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我成为黑户〕〔请向我告白迟欢〕〔道北霆你又输了〕〔娇妻在上夜少强势〕〔总裁宠妻有个度〕〔大魔王娇养指南〕〔道先生你又输了迟〕〔威震九州〕〔娇妻在上夜少强行〕〔天降萌宝买一赠一〕〔不会真有人觉得有〕〔迟欢道北庭〕〔超脑玩家〕〔黑莲花女配重生了〕〔娇妻在上夜少强行〕〔狼性总裁宠妻有道〕〔上门狂婿〕〔女主迟欢道北庭〕〔娇妻在上夜少强势〕〔第一章手感真好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123章 咬咬牙,跨过去
    ,

    赵长安四人骑着自行车返回租屋,文烨去边上的菜市场买菜,他们三个先回来。

    “我的摩托车啊,车呀,车呀,车呀!许一杰,你特——”

    钟连伟有气无力的躺在沙发上面,怒着开始了滔滔不绝的国骂。

    因为赵长安昨天晚上许了他,这笔钱给他买一辆雅马哈捷豹。

    结果泡汤了!

    而且听着宋菁话里面的意思,赵长安的名声臭了,估计以后也没人请他商演了。

    “断人财路,如杀人父母!老子们和你势不两立!”

    “别嚎了!牛奶会有嘀,面包会有嘀,摩托车早晚也会有嘀。起来弄网页去,你都歇了大半月个了。”

    “哥咧,那是歇么,那是歇么?”

    “别废话!”

    赵长安把昨晚扯了的电话线装上,换了褂子准备进厨房淘米做饭。

    “铃铃铃~”

    电话响了起来。

    “干!”

    赵长安怒骂一句,无奈的拿起话筒。

    ——

    郑市,纺专。

    10号晚上,天寿星指使手下水军,大肆在各个论坛上面,挂贴那段录音和视频。

    因为正值星期五,全国各大院校周边的网吧,以及校园的机房,全部爆满。

    这段录音和视频,随即在网络上面快速的传播开来,并且引发了几乎一边倒的抨击和谩骂。

    尤其是中部省,

    因为赵长安是这一年的省理科高考状元,更加引人关注。

    当晚,下了机子的孙鼎新,喻应彦,方伟凡,在寝室里面大声的宣扬赵长安剽歌,卑鄙无耻。

    和刘奕辉起了口角。

    进而四人大打出手。

    孙鼎新被刘奕辉用凳子砸得头破血流,打得喻应彦和方伟凡鼻青脸肿。

    刘奕辉打掉了一颗门牙。

    当晚几人被带到门岗,寝室里面的其余四个,都异口同声的栽赃刘奕辉先挑衅,骂人,动手。

    而刘奕辉缺了一个门牙,说话跑调的没边,吐词不清。

    最主要的是,他不想把赵长安带进这件事情之中,以免自己大哥再凭白遭到这群小人的二次侮辱。

    绝口不提这起因。

    震怒的值班队长,明确的告诉刘奕辉,他的性质太恶劣了,就是想退学都是做梦。

    只能是被学校开除,记入档案!

    而为了防止刘奕辉报复寝室里面其余的四个同学,责令他在门岗呆到学校处罚下来为止。

    刘奕辉在清晨黎明之前,趁着门卫打瞌睡的时候,悄悄溜走。

    匆忙回到寝室,收拾东西。

    也就是一个床单包着的被子枕头垫被,一个大帆布包装着的衣服鞋子牙膏牙刷肥皂开水瓶——

    书本都在教室,钥匙在班长左华琴手里,算是来不及拿了。

    刘奕辉心里遗憾着,那么多的书就是当破烂,也可以卖十几块钱,顶他两三个月的牙膏钱。

    此时,整个寝室里面静悄悄的。

    除了孙鼎新在校医院观察,其余六人都蒙着头装睡。

    刘奕辉提着床单和帆布包,走到寝室门口。

    回头望一眼寂静的寝室。

    在浅浅黎明的晨曦中,乳白色的光从窗户透进来。

    感觉就像是一个停尸房,凄寒入骨。

    里面躺着六具冰冷的尸体,没有一点的人味儿。

    随即,刘奕辉走到门外,轻轻的关上门,——就像关闭了自己的一条轨道世界。

    ——

    “呼~,终于滚了!”

    “这个葛朗台,严监生!”

    “只要是花钱的集体活动从不参加,害得咱们寝室成了笑话!”

    “天天听他吹赵长安,马匹,我都烦死了!”

    “呵呵,听说补牙贵得很,他这个穷逼抠门样儿,估计一辈子都是一个豁巴!”

    “哈哈,我看就是这样!”

    看到刘奕辉离开,寝室里面装睡的六个顿时都是睡意全无,满脸兴奋。

    十五分钟后,刘奕辉从侧门走出寂静的校园。

    双肘一左一右挎着巨大的床单包裹和帆布包,就像是两个萎缩的笨重翅膀。

    向前一气直走三百米。

    回头望。

    这时候,刘奕辉发了一个誓言。

    “今生不再踏进纺专一步!”

    ——

    肘着两个沉重的翅膀,刘奕辉毫无目的晃悠到了纺专不远的碧野公园。

    在一处ic电话边坐下来。

    7:40,拨打了赵长安的租屋电话,

    因为他已经无路可走,无处可去。

    要是这样回家,不说村里的闲言碎语,他妈能活活气死!

    “嘟嘟嘟”的盲音。

    刘奕辉挂了电话,取出ic卡。

    8:30,拨打第二遍。

    “嘟嘟嘟”依然是急促的盲音。

    9点,“嘟嘟嘟”

    9:30,“嘟嘟嘟”

    除了赵长安,在这个世界上刘奕辉再也想不到还有第二个人。

    会给予他帮助,为他想办法。

    11:30。

    “嘟,嘟~”

    这是打了一上午,赵长安的电话,第一次出现这种声音。

    刘奕辉的心都狂跳起来。

    “哪个?”

    电话那边传来赵长安的声音。

    “安老达,窝嘶溜一肥。”

    刘奕辉显然还没能驾驭用豁巴牙说话,漏风的跟老外学中文一样。

    “卧槽,刘奕辉你毛病哈,说人话!”

    电话那边的赵长安,却依然听出来是刘奕辉的声音。

    “压钓了一鸽,安老达窝杯开出啰,没低方区啰。”

    “压钓了一鸽,啥玩意儿?窝杯开出啰——,你被开除了,为啥,牙掉了一个?!你和人打架了?”

    “嘶嘶。”

    刘奕辉满脸羞愧的想死,自己上学安老大一把给了七千,结果——!

    “哈哈,你小子不行啊,居然被人打掉牙,哈哈~”

    那边赵长安大笑:“真是太弱了!”

    不知道为啥,在听了赵长安的大笑以后,从昨晚一直笼罩在刘奕辉头顶,那厚重的乌云和时刻都会狠狠劈下来的利剑雷霆。

    顿时烟消云散。

    露出头顶的蓝天和太阳,

    未来无限的辽阔,我还很年轻,未来依然可期!

    “他闷嘶鸽,窝搭的他闷偷泼靴遛。”

    刘奕辉不服的解释。

    “行了,你现在在哪儿,你说一个地点,我去找你。”

    “布拥布拥,窝区偷奔拟。”

    刘奕辉连忙阻止。

    “别废话了,你说得我猜得头疼;别说话,听我说。你打架了,学校要开除你,你以为过来找我就没事儿了?知道不,本着对学生负责的规定,你被开除这件事情,学校会联系你们镇教管站,然后教管站会和你们村支部联系,找到你妈,让她来学校带你回去。

    这,你听明白了么?”

    在碧野公园,刘奕辉脸色惨白,摇摇欲坠。

    他这时候才明白,自己是多傻多天真!

    “把你的地址给我,我看今天有没有去郑市的飞机,不行就买火车票明早到。要不你去郑驰那里,我给你一个地址,你直接过去,我看他在不在寝室,不在你见到了让他给我回电话。”

    “安老达,窝捺哩咽布区,窝究栽着哩登拟。”

    刘奕辉这时候全身颤的直发抖,哪里还有力气挪动脚步。

    况且他这时候一想到要是母亲知道了,那种天坍地陷的绝望。

    他就想一头撞死。

    “你是打了架私自跑出来的吧?卧槽!哈哈,没关系,小意思,有种!我现在给单彩她妈打一个电话,她路子广,先把事情压着,以防那边给你们交管站打电话,等我过来再处理。你在这儿等着,打完了我给你回电话。”

    然后,电话那边赵长安又说了一句:“没事儿兄弟,人的一生总有一些沟沟坎坎,咬咬牙,跨过去就是一个新天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