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枫王雄峰〕〔叶云舒〕〔一世巅峰林炎〕〔高手秦枫〕〔成为正道的光是什〕〔生而为王萧阳〕〔极品皇太子王安苏〕〔黑石密码〕〔摄政王是病娇,要〕〔灵台仙缘〕〔大佬宠妻不腻〕〔秦羽龙牙〕〔地狱使者萧阳〕〔每天三次狩魔副本〕〔逍遥战神目录〕〔大秦之系统骗我在〕〔异侦实录〕〔无限流游戏〕〔千劫之刃〕〔长歌当宋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40章 灵魂颤栗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今夜,曾晓晓注定彻夜难眠。

    前几天,当她听到母亲邱金慧满脸鄙夷的说起了张丽珊的吹嘘,自己也做过语文四摸卷子的曾晓晓,就感觉头皮直发麻。

    这张卷子,她虽然没有得到正确答案,不过她也可以大致给自己估分。

    90-100分。

    而130分,那是什么概念?

    “这小瘪三只是一时运气,语文不像数理化英语,跳跃幅度大得很,偶尔一次而已。

    再说说不定就是抄的,别的四门就是书给他,他都不会抄!”

    当时在饭桌上,邱金慧还是说的满脸鄙夷:“晓晓你好好学,等考上了我在门口放炮,羞不死他一家三口不要脸的!”

    但是曾晓晓知道,就是把书给自己,包括各种辅导书。

    这次的语文,她都抄不到130分。

    正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用母亲的话反推,‘既然这次能考130,那么他次次都能考130!’

    于是,内心焦灼,在家里如同困兽一般的曾晓晓。

    悄悄的在封死的窗户上,用几天的时间,重新挖了一个洞。

    让她惊讶的是,之前那乱糟糟,每次都得张丽珊晚上下班清理的卧室,居然是干净整齐,毫无杂乱。

    床上枕头被子,书柜桌面,长条桌上台灯笔筒墨水闹钟。

    目光搜寻一无所获的曾晓晓,突然就看到了那个垃圾桶。

    产生了一种想法,

    让她自己都暗骂自己贱。

    然而,她还是伸出了罪恶的鱼竿,失误弄翻了垃圾桶,‘钓’出来了一张皱巴巴的卷子。

    如同一道闪电,

    颠覆了她的世界观!

    ——

    暂且不提那张卷子。

    只说今天的事情。

    如果说赵长安对数理化的讲解,还有可能是他听了老师分析讲解,得到的正确答案。

    可他能理解并且之后流利的讲解出来,这说明了什么?

    至少说明了他吃透了这些数理化知识!

    还有,英语呢?

    一个英语差生,你就是再努力的给他讲题,时态语法定不定冠词,每一个单词的准确发音。

    时候都是白搭。

    还是不会!

    数理化语文英语,她的英语最好,大致在110分左右。

    但是这张四摸英语卷子,里面有不少的单词曾晓晓读写都非常困难。

    然而整个江婕过程,赵长安的读写发音,竟是如此的行云流水般毫无凝涩。

    这让曾晓晓内心震惊得颤栗。

    赵长安中招考试,成绩是541分,sc区第23名,中心市第9名。

    当年sc区最高分是光州二高的陶娇,总分567分。

    中心市最高分是新开区的陈晶,561分。

    而那一年数理化出题偏难,赵长安是唯一一个数理化(100,60,40)满分的人。

    就是63分的英语成绩,拉了后腿。

    而那一年中招,曾晓晓的英语成绩是81分。

    现在她的英语虽然小有退步,然而有限,而赵长安一鳞半爪展现出来的英语水准,已经完全碾压死了她。

    再联想到那张143分的黄冈密卷。

    这说明了什么?!

    躺在床上,曾晓晓从心灵到骨骼牙齿头皮肌肉,全身都在颤栗。

    也就是说,隔着两道墙的那边的那个大男孩,这些年其实重来没有放弃堕落和认命。

    而是一直在咬着牙齿,在嘲笑不公鄙夷中,

    一直在拼命的奔跑,努力的积蓄!

    乔三的无耻毒辣,夏武越的暴肆阴狠,这几年两家走得近,曾晓晓耳濡目染间,也看到了不少。

    两年前钱苗的儿子钱明鉴,在高考前夕骑车,和一群流痞发生了碰撞,双方互不相让打得头破血流。

    最后打着绑带进考场,左手答题。

    考上了省内一所一本财经政法大学,而他原来的成绩,绝对可以上一所211重点。

    当时多少人叹息钱明鉴太冲动,不懂得退让。

    到现在,曾晓晓心悸的看到赵长安的隐忍,她才恍然明白,很多的事情,远远不是表象那么简单。

    外边的大院里传来动静,雪亮的车灯,醉醺醺的说话吹牛声。

    一口一个‘曾主任’。

    牛皮哄哄的嚷着‘都是我一句话儿的事儿’。

    她父亲曾春鸣,

    其余两个应该是请客求办事儿的人。

    曾晓晓看了一眼时间,

    已经是凌晨一点。

    按惯例,这个时间她母亲邱金慧没有回来,今晚就不会回来了。

    “这个家,还有我,才三年时间,怎么变成这个鬼样子了?”

    被窝里,曾晓晓泪流满面。

    她知道,一切之始,就是三年前的那个夏夜,一封封的匿名信。

    ——

    4月29日,中午,安居建筑工地。

    赵长安和等着他一起吃饭的钟连伟,大口的喝着排骨莲藕汤。

    “哥,咱工地西门的老刘听说要走,过了五一就不来了。”

    “?活过来了。”

    赵长安明白钟连伟的意思。

    “就像你上次说得,人家才和我认识几天,最多算是有一点好感,除非是疯了,怎么可能为我抛弃这么多。我是自作~,哼哼!”

    前天赵长安说赵连伟缺乏母爱,遇到一个稍微对他正常一点的好女人,就陷进去了。

    以后牛匹了,见过森林和大海,这都算个屁!

    气得钟连伟两天没搭理赵长安,这次正好有了‘有求于人’的台阶,专门等赵长安一起吃。

    “行了,你就问你爸,喝酒可以,别误事行不行。”

    赵长安香甜的啃着排骨:“真想,事情就别拖,你现在就去找。老牛晚上请我吃饭,我好敲下来。”

    “哥,你真牛,就因为你那一脚,嘿嘿,其实单彩条儿我不敢说,盘儿绝对靓绝——,至少绝代双骄吧!”

    钟连伟本来想说‘靓绝你们市一高’。

    然而有夏文卓那头恐怖大兽踞在那里,他还没法昧着良心贬低他心里的女神,偶像。

    赵长安笑了笑,

    牛蒙恩的另眼看待的原因,这段时间也慢慢传出了‘他那风情一脚’。

    不过面对父母相问,赵长安根本不承认他脚欠跺倒了院墙。

    钟连伟的消息来源,肯定是之前说说笑笑打打闹闹,而这几天两人完全沉寂下来的芳英兰。

    “单少威这几天都没在工地吃饭了,哥,你真行!”

    钟连伟的情绪,这几天也走出来了很多,能坦白的直言这些事情。

    “不是我行,是有人爱过管闲事儿!”

    赵长安站起来,抹抹嘴。

    下午还有两节课,然后就是整个快被憋疯了的高三学生,在高中最后阶段,最后一次,最长的大假期。

    五一劳动节,三天。

    似乎还有一件事,——

    赵长安想了想,也就是这天下午,因为五一大假期,他记得很清楚。

    张顺没有来上课。

    之后,再也没有出现在这个教室。

    等到赵长安再见张顺的时候,就已经大一放假过年。

    原来他老子和莫彤彤离婚了,他和他老子跑到南洋呆了几个月。

    回来后张学龙让他管理一个发廊,吹嘘手下有十几个美女美发师,不过过年都回家了。

    大一暑假,赵长安到了张顺的西区发廊。

    里面果然有很多的漂亮妞儿。

    赵长安在张顺那里,白吃白喝白玩儿的住了大半个月,获得了好多人生第一次的体验。

    之后张学龙和乔三搅在一起,互相参股捆绑。

    张顺负责一家洗浴中心,还谈了一个女朋友,忙得焦头烂额。

    即使张顺一再诱惑,赵长安也硬气的一次没有踏足。

    虽然张顺在赵长安放假的时候,还是挤时间请赵长安吃饭,可见面终究是越来越小。

    直到那个夏天,25岁的赵长安,敲开了39岁的莫彤彤的家门。

    喝着啤酒,吃了一顿丰盛的红烧肉。

    直到离开,在制药厂大门口遇到熟人,才知道自己的兄弟,,在一年前的桃花江春汛,跳了桃花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这个诅咒太棒了〕〔安暖叶景淮〕〔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我是剑仙转世〕〔我可以爆修为江长〕〔在八十年代又野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