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自首〕〔破案需要我这样的〕〔联盟:我真不是绝〕〔坏女孩〕〔微醺玫瑰〕〔分手后,豪门掌权〕〔快穿之都是我的踏〕〔七零嫁糙汉:知青〕〔落入他的圈套〕〔诸神殿〕〔虐文女主忙抓鬼〕〔玩大了:七零知青〕〔重生!穿到渣爹以〕〔山村桃运傻医〕〔首席继承人陈平〕〔陆七权奕珩〕〔韩飞李斐雪是哪部〕〔在偏执傅少身边尽〕〔全球降临:诸天争〕〔乡村神农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皇城探事司 第29章 实情
    </br>吴晨愣了一下,他还从未想过这个可能,他歪头想了想,说:</br></br>“鬼魈帮与北蛮必定有关联,而鬼魈帮见我便要杀,若不是司尊命顾右相护,我哪还有命在,这是其一,其二,我若是北蛮那边的人,何必要来司尊这里?在司尊还没到安平县之前,带着鬼魈帮的人白日里找到山坳入口,鬼魈帮的人又懂盗墓之法,等司尊带人赶来时,或许山坳里的东西已经被鬼魈帮的人分几批带走了。”</br></br>“有些道理。”陈忠微微颔首</br></br>屋子里又安静了,吴晨想回去睡觉,可陈忠不发话,他又不能转身便走,只能躬身垂头站着。</br></br>又过了良久,陈忠突然开口说:“山坳里的不是古墓,是大批的金银财宝,是前朝叛军藏在山中的,据说那些金银比官家内库里的银子还要多上许多。”</br></br>吴晨抬起头,惊讶的看向陈忠,他并非惊讶那么多的金银,他是惊讶陈忠肯与他说实话。</br></br>“你有没有读过史书?”</br></br>293063229306/br></br>“兴国之前是陈国,陈国最后一位国君时运不济,连年战乱,疮痍未复继以蝗灾,水灾,旱灾不断,天下百姓上被天灾,下苦盗贼,为官者多方刻剥,极尽所能收敛钱财,百姓苦不堪言,饥民与疲怨者相呼而起,便有了齐宣叛贼。”</br></br>陈忠抿了口茶又说道:</br></br>“齐宣揭竿而起,一路势如破竹,几路富饶州府都被他攻陷,那些曾被官员搜刮的金银,转手便进了齐宣囊中,齐宣残忍刻薄,金银进了他的手中,便休想再出去,原本一鼓作气便可攻下京都,可齐宣却想着隔江而治,早早的自立为王,陈国倒不是灭在他手上,有人有样学样,揭竿而起直奔京都,血洗皇城……后来我兴国太宗皇帝平定了叛乱,齐宣知道大势已去,便带着亲信进了深山,再后来有传闻说,齐宣将掠夺金银藏于某处,以作后世子孙光复之用。”</br></br>吴晨忙问:“这个齐宣身边有懂得五行八卦,奇门遁甲的人?”</br></br>陈忠点头说:</br></br>“齐宣死后,他的墓早便被人在南方找到了,里面陪葬之物确实不少,但与他曾经搜刮到手的金银财宝比,便是九牛一毛,当年他进山的时候,有人曾见过,装满箱子的马车一眼望不到头,几天几夜才全部进山。”</br></br>“那太宗皇帝为何没有派兵进山?”</br></br>这候 zc*wx8.c*om 章汜。“你怎知没有派兵?齐宣知道自己大势已去,提前安排了逃亡之路,太宗皇帝派兵进山的时候,他们早便不见了踪迹,所有人都以为那批财宝定会被埋在南方的深山里,谁会想到竟是在北边的安平县被找到了。”</br></br>“确定是那批财宝?”</br></br>“之前三人进山带出一些东西,其中便有几枚竹简,探事司的逻卒找到了被三人遗弃的竹简,我看过了,是千年前《五经注疏》,齐宣在广南西路得此书时,还曾大肆宣扬,《五经注疏》后世无存。”</br></br>吴晨皱起眉嘟囔道:“那三人怎会如此轻易拿到一些金银珠宝?”</br></br>“那三人已无用处,我前日便命人杀了,将那些物什带了回来,找人看了看,确实都是百年前的物件。”</br></br>“没有详细问一问他们吗?”吴晨忍不住问了一句。</br></br>“他们知道说不说都要死,倒是有些骨气。”</br></br>吴晨没有接话。</br></br>陈忠又说:</br></br>“明日边关便会有战事,北蛮大军兴不起大的风浪,他们的目的是山坳,安平县不能乱,你们查这个案子不可惊动他人,蒋山我已命人看管起来,你可以安心找实证,意思到了便可,想来高太尉不至于为了一个出了五服的亲戚如何大动干戈,他若敢,你便再细查也来得及。”</br></br>吴晨站那拧眉苦思,像是没有听到陈忠的话。</br></br>“下去歇息吧,明日安心查案便是,别的事暂时不用你操心。”</br></br>这句话吴晨听到了,他躬身行礼,转身出去的时候还在小声嘟囔:“他们既能找财宝又未曾丢了性命,说不通啊。”</br></br>陈忠看着吴晨的背影,笑了笑,问上前伺候的小太监:“你说他是宝,还是祸患?”</br></br>小太监不知如何作答,陈忠摆了摆手说:“不用你答,我心中有数。”</br></br>……</br></br>吴晨走到屋外便听到大头的呼噜声,他摇着脑袋进了屋。</br></br>屋里的烛火已被大头熄灭,如今大头有点亮光便睡不着,这几日睡得多了些,毛病便更多了。</br></br>吴晨摸索着走到床边,便感觉到阴风,他叹了口气,转身坐到桌边轻声说:“我今日做了什么你应知,就别出来了,我需要歇息。”</br></br>“不想我出来,你为何还要坐到桌边?”玉莲突然妩媚的出现在吴晨身旁。</br></br>吴晨又叹了口气说:“我是怕吵醒大头,让他看到我自言自语,又要唠叨。”</br></br>“哦,我还以为你是想见我……”</br></br>“你有何好见的?一会儿白骨一会儿腐肉的,你现在就算是美成天仙,在我眼中也只是一副白骨,等案子查明我会命人好好安葬了你,你也赶紧该去哪去哪。”</br></br>玉莲哼了一声说:“你想治蒋山的罪,没有我帮忙,怕是难成事。”</br></br>吴晨挠了挠额头问:“你有没有想过,你跟我说的所有事,我都无法说与他人听,若是说了便要说明出处,你不是在帮我,你是在给我找麻烦!”</br></br>“这怎是麻烦?蒋山身边有几个恶奴,平日里惯会仗势欺人,我那几个姐妹也是被他们亲手打死的……”</br></br>“是,你昨日便说了,这几人在老夫妇失踪后便被蒋山陆续送回京都兄长家,我们现在不能回趟京都吧?就算回,等我们到京都的时候,那几个恶奴还有没有命在可不好说。”</br></br>“那如何是好?知道实情的人不是死了便是逃了,除了蒋山自己认下,不然哪里能找到实证?”玉莲着急的问。</br></br>制大 zcwx8.com 制枭。“你要是还不让我睡觉,可真就没办法想到办法了,你总要让我休息好才能想到好法子,宋提刑已经到了,我看他像是个好官,不是也没关系,这事儿皇城探事司必定会管到底,你放心便是了。”</br></br>“你帮我是为了山坳里那些鬼魂吗?”玉莲沉吟片刻问。</br></br>“你也知道山坳中的事?”</b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帝王受龙椅含玉势〕〔当我和竹马联姻以〕〔老赵与表儿媳妇孙〕〔文轩体育课器材室〕〔仙医佳婿〕〔塞一天冰块不可以〕〔制服(校园1v1)〕〔水王子快被世王撞〕〔女主渣浪大型修罗〕〔两家人一起换〕〔网恋需谨慎小说〕〔我被当做炉鼎三千〕〔那一天〕〔直播算命:开局赞〕〔历史世界唯一魔法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