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身狂兵〕〔叱咤风云林云〕〔翻手为云〕〔林云〕〔龙王殿萧阳〕〔华娱之别样人生〕〔斗罗诸天之开局加〕〔开局被长乐公主绑〕〔火影之开局给白牙〕〔文明之万界领主〕〔逍遥战神江策丁梦〕〔就这样修仙了〕〔我不想再陪仙二代〕〔无敌天帝〕〔洪荒之人族崛起〕〔开局签到九个小仙〕〔太初符神〕〔我能看到准确率〕〔召唤之无敌世子殿〕〔都市之战神回归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3章 钱不够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道歉,道歉,一时口误。啊呀,肚子好饿啊!”

    赵长安醒悟过来。

    这个梗,得等到十五年以后,再在女同学面前说。

    才能赢得对方默契一笑。

    现在说出来,只会被认为是在调戏她。

    调戏刘翠?

    赵长安心里暗叫不妙,‘风紧扯呼,走为上策!’

    故意愁眉苦脸的按着肚子,拔腿就朝后门冲。

    “赵长安!你给我站住,把话给我说清楚!”

    刘翠看到赵长安狗胆在调戏了她以后,居然滑头的想从后门溜走。

    哪能让他这么如意?

    气得俏脸通红,怒着扑向前门。

    想从前面堵住他。

    经过讲台时,随手拿走讲桌上面那根用毛竹根做成的教棍。

    赵长安在奔出后门的一刹那,偏头就看到刘翠手里拿着得那根‘打爷鞭’。

    不禁大骇。

    老常这货是一个敢打敢拼的真性情,

    铁男人。

    所以这两年班里调皮捣蛋的兄弟们,没少挨这根毒鞭的收拾。

    包括他赵长安。

    班里面没挨过的戏称为‘打狗棍’。

    他们这些挨过的则叫做‘打爷鞭’。

    而刘翠不但是初三那年,市‘春苗杯’芭蕾舞青少年组单人舞冠军,青少年组武术传统拳冠军。

    她的姑父还是市高老一,

    姑姑在市里面更加生猛。

    对于这样一个要学习有学习,要长相有长相,要背景有背景的姑娘。

    不占理的赵长安,真要是被暴怒的刘翠逮住了,抽两鞭子的‘打爷鞭’。

    他还真没处说理。

    而且赵长安的实际心理年龄,都能当刘翠的爹了。

    这要是被这小丫头抽两鞭子,

    他还不得臊死?

    赵长安冲出后门,看到刘翠也跑出了前门,就只好朝东边跑。

    “哈哈,”

    看到这一幕,刘翠气得笑了起来:“可真傻!”

    顿时也不急了,撸起袖子露出白生生的细胳膊。

    准备瓮中捉鳖。

    随即,

    跑出教学楼范围的赵长安,

    傻眼了。

    高三6班在这栋教学楼的一楼靠东,隔壁是重点理科班5班。

    而最东边,就是一个从南到北横排着的大公厕。

    男左女右。

    南边是高二教学楼,

    北边则是一道两点三米高的院墙。

    这一别二十年,赵长安居然把这事儿给忘了。

    他应该一出后门,就直往南冲。

    和刘翠拼速度,在她之前冲出高二教学楼中间的过道。

    虽然赵长安也不敢说拼得过刘翠那双长腿,可总比现在进‘瓮’要好一百倍!

    赵长安看了一眼正午阳光下,刘翠那张慢条斯理,不断逼近的泛红俏脸。

    眼睛里面,不言而喻的死亡凝视。

    情急之下,不禁望向了男厕所。

    到如今,这种局面。

    他似乎也只能靠屎蹲脱困。

    “跑呀,看你往——,你要是进厕所,我还真没办法。不过我可以慢慢等,咱俩比一比耐心?”

    刘翠看到赵长安望着男厕门口,还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心里面巴不得他进去。

    最好能活活熏死这个混蛋!

    眼角就看到5班走出来三个人。

    刘翠偏头看了一眼。

    常年霸榜高三理科第一,这次也依然是第一的夏文卓。

    5班班长,基本校前五十名的肖兰。

    自己初中住高新区姑姑那里,一个大院里面,裴平江的儿子裴学哲。

    也是一个基本校前十名的学霸。

    “烦人!”

    刘翠皱了皱秀眉,心里不喜,却也没法开口撵人滚蛋。

    继续威胁的凝视着赵长安:“进去啊!”

    这丫头,还真给爹耗上了?

    赵长安不禁心里叫苦,他可没有在厕所里面蹲坑养神的癖好。

    而且,

    被一个丫头死死堵在厕所里面。

    传出去搞不好他的名声,就会社会性死亡!

    然而,真被刘翠抽两鞭子,

    他的名声,照样也是社会性死亡。

    “你有纸没有?”

    赵长安故意恶心刘翠,大声的问。

    希望能用这法子把刘翠惊走。

    “黔驴技穷了不是,要点脸么,要点脸么?”

    刘翠好整以暇的右手握着‘打爷鞭’,不轻不重‘啪啪’的打着她的左小手手心。

    脸带笑容,威慑着逼近!

    “安~,我有,你要不要。”

    一直站在楼角看热闹的三人,夏文卓突然开口。

    震得在场四人,都是心里一惊。

    肖兰和刘翠看着夏文卓有点发傻。

    这两人咋能扯上关系?

    而带着近视眼镜的裴学哲,则是目光一冷。

    第一次用正眼,望向在他眼里是一个小痞子,差学生的赵长安。

    “呵呵,逗你们玩儿呢。——到点了,我去吃饭去了!”

    赵长安根本都不看走向他的夏文卓一眼,

    突然拔腿,朝北猛冲。

    “嗖~”

    带起一股风啸。

    在冲到北院墙的时候,身体猛地高高跳起,左脚狠踩近一米高的墙面砖头。

    准备借着升力,潇洒的翻上墙头。

    然后朝着刘翠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去后面油菜花田那边的工地吃饭。

    这时候的赵长安,已经想清楚了。

    他曾经的骄傲和自尊,是何等的无知,自大,浅薄和羞耻。

    让自己父母心里面,又多了多少的愧疚和负担。

    这一世,

    他将不再,

    他将弥补,

    他将——

    “哗啦啦啦~”

    结果,

    脚下一软。

    墙塌了。

    ——

    在漫天灰尘中,

    刘翠,夏文卓,肖兰,裴学哲,

    震惊的看着踉跄在尘烟中站稳的赵长安,还有那不断继续拉扯倒塌的院墙。

    无语风中凌乱。

    “刘翠,肖兰,裴学哲,这墙一碰就倒,现在倒了其实是一件好事情,消除了安全隐患。能请你们不要这么说,而是说赵长安是靠墙练压腿的时候一碰就倒么?”

    夏文卓的俏脸有点发白。

    这件事情可大可小,然而一旦往大的走,开除都不是没有可能。

    “不行,我可是班长,校学生会主席!”

    肖兰干脆利落的拒绝。

    然后,朝着怒视着她的好姐妹夏文卓,吐了吐小舌头:“人家正在教室专心学习呢,啥都没看见。”

    转身快步回班。

    “裴学哲,你回教室好么?”

    “文卓,你们认识?”

    “都是市建的,从小都是一个楼的邻居。”

    “行,让他从倒塌的墙走,这事儿我担了。”裴学哲望着夏文卓,眼睛里面含着的东西不言而喻。

    “不用你担,这件事情起因在我。你俩该干啥干啥去。”

    刘翠看了夏文卓一眼,跑向赵长安。

    “赵长安,你没事吧,砸着没有?”

    刘翠跑过去,看到赵长安身上只有灰尘,身边也没有什么乱砖,才放下心。

    “这,特么的,”

    赵长安下意识的去摸口袋,

    没有摸到烟,

    只能感觉到里面薄薄的三十五块钱。

    望着已经停止倒塌,

    不下三四十米的缺口。

    干咽了一口口水,脸色非常难看的吃力说道:“这得赔多少钱?”

    毫无疑问,

    指着他兜里的这三十五块钱,肯定远远不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是剑仙转世〕〔在八十年代又野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