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混沌系统〕〔穆总的天价小新娘〕〔权宠农家悍妻〕〔走在为爱奋斗的路〕〔将军宠妻成瘾〕〔古神的自我修养〕〔神秘老公替嫁妻〕〔邻家小哥是明星〕〔道门大门道〕〔星途璀璨:薄太太〕〔重生有喜:皇后娘〕〔嫡女毒妃:国师宠〕〔妻贤〕〔华笙江流〕〔动力之王〕〔北境狂龙〕〔被大佬们团宠后我〕〔传奇永存〕〔九都狂龙〕〔惹火孕妻,总裁别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22章 仰望和俯视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以山为舷,载一千年出海。燃那时的人烟,用一朵花开的时间。以海为泉,立天地为庭院,望满壁的诗篇,用千江月的光线。”

    这首清晨赵长安吼的歌词,不禁缭绕在夏文卓的脑海里面。

    此时,宝马528已经驶出了山城,

    朝着北湖的高速入口驶去。

    左边是波光粼粼的北湖上游,湖那边是连绵逶迤的黝黯群山。

    月色皎洁。

    应和着心里面的这首歌词,让夏文卓不禁心儿微微颤栗。

    “不知道他从哪里看到的?混蛋,唱不唱完,只顾得泡学妹去了!”

    想到这里,夏文卓心里顿时有些不舒服。

    人就这样,自己不要的,放弃的,甚至不屑的,要是让别人拿到,而且那个别人还不是普通的别人。

    心里总是那么的不舒服。

    夏文卓轻轻的吐了两个字:“单彩!”

    隐没在飞驰的宝马528i的微声里。

    她知道这个名字,

    高二理科第一,省台许多大型晚会的主持人单嫱的女儿,市高后面在建的房产老板牛蒙恩的女儿。

    论学习,两人基本打平。

    论家庭,自己稍微逊色,可也不差。

    论相貌——

    宽大的道袍,二男头,黑柄大框眼镜。

    夏文卓抿嘴微微一笑。

    眼睛里面,不禁露出一丝的轻蔑和鄙夷。

    轻蔑的是单彩。

    鄙夷的是赵长安!

    以前多骄傲自负的一个少年,现在居然为了权势和金钱,弯腰无下限的去讨好一个丑八怪?

    恶心!

    想着想着,夏文卓的心情不禁渐渐好了起来。

    明天上午去省城图书馆,把这首诗词补齐!

    夏文卓骄傲的想着,没你赵长安,这首诗词也好歌词也好,我一样能够得到完整的。

    从此以后,

    仰望和俯视。

    注定就是两个世界的人!

    ——

    因为牛蒙恩让人在市高后门修了一条简易路,所以单彩每晚下夜自习就不再是骑自行车,在父亲的两个保安的护送下,低调回家。

    而是直接从后门出来,坐车回市电视台小区。

    这时候,她打开了市高西北角的院墙后门,意外的看到父亲和小舅站在外边。

    那辆接她的小车停在山坡下的路上。

    “爸,小舅,你们怎么来了?”

    牛蒙恩和单少威对视一眼,都是满脸苦笑。

    对于单嫱明天的到来,给了他俩极大的压力,在屋里坐立不安,就干脆过来消磨时间。

    “你妈明天过来。”

    “我知道呀?”

    牛蒙恩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闷声说道:“时间不早了,回家吧。”

    单彩回到小区,她家的房子买得是一栋双层带小花园的小别墅,屋子原主人是她母亲的一个熟人,前些年移民枫叶国,房子就空置下来。

    这次单彩过来,她母亲用三十万的价格买了下来,作为在山城的暂时落脚点。

    单彩小舅,父亲,住在一楼。

    她和从省城请过来洗衣做饭看家的阿姨文凤芝,住二楼。

    之前文凤芝负责别墅里面三人的早饭,以及中午傍晚给单彩送饭。

    却因为前段时间在二楼擦窗户,失足摔断了右手住院,再加上赵长安母亲张丽珊做饭干净又好吃。

    所以这一段时间,单彩就干脆在工地上面吃饭。

    而原来住宾馆的单少威的秘书乔嘉艺,就住在了单彩隔壁,负责一些照料。

    单彩洗过澡,回到了卧室。

    站在阳台上面,一时没有睡意。

    “嗷呜~”

    小花园里面的那只狼狗,看到单彩出现在二楼阳台,摇着尾巴朝她讨好的叫。

    单彩有快一个月没有见到母亲了。

    想着明天妈妈过来,

    她的心里面既高兴,又有点忐忑。

    高一的时候,她一砖头把萧子杰砸得头破血流,被母亲赶到了山城。

    虽然收敛了爪牙,

    可是看到‘禁锢自由’的院墙,她就手痒的想翻。

    结果,

    墙塌了!

    想着明天母亲的脸色,单彩就长叹一口气。

    真是头疼!

    单彩呆呆的望了一会儿夜色。

    楼下的狼狗见小女主人不搭理自己,不高兴的吭叽了一会儿,就悢悢的回窝睡觉去了。

    月色皎洁。

    单彩不由的就想起了早晨那个高三学生赵长安,唱得歌词。

    “以山为舷,载一千年出海。燃那时的人烟,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她低声的念了一遍。

    可惜赵长安没有唱完整。

    这个傻子看到自己站在后门,其实是在听他唱得声音难听但是意境很美的歌词。

    却自作聪明的以为自己没带钥匙。

    结果唱了一个半截!

    你说恼不恼人?

    “望满壁的诗篇,用千江月的光线,下一句是什么呢?”

    单彩心里默默的尝试着接下去,

    可怎么接,都远远没有那种空灵脱俗的意境。

    她想了想,看了一眼卧室的静音闹钟。

    还不到11点半。

    决定凌晨以后再睡觉,明早睡个懒觉。

    单彩回到卧室。

    拿出一张雪白的宣纸,

    用沉香木诗文镇纸压住一角。

    焚香,磨墨。

    手持狼毫笔,开始撰写。

    ——

    单嫱在主持完了周六一期节目以后,就直接驱车赶往山城市。

    有一个多月没有见姑娘,要说不想,那是假的。

    她在上高速前,给老公打了一个电话,特地叮嘱他不要给女儿讲,怕她熬夜等着。

    到了凌晨一点半,在下高速口和等待多时的牛蒙恩匆匆说几句话,就一起回到别墅。

    在一楼单嫱没有和也在等着的弟弟单少威说什么话,就让他立刻睡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然后快速的洗了一个澡,悄悄来到了二楼。

    结果发现姑娘居然把卧室的门反锁了。

    单嫱有些失望,在走廊幽暗小夜灯光里,看着跟在她屁股后面的牛蒙恩,一脸讨好的忐忑和猴急。

    “咱们也睡吧,事情等到明天我再和你算账!”

    单嫱当然知道自己男人的小心思,

    不过两人都一个多月没有见面了,她今年四十岁,牛蒙恩四十四,就是再有牛蒙恩的气,单嫱也不会对自己的男人实施‘忄惩罚’。

    “老婆威武,一统江湖!”

    牛蒙恩大喜,满脸雀跃,舔了一句现在街面上小青年们最流行的一句话。

    然而知道媳妇确实迫不及待的想见见姑娘,小声说道:“我发现她爱反锁门以后,换了一个可以打开的锁,钥匙还是原来的钥匙。不过打开以后,我估计她要换锁。”

    “那就尽量不惊动她,我就看一眼。”

    单嫱也是实在忍不住。

    在牛蒙恩关掉了走廊的小夜灯以后,两人在黑暗里又站了将近一分钟。

    等到眼睛逐渐适应了黑暗,才悄悄打开了卧室门。

    单嫱朝牛蒙恩挥挥手,让他哪凉快哪去,灵敏的侧身走进单彩的卧室。

    幽幽月华从窗外流泻进来。

    单彩侧身睡得香甜。

    单嫱站着溺爱的看着好一会儿,没敢去亲自己的姑娘。

    悄悄转身准备离开房间。

    然后,她无意中看到,在月亮的照射下,书桌上面放着一张雪白的宣纸。

    上面笔走龙蛇。

    “以山为舷,载一千年出海。燃那时的人烟,用一朵花开的时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重生八零养娃日常〕〔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我花开后百花杀〕〔我的首富外公〕〔斗战仙穹〕〔王爷,你家王妃又〕〔功高盖世萧破天〕〔重生格格种田忙〕〔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慕爷的小祖宗可甜〕〔全娱乐圈都知道我〕〔第一战神杨风〕〔农家医女:神秘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