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宋大相公〕〔武道绝峰〕〔我的躯体留在未来〕〔最佳好莱坞〕〔我的投资时代〕〔病娇世子嚣张妃〕〔我真不会修仙啊〕〔逆天大小姐之凤临〕〔天王殿全本〕〔炮灰千金强势回归〕〔帝少你被拉黑了〕〔科学家闯汉末〕〔瓷界无痕〕〔我哥居然成神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佔有姜西〕〔凡仙游戏〕〔从电台主持走进娱〕〔能不能给我个靠谱〕〔我的混沌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14章 张顺的世界观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昨晚熬夜,到了早晨赵长安还是坚持不住了。

    满桌子竖立的书本,给了他掩耳盗铃的屏障。

    趴在桌子上面连睡了早读和前两节课,直到高一高二做课间操才醒来。

    赵长安跑到厕所放了一泡尿,回班就开始学习起来。

    “看看,我说是吧,他们到现在其实就是一个复习,累了困了趴着休息一会儿能怎么,看长安现在学的多用心。”

    其实在第一节课的时候,过来修院墙地基的赵树彬,夏长海,江婕三人,

    就看到了赵长安在呼呼大睡。

    气得赵树彬直想捡起一块石头砸过去。

    这时候远远看到赵长安认真的学习,脸色才好看一些。

    而这其间江婕则是始终替赵长安说话。

    以着江婕的想法,未来准女婿像现在这样玩玩学学的,到时候考个农专就行了。

    完全没必要拿身体进行高强度的硬扛式压榨。

    然而赵树彬显然不是这么想。

    一上午四节课上来就睡了两节,这是‘趴着休息一会么?’

    但是赵书彬心里面也清楚,还有四个月就高考了。

    就儿子现在这个成绩,就像老婆说得那样,就是再拼命的学,大不了考上一个差三本。

    还不如上个有路子的农专实际。

    算了,

    儿子这两天一反乖张的性格,他己经非常的惊喜满意。

    反正又不抱什么太大的希望,农专就农专,只要以后过得顺就行了。

    赵书彬长叹一口气,选择向命运低头。

    ——

    第三节课下课,赵长安为了不惊起喻应明的怀疑,好好配合金毛狮王那‘奇思妙想’的‘金点子’。

    特意离开了教室,站在一簇万年青边等着。

    “安子,”

    刚上厕所,无所事事的张顺就蹭了过来。

    “滚!”

    “靠!”

    赵长安撵走了嬉皮笑脸的张顺,

    继续耐心的等。

    没过两分钟,在班里一个赵长安已经认不出名字的同学的指点下。

    一个头发长的极限接近学校教导处忍耐范围以内,走路一拐一拐,带着一股‘流痞风’的矮瘦家伙走了过来。

    “你是赵长安?”

    牛气哄哄,一副很叼的俯视模样。

    “找爹屁事儿?”

    赵长安心里面都知道怎么一回事儿了,能吃他这一套。

    “槽,你嘴真臭!”

    “别废话,有事说事儿。”

    刘芒深吸一口气。

    有点知道为啥喻应明这货,这么执着的想揍这孙子了。

    不是仨哥交代,

    他现在就一记老拳砸在赵长安的脸上。

    让他杠上开花,开个酱醋铺子!

    “有人让我转告你,中午别出校门,有人堵你。”

    说完,刘芒转身就走。

    至于那五块钱,中午出校买盒烟它不好么?

    “喂,”

    “啥?”

    刘芒转回身体,满脸不耐烦。

    “金毛狮王就给你说了这,没别的让你带的了?”

    赵长安皮笑肉不笑,眼睛带着丝丝锋利的味道。

    然而,这声音落在刘芒的耳里。

    却不啻惊雷。

    他咋知道是金毛?

    他咋知道还有带的?

    “这是五块钱,我忘了。”

    刘芒心惊肉跳的赶紧走回来,掏出五块钱递向赵长安。

    然而,赵长安却根本不接。

    “真是五块钱,一说事儿我就忘了。”

    想着金哥的暴肆和奸诈,刘芒的小脸有点发白。

    “一口价,十五块钱,这件事儿就算是翻篇了,不然——”

    赵长安笑得阴险。

    “你特~”

    刘芒气得差点憋死过去,强忍着自己破口大骂的冲动。

    这孙子原来不但嘴臭,

    还不是一般的缺德!

    ——

    “铃铃铃~”

    随着放学铃声响起,

    喻应明和邓睿对视一眼,忍着望向赵长安的得意目光。

    一马当先的冲出教室。

    他们要在学校门口提前布局,瓮中捉鳖。

    “安子,不对?”

    “嗯,嗯,中午你别回去了,一起吃饭。我,我给你叫一个肉菜!”

    知道内情的刘奕辉和张顺,

    都看出了事情的反常。

    尤其是难得主动要请客的刘奕辉,权衡再三,一脸的肉疼。

    “不用,”

    赵长安从兜里掏出五十块钱。

    有钱的感觉真爽。

    “大款啊!”

    刘奕辉一脸羡慕。

    这时候的饭票,都是从每个学生自己家里带的粮食折算的。

    而除了饭票,刘奕辉每个月只有六十块钱。

    打菜,买本子,墨水儿,~

    这才3月12号,到月末放假还远着,而且他还得留下来五块钱的回家车费。

    “啪啪啪!”

    看到赵长安居然在自己面前自不量力的斗富。

    张顺从兜里掏出钱包,不拿里面十块五块的零钱,只拿一百的,三张拍在赵长安的桌子上面。

    一脸的傲然。

    “干!”

    整得刘奕辉无语,感觉心灵受到无情暴击。

    “行了,我没事儿。”

    赵长安笑了笑,低声神秘的说道:“你俩别外传,我中午到后面去吃。”

    “墙都让你跺倒了,现在木模板围墙边有执勤老师,你还不是得走大门?”

    张顺感觉赵长安这会儿有点犯傻,想来是被大款的自己这三张百元硬实力给震得。

    “后面开有门,你们知道,我爸在工地上干活,开个后门,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赵长安满嘴跑马的吹。

    “我~”

    张顺的眼珠子立马亮了:“今晚夜自习老师就来一次,兄弟们,今晚我请你们去我姨开得娱乐厅开开荤。”

    张顺笑得一脸猥琐:“嘿嘿,放得开,怎么玩都可以,爽歪歪!”

    “下流!”

    刘奕辉先是义正言辞的骂了一句,然后一脸谄笑的问张顺:“我可没钱。”

    “你这不是废话,我请客,你拿话打我脸?”

    “屁的姨,和你老子合伙的吧。”

    赵长安心里感叹。

    就像文明和陈晶一样,他知道了结局和走向,却是无能为力。

    “你咋知道?”

    这次轮到张顺惊奇。

    “猜得!”

    “没啥,男人么,外面彩旗飘飘屋里红旗不倒,那才是真本事!”

    张顺显然知道内情,不过赵长安看他的模样,不但是不以为然,而且似乎还很羡慕他老子会玩。

    “行,你看开就好。”

    赵长安不是圣人,张顺的老子以后再怎么着与他无关,他所能做得就是在这个兄弟陷入绝境之前,把他拉出那个泥潭。

    ——

    赵长安一个人来到学校西北角的时候,看到穿着‘道袍’的单彩站在一株大树下的树荫里看书。

    旁边放着自行车。

    看到赵长安走过来,合上书本,推着自行车走到门边,麻溜的打开链子锁。

    “锁门!我一点十分到这里,过期不候!”

    径直推车出去。

    等到赵长安走出木门,反身上锁,就看到单彩已经下了山坡,跨上自行车,就潇洒的穿行进油菜田间的小路。

    显然没有一点等赵长安的觉悟。

    望着眼前的一览无余,一直平铺到东北一里处的工地边的金黄色油菜花田。

    赵长安不禁苦笑:“哥哥这一铁腿,不但救了你的腿,还给你搞了个一马平川,一路顺达!”

    这个位置不像东厕所那里,一到中午吃饭的时候,就没啥人。

    而且那里墙边有几株垂柳树,可以作为翻墙时候的遮蔽。

    所以为了省路的单彩,一直都是从那个地方翻墙。

    现在倒好了,除了搬自行车麻烦一点,其余都是顺畅无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