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逍遥小神棍(都市〕〔变成毒液从寄生姐〕〔李子染〕〔豪婿战神叶君临〕〔巫女的时空旅行〕〔斗罗之暗影斗罗〕〔金币即是正义〕〔窝囊女媳叶君临52〕〔诛仙日常〕〔君逍遥拜玉儿〕〔墨肆年白锦瑟〕〔叶凡唐若雪〕〔权宠农家悍妻〕〔薄太太今天又被扒〕〔我真没想红啊〕〔天降女婿〕〔系统恋人〕〔从道法古卷开始〕〔诸天最强APP〕〔谍海先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32章 容纳和抛弃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柴油机厂的住宅区,在七中校区和新东区公交站的后面。

    一条六七百米的纵深道路,笔直到达近两百亩水面的李家湖北岸。

    再在湖岸和七中校区后围墙之间的夹路,西行两百余米。

    才到达柴油机厂住宅区。

    在四五年前,柴油机厂的保卫科在大道入口,李家湖拐角,厂住宅大院门口,设了三道岗亭。

    夜晚一路灯火通明。

    道路两旁种满了桂花树,银杏树,腊梅树,海棠树,逐段建设有临时歇脚的亭子。

    李家湖满湖荷叶。

    柴油机厂住宅背靠贤明山,侧林李家湖,是山城有名的宜居福地。

    而在市场化浪潮的冲击下,只是短短七八年的时间,柴油机厂就成了负债累累停业停产的老大难。

    两千多工人下岗。

    这条路不但打扫卫生和保安都没了,就连沿着七中和车站外墙安装的电灯,电线,都被人扯了个干净。

    一到夜晚一片漆黑,藏污纳垢。

    三人骑车进了机厂路,虽然头顶有月亮,然而那一段段亭子里,沿途路牙子上,烟头明灭,口哨声,叫骂闲逛的小痞子们。

    还是让夏末末和米思彤心跳加快,不再把赵长安甩在后面,而是一起并骑。

    三人骑到直路尽头的李家湖边,拐歪处站着七八个小子,叼着烟头很大的雪茄,火团一明一灭。

    一道手电光柱,打在夏末末和米思彤的身上,脸上。

    最后光柱照在夏末末的胸脯上。

    一起挪移。

    而对随行的赵长安,手电筒则是直接无视掉了。

    “米思彤,你姐们儿长得盘儿靓啊!”

    幽暗里,拿着手电筒那小子流里流气的叫着:“妹子,处个对象不?”

    “宋明,把手电挪开!”

    米思彤听出了是院里子弟的声音,大声威胁:“你敢胡来我告你妈去!”

    “白痴!”

    赵长安暗骂一句。

    你丫的这不是让他没台阶下,激他动手拦人么?

    大部分女人果然都是无脑的祸害精。

    “米思彤你威胁我?呵呵~,我妈一直让我找个媳妇收收心,这妹子我要定了,兄弟们,别让你嫂子走了!”

    果然,

    随着宋明的声音落下,这七八个小痞子,拔腿冲过来。

    堵住了夏末末和米思彤的自行车。

    “哥们儿,几个意思啊,都是片上自己兄弟。”

    “滚!”

    赵长安扎下自行车,刚说一句话。

    一个小混子嘴里大骂着,飞腿踹了上来。

    “住手!”

    “哐当!——”

    “啊!”

    赵长安看到那小子对着他的肚子,一个起跳飞腿。

    哪能让他近身。

    双手突然掂起山地车的横梁,把四十来斤的山地车高高举起。

    劈头砸了过去。

    那小子连着山地车一起重重砸在地上,疼得惨叫。

    “马匹,兄弟们削他!”

    宋明顿时变了脸色。

    “住手,特么的都给我住手,自己兄弟!”

    幽暗里,一个小个子跑到赵长安面前:“安哥,你咋跑这儿来了?”

    看到钟连伟认识,其余六个小痞子暂时停了下来,不过依然虎视眈眈的怒着盯着黑暗里的赵长安。

    “我槽,这么大的手电照着,夏末末你没看到?”

    赵长安直埋怨。

    要是钟连伟眼睛有水儿点,早站出来,哪能到这地步。

    “啊,夏末末,这干妞儿咋长这漂亮了?”

    钟连伟望着月光下的夏末末的,满脸震惊。

    虽然都是一个大院,可似乎也有一两年没见面了。

    “漂亮个屁,是你们没见过美女。你朋友?”

    赵长安嗤之以鼻。

    “赵长安!”

    可把边上的夏末末给气得不轻。

    “有两个计校的同学,其他的一般。”

    “带东西没有?”

    “没,就宋明身上带了一个甩棍。”

    “平不了事儿,敢不敢翻?”

    “敢!”

    赵长安和钟连伟低声飞快对话数句。

    在月光下相互对视一眼,均找到了当年‘铁血江湖’的热血境意。

    “你也别激将,在老子眼里,这妞儿盘儿就是靓,非常的靓!既然是钟连伟的朋友,行,我给钟连伟一个面子。”

    宋明嘴里叼着烟走到赵长安面前:“打了我兄弟,你今晚摆一桌赔礼酒,一百块钱医药费,两条红塔山。还有这妞儿,得陪兄弟们喝几杯。”

    “喝你妹!”

    赵长安直接一个直拳,狠狠砸在宋明的嘴上,出拳太快连着燃烧的烟头都砸进了宋明的嘴里。

    前面的两颗门牙,都被打得松动。

    “啊,嚯嚯,嚯嚯~”

    烫得宋明张嘴直呼气,喷着火星。

    “揍他!”

    “找死!”

    “孙子!”

    “哗啦~”

    在各种惊怒的大喊声里,钟连伟嘴里发出一道霹雳大吼,把离得最近的一个小子一脚踹进李家湖的荷花湖水里。

    “砰砰砰!”

    而赵长安则是趁其病要你命,继续朝被烫得失去战斗力的宋明,连续猛烈三拳的脑袋锤击。

    把他放翻在地。

    “砰!”

    而他的左脸颊,也被一个冲过来的小痞子,狠狠的砸了一记勾拳。

    牙齿刺破了口腔壁,顿时满嘴血腥。

    “去你~”

    赵长安右手臂一个横甩,右拳‘砰’的一声,侧击在那个小混子的鼻梁上。

    顿时鼻血长飙。

    “打架了!”

    “是宋明他们!”

    “对头是谁?”

    “没看清脸!”

    而这边的动静,很快吸引了一群群无所事事的小混子,冲过来看热闹。

    其中几道手电,打在了正在对殴的赵长安和钟连伟的脸上。

    “不是咱厂里的,敢来这儿闹事儿,兄弟们揍他!”

    “削他!”

    “你们住手,都住手!”

    米思彤吓得花颜失色的大叫。

    “莫孩儿是我哥,你们几个意思,我报号了还要打?”

    赵长安一看要遭,连忙拿出张顺的表哥祭旗。

    整个场面,顿时寂静下来。

    “你叫啥?”

    这时候,一直站在最外围的三个家伙走了过来。

    围着的人群自动让出路。

    “赵长安,我和张顺是兄弟,”

    “哪个张顺?”

    其中一个家伙满脸迷糊。

    “莫哥的表弟。”

    中间那家伙望着赵长安:“你现在还有机会,赔钱磕头钻裤裆——,不然今晚你仨都得完。”

    “我在张顺家和莫哥吃过饭。”

    赵长安心跳有点快,只要能逃出这个胡同:“不信咱们一起去南育教他租屋。”

    “哈哈~”

    周围二十来个小痞子,都笑了起来。

    然后,中间那家伙,

    掏出了一个大哥大。

    “滴滴滴”的按号码。

    赵长安的心有点沉,万一莫孩儿记不得自己,就完了!

    “干啥?麻~,这把输了算你的!”电话一接通,那边就骂骂咧咧。

    里面夹杂着麻将声。

    “莫哥,这有一个小子打了我院里的人,说叫赵长安。”

    “不认识!”

    那边的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十分清晰。

    “你~”

    宋明破口大骂。

    “砰!”

    那个问赵长安‘哪个张顺’的家伙,一脚把宋明踹得离地倒飞。

    在地上摔成滚瓢葫芦。

    吓得众人噤口。

    “他说是张顺的兄弟,和你在他家吃过饭。”

    “张顺,赵长安你认识不?”

    “我兄弟啊,怎么啦?”

    听到电话那边熟悉的声音,赵长安提吊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

    送回了米思彤,赵长安,钟连伟,夏末末骑车回到了大路上。

    灯火通明,人来人往。

    仿佛一梦,两个世界。

    “你回去吧,我等人。”

    赵长安朝着夏末末说道。

    夏末末没有吱声儿,径直骑走,然后却又拐了回来。

    “赵长安,我郑重的告诉你,咱俩是不可能的,不过你要让我爸妈给你找工作,我不反对。”

    “明白,你多虑了,我对你这样的没兴趣。”

    赵长安实话实说。

    “你——,你就吹吧!”

    夏末末想了想又说道:“你最好别和这些痞子玩儿,看着威风,可你看看那些混得,有几个有好下场?”

    “明白,谢谢了。”

    等到夏末末远去,钟连伟还是直着眼睛往已经看不到影子的方向看。

    “别看了,你一个职校都考不上的垃圾半年速成计校生,五笔还没学会吧?个子矮,长得锉,没钱没前途,老子是卖苦力的酒鬼,——还要不要我再给你剖析剖析?”

    “哥咧,我都知道,别说出来好不好?太伤人!”

    “我是怕你为了爱,愿意为她去坐牢,夏末末可是我亲妹子,就你这糗样儿,别弄得我不认你这个弟弟!”

    “我就看看。”

    钟连伟闷声闷气,眼睛里面全是失落。

    “得了,别失落了,以后跟我干!”

    “好呀,安哥,你兄弟是莫孩儿的表弟——”

    “啪!”

    赵长安拍了钟连伟的脑袋一巴掌:“想啥哩,你那破计校也别去了,明早五点五十到我楼下等着,去我爸干得工地搬砖当小工。”

    “啊?”

    钟连伟发懵的望着赵长安。

    “我不许诺,愿意跟着我就去,而且我也不知道你会搬到哪一年才是个头,跟不跟?”

    “安哥,我搞不懂哈,你多少透露一点。”

    钟连伟苦着脸。

    “你身板太差,打架不行,得炼,这么解释通不通?”

    “我~,幸亏你电话来的及时,我赢了两百多,硬是不让我走,要通宵。哈哈,走,大排档烧烤去。”

    张顺骑着一辆雅马哈摩托车,‘嘟嘟嘟’拉风的冲过来。

    “你想想,既然是臭狗屎,就先趴进臭水沟,就是今天没昨天臭,你都是在进步。”

    赵长安朝着钟连伟笑了笑,

    兄弟是兄弟,

    然而事业上的战友,和生活中的兄弟。

    那可是两个概念。

    在这条路上,他得容纳,也得抛弃。

    就是这么的残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开局地摊卖大力〕〔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总裁的翻译官夫人〕〔我可以爆修为江长〕〔万族之劫〕〔龙王医婿江辰〕〔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