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神医〕〔重生暖婚〕〔豪婿战神〕〔神州战神〕〔叶君临李子染〕〔陈八荒方静最新章〕〔史上最强医婿〕〔方静〕〔绝武狂兵〕〔八方战神陈八免无〕〔陈八荒〕〔绝武狂兵叶君临〕〔陈八荒方静无弹窗〕〔绝世医术陈八荒〕〔君临都市〕〔三国之风起南海〕〔镇国战神叶君临李〕〔君临都市陈八荒方〕〔主角叶君临李子染〕〔妃入人间是清欢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7章 单彩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你是张阿姨的儿子吧?”

    强行镇定自己心神的单彩,一边侧身试图挣脱赵长安的搂抱。

    同时尽力声音平静的望着赵长安。

    “啊?”

    听到耳朵里面是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赵长安的脑袋就有点懵。

    再顺着‘他’侧过来的小脸往下看——

    就震惊的看到这件‘道袍’的前面,绣着一朵非常刺眼的粉花。

    “女的?”

    骇得赵长安身体一哆嗦。

    搂着这假小子肩膀的左手,就跟按在一块通红的烙铁上面一样。

    刚要忙不迭的松开。

    “长安,你干啥?快松手!”

    耳朵里就听到母亲,急怒中带着恐惧的大喊声。

    ——

    坐在三四十米远的张丽珊,穆然看到这匪夷所思的一幕。

    顿时吓得心脏都快跳出嗓子眼。

    以为是自己家儿子,看到工头的闺女长得漂亮。

    在调戏人家。

    而这时候,这两个出现在工地上,本来就吸引眼球的高中生。

    搂在一起的一幕。

    几乎所有的工人都看到了。

    一个个看得瞠目结舌。

    心里感叹着,

    牛魔王的闺女,这小子也敢下手去抱?

    真是色胆包天,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道歉道歉,是我眼瞎!”

    耳朵里听到母亲的大喊,赵长安立刻改变了主意,并不急着放开搂着就跟搂着一块烫烙铁的单彩的肩膀。

    而是小声的诚恳道歉。

    然后朝着他妈那里,大声的带着笑意喊道:“妈,这是我哥们儿,你这紧张小题大做干啥?”

    这才似乎很随意的放开手,

    同时不动声色的和单彩拉开了两步距离。

    “谁是你哥们儿,我跟你认识么?”

    单彩听到赵长安满嘴假话,而且话声里面有着坏她名誉的嫌疑。

    本来还算勉强维持着正常,只是有着一点红红的脸蛋儿。

    顿时布满了厌恶的冰霜。

    “别介哈,待会儿找没人的地方,认打认罚,皱一下眉头我是孬种。不这么说,就是不说认错了,这些工人也能猜得到,那咱俩不就成了他们喝酒时的笑话?”

    赵长安带着祈求的目光望着单彩。

    这件事情要是闹大了,成了自己故意调戏小姑娘。

    以着他父亲的脾气,肯定没脸再在工地上面干下去了。

    而且绝对还会连累到夏长海和江婕。

    单彩听明白了眼前这个混蛋的意思。

    说是哥们儿,最多让人私下里不敢明着说两句闲话。

    比如‘牛总的闺女,居然和男孩子在一起玩儿。’

    其实真要是看开点,也没啥大不了。

    可要是默认这个混蛋把自己当成了‘男孩子’搂了一把,这笑话能让他们乐呵到这个工地完工。

    两害相权取其轻。

    这个道理,单彩也懂。

    可无缘无故,自己也没遭谁惹谁,就洗一个碗。

    却连吃了这么两个大亏。

    这时候单彩的心里要是能愉快,那才是见鬼!

    “以后离我远点!”

    单彩本来想说,‘以后你别再过来’。

    可她知道眼前这个混蛋的父母,一个在工地当小工,一个给工人做饭。

    明显家庭条件非常困难。

    就咬了咬银牙,

    只说了这样一句话。

    意思就是,以后天高水远,咫尺天涯,别烦我!

    “一定,一定。”

    赵长安知道对方已经很能忍了,连忙点头答应。

    同时麻溜的打开水龙头,开始洗碗。

    而单彩也继续低头,细心的洗碗洗筷子。

    根本就没有一点和赵长安认识,什么同是校友,自我介绍的意思。

    “你是高一高二的吧,骑自行车过来的?”

    这么有风格的穿搭,赵长安居然没有听过见过,肯定不是高三的学生。

    从学校大门到这里,正常得绕大约四里的路。

    而且从市高大门到里面三排教学楼西边的停车场(自行车),不但有着近一里的路程,还是一路缓上坡。

    既然欺负了一下人家,赵长安倒愿意‘举嘴之劳’。

    帮她省一点路。

    “——”

    赵长安看这假小子如同没听到他的话一样不搭理自己,倒也不生气。

    自己都这个心理年龄了,和一个十五六岁,能当自己闺女的小丫头一般见识干嘛?

    于是,继续好心的提醒:“你可以骑车子往南走小路,就是穿过松树林那百十米有一片老坟,不知道你怕不怕,就能省路直接进校园。”

    “你是不是没话找话,知不知道这样子很让人厌烦?”

    单彩这次是真的怒了。

    她以为是这个男学生的妈妈告诉他自己没骑自行车,每次过来吃饭都是翻墙。

    那么,

    这对母子,包括他的父亲,

    这三人的心思,就有些居心叵测的不纯良。

    说难听点的,就是不知天高地厚。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想着这三个垃圾父母儿子,居然对自己起了这么肮脏的心思。

    单彩就怒着准备回办公室给父亲打电话,立刻撵这三人滚蛋!

    “你是想着我逗你,自行车过不了院墙?呵呵,知道么,墙塌了。”

    赵长安感觉有些心虚的又补充一句:“它自个塌的。”

    “啥?”

    单彩没听明白。

    “不信你到楼上自己去看,”

    赵长安看了一下已经建了七层的大楼:“三楼就可以看到,厕所那边,塌了三四十米。”

    单彩看了赵长安一眼,觉得这件事情这个混蛋似乎没有说谎的必要。

    俏脸突然变得有点发白。

    也不洗碗了,转身就朝大楼那边走。

    “你的表!”

    “搁哪儿,丢不了!”

    “那我放我妈那里了,你去拿。”

    赵长安看着‘袍弟’大步远去,一边小声喊着交代,一边拿起了搁在水池边的电子表。

    随手放进上衣口袋。

    工地人多手杂,鱼龙混迹。

    木工,电工,泥瓦匠,拉货司机,保安,——

    这三四百人。

    赵长安真不知道她哪儿来的自信,‘丢不了’?

    “喂喂,”

    工地的大喇叭,突然响了两下。

    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谈,听出来这是二工头单少威的声音。

    知道这是有最新指示。

    “今天所有泥瓦工都到一高北院墙,还有田世武,你调两台挖掘机过去,还有拉够沙子钢筋水泥石子和打地基的花岗岩,市高的北院墙要打倒重建。

    木工队和电工队也过去,负责先搭建一个简易的木模板隔离墙。”

    “咋回事?”

    “啥意思?”

    工地上一片议论。

    因为倒塌的那一段围墙,被松树林阻隔视线,而那时候所有的工人都下楼吃饭,都没有看到那场轰然的塌陷。

    但是对于单彩来讲,她已经明白了这个让她讨厌的男生,并不是没话找话的和她说话。

    说‘北院墙塌了’,

    也没有说谎。

    单彩转身走了回去,朝着赵长安伸出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