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我成为黑户〕〔请向我告白迟欢〕〔道北霆你又输了〕〔娇妻在上夜少强势〕〔总裁宠妻有个度〕〔大魔王娇养指南〕〔道先生你又输了迟〕〔威震九州〕〔娇妻在上夜少强行〕〔天降萌宝买一赠一〕〔不会真有人觉得有〕〔迟欢道北庭〕〔超脑玩家〕〔黑莲花女配重生了〕〔娇妻在上夜少强行〕〔狼性总裁宠妻有道〕〔上门狂婿〕〔女主迟欢道北庭〕〔娇妻在上夜少强势〕〔第一章手感真好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110章 曾晓晓的誓言
    整个婚礼顿时乱成一团。

    “逆子!把他拖回来!”

    “昊儿!”

    虽然曾昊被暴怒的父亲命令手下拖回草坪。

    然而感觉丢尽了面子的燕南天夫妇,还是带着哭成泪人的女儿,以及亲朋好友愤然离席。

    这场婚礼显然进行不下去了。

    赵长安看到所有人都一副看怪物的模样看着自己,心里大呼倒霉。

    感觉自己这四千块钱可能要打水漂!

    而站在不远的那个中年男子,则是如丧考妣,用吃人一样的目光,凶狠的盯着赵长安。

    “我让你麻皮的唱!”

    嘴里大骂着朝着赵长安扑过来。

    “啪!”

    被早有准备的赵长安掂起了结实的原木椅子,一椅子抡翻在地。

    此时,在场的除了请来的礼仪,厨师,乐手,调酒师,其余的都是曾家的亲朋好友。

    倒没有一个人上去帮着燕家援手,冷眼看着被砸翻的中年男子头破血流。

    这小子唱得曾昊悔婚,不是个玩意儿。

    可这个请这小子的家伙,同样也不是个玩意儿,不是他请的,能有现在这破事儿?

    正是狗咬狗,一嘴毛!

    “真特么的晦气,自己有问题,特么的别人还不能唱歌了?”

    赵长安狠狠的骂了一句,看到那个刚才拿自己衣服的礼仪小姐,站在人群里,一脸惊恐的望着自己。

    这才发觉居然是一个难得的条白直的上等美女。

    赵长安朝她展颜一笑:“我的衣服。”

    ——

    背着吉他包,提着服装袋,赵长安朝着主路走去。

    在公交站边有一个公厕,他打算到那里去换衣服。——反正,感觉今天不是一般的点子背!

    “嗡~”

    后面有一辆大马力汽车增压涡轮的吼声,

    “嘎——”

    在他身边急停。

    “老弟,你那首歌不错,你写的?”

    车子后排打开的车窗,露出许一杰那张胡子拉碴的老脸,赵长安注意到他里面的右手还摸着那个知性经纪人的大腿。

    “算是吧。”

    这个许一杰不但生活作风糜烂,而且非常的无耻,所有的歌都是掏钱买得,然后署上自己的名字。

    其实这也没啥,只要钱到位,双方你情我愿。

    只不过在几年后,有一个一直给他写歌的草根歌手想自己闯,被他利用那个歌手对他的信任,设计陷害,告那个草根歌手剽窃他的作品。

    结果输了官司,面临几十万赔偿的那个草根歌手,绝望的给了他一板砖。

    打了个偏瘫。

    从此销声匿迹于歌坛。

    “算是吧?”

    许一杰眉毛一挑,有了一种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被小爬虫挑衅的怒火。

    忍着火气说道:“这首歌还行,我收了,哥不亏你,这是三万块钱的支票,而且以后有好歌,钱不是问题。”

    “三万块?噗呲~”

    赵长安没忍住,笑了出来。

    今天中午的郁闷顿时大为减轻,似笑非笑的望着许一杰:“呵呵,这首歌,我不卖!”

    赵长安没心情和这个二傻子废话,扭头就走。

    后面传来了隐隐约约气急败坏的骂声。

    “嗡~”

    随即,这辆大奔在超过他的时候,里面又丢下一句骂声:“不识抬举!”

    ——

    赵长安望着大奔远去,消失在路拐角,停下来转进了路边的一处小树林。

    放了一泡尿。

    干脆在这里换衣服。

    “这个老剽,会不会剽了这首歌?”

    同样是老剽的赵长安,低声自语,满怀期待。

    ——

    大奔平稳行驶,很快就上了主路,朝市内驶去。

    “行,行,你好好养伤,好了喝酒。”

    许一杰挂了电话,吩咐道:“停下来,笔,本子!”

    “杰哥,这首歌也没啥吧,曾昊是他自己的问题。”

    边上的女经纪人一边拿出派克笔和五线谱本子,一边想劝说。

    “那你现在给我找一首,老歌也行,能让曾昊公然悔婚的歌,这首歌有爆红的潜力!这个不识抬举的小瘪三是复大的大一新生,山城那边山旮旯里面的土炮,昨晚才是第一次上台唱这首歌。”

    不得不说许一杰的记忆力还是非常强的,在他笔下,唰唰唰飞快还原着赵长安刚才唱的歌词和曲谱。

    “第一段是没问题,就是曾昊悔婚有点早,这小瘪三没来得及唱第二段,不过也没关系,大同小异,改几句歌词就行了。

    你给静海那边说,今晚的改了,名字叫,”

    许一杰停顿了一下,脸露狞笑说道:“就叫‘那些年’,小瘪三,老子非活活气死你,叫你不识抬举,吃屎去吧!跟爹斗,爹教你学会怎么夹着尾巴做人!”

    ——

    接连发生了这两件事,赵长安顿时没有了陪三个美女逛街的兴趣。

    直接打车回到租屋。

    在小区门口随便吃了点东西,把吉他放在屋里,打开电脑,开始完善几个网页。

    重点就是那个jyck666。

    而这时候,快逛断了腿的曾晓晓三女,则在金陵路上的星巴克喝咖啡。

    “这个赵长安,不会是婚宴上的美女太多,故意放咱们鸽子吧,这都几点了?”

    殷宛气呼呼的大口喝咖啡,然后朝着男招待喊着:“续杯!”

    “噗呲~”

    夏文卓没忍住,笑了起来。

    而那边的那个男招待楞了一下,居然真的又端了一杯咖啡过来,优雅的说道:“美女,这是您的续杯。”

    “他想泡你,看着蛮帅气的。”

    “曾晓晓你胖大海哈,老想着泡?还不明白么,我这一辈子只泡赵长安!”

    曾晓晓冷笑着低头喝咖啡。

    “你冷笑啥?”

    “我想笑!”

    “你笑谁,胖大海?”

    “是,我是长得珠圆玉润,娇俏可爱一些,可不像有得瘦竹竿!”

    “你——”

    “铃铃铃~”

    夏文卓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曾晓晓和殷宛都变色的望着夏文卓。

    “不是,是裴学哲。”

    说实话,在电话响起来的时候,夏文卓心里慌得一批,不过看号码是裴学哲,心里不禁一松,进而有着淡淡的失落。

    按开了接听键。

    “文卓,你在哪里,我听你室友说你昨晚没回寝室。”

    声音里透着焦急和忧虑。

    “我一个初中同学过来了,我陪她两天,还有别的事情么,没有就挂了。”

    “别,原来是咱们老乡找你,你们在哪里,晚上我请咱们老乡吃一顿便饭。”

    裴学哲的声音里全是欣喜,

    只不过夏文卓当然明白裴学哲想的是什么,可她又没法说,‘是女的,你别过来了!’

    正准备直接拒绝。

    “我们在静安寺边的星巴克,你赶紧来!”曾晓晓突然趴在夏文卓的肩边,对着话筒喊。

    挂了电话,夏文卓怒视着曾晓晓。

    “这才三点,赵长安又没影儿,咱们今天才逛了一半,这么多的东西,总得找一个挑夫吧,不然你提?”

    曾晓晓耍起了无赖。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小奸诈,哼哼,能逃得过老娘的火眼金睛?”

    殷宛的脑袋从咖啡杯上抬起来,不屑的望着曾晓晓:“还不明白么,他(她)俩就是罗密欧和朱丽叶,没戏,咱俩才是对手!”

    “那就战吧,谁怕谁?!”

    曾晓晓朝着殷宛张牙舞爪的挥动着手臂,战意满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