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北王战刀最新章节〕〔直播:我的悠闲赶〕〔团宠囡囡四岁啦〕〔鹿妖逐鹿〕〔星际涅槃〕〔其实我是个炼丹师〕〔都市最强战神宁北〕〔我专属的超凡世界〕〔北宋之无双国士〕〔重生六零娇娇妻于〕〔傻王爷又丢了〕〔年锦书雁回〕〔重生后我渣了死对〕〔半步人间〕〔年锦书雁回〕〔西风吻过梨花开〕〔战少宁北〕〔龙王之我是至尊〕〔一米阳光〕〔糙汉宠妻重生六零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4章 何必这么苛责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墙塌啦!”

    这片倒塌声,实在太过于骇人。

    结果这边的烟尘还没有消散,远处就有老师大喊着往这边冲。

    南边高二教学楼一扇扇窗户上面,七零八落趴着都是没去吃饭看热闹的学生。

    比着谁的脖子临空伸得长。

    旁边的高三楼,也有很多在教室里的学生。

    往楼下跑。

    “我看这道墙有裂缝,就和赵长安一起试着推了推,就塌了。”

    刘翠看到一个陌生的男老师跑了过来,连忙大声解释。

    听到刘翠这么说,在刚才刘翠说出‘你俩该干啥干啥去’之后再无言语的夏文卓。

    深深的看了刘翠一眼,没有说话。

    “有没有人在里面?”

    那个男老师,声音都在抖。

    他显然想得更深。

    “啊?——这边没有,那边也应该——没有吧。”

    说这句话的时候,刘翠的脸色都变白了。

    声音也开始抖。

    这墙外边原来是一大片荒芜的小山坡松树林子,乱坟岗,后来不知道怎么就有了一条贴着院墙通过的小路。

    经常有人走。

    现在唯一的盼望就是这时候是中午,这一段没人路过。

    “愣啥?快出去看啊!”

    这个男老师从刘翠和赵长安的身边冲过去,跳到了乱砖堆上。

    醒悟过来的赵长安,刘翠,夏文卓,裴学哲。

    也慌忙的跑到了砖堆上面,手忙脚乱的仔细查找。

    “老天保佑,可别玩我!”

    这时候的赵长安,也被这个老师的话,吓得浑身热汗,手脚发软。

    别特么的一穿过来,

    还没两小时,

    就要进去蹲几年!

    “你们离断墙远一点,小心二次倒塌!”

    那个男老师快速跑了一遍这三四十米乱砖堆,没有看到明显的血迹和人的衣服身体。

    心里面顿时安定很多。

    而这时候,更多的学生和老师,也冲了过来。

    ——

    市高大门东三百米,电校门口路边绿化带。

    喻应明,邓睿,以及五个小痞子。

    嘴里叼着香烟,喝着雪碧,站在路边茂盛的万年青绿化带后面。

    牛气哄哄的乜斜着马路上的学生仔。

    似乎他们就是一群王者,对这些学生弱鸡拥有随意生杀予夺的权利!

    这时候,已经没有多少走读的学生在路上经过。

    整条路都显得空旷起来。

    “咋回事儿,喻应明,急着把老子喊出来,那小子是不是从别的路溜了?”

    一个头发乱糟糟跟鸟窝一样的干瘦黄毛,等得不耐烦。

    “金哥,这条路是他回家的必经之路,校门口往南往北的路,他至少得多绕一倍路。”

    喻应明赔笑着解释。

    “还你妹儿的必经之路,跟老子拽词,你学问高哈?”黄毛张口就骂,“那就是你俩瞎!”

    喻应明和邓睿,脸色难看的对视一眼。

    他俩一放学就冲了过来。

    喻应明进去请人,邓睿负责盯着路上。

    等把正在打牌的黄毛五人请出来,他俩就合作瞪着死鱼眼珠子。

    搜寻赵长安。

    可就这短短十几分钟的时间里,一窝蜂涌出来近两千学生。

    一两百老师,

    还有大量接学生的家长。

    步行,自行车,摩托车,面的,小轿车。

    乱纷纷的熙熙攘攘。

    再加上学生穿得又都是校服。

    他俩还真不敢打包票说没看漏。

    而且就算没看漏,喻应明和邓睿也不敢开口反驳暴肆的黄毛。

    只敢赔笑脸。

    黄毛拿着腰间的bb机,看了一眼时间:“老子再等这孙子十分钟,喻应明,打不打今天中午你都得按规矩来。懂不?”

    “行,金哥,没问题。”

    喻应明说得嘴里直发苦。

    到现在一条豫烟王,七瓶雪碧,已经花了他八十五块钱。

    中午还要被宰一顿。

    烟酒菜饮料。

    全套下来估计没三百块钱,根本都拿不下来。

    要知道他一个月的零花钱,

    也就五百块钱而已!

    “怎么了,心疼钱了?想当老大,在学校里称王称霸,露脸没人敢惹,就得舍得花钱,这都不懂?”

    “懂,金哥我懂。金哥,要是中午逮不到,咱下午接着逮?”

    “中午喝了酒,下午哥子们要去把妹。”

    “那晚上下夜自习?”

    “哈哈~”

    黄毛和四个痞子,都笑了起来。

    “那时候哥子们都搂着妹子,在床上谈人生哩!”

    “那明早?”

    “二信球,你们早上六点半前到校,我是你妈呀,起这么早?”

    黄毛不耐烦的看了一眼bb机:“时间到了,兄弟们喝酒去。”

    “好咧!”

    “喝了酒,泡妞儿去!

    “爽歪歪!”

    几个小痞子,一脸兴奋的大叫。

    “喻应明,想打也可以。”

    黄毛和其余四个小痞子,快速的交换了一下眼神。

    均看出了‘人傻,钱多’,这四个字。

    继续蛊惑喻应明:“明儿中午你选地方,要不就直接堵在学校门口,非打得他跪下来喊爹不可,给你出一口恶气!让你在学校里面光彩,怎么样?”

    喻应明和邓睿对视一眼,心里面无可奈何的恨极了赵长安。

    这孙子就不能好好的走出来,

    在他们面前出现。

    好让金毛他们好好的教训一顿?

    ——

    在看到倒塌的院墙没有砸到人以后,一个过来的常务段副校长,三言两语就从刘翠那里‘知道了’情况。

    让所有的学生不要在这儿扎堆儿。

    回教室,去食堂,上厕所,

    该干啥干啥。

    “你俩也别有心里负担,如果不是莽撞推墙,而是发现了裂缝就及时报告老师,还值得表彰。

    不过这也问题不大。

    呵呵,属于无心办了一件看似坏事儿的好事儿,帮学校消除了一个大安全隐患。”

    “她是谁?”

    在一边看热闹的裴学哲,看出来了这件事情的蹊跷之处。

    低声问夏文卓。

    可笑刘翠在高新区大院住了一学年,这货居然没有一点的印象。

    “这不重要,走吧,我去食堂了。”

    夏文卓看了一眼,至此至终视她为空气的赵长安。

    心里暗叹一口气,

    转身离开。

    有时候,大人之间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就会深刻的影响到他的子女。

    既使两人之前的关系再好。

    也无可避免!

    “赵长安,你咋还往那儿走,你不回家不是有钱么,不会去买着吃?”

    刘翠看到赵长安不去大门,而是走向倒塌的院墙,满脸纳闷。

    “我去工地吃饭,我爸妈和工地的工头说好了,吃饭一日三餐管饱不要钱。

    我妈说都是用烂了的木模板和断了的松树条做地锅饭,锅巴可香了,怎么样,羡慕不羡慕,流不流口水?”

    赵长安看了一眼手腕的电子表。

    惊呼一声:“十二点半准时开饭,我得跑!拜拜~”

    朝着倒塌院墙里面的刘翠挥挥手,露出一张灿烂的笑脸,转身跑步远离。

    快速直穿乱坟岗。

    “他父母在工地干什么?”

    段副校长好奇的望着赵长安的背影,问刘翠。

    “我也是才知道,下岗了在那里打工吧。”

    刘翠说得比较含糊。

    望着远去消失在松林里面的赵长安,心里面却全是吃惊的复杂神色。

    自问在她这个年龄,假如父母处于这样的境地。

    她还真拿不出来这么轻松随意的心情,直面这件事,大大方方的说去工地蹭饭。

    说虚伪,

    矫情也好。

    可身为子女,谁又喜欢让外人知道,自己的父母到中年还混得一塌糊涂,趴在底层靠卖力气讨生活?

    “这学生,有点意思。”

    “段校长,他不会是因为翻~”

    刘翠的心,猛地一沉。

    “可以了!”

    段副校长重重的打断了旁边一个老师的话,沉声说道:“没有证据的事情就不要乱猜测!而且现在提前发现了巨大的安全隐患,何必对自己的学生这么苛责?”

    刘翠诧异的看了段副校长一眼。

    其实在刚才她的心里面,还有些暗暗看不起。

    现在才明白,

    自己才真是一个自以为是,胡乱鄙视别人高尚人格的白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