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之再铸青春〕〔我真的只是村长〕〔神医毒妃云若月完〕〔岳风〕〔杨辰秦惜〕〔毒妃不好惹〕〔重生名门之后〕〔我家妈咪是巨星〕〔女主宁染男主南辰〕〔天才双宝〕〔宁染南辰读天才双〕〔宁染南辰天才双宝〕〔巨星妈味咪超给力〕〔巨星妈咪带球跑宁〕〔逍遥战神江策〕〔巨星妈咪带球跑〕〔宁染南辰〕〔从斗罗开始打卡〕〔穿越后加错点怎么〕〔薄爷的小祖宗又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18章 以山为舷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赵长安关上卧室门,惯例用旧衣服悄悄堵住下面的门缝。

    在斜射过来的月光里,静静的站在窗前,望着1.1米处那堵新墙。

    整个市建一小区,足足有六栋楼,两排平房,两百余户人家。

    被这么打脸。

    要说心里面一点不生气,那是假的。

    然而既然知道曾家的贱,赵长安也算是可以理解这些行为。

    他突然有些明白,四年前母亲用防盗窗封死这面窗户的时候,帽子王曾春鸣的心里感受了。

    他老婆和夏文阳,乔二的事儿,

    只要别被抓歼逮在床上。

    曾春鸣就可以当做‘我没有看到,就表示没有发生’,来自欺欺人。

    可母亲光天白日装防盗窗,

    那却等于是明着扇他的脸。

    虽然赵长安始终认为,曾春鸣一家三口的所作所为,根本都不要脸。

    “别在这些烂事儿上浪费时间了!”

    赵长安使劲的摇摇头。

    一番操作,打开了书柜的上抽屉。

    里面一盒还有几根的豫烟,一个打火机,一摞子笔记本和练习本。

    这几天,他已经暂停了对未来的一些记忆记录。

    而是全力冲刺即将到来的高考。

    在这五六天的时间里,他把高中的数理化书,全部快速的翻看了一遍。

    下面一百来天就是不断的刷题,巩固自己对知识的认知。

    语文则是直接刷各年的高考试卷,黄冈卷,先熟悉高考语文的做题思维方式。

    而对于英语,赵长安显得最吃力。

    正在全力背诵默写高三上册的课文和单词。

    “铛,铛!”

    卧室外面客厅的挂钟响了两下,不知不觉已经是凌晨两点。

    赵长安实在忍不住瞌睡,站起来到窗户边点起一支烟。

    “~”

    一个烟头从上面斜射过来。

    赵长安连忙一躲,避开了烟头,落进了卧室地上。

    “钟连伟?”

    赵长安仰头看去,果然是他在市建的死党小弟,曾晓晓楼上的钟连伟。

    “靠!”

    赵长安朝他比了一个中指。

    这小子比他低两届,去年没考上高中上了电脑学校,闲暇之余,抽烟喝酒天天在外面鬼混打架。

    然后回来被他的酒鬼老爸,用皮带抽着往死里整。

    钟连伟毕业以后去了花都,后来考了微软的mcsd,移民到了星城,就职于一家网游公司。

    听说混得生风水起。

    不过两人近二十年,再无相见。

    “小伙儿这么活力,今儿你爸没揍你?”

    “揍了,安哥,你吸烟别再往下面丢烟头,就因为这,今黑被白抽了一顿!”

    钟连伟低着声音,一脸郁闷。

    “你没狡辩?”

    “咋没狡辩,越狡辩说不是我扔的,我只吸两块钱的蝴蝶泉,越打得狠!老头子说就是因为我吸四块钱的豫烟,比他吸的还好才要揍我,让我上交。”

    钟连伟惆怅而沧桑的说道:“我交个毛的交啊?”

    “呵呵~”

    赵长安看到烟已经吸完,

    顺手把烟头丢了下去。

    又捡起钟连伟扔进他卧室的蝴蝶泉烟头,也扔了下去。

    “我~”

    钟连伟低骂了一句,脑袋从窗户消失。

    “呵呵~”

    赵长安心里面那一点小小的不愉快,顿时变得烟消云散。

    果然,看兄弟们吃糗,是一种排解烦恼的好办法。

    于是,他又点燃了一支。

    不久,就看到钟连伟这衰货跑到了楼下这个角落里,打着手电捡烟头。

    然后,抬头望着他等烟头。

    心情更爽!

    赵长安抽完了这支,把红红的烟头丢下去。

    “槽!”

    听到钟连伟的骂声,

    他又扔下去一支新的。

    算是给这个小老弟,隔了一二十年的时间,递一根烟。

    “才一根,太抠了!”

    赵长安笑笑,瞌睡全无。

    回到书柜前,开始精神抖擞的继续学习。

    记录下来今天得到的考题灵感。

    ——

    清晨,东面浅浅的月白色晨曦。

    近三米宽的碎石硬化路两旁,是即将开败的油菜花,以及还没有熄灭的路灯。

    晕染着空气都带着馥郁清冽的芬芳。

    赵长安骑车到了市高西北后门的山坡下,看到一如既往穿着道袍校服的单彩,把车子停在坡下。

    这时候的赵长安正准备一个加速,冲上山坡。

    看到单彩没有望他,以为是忘记带钥匙。

    就没降速。

    而是‘嗖’的一下子,从单彩身边高速窜过。

    “喂,赵长安。”

    “咯吱~”

    “啥?”

    赵长安在半山坡急刹停自行车,倾斜着车子左脚蹬地,回头望。

    “没啥。”

    单彩迟疑了一下,没再搭理赵长安,而是慢慢的推车上坡。

    “我知道,不锁门。”

    赵长安笑了笑,以为这小丫头脸嫩,不愿意轻易的开口求人。

    “我的爱呀刺罗罗,我的爱呀刺罗罗,你让我身不由己的狂热,你不能让我再寂寞,啊啊啊~”

    从西北角三楼文科三班的一扇窗户里,伸出来三个头,其中一个扯着公鸭嗓子大吼。

    是付庆威,余云伟,朱亮,这三个贱人。

    最后这一句‘啊啊啊’,是三人齐吼,难听的惨不忍睹。

    赵长安赞扬的朝着这仨兄弟,高高的比划了一个中指。

    嘴里大喊:“唱得真烂!”

    单彩一边推车上坡,一边淡淡的望了一眼那扇窗户边的三个脑袋。

    从赵长安身边过去。

    清凉的微风中,带着点淡淡的茉莉花香。

    “你牛匹,你来一首!”

    这次是从左四楼的一个窗户传来的,文明的声音。

    “来一个,来一个!”

    “兄弟你牛匹,学霸学妹都让你勾搭到了!”

    “学霸学弟吧,哈哈哈哈!”

    “兄弟你口味可真不挑食,哈哈,佩服之至!”

    “不服你吼两嗓子,别干说不练。”

    “她就是单彩啊,这袍子,真是不是虚的!”

    一时间,高三一二三四层的后窗户上面,拥挤满了人头。

    “哐当~”

    赵长安把自行车支架放下来,他一个老男人,还能惧这一大群毛孩子。

    “以山为舷~”

    赵长安扯着嗓子大吼一声,震得高三教学楼一时寂静。

    纷纷诧异,

    ‘这吼得是啥几吧玩意儿?’

    “载一千年出海~”

    赵长安紧接着吼出了第二句。

    满楼脑袋不管学习好坏,可至少都是山城这几百万人里面,文化素养比较不错的一批。

    都听出来了,‘有一点味道’。

    “燃那时的人烟,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以海为泉,

    立天地为庭院,

    望满壁的诗篇,

    用千江月的光线,”

    整个高三教学楼的后窗户群,都寂静下来。

    单彩推着自行车走到了后门,停了下来。

    “哈哈,如何!”

    赵长安停止了吼歌,大笑一声,——他可真没打算走‘老剽窃’的路子。

    推着自行车大步上坡,免得袍弟等久了。

    “唱得真烂!”

    付庆威,余云伟,朱亮,齐声回敬了赵长安一句。

    “还没唱完啊,别走啊!”

    有好些窗户大喊着挽留,几乎都是女的。

    “哐当~”

    赵长安还没走到后门,就看到单彩打开了门,然后望都不望赵长安一眼,骑车消失在门口。

    “有钥匙你喊我做啥?”

    赵长安满头雾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重生八零养娃日常〕〔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我花开后百花杀〕〔斗战仙穹〕〔功高盖世萧破天〕〔我的首富外公〕〔穿越星际之做个美〕〔王爷,你家王妃又〕〔慕爷的小祖宗可甜〕〔重生格格种田忙〕〔第一战神杨风〕〔全娱乐圈都知道我〕〔太古雷剑诀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