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十万亿〕〔开局十倍收益〕〔蚀骨危情爹地妈咪〕〔沐云安〕〔叶无道〕〔沐云安萧承逸〕〔高维猎杀者〕〔西游:我的龙族是〕〔超强狂婿秦飞〕〔史上最强医婿〕〔诸天第一仙〕〔天下第一〕〔都市逍遥医神〕〔狂傲天骄〕〔重生佳婿〕〔北境战神陈宁〕〔十殿战尊凌天〕〔战龙临门〕〔重生嫡女惹不起〕〔许君不知情深浅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2章 人生总得刻意的遗忘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铃铃铃~”

    上课铃声响了起来。

    赵长安看了一眼教室的钟表,11:10分。

    在钟表下面挂着一个小黑板。

    上面用粗粗的红色粉笔写到:

    距离高考 119!!!

    班主任老常大步走了进来,脸上带着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怒气。

    让赵长安感到了倍加熟悉的亲切。

    这个老愤青,认识了几十年,从来见到他都是怼天怼地怼社会。

    一次这货跑到赵长安所在的城市,一群人喝得醉意盎然之际。

    一个当年被这货猛整过,就是——

    赵长安看了坐在最后一排另一头,靠着走廊门的老郑,——小郑一眼。

    老郑埋怨老常,

    ‘常老师你偏心。’

    老常醉醺醺的搂着老郑嚷嚷着辩解,

    ‘你们都是我的亲学生,他们几个是亲嘀嘀地。’

    当时就让正吃冰块解酒的赵长安喷了,

    你丫的还不如别解释!

    不过这货,是一个真性情的君子!

    “咱们班这次三摸考得是一塌糊涂!”

    老常开门见山。

    然而,只是这一句话,就把整个班级震得心里一紧。

    “老师,这次我感觉考得都可以啊?”

    班级常年霸榜第一名,老常‘亲嘀嘀’的乐泽宁,满脸惊诧。

    “泽宁考得不错,进入了校前五十,四十六名。艳秋也不错,八十七。”

    老常难得的和颜悦色。

    然后再次变脸:“其余的,刘翠,张小雪,樊超,侯家峰,岑岳灵,都没有进入前一百五!”

    看到樊超,刘翠这几个‘亲嘀嘀’的脸上,带着诧异和不服气。

    老常大声说道:“你们之所以认为自己考得好,是因为这次三摸题出得简单,你考得好,人家比你们考得更好!”

    教室里面,

    沉寂下来。

    也就是乐泽宁,李艳秋,以及一些本来就没报希望的极差生的脸色还行。

    其余的脸色都变得很难看。

    “乐泽宁,631,第46名;李艳秋,598,87名;刘翠,577,153;张小雪,561,190;——翟北,462,513;曾晓晓,457,523;——

    往常的时候,老常基本都是念一下前十名。

    这次似乎发了狠,念了三四十人,依然不停。

    “喻应明,0,569;”

    喻应明得意洋洋的回头,看了一眼坐在角落里的赵长安。

    他这个成绩再努力努力,要是报考加分的农林牧类学校,运气好还可以上一个本科。

    至少一个专科问题不大。

    有学上!

    “你麻的,老子偷你媳妇了?”

    没敢再开小差望外边的赵长安,无意识游离的眼睛,就对上了喻应明挑衅的蔑视。

    先是一愣,

    然后大怒。

    这个未来的‘草原王’,这是跟老子杠上了?

    真特么的犯贱!

    “赵长安,401,683。”

    老常一口气念了近六十人,余下还有二十多个没有念。

    “我念的这些人,包括最后一名赵长安,你们至少还有可能有学上。其余的——”

    老常环视教室。

    人人屏息低头,怕被盯上了遭殃。

    “从现在努力,拼命拼死的努力,你们可能还能上一个垃圾专科。不然,四个月以后进入社会,希望你们不要忘了常老师教你们的做人的道理,要行得正,站得直——”

    ——

    “铃铃铃~”

    随着放学铃声响起,整个校园立刻热闹起来。

    班里一大半住校的学生,

    男男女女,掂着饭盒就朝着食堂冲。

    “安子,走啊,还癔症?”

    前面第四排的吴悦和赵长安大半同路。

    “你先走,我中午不回家。”

    “?哦,走到我家吃去。”

    吴悦突然想到了之前曾晓晓的话,知道赵长安父母都在工地,他回去也是一个人。

    “别,去了下午你爸非押着咱俩进校门才放心。”

    赵长安连忙摆手。

    那种恐怖的深刻记忆,可不是时间能够轻易抹平的!

    吴悦满脸失望,本来就想着中午吃完饭早早出来,到游戏室双打一波街霸。

    教室里面很快空了下来。

    赵长安坐在座位上,下意识的摸了摸瘪瘪的口袋,才醒悟过来自己还是一个高三不沾烟酒的好青年。

    “赵长安,你中午不回家?”

    刘翠坐在位置上面,转过身体。

    后排书桌上面密集竖立排着的课本,只露出她半张小脸。

    一双略带锐气的眼睛,尤为显眼。

    “我不饿。”

    “?”

    听着赵长安所答非所问的话,刘翠不禁皱了皱秀气的眉毛:“我是问你怎么不回家,你是下夜自习才回去吃饭,你顶得住?”

    赵长安掏了一下校服褂子的内口袋,三张十块一张两块三张一块。

    总共三十五块钱。

    果然!

    时隔多年,很多的细节他都忘记了。

    甚至记不得自己是不是放学就走,或者没走被刘翠这么‘关心’的问。

    不过兜里有钱,他是猜得出来的。

    父亲在工地搬砖,母亲到工地做饭以后。

    父母小心翼翼的和他商量,说是工头同意了,他可以一天三顿过去吃饭不要钱。

    成绩烂的一塌糊涂,却傲然的认为自己是一个重点高中的学生,天之骄子,以后铁定会混得很牛的赵长安,哪里屑和建筑工一起吃饭。

    当时就摔门而出。

    于是他母亲就给他钱,早上和中午在外边吃,晚上回家给他单独开小灶。

    看着手里这三十五块钱,

    赵长安的心里顿时堵得难受。

    在很多年以后,当他成家立业,被社会无情的摔打了一遍又一遍。

    赵长安才懂得了这些年父母心里的苦和不容易。

    不过那时候,父母也退休了。

    父亲都七十岁了也不愿意闲下来,认了一个徒弟,在他厂子里做技术指导,干一天休息一天。

    赵长安也曾劝父亲别去了,可父亲一再坚持,说几天不进厂就浑身疼。

    可赵长安知道,父亲这是居危思安,穷怕了。

    赵长安和媳妇工资也算还行。

    家里一二楼门面房租出去,一年还有七八万收入。

    又有一个懂事儿的闺女。

    一家人虽然不是大富大贵,倒也过得还算勉强小康。

    无论赵长安还是他的父母,都在刻意的遗忘这段,最艰苦而又辛酸的时光。

    那些陷害,

    屈辱和恨。

    都深深的埋藏在心里。

    生怕让自己最亲的亲人知道,自己从来都没有忘记!

    “你咋不说话?”

    刘翠看到赵长安掏出来一把钱,脸色时而扭曲时而阴沉,感觉心跳有点急。

    “什么?”

    赵长安长吐一口浊气,无可追回的一切就只有翻篇了。

    可从现在开始,

    他高高仰着脖子,望着头顶的教室天花板。

    说我命由我不由天,

    似乎有点太矫情。

    可这一辈子,决不能再那么憋屈的活下去!

    “我说你咋不回家?赵长安,咱们还有四个月就高考了,等上了大学,海阔任鱼跃,为了一些意气之争,真划不来。”

    “你留在班里是怕我搞破坏,弄喻应明和曾晓晓的东西。”赵长安诧异的望着刘翠,“我在你眼里就这么傻,这么幼稚?”

    “呵呵,我也不饿。”

    被说中心里想法的刘翠,脸颊不禁有些发红。

    不过她是真害怕赵长安这么泄恨,

    这时候的学校,甚至整个山城,都找不出来几个摄像头。

    这种没当场抓住就死不认账的事儿海了去。

    那样的话矛盾一旦激化,后面说不定就要出大事情,这类似的事儿学校也不是没有过。

    作为班团支书,这是她的责任。

    赵长安看了一眼时间,

    12:11分。

    他站了起来,笑着望着刘翠:“行,总不能让咱‘亲嘀嘀’的支书大人陪我饿肚子吧。”

    “赵长安,你说啥?!”

    刘翠的脸蛋儿,腾地一下子变得通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