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降十万亿〕〔开局十倍收益〕〔蚀骨危情爹地妈咪〕〔沐云安〕〔叶无道〕〔沐云安萧承逸〕〔高维猎杀者〕〔西游:我的龙族是〕〔超强狂婿秦飞〕〔史上最强医婿〕〔诸天第一仙〕〔天下第一〕〔都市逍遥医神〕〔狂傲天骄〕〔重生佳婿〕〔北境战神陈宁〕〔十殿战尊凌天〕〔战龙临门〕〔重生嫡女惹不起〕〔许君不知情深浅无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6章 嘿,哥们儿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鱼汤鲜美,锅巴焦香,拌在大碗里面更是绝配。

    赵长安端着大粗瓷碗,吃得‘呼呼啦啦’满头大汗,不亦乐乎。

    “你慢点,小心鱼刺,也没人跟你抢。”

    儿子的这种粗犷吃法,看得张丽珊心惊肉跳。

    “他多大的人了,吃个鱼还让你这担心?长安你也吃慢点,细嚼慢咽有利健康。”

    旁边的赵书彬其实也担心,不过说的比较有技巧。

    “多大都是我儿子!”

    张丽珊瞪了丈夫一眼,对赵长安说道:“长安,听到你干妈的话么,还有四个月再努力的冲一把,咱把上农专的成绩给坐稳了。”

    “唉,你们对我还真是不抱希望啊!”

    赵长安嘴里含着锅巴鱼汤米饭,抬头望着妈妈笑。

    “没听出来么,你江婕妈妈那里有路子,这样的话你考个农专都被上个一般的本科还实际。”

    张丽珊为了儿子的美好未来,把‘干妈’都提升到了‘江婕妈妈’,这个境界了。

    “这都是不用说的,不过长安要是能把‘江婕’这俩个字去掉,我和夏长海就更满意了。”

    江婕没有生一个儿子,这么多年一直心里遗憾。

    看着赵长安狼吞虎咽的模样,那是越看越喜欢。

    “长安你记着,等你毕业第一个月发工资,给你妈妈,不是我,买一件皮草哈。”

    赵长安猛地一下子噎住了,

    他当然知道为什么母亲会说这句话。

    只不过应该是在三年以后,他发第一个月工资的时候。

    那时候他才知道这个承诺,

    知道家里还欠干爹干妈两千块钱。

    那时候的银行三年定期利息,将近10%,有时甚至更高。

    连本带利也有两千七八百块钱。

    而在01年,人均工资才七八百块钱。

    当时的赵长安从母亲嘴里知道实情以后,省吃俭用存了四个月工资,买了一件品相很一般的皮草(四千块钱),加上两瓶百十块一瓶的高度好酒。

    在夏长海和江婕的坟前烧了祭奠。

    这一刻,

    被猛然唤醒前尘往事的赵长安,鼻子一酸,再也忍不住了。

    眼泪哗哗的直淌。

    用校服袖子都抹不干净。

    看得边上的父母和夏长海夫妇,一脸的发愣。

    “不是吧,让你买一件皮草,就这么伤心?”

    张丽珊这一刻,对自己的儿子简直无语,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皮草不过是一句戏言,这说明长安懂得精打细算会过日子。不像赵哥和我家老夏,奉行‘钱是赚的,不是攒的’,结果~,呵呵。”

    江婕这声‘呵呵’,把赵书彬和夏长海都‘呵呵’的老脸发红。

    “不是,”

    赵长安咽下去嘴里的饭,擦了擦眼泪,知道自己得给一个说法。

    不然真是伤了干妈的心。

    “我妈说这句话,绝对不是无的放矢。年前我妈手上的金戒指没见了,不过那点钱,家里亲戚多,我爸妈又好面子,待客的饭菜烟酒要好,小孩子要包二十的红包,一个金戒指也就勉强够支撑个过年。”

    张丽珊和赵书彬的脸色都变了。

    两人悄悄对视一眼,都摇摇头,表示自己没跟儿子说这事儿。

    那么,

    一直以为儿子还小,男孩子大大咧咧的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

    原来他早就知道了,

    而且还默默的记在心底。

    “我儿子长大了,懂事了啊!”

    张丽珊鼻子一酸,眼眶里就蕴满了泪水。

    而赵书彬的眼睛,也有些发红。

    “所以我的学费,还有开年的生活费,就没有了着落。”

    赵长安望着江婕,含泪的笑着说道:“一定是我妈说这钱的事儿,干妈你不愿意要,就随口说等我大学毕业,给你买一件皮草。

    而我妈是心里真的很感激,就有了这件其实你还真没打算要,而我妈在心里已经成为了某种意义的坚持。

    所以我哭,是为了自己真的不懂事,我爸妈这么难,可我还不好好学习,一味的索取,埋怨,在外面胡混。”

    张丽珊捂着脸满脸眼泪,赵书彬偏过头,悄悄的擦眼泪。

    就连夏长海和江婕,也都是忍不住的直冒眼泪。

    ——

    赵长安用催泪戏,完美的解释了自己为啥会哭以后。

    认为儿子大了懂事了的张丽珊和赵书彬,看得心酸自身境遇也同样心酸的夏长海和江婕。

    好久才平复了一些心情。

    而赵长安吃了一满碗鱼头泡锅巴饭,又去盛了一大碗鱼汤鱼头豆腐,接着开整。

    最后放下空碗,抹抹嘴巴,满足的打了一个饱嗝。

    羡慕的看了一眼那些饭后,叼着香烟吞云吐雾的工人们。

    有点嘴馋。

    他爸和夏叔也在吸,不过就是给赵长安十副狗胆,他也不敢过去蹭烟。

    赵长安遗憾的砸吧砸吧嘴,走到水池边准备洗碗。

    就惊奇的看到一个小个子学生,正在低头洗碗。

    “我说工头咋同意我过来蹭饭,原来还有蹭饭的啊!”

    赵长安感叹着打量。

    短头发,深蓝色的球鞋。

    水池边放着一个廉价的电子手表。

    而穿着的校服,整整大了两个码。

    跟孙猴子套着道袍一样的丑。

    “也是一个穷钓丝,——就是再穷,校服大一个码不就行了?这父母当得可真抠!”

    心生惺惺怜悯的赵长安,走到水池边。

    一把亲热的搂着这小子的肩膀。

    手感软如无骨,一搂就知道这小子的身体很虚!

    嘴里热情的问道:“嘿,哥们儿,我妈的手艺不赖吧?”

    正在洗碗的单彩刚才在父亲的办公室里喝鱼汤,就注意到了窗外的工地厨房边,这个穿一高校服的男学生。

    刚才的眼角也看到了这个学生拿着碗走过来。

    心里也没在意。

    哪里想到这家伙跑过来,居然就直接上手。

    吓得单彩的身体微微一颤,心里涌起一股羞怒。

    不过她也是自家知道自家事儿,

    市高的校服,连续四五年没有变化。

    而男女校服之间的区别,就是男校服胸前绣得是一株绿树,女校服胸前绣得是一朵粉花。

    她现在弯腰洗碗,

    纷花肯定是看不见。

    而母亲又把她‘打扮’得惨不忍睹的假小子模样。

    被人认成男学生,那也是正常的事情。

    而里面唯一的区别就是。

    那些认错的男学生,不会走过来,直接上手就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