    这还真是认识的人,李诜,算是旧识,还有点亲戚关系,因此称呼都是相对亲近些。

    二人都不是地位高的人,带着书信过来的南兴郡主薄,也不过就是个正九品的小官。

    李诜是从八品,比之强一些,所以看到来人后,王主薄也只能停下。

    李诜走过来,就直接问:”你是从南兴郡而来?”

    主薄点头:”是。”

    李诜拉近了距离,低声问:”也不知道南兴郡如何了,听闻太孙已经驾临南兴郡,可有什么消息?”

    主薄直摇头,又说着:”我这里还有紧急的差事,却不敢耽误,要不,等办完了差事,你我再说?”

    李诜只能是让开路,目送着主薄去了大厅门口。

    原本还想着是不是等一等,顺便去打探一下情况,在遇到这熟人后,主薄已改变了想法。

    自己想着打探消息,别人恐怕也想从自己这里打探消息。

    可是别人的消息不要紧,自己的差事要是泄露了,就会吃不了兜着走,李诜还能推却,可别人问起,自己不答,就凭空恶了人。

    想到这里,主薄再不迟疑,郎声:“我乃南兴郡主薄王宁道,要求见张岱张大人。”

    南兴郡的主薄王宁道?

    大厅外面守着的人一听,立刻就重视了起来,毕竟太孙就在此郡。

    “请稍等。”一人说着,立刻进去禀报张岱,稍后就出来,说:”大人请你进去。”

    “是!”得知有传唤,王宁道立刻往里走。

    本还想着,将一封信先给了张岱,等见完张岱,再将另一封信给方惜。

    才进去,就看到了方惜就在厅里,在一侧的杌子上正襟危坐,只是神色阴沉,王宁道没见过方惜,但听余律描述过长相,一看,就辨认了出来。

    “什么事?”坐在正中的张岱,面带一点疲惫之色,看了下面一眼,见是个三十多岁的九品官,白净面孔有着长须,不冷不热问着。

    “回大人的话,下官是奉了太孙跟知府柴大人的命令,前来送信。”王宁道一躬身说着。

    南兴郡知府柴克敬和太孙的信?

    张岱听到知府柴克敬时,还是无所谓的态度,听到太孙,就站了起来,盯视王宁道一下,遂点了点头:“信呢?”

    王宁道忙将信拿了出来,递给张岱:”这是给大人您的信。”

    张岱接过来,抽出信瓤儿,细细读了。

    这时,王宁道又看向了旁坐着的人,问:”不知这位大人,可是方惜方大人?”

    方惜其实早在知道这是南兴郡来的主薄后,就对其多有关注。

    余律可是被他送去了太孙那里,太孙既与南兴郡的知府一起送信,说明太孙去了南兴郡。

    他有点想知道余律现在如何了。

    就看到这名南兴郡的主薄,掏出第二封信,递给了他。

    “这是余律余大人给方大人你的信。”

    不等方惜细看,张岱已读完了给自己的信,信不长,神色有所变化,又回头看了一遍,似是有些惊奇,像是想不到太孙竟会有这样的举动,问:“你说,太孙命你,将桉卷移交给我?”

    “是,总共二十三卷,都是罪状确定了。”王宁道躬身,态度很到位,话却不一般:“太孙让您处置。”

    “让我处置?”张岱不由一笑,仰脸看看窗外灰蒙蒙阴沉沉的天空。

    这种罪,一旦确定,抄家杀头都有,太孙这是要自己代为动手?

    “是顾忌,还是别的用意?”

    张岱仔细回想着这位太孙过去的事,觉得不太可能是怕事,或许,就是不直接下场?

    太孙突然来这一手,还真是有些出乎自己的意料。

    张岱神情又沉静下来,良久一笑,等回过神,看向方惜时,才发觉方惜也已看完了那封书信,竟涨红了脸,青筋都暴了起来。

    是从信里得知真相么?

    也难怪方惜会露出这样的神情,这是被人给设局耍了个彻底。

    张岱沉吟片刻,问:“你来我这里,具体差事不多,算是怠慢了你,不过,现在太孙移了我桉卷,给了证据,要我查抄这些贪官污吏,这差事,你可愿办?”

    方惜紧紧捏着信,勐地抬头看向了张岱。

    二人目光对视,方惜的眼底闪过了一抹冷光,重重地说:”下官愿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老赵与表儿媳妇孙〕〔从完美世界穿越诸〕〔开门迎客〕〔模拟修仙:我能看〕〔漫威之我穿越的有〕〔说他碰到你了没〕〔麻衣诡相〕〔临高启明〕〔四合院:从机械工〕〔嫁给山野糙汉后她〕〔玄幻:开局被迫下〕〔温情一生只为你林〕〔规则怪谈:要求我〕〔甲鱼修仙记〕〔从入赘长生世家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