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我成为黑户〕〔请向我告白迟欢〕〔道北霆你又输了〕〔娇妻在上夜少强势〕〔总裁宠妻有个度〕〔大魔王娇养指南〕〔道先生你又输了迟〕〔威震九州〕〔娇妻在上夜少强行〕〔天降萌宝买一赠一〕〔不会真有人觉得有〕〔迟欢道北庭〕〔超脑玩家〕〔黑莲花女配重生了〕〔娇妻在上夜少强行〕〔狼性总裁宠妻有道〕〔上门狂婿〕〔女主迟欢道北庭〕〔娇妻在上夜少强势〕〔第一章手感真好和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26章 有利你我的生意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这是怪咱们请客不诚意,没酒;老牛,你陪他喝一点。”

    单嫱微笑着望着赵长安:“年轻人有点锐气是好的,不过过刚易折,太锋利的刀剑容易崩出缺口。”

    “想要当刀剑,就得有着锋利的本钱,怕折怕断,老老实实的当一个钢坨坨算了,最安稳。”

    赵长安麻溜的打开软中华,给牛蒙恩扔了一根。

    搞得老牛望着老婆一脸的讪笑。

    说不吸,没脸子。

    真要吸,没胆子。

    可惜单嫱根本都不望牛蒙恩,牛蒙恩只好低头看他的砖头大哥大,无视从桌面滚过来的软华子。

    是真没胆子吸!

    “当刀剑?”

    单嫱听了哑然失笑。

    难道是自己看走眼了,这小子看港台洪兴竹联剧看多了,看傻了。

    故弄玄虚?

    真以为在这块阳光的地面上,还有那些妖魔鬼怪魑魅魍魉。

    当国家的铁拳是摆设么!

    于是,单嫱顿时失了兴趣,斜瞟了女儿一眼,看到她正在翻看今天在新华书店刚刚收刮的一大堆诗刊杂志。

    当然是在找那一首她也很感兴趣的‘以山为舷’。

    明显对眼前这个‘有点傻’的赵长安视而不见。

    这样很好!

    女儿讨厌吸烟的喝酒的成绩差的装腔作势的,——这小子占全了。

    不过至少还没蠢到家。

    作为癞蛤蟆,还算是一只有着自知之明不做白日梦的癞蛤蟆。

    “小赵,时代不同了,拿着刀子砖头打打杀杀早就不实行了,分分钟进局子喝稀饭。现在是法治社会,讲究有钱就是爷。喝啥?”

    说实话,牛蒙恩是发自内心的感激赵长安。

    虽然即使他不跺倒了北院墙,也只是有着一些小几率,比如百分之几的问题。

    然而事关自己的女儿,

    别说百分之几,就是千分之一,万分之一。

    他牛蒙恩都不敢赌!

    “五粮液吧,晚上我还得学习,不超过半斤。”

    赵长安这三年,兄弟们聚餐过生日的时候,他最高纪录是一瓶二锅头。

    “学习?”

    单彩抬头瞟了赵长安一眼,嘴角微微弯了一个弧度,‘真能装!’

    “这小子,有意思。”

    不像单嫱娘儿俩,牛蒙恩倒是对赵长安的洒脱性格,越看越顺眼。

    满满一桌子酒菜上齐。

    除了赵长安叫得那三样菜,别的菜肴很多都是原时空的赵长安应该别说见过吃过,听都没听过。

    烤生蚝,清蒸江刀,烤鸭,锡纸小羊排,——

    赵长安和牛蒙恩喝五粮液,一杯杯的对饮。

    单嫱喝冰水,单彩喝果汁。

    酒过三巡。

    “你们出去吧。”

    下面的一些话,单嫱不希望服务员听到,以免烂嚼舌头。

    然后,她示意牛蒙恩用分酒器给她倒满一杯酒。

    举杯站起来。

    带着考究问道:“如果我猜得不错,你应该明白为何要请这顿饭。”

    “真是太客气了,不过是一脚的无心之失,没有被学校记大过追着讨要损失,我就已经很运气了。”

    赵长安也举杯站起来,

    满脸真诚。

    “虽然对你是无心,对我老牛可是帮了一个大忙,吓了我一身的冷汗。”

    牛蒙恩也举杯站了起来。

    “叮!”

    三人一饮而尽。

    单嫱坐下来,看了一眼腕表,就准备结束这件事情。

    从此大道朝天~

    她从包包里拿出厚厚一叠百元大钞,一万块一个的封条还在上面捆着。

    放在桌上,转动玻璃转桌。

    到赵长安面前。

    “别客气,我不喜欢推推扯扯,拿着吧。”

    单嫱其实也不确定这个赵长安,会不会拿着这笔钱。

    不过这桌酒宴,连着烟酒菜不下四千块钱。

    假如赵长安不拿,她也算是‘谢过了’,从此不再牵连。

    今天这件事走到这里,单嫱还是很满意的。

    最主要的就是刚见面那三个烟头,赵长安就清晰的表达了他的意见。

    让单嫱认为他说,‘我是癞蛤蟆,无意窥天鹅。’

    让事情在三人的合力下,往和谐的方向走。

    而现在,

    只等这最后一步。

    “拿着吧,不为你自己,也要为你父母减少一些负担,这钱基本够你两年大学的费用了。”

    牛蒙恩好心劝说。

    在他眼里,赵长安的成绩考个市里面的农专,师专最可靠。

    学费两年不到三千块钱,

    加上每月的生活费,

    节省一点基本可以上完一个两年制的大专。

    这时候,就连一直在默默吃菜,不服气的继续一边翻找诗刊的单彩,也停了下来,想看看赵长安怎么办。

    没有其他的复杂因素,也就是人之常情的一个小女生的好奇。

    “这一桌菜加上烟酒,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赵长安点起一支烟,

    没有朝牛蒙恩让烟。

    既然老牛没胆子吸,他也不跟他虚来假往的客套了。

    ‘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那对你们来说呢?这可事关你们的闺女!’

    至少单嫱是这么理解的。

    “呵呵,话里有话啊,没事儿,想要多少,直说。”

    单嫱倒没有什么生气:“我就欣赏你们这样坦诚的年轻人。”

    既然对面也知道这是‘一笔买卖’,在她的天花板限度以内要得越多,单嫱反倒更加高看赵长安一眼。

    虽然肯定是不喜欢。

    可这是‘一笔买卖’,谁管谁喜不喜欢?

    到手的真金白银才是真的!

    “我已经说了,这一桌菜加上烟酒,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赵长安在单嫱变色之前话风一转,轻轻说道:“听说你们也有意与府河北岸那块地?”

    “?”

    “?”

    单嫱和牛蒙恩都愣在那里。

    而赵长安在说完这句话以后,就不再出声,带着善意的笑容望着单嫱那绝美精致的脸蛋儿。

    “说说吧。”

    单嫱从包包里掏出一支女式的细烟。

    她很少吸烟。

    不过多年的职业压力,使得她在进入认真思考的时候,往往需要吸一支提神。

    “状元府虽然还没有封顶,但是牛总在即使一再提价的情况下,放出的房源也被抢购一空,显示了山城强大的购买力。

    而拿下北地,只要在府河上面修一条三四十米的桥梁,而不需要再重复新修一条跨河桥,以及一条通往北育教路的马路。

    只这,就节省下来两三百万的建造成本。

    同时对还没有放出来的商业房源,幼儿园出售,都是一种附加增值。”

    赵长安把烟头按进烟灰缸。

    然后把烟灰缸放在转桌上面,转到单嫱的面前。

    微笑着望着单嫱,又望望脸带惊诧的牛蒙恩:“还是回到原点的话,山城市一大批富起来的人,需要优质的房子。而就目前这三年来看,除了状元府,就只剩下对面那块地了。

    得到就能挣钱,而且是挣大钱,我不相信牛总和单姨不想争。”

    “你家现在这样,是夏文阳弄得吧,匿名信。”

    单嫱纤纤细长手指,弹了一下烟灰。

    表示她也不傻,知道赵长安想那她当枪使。

    “所以刚才我说‘这一桌菜加上烟酒,对我来说已经够了。’”

    赵长安望着单嫱和牛蒙恩,表情认真的说道:“现在,我想和二位谈一谈有利你我的生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我可以爆修为江长〕〔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全职艺术家〕〔万族之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