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菲〕〔万古帝婿〕〔无上太玄〕〔给暴戾的他喂颗糖〕〔开局首充十个亿〕〔无极吃货〕〔赘婿天帝萧逸方清〕〔娇妻在上夜少强势〕〔重生后,渣总追妻〕〔云倾北冥夜煊〕〔赵东苏菲都市潜龙〕〔娇妻在上:夜少,〕〔林墨染苏昊文〕〔戚卿苒燕北溟〕〔慕晚晚薄司寒〕〔刘正阳江雪琴〕〔萧阳〕〔叶无道徐灵儿〕〔时筱萱盛翰钰傻子〕〔俯首称臣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8章 姑娘不姓牛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才穿过来大约三个小时的赵长安,这时候脑袋还有些不在线。

    浮光掠影一般的高速想着,要考哪个大学,哪个专业。

    自己是不是等到高考结束,就单枪匹马的去会一会小马哥东哥丁哥小张老弟——,这些江湖朋友。

    以及种种。

    看到单彩伸过来的白嫩小手,就条件反射的以着自己二十年以后的工作状态。

    伸出还全是水的右手,

    一把握住了单彩的小手。

    而且为了表示自己很有诚意,他还紧紧了加了两把力气。

    才松开。

    “???”

    单彩有点晕,

    这是啥情况?

    随即明白了眼前这混蛋也不知道是真傻还是装傻,总之,自己又郁闷的被薅了一把便宜。

    都三连击了!

    “我-的-表!”

    单彩怒得像是要吃了赵长安一般,词语从小嘴里面,一个字一个字的蹦出来。

    “啊?我忘了这茬儿了!”

    赵长安老脸微红,连忙掏出单彩的手表递给她。

    一边心虚的掩饰道:“我还以为你为之前对我话的怀疑,表示歉意呢。”

    “我歉意你个鬼!”

    单彩气得直喘气,一把从赵长安手里夺过手表。

    转身就走。

    看着这个家伙这张痞笑的脸,她的手就痒得直想揍人!

    这时候,整个工地已经扰动起来。

    “长安,别在这里墨迹了,赶紧回去多背几个单词!”

    赵长安的英语不好,——其实他现在哪一门都不好,——赵书彬这么说似乎也很合理。

    “好,”

    看到父亲,夏长海夫妇,已经拿着铁锹,抹子,瓦刀,托灰板,锤子,吊线坠,这些工具要出发。

    赵长安连忙笑着跑了过去。

    “长安,那丫头你认识?”

    江婕似乎问得很随意。

    不过他的父母,还有夏长海的眼睛都望了过来。

    显然比较在意。

    “我真不认识,——江姨,我刚才以为是一个男的,哪知道是一个女的;我就低声问她,是愿意默认认识,还是让别人知道认错了?”

    赵长安笑着解释,一边把铁锹从父亲手里接过去。

    “这丫头的想法真奇怪,肯定是选认错了啊?”

    夏长海感觉根本没法理解。

    “难道是因为都是一个学校的,所以给你留了面子?”

    赵父也皱着眉毛猜测,觉得应该就这一种可能。

    “这丫头,自尊心还挺强的,看来心里其实也很抗拒她妈给她的打扮。”

    四人里面,还是张丽珊最先明白过来:“我听说去年牛总给他姑娘买了一件裙子,结果还没穿,就被她小舅小报告打到了省城,打电话过来把牛总骂得狗血喷头。”

    同时狠狠的瞪了儿子一眼:“知道么,你这次虽然成功了躲过去了,可这丫头估计心里恨死你了!以后离她远点。”

    “嫂子!”

    江婕还是没想明白,

    心里很不满自己的智商。

    “一句话,要是你,一个很有心气儿的漂亮女孩子。是愿意让所有人都知道,长安把你当成一个男孩子搂住了,还是捏着鼻子默认是认识的朋友?”

    “啊?原来这样!长安,这丫头是工头牛魔王的闺女,你以后离她远一点,干妈跟你说,女人的心眼都很小,还特爱记仇!”

    “是么?都井水不犯河水,没一点必要的交集。”

    赵长安老老实实的点点头。

    其实心里并不在意。

    只是微微诧异,原来这妞儿不是穷才这么穿啊。

    姓‘牛’,果然人如其姓啊!

    眼睛就看到那个‘道袍’姑娘,和两个保安一起,正顺着油菜花田地,朝南步行。

    ——

    现在赵长安心里面,最主要有两件事情。

    也就是两个小目标。

    第一,挣钱。

    让父母和家庭尽快摆脱现在的窘境,父母也不用再这么艰难而辛苦。

    第二,好好复习,努力回忆今年的试题。

    考上一所211大学。

    假如赵长安把自己这两个心思说出来,简直能活活笑死人。

    可先不提第一个小目标,怎么想法挣钱,

    第二个小目标对于赵长安来说,只要不是那两个现在还没有挂牌,不出意外将在一个月后率先挂牌的第一批次两所985(清北)。

    其余211大学,

    基本都可以放手一搏。

    原因就是,今年的高考理科试卷他不但做过。

    而且还做了两遍。

    第一遍就是这一年的7月高考。

    做了语数外物理化学,五门。

    第二遍却是十六年后。

    也就是三个小时之前的六年前。

    做了数理化。

    而且这一次,他看了数理化全部的标准答案!

    当然,这一晃又是六年。

    里面的考题,赵长安基本都忘得一干二净。

    不过他依然非常的有信心,只要沉下心来仔细复习,至少能唤醒这三门自己似曾相识的记忆。

    与之同时,拼命的复习英语。

    再把高中三年的语文课本反复过滤几遍。

    赵长安,他,有信心!

    “她怎么不骑自行车?”

    赵长安望着单彩在油菜花田的背影,随口问了一句。

    “骑啥车子,这丫头野着哩,每次都是翻墙来回,——你可别学她!那片乱坟岗子阴森森的,一个姑娘家也不害怕?”

    江婕看着砸吧砸吧嘴,显然不喜欢这样的女孩子。

    “?”

    赵长安有些发愣的望了一眼江婕。

    “哪里是啥胆大。你们中午下班和她错开了时间,又不注意,早晚又不在工地上吃饭不知道。

    喏,那两个保安专职在市高院墙那里等着接送。

    真是富人家的孩子,看着穿着土,可每个月白养两个保安得多少钱?”

    张丽珊望了一眼儿子,认真的说道:“长安你以后离她远一点,人家父亲是千万富豪,母亲是著省台著名的主持人,她的成绩是高二理科第一。”

    “高二理科第一不叫单彩么?”赵长安满脸诧异,“是文科吧?”

    “是呀,她就是单彩。”

    张丽珊点头肯定:“不姓牛,随她妈姓。”

    赵长安心里微微一动。

    感觉似乎要抓住点什么,——

    单彩,

    倒塌的院墙,

    翻院墙,

    父亲是千万富豪,

    母亲是著省台著名的主持人,

    高二理科第一。

    赵长安之前就觉得这假小子的声音是北边口音,就是省城郑市一带的。

    只不过没有多想。

    这时候,

    这些零碎的片段,如同一粒粒珍珠。

    被赵长安用理性分析和生命中的一些记忆为线绳,穿了起来。

    连贯!

    假如依然没有宇宙事件进程分支线,在十五年以后,赵长安跳槽到了单彩集团下面的单彩教育。

    整整干了四年。

    刚进单彩集团的时候,他听到董事长单彩这个名字。

    还愣了一下。

    因为他模糊的记得高中的时候,低他一届的理科霸主也叫单彩。

    姓‘单’的本来就不多,

    又都是女的,

    同名‘单彩’,年龄也差不多。

    那更是罕有撞衫。

    只不过赵长安在网上搜索了一下,查到这个单总毕业于郑一中,而且还是个瘸腿。

    就‘知道’自己‘猜错了’。

    那么,现在看来——

    而在赵长安那个时空里面,单彩集团又经过了七年高速发展,已经成为了年产值过两百亿,省内排名前三十的巨无霸。

    单彩更是省内女富豪榜前十名。

    “我曹!”

    赵长安低声嘟囔了一声,感觉真是匪夷所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这个诅咒太棒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