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木云安萧承逸〕〔王的女人谁敢动〕〔一胎两宝:帝少的〕〔天才酷宝:总裁宠〕〔我真是女明星〕〔陈宁宋娉婷〕〔秦偃月东方璃〕〔战龙临门陈宁宋娉〕〔镇天神婿〕〔沈清辞〕〔少帅临门〕〔战龙临门〕〔战龙无双陈宁宋娉〕〔嫡女重生权臣的掌〕〔战龙无双〕〔林子铭〕〔超级赘婿〕〔39667〕〔全能赘婿〕〔龙眠无限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89章 那些年
    看到赵长安大步走出方阵,整个四叶草阵型立刻安静下来。

    各种目光,带着各种纷杂的情绪。

    望着站在场地中央,赵长安那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说句实话,赵长安一米七八的个头,在高中以前一直被张丽珊高压压迫着学画画舞蹈钢琴游泳——

    家里的很大一部分开支,都花费在赵长安上的各种学习班上面。

    所以这时候,赵长安在草地中央淡然站立,也顿时吸引了不少女学生的眼睛发热,——这有校草潜质啊!

    “同学,吉他借用一下。”

    赵长安没有借微电子2班那个装逼文艺男的吉他,而是借和田紫挨在一起的一个带着大黑眼镜框的短发姑娘手里的吉他。

    因为看到这个大黑眼镜框,赵长安就不禁心生笑意的想起了单彩。

    所以就想逗一逗。

    “呀?嗯,嗯,你用,你用。”

    那个女学生没想到赵长安和她说话借吉他,微黑的脸蛋儿不禁有点儿泛红。

    连忙站起来把吉他递给赵长安。

    “这个花心大萝卜!”

    “而且饥不择食!”

    “夏文卓怎么看上他的?”

    看到赵长安专门借女学生的吉他,几个班的男女学生都在暗骂。

    “教官,你的大喇叭借用一下。”

    “干啥?”

    微电子1班的教官有些发愣:“这么近还能听——,你开玩笑?”

    话说到半腰,

    才变色的明白了赵长安的真实企图。

    满脸震惊的望着一脸平静,似乎人畜无害的赵长安。

    这小子哪里是一只害羞的小白兔啊,简直就是一头步步为营,处处算计,老奸巨猾的老灰狼!

    “大家喊得这么热情,把周围十几个班都惊动了,我总得回馈一下我的善意,让大家听听音儿,知道赵长安是谁不是?”

    既然要玩,赵长安丝毫不介意玩大一点。

    眼睛里面带着锐气的光芒,笑呵呵的望着教官说道:“小打小闹,——没意思!”

    只这一刻,

    四叶草方阵里面的近六十名女生,

    大半都秀眼发光的望着赵长安。

    那颀长笔直的身材,眼内的锋利光芒,轻描淡写的说出来的磅礴的野心:

    ‘小打小闹没意思!’

    在这一瞬间,就击穿了一些花痴女生脆弱的心房。

    甚至觉得这么帅气自信强大掌控力的男生,就算是唱得一塌糊涂,也唱得非常好听!

    “善东,给他!——这拉歌,就是图个热闹。重在参与,只要声音大,胆子壮,不怕唱得烂。”

    生医方阵的教官是一个少尉,倒是很欣赏赵长安的这种性格。

    “班长,你拿话筒。”

    被闵明飞当下楼的梯子,赵长安当然也要讨回来。

    于是,一米九的闵明飞,在赵长安的指示下。

    不得不郁闷的微微弯腰,把话筒临空固定在赵长安的嘴巴和吉他之间的一个虚空位置。

    “咚咚叮叮~”

    赵长安的手指,很流畅的拨动了几下琴弦试音。

    回头望着那个女生说道:“吉他不错哈?”

    一句话说得那个女学生微黑的小脸上面,好不容易才下去的酡红,就立马飞上了双颊。

    深深的低下了小脑袋。

    “哼!”

    和这个吉他女生亲密的挨在一起的田紫,看到赵长安调戏她闺蜜,小老虎一样冷哼着怒视赵长安。

    “无耻!”

    其实微电子2班的吉他手顾聿铭,早就注意到了这个女生,而且打听到了她的名字叫做景岫。

    很仙的一个名字。

    因为在郑市一中的时候,他见过学妹单彩的装扮。

    经过他这两天的偷偷观察,

    身材,个头,肌肤,脸型,长腿,——就惊喜的断定,这个景岫假如打扮起来,不敢说别的,绝对不比田紫差到哪里去。

    本来还想着悄悄的捡漏。

    结果还没开始去捡,就被赵长安这个混蛋借着借吉他的名义,调戏了!

    气得顾聿铭直想拿手里的吉他,

    狠狠的砸在这个叫赵长安的王八蛋的脸上。

    问他,‘爷爷的吉他不是吉他,一定要下贱的去借女生的?’

    “别泡了,赶紧滴!”

    嘴巴也不小的孙一阳,在后面大声的起哄催促。

    引来一片笑声。

    这些男学生们巴不得赵长安去调戏这个大黑眼镜框妹子,让他和女神之间出现感情裂痕,情海生波,分道扬镳。

    ——

    “他吉他弹得怎么样?”

    和夏文卓坐在一起的室友唐芹芹,好奇的问。

    “很久以前听过,还行吧。”

    夏文卓实话实说。

    “很久以前?这是病句咧,前男友。”

    唐芹芹笑得暧昧。

    西岭姑娘唐芹芹,在高中也谈了一个男朋友。

    不过那个男孩子只考了一个普通省内二本。

    她来到明珠之前,她母亲就下了死命令,‘绝对不能再和那个男孩子有任何的联系!’

    而且‘不能谈恋爱!’

    ‘真要谈恋爱,也只能和明珠本地人,重点大学生谈!’

    所以她心里认为夏文卓和她一样的心思,——往事不要再提。

    夏文卓微微皱眉。

    看都周围的同班同学一个个都竖着耳朵偷听,就说道:“这事情很复杂,很难说清,就是我大学不谈恋爱,——听他弹吧。”

    “叮叮咚咚咚~”

    赵长安的手指又轻轻而温柔的抚动了一遍琴弦,心里面不禁有些感伤。

    那冬季,

    路边燃烧的大火,

    ‘咚~’

    吉他被扔进大火的时候,发出的响声。

    “哈哈哈哈哈~”

    恣意的狂笑声。

    那两张狰狞丑陋的脸孔!

    在被打进臭水沟,

    在那堆大火熊熊燃烧之前,

    赵长安从来都没有想到过,有些人泯灭的人性,居然是如此的暴肆狠毒和丑陋。

    永不原谅,

    复仇之路,不死不休!

    ——

    而上一世的经验,想要更加成功,占据更多的资源和拥有更多的力量。

    赵长安总结起来,就是张爱玲曾经说过的那句话:

    ‘成名宜早!’

    而今天,则是他在五角场这个大舞台上面。

    对着世界发出的第一声嘹亮鹰啼。

    赵长安流畅的拨动了一下琴弦,又活动活动有些生疏的手指。

    带着一丝沧桑低沉的声音,

    缓缓说道:“就唱一首错过的爱情故事,那些年。”

    声音通过大喇叭的极限音量键,瞬间遍布学校第三操场每一个角落。

    操场上近四十个班级方阵,以为是大喇叭响起了最新指示,都停止了拉歌。

    侧耳倾听又有啥新命令?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记忆中你青涩的脸。我们终于,到了这一天~”

    赵长安缓缓拨动着琴弦。

    用十九岁的年龄,唱出了一种历经沧伤老男人的味道。

    “啥意思,又到休息时间么,这才隔多久?”

    “这是啥歌,怎么没听过?”

    “是大喇叭播放的最新歌曲么?”

    ——

    “桌垫下的老照片,无数回忆连结,今天男孩要赴女孩最后的约~”

    ——

    “别说话!”

    “嘘!”

    ——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呆呆地站在镜子前~”

    赵长安沉浸的沙哑唱着,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选这一首感伤的歌曲。

    记得自己在第一天回来的晚上,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痴痴的望着镜子前面,那张帅气而年轻的脸。

    记得若干年后,刘奕辉使劲的把一只烤全羊,一大块一大块的使劲丢进桃花江。

    自己把一瓶剑南春倒进江水:“张顺你特么的一个白痴,你特么的是一只猪么,有啥过不去的不能找兄弟!”

    记得自己刚下学,省吃俭用赞了四个月的工资,买了一件四千块钱的皮草,两瓶百十块钱一瓶的高度酒,在干爹干妈的坟前,点燃祭奠。

    “爹妈,我来看你们了。”

    记得自己已经模糊的忘记了,失踪快二十年的夏末末的小脸模样。

    记得父亲已经七十岁了,却依然不顾自己的一再劝阻,坚持到他徒弟那里帮忙挣钱。

    记得——

    “好想告诉你,告诉你我没有忘记。~”

    “又回到最初的起点,呆呆地站在镜子前。~”

    不知不觉,沉浸其中的赵长安。

    唱得满脸泪水。

    心里面咆哮着不逊的呐喊:

    既然有幸再次回到最初的起点,

    那么,我一定要让我这一生,关心的爱着的在意的人,不再重演那些悲剧,也不再出现那些痛苦的遗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