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宋大相公〕〔武道绝峰〕〔我的躯体留在未来〕〔最佳好莱坞〕〔我的投资时代〕〔病娇世子嚣张妃〕〔我真不会修仙啊〕〔逆天大小姐之凤临〕〔天王殿全本〕〔炮灰千金强势回归〕〔帝少你被拉黑了〕〔科学家闯汉末〕〔瓷界无痕〕〔我哥居然成神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佔有姜西〕〔凡仙游戏〕〔从电台主持走进娱〕〔能不能给我个靠谱〕〔我的混沌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37章 回来看你夫妻儿女满堂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赵长安四摸的进步,在高三6班确实引起了一点点小小的涟漪。

    然而相对于整个高三年级,那些学霸们的成绩——比如夏文卓的总分697——,则是根本不足一提。

    时间到了4月24号,星期五。

    因为连续高强度上了三个星期的课,加上一次摸底考试,高三下午放假半天。

    中午赵长安在工地吃饭。

    看到在工地才不过二十天,钟连伟就已经和芳英兰熟悉的公然打闹说笑。

    借机摸摸小手的揩油,一副郎有情妾有义的奸情热烈模样。

    而芳英兰也解开了大粗辫子,拉了一个直板(离子烫),秀发飘逸。

    修了柳叶眉,眼眸顿时顾盼生辉。

    只是这天然去雕饰一般,简单的整理,就惊艳了工地里一群牲口的目光。

    “小芳,你也得多跟张丽珊学学做饭,等到拿下府河北岸的地块,,咱们的规模要大四五倍,你也好独当一面。以后找机会报一个厨师学校,自己开一家高档——”

    以前很少在工地吃饭的单少威,这几天突然也改了性子,不出去应酬就在工地一号楼厨房吃饭。

    并且不时微笑着给芳英兰画大饼,灌迷魂汤。

    看着单少威开着一辆小轿车离开工地,钟连伟目光闪烁着光华,如同刀片一样锋利。

    “放心吧,你整天都在工地呆着,还有我爸妈他们,她每天上下班都和村里的那两个厨子一起。”

    赵长安轻轻的拍了拍钟连伟的肩膀:“只要鸡蛋没有裂缝,臭苍蝇叮不进来。”

    “单少威敢,我嫩死他!”

    钟连伟稚嫩的脸上,罕有的杀气腾腾。

    显然只是二十天时间,他就陷进去了。

    “芳英兰聪明漂亮干净,性格也很好,说话做事低声小气有张有弛,通情达理。”

    然而,赵长安的话一转:“可并不代表她不短视,不势利,不贪慕虚荣,不被金钱和权势迷昏了头脑。

    要真是这样的女人,那就算了吧,配不上你!”

    “哥,你还是我哥么?”

    钟连伟气呼呼的瞪着赵长安。

    “想姑娘,等哥高考以后带你到风花雪月之地,只要你顶得住,一天几个不重样,都不是事儿。

    可千万别轻易牵扯到感情,没听说么,好女人旺夫,坏女人毁三代!”

    赵长安认真的望着钟连伟:“听哥的,你不要过去说单少威的坏话,也不要说人家能看得上你这个土妞儿,玩玩而已,这些伤人的话。

    她要是清醒的好姑娘,你说这话,表明你认为她会爱慕虚荣;她要真是爱慕虚荣的女人,这话屁用没有,只能加速激将着她往单少狗身上靠!”

    “我睡觉去了!”

    钟连伟气呼呼的站起来,朝着快封顶的一号楼走去。

    连芳英兰望过来,看他的目光都没有看到。

    “长安哥,连伟生气了?”

    赵长安走到水池边准备洗碗,就看到芳英兰走了过来。

    “其一,他在担心不自信而且吃醋,”

    芳英兰的俏脸,腾地一下子变得通红。

    她没想到赵长安会说得这么直接。

    “其二,钟连伟母亲多年前就改嫁,父亲是个酒鬼,拉板车打零工,喝醉了经常家庭暴力,房子是我们那种快二十年的狭小老式旧房子。

    最关键的是,钟连伟就是一个搬砖的小工,没学历没技能,看不到任何的钱途。就算你愿意,你父母能点头?”

    芳英兰的脸色,顿时又由通红变成了卡白。

    双手无意识的紧紧绞在一起。

    “其三,我根本就不相信什么一见钟情,你们才认识二十天,什么都没有经历过。

    不是激将哈,假如真的想在一起,别耍小性子,闹脾气,把个谈恋爱搞得波澜壮阔山崩地裂,有话有事好好说话。

    我高考会报考外省,钟连伟也会去外省继续在工地搬砖。”

    赵长安眼睛望着芳英兰:“这一走,就是物是人非的改变,你有没有勇气逃离家庭,跟着钟连伟,这个还不是很了解的大男孩一起去受苦,受那种毫无未来的苦?”

    “你肯定连伟一定会跟你离开?”

    芳英兰的秀眼,也露出丝丝的锋芒,显然不甘心这样被赵长安压得死死的

    “离开你们才有可能在一起,不离开就指着他在工地当小工,你今年18了吧,按规矩也就这两年,你家里能同意你嫁给这样的一个人?

    或者钟连伟离开,也许一辈子没出息,就狗一样的趴在异乡,也许十年后能耐了衣锦还乡,回来看你夫妻儿女满堂?”

    芳英兰有些失魂落魄的离开。

    而赵长安的父母,夏长海夫妇,也都望向这里。

    自从芳英兰显露了她的美丽以后,单少威的变化,他们也自然看在眼里。

    不过这毕竟是人家自己的事情,

    外人也干涉不了什么。

    然而,赵长安还没洗完碗筷子,刷牙漱口,眼角的余光就看到单彩走了过来。

    “她来干啥?”

    赵长安不禁心里纳罕。

    和这妞儿如此近距离接触,还是上次在阅江楼。

    之后无论上学放学,吃饭洗碗,两人之间的距离从来没有小于15米。

    话一句没说过,

    目光也从未对视。

    单彩走到赵长安旁边的水龙头,打开,‘哗啦啦’,开始洗她的高硼硅水晶玻璃饭盒。

    赵长安刷牙刷的别扭,连忙大口用水漱口,想要离开。

    “你那首歌我妈说台里定了,将作为‘史海浮沉话山川’的主题曲,省台五一劳动节晚会,也会唱。我妈问你是用本名还是笔名,还有就是授权协议,在办公室里。”

    “我把碗放厨房。”

    赵长安把碗筷放到厨房,‘单彩问我一道题’毫无诚意的忽悠了一下父母,走向工地的工头办公室。

    单彩已经在那里等着他,桌子上面放着两份统一格式的协议文本。

    赵长安坐下来,仔细的看。

    单彩微微的皱了皱眉毛,拿起一本《中学生数理化》低头看书。

    赵长安草草看了大约二十分钟,这时候的合同还比较有良心,没有什么陷阱。

    他探了一下身体,拿着单彩刚放下的钢笔。

    握笔处还带着单彩的余温。

    “唰唰唰~”

    赵长安在本名上面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笔名写着‘赵长安’。

    正所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真奇男子也!’

    然后掏出了小电话本,抄写下了银行卡号,身份证号。

    然后把协议连着搁在上面的钢笔,推给单彩,站起来离开。

    “单少威那边我会警告他,不过假如安居建筑拿不到府河北岸地块,你们最好劝说芳英兰不要在工地上班了。”

    赵长安停住脚步,转身望着单彩。

    “单少威不是一头猪,灌酒下药用强,敢这么做除非他不怕夹河村三千村民活剥了他,顺便砸了你们这个状元府。

    要是用钱砸,鲜花衣服黄金首饰,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为此离开了我的兄弟,我反而会感谢单少狗。

    所以,请您不要这么多事儿!”

    看着赵长安大摇大摆的走出去,

    好心被当成驴肝肺的单彩,直接被憋闷得内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