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帝尊徐来〕〔鉴宝黄金指〕〔巅峰赘婿〕〔我能锻炼精气神〕〔薄少,夫人要逆天〕〔原来我是绝世武神〕〔奶爸!把女儿疼上〕〔天降神婿〕〔霍少的全能夫人飒〕〔家有宠妻:闪婚老〕〔黑龙法典〕〔甜妻是大佬,得宠〕〔最狂弃少〕〔叶辰盛冰莹〕〔重生之战神归来叶〕〔重生嫡女归来〕〔我嫁给了我的死对〕〔安暖叶景淮〕〔安暖重生〕〔安暖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29章 人心狠毒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咚咚咚~”

    看到自己走过来,赵长安还一本正经的假装看书,刘翠不禁有点好笑。

    用右手指骨轻轻的敲了敲桌面。

    赵长安的目光离开《历届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试题》,茫然的看了看刘翠,又望向教室前面的钟表。

    16:30。

    不禁皱了一下眉毛,耐着性子对刘翠说道:“我锁门。”

    继续低头看一道需要用抽屉原理解答的招聘题,心里衔接着刚才中途被刘翠打断的步骤和以得数据。

    “你看得懂?”

    “当然看——不懂,我用来催眠装匹不行么?”

    刚开始衔接,又被刘翠打断,赵长安只好反盖着书籍。

    “直接回去睡不是更,嗯?”

    刘翠突然住嘴,直骂自己真是猪脑子。

    看赵长安这架势,明显是要到工地上面去蹭晚饭;这时候过去还没到饭点,指不定还要被使唤着帮忙打下手。

    “坏了!”

    她不禁望向樊超那里。

    看到曾晓晓在和樊超说两句话以后,就站起来提着书包。

    这才知道本来认为选了一个容易的,结果碰到了铁板。

    心里面叫苦不迭。

    “你出来一下,跟你说个事儿。”

    非常事情,必须要用非常霹雳手段。

    刘翠决定来点‘猛药’,好激走赵长安。

    “你真是事儿妈啊!”

    赵长安不是因为欠刘翠一个情,他真不愿意和她费劲。

    只好站了起来。

    ——

    “啥事儿?”

    赵长安被刘翠叫到厕所外边,这个两三百平米的小湖边。

    湖里荷叶亭亭玉立,岸边垂柳葱绿。

    “你和夏文卓以前认识?”

    刘翠身穿时下流行的牛仔裤,米色羊绒针织衫,小白鞋,白皙的俏脸带着盈盈的笑容,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小美女。

    赵长安心里一跳,牛眼一棱:“你吃饱了撑着?”

    “呵呵,那倒没有,晚上有饭茬儿(饭局),宰这一顿可是难能可贵,我中午都没吃饭,正饿着呢。”

    刘翠笑着望着赵长安:“我高考报师大,没啥压力,所以无聊的时候,就爱琢磨一些有意思的事儿。”

    “师大?——师太,你这是在我面前秀优越?”

    “夏文卓那天的话,我事后想想,觉得挺有意思的。”

    在柳树荫里,刘翠稍微仰着小脑袋,眼睛亮晶晶的饶有兴趣的望着赵长安。

    赵长安掏出一支烟,点燃。

    “你牛!被逮住了有你哭的,老常随时都会过来,你可想好了。”

    “我怕个鸟儿!”

    赵长安认为刘翠是在吓他。

    “也是,他也是烟鬼,指不定你俩还惺惺相惜。”

    刘翠没有再纠结这件事情,继续说道:“夏文卓的话是,‘这墙一碰就倒,现在倒了其实是一件好事情,消除了安全隐患。请你们不要这么说,而是说赵长安是靠墙练压腿的时候一碰就倒么?’”

    “难为你记得这么清!”

    赵长安讽刺着‘赞扬’。

    “我的记忆力一直很棒!我是在想假如你真的像夏文卓说的那么和学校说,结果会怎么样?”

    刘翠笑盈盈的似乎是自言自语:“其实当时就咱几个,都不说一哄而散,你直接出院墙。以后谁都别提,过来的老师看到夏文卓三人在教室里面学习,十九就是不了了之。”

    “人家三个都是学霸,一个还是班长,校学生会主席,你以为像我,老鼠一般的一哄而散。”

    赵长安淡淡的笑着,

    换了一支烟。

    “我觉得你以后离那个女人远一点,把你卖了你还帮她数钱。”

    “太聪明的女人,会没人要的。”

    “你说啥?”

    “好小子,躲着吸烟!”

    霹雳一声吼。

    吓得赵长安手一抖,烟头都掉在地上。

    他一开始以为刘翠在讹诈他,没想到老常居然真的来了。

    “怀抱乌云里的太阳,绝望地纵身一跃,波涛便呜咽了二千五百年。畄下的思念更比江流长,时间和空间的风沙,掩埋了多少兴衰荣辱。”

    张长安张嘴,就是一大串现代诗,飙了出来。

    “哟?行,你今天要是能背下来,晚上的饭,加你一双筷子!”

    这首现代诗是老常高二夜自习一次醉酒,拿着诗刊过来写在黑板上的,说实话连他自己都背不下来。

    这时候见赵长安居然流畅的来了一大段,不禁顿感惊奇。

    “大浪淘尽多少帝王将相,而对您的祭奠谁能忘,——把您憔悴得仅剩下的,一副硬骨和那刚直得,上翘的胡子,

    用菖蒲熏香用艾草熏香用苇叶熏香用又白又糯的粽子熏香~”

    赵长安一气呵成,毫无压力。

    别说老常,就是边上的刘翠,都看得发傻,——‘这牛匹!’

    ——

    赵长安骑着自行车到市高后门。

    前世二十余年,他和老常一起吃了不下四十顿饭。

    其中他做东有四五次。

    可没吃过老常一顿,——包括早饭,油条豆浆热干面。

    也没见老常拔毛请过哪一个同学吃顿饭。

    哪里想到这老家伙,居然在高三的时候,就偷偷请过他‘亲嘀嘀’的爱徒们。

    所以在老常不提吸烟的事儿,而是问他晚上来他家吃饭不?

    赵长安答应的飞快。

    不过之前他得骑车子到工地,给父母说一声。

    赵长安来到后门,惊讶的看到曾晓晓居然坐在边上的石阶上面,旁边停着她的女士自行车。

    看到赵长安过来,连忙站了起来。

    望着他。

    不过令曾晓晓失望的是,赵长安根本就不看她一眼,径直推车过去,拿钥匙开门。

    “赵长安,”

    曾晓晓的脸上努力带着笑容。

    赵长安回头淡漠的望着她。

    “喻应明在学校门口堵我,我能不能~”

    “不能!”

    赵长安直接打断曾晓晓的话,‘咔嚓’麻溜的打开后门,然后推车出去,转身锁门。

    前后不到六秒钟的时间。

    “长安哥,你帮帮我,喻应明威胁说是因为我——”

    看到赵长安跨上自行车,

    往山坡下飞驰。

    曾晓晓跑道门边,隔着栅栏控制着声音,带着哭腔的颤音,使得赵长安能够听到:“让我陪他睡觉!”

    然而很可惜,

    赵长安如若无闻,一骑绝尘而去。

    在后门不远的一处竹林里面,乔三,夏武越带着几个小混子,走了出来。

    其中一个小混子,手里还拿着一个录像机。

    “曾晓晓,你魅力不行哈,这都勾搭不了。”

    夏武越走到栅栏门边,搂着曾晓晓的细腰,望着在油菜田之间的路上飞驰的赵长安:“这泥鳅!”

    “他就是一个瞎子瘪三!”

    曾晓晓感觉在乔三,夏武越面前丢了脸,气得两眼冒火,恨不得生湿了远去的赵长安。

    在一个多月前,赵书彬夫妇到牛蒙恩的工地干活的时候,夏家就已经知道。

    不过一个是小工,一个是厨娘,明显牛蒙恩也没把赵书彬当个菜。

    乔三这边也不屑费劲。——反而有种看笑话的心思。

    直到单彩和赵长安接触,牛蒙恩甚至和市高后勤争取,给了赵长安这把后门钥匙。

    乔三就有了一些警觉。

    在经济领域,以及在经济圈的人脉上面,单家的实力根本就不是现在的夏家所能比拟的。

    这次就是让曾晓晓骗赵长安,让她从后门走。

    然后找一个合适的市高后勤员工,把事情捅出来。

    其一,收回赵长安的钥匙,让他离那个单彩远点,省得万一巴结上了成了单家的狗腿子。

    其二,让牛蒙恩在市高后勤部丢一个大脸,最好迁怒赵书彬,把他们撵出工地。

    结果,

    失败!

    “一个小杂碎而已,以后有的是机会。晓晓你不是大星期么,你妈说你考前压力大;咱们去市建接你妈,一起去省城玩两天好不好?新款的衣服鞋子,都不是咱这个破地方有的。”

    乔三和搂着曾晓晓的夏武越,相互邪魅一笑。

    一切竟在不言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