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全民魔女1994〕〔情随风去了无痕〕〔极限伏天〕〔叶不凡徐清婉〕〔青萍〕〔其实我只是想演戏〕〔道长去哪了〕〔都市之修罗战神〕〔魔法帝国从种田开〕〔叶如兮最新章节〕〔蚀骨危情爹地妈咪〕〔叶如兮谢池铖〕〔新婚错爱祁少的私〕〔杨风叶梦妍目录〕〔战神归来杨风〕〔南景傅云城无弹窗〕〔叶梦妍〕〔杨风与叶梦妍杨盼〕〔第一战神杨风〕〔战神归来杨风最新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42章 五一之夜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当晚,赵长安微醺的回到家里,一番洗漱,和坐在客厅里的父母道了一句晚安,关门就睡。

    “你说老牛这是怎么了,这都是第二次请长安吃饭了?”

    张丽珊一脸迷惑。

    倒是没有什么过分的担忧。

    自己的儿子只是一个普通学生,能有啥值得人家身家千万的大老板图谋。

    “可能就是那一脚的原因;单彩那丫头长得瘦,骨骼细,市高那院墙可是一砖半墙,两米五高度,真要是砸下来——。老牛这人有着一种江湖匪气,不是那种过河拆桥的小人。”

    (一块标准砖长为240mm,宽为115mm,高为53mm。一砖半墙,墙厚365mm。)

    赵书彬嘴里说可能,其实心里面就是认定。

    不然根本就没法解释得通。

    “老赵你发现没有,也就是墙倒了以后,长安有了很大的改变。”

    张丽珊也是一脸的深以为然:“这才一个来月,三摸才401分683名,这次都463分501名了,整整进步了182名!要是五摸,六摸还能这么跳,那还了得?!”

    “想什么呢,401到463,努力一个月也不是没可能。可463到563,那哪是一两个月拼命学习就行的?越到前面越难,甚至跳几个名次都难如登山,这考得可是三年的知识积累!”

    赵书彬望着儿子紧闭的卧室门,低声对妻子说道:“长安这么努力,我估计高考校排名再前进个三四十,嗯,五六十也很有可能。

    不过也就是一个二本分数,能上个山城师院,下来当个老师。”

    “老师好呀,不晒不累不勾心斗角,工作安稳。”

    张丽珊倒是很满足:“要是能当老师,就不用跑到底下县里的乡旮旯当个跑腿儿的办事儿员。再找一个漂亮知书达理的女老师,当我儿媳妇。”

    “说啥哩,真要当老师,你和江婕的约定说完就放么?”

    “末末明显看不上咱家长安,这你都看不出来?再说她的性格太张扬,学历,嗯,反正现在都讲究婚姻自由。老赵你——”

    看到妻子要发脾气,赵书彬再次压低了声音。

    连忙说出了他的真实想法:“其实长安可以复读一年!考上一个好大学,最好再考一个研究生,彻底跳离这个山城。”

    ——

    第二天清晨,赵长安站在客厅窗户,看着曾春鸣,邱金慧,邱代斌,卫晓嘉,大包小包的在楼下有说有笑。

    开车驶离市建大院。

    “哐当!”

    赵长安打开了防盗门。

    那个录音带,无疑帮了他一个大忙。不然按照正常较量,安居和绿园,根本就打不赢文阳和山城地产的联手。

    那么赵长安就不得不使出他并不想使出的杀手锏。

    所以投桃报李,赵长安决定今天多给曾晓晓讲解一些难题。

    下午再去找张顺。

    这个单元五层十户,一楼原来是老殷和李用章,二楼夏文阳,蔡忠光,三楼自己家和曾春鸣,四楼钟连伟和钱苗,五楼龚远生,彭群超。

    到现在只有蔡忠光,赵长安,曾晓晓,钟连伟,龚远生,家里还住着人。

    龚远生一家三口,在小区外面开了一家早餐店,历来都是凌晨4点出门,中午午饭以后才回来。

    蔡忠光的女人到南边打工,小孩在爷爷奶奶家照顾。

    服装市场完工这半年,蔡忠光一直没活儿干,这两个月也跑到了西郊父母那里,开荒种地。

    钟远强今天正式到工地西门上班。

    也就是说,在这个时间点,随着曾春鸣,邱金慧的离开。

    整个单元里,只有赵长安和曾晓晓这一对孤男寡女。

    “咔嚓,咯吱~”

    随着赵长安打开屋门没几秒,对面的门也打开了。

    曾晓晓抱着一摞子书籍卷子练习册,两瓶雪碧,一盒云烟,出现在门口。

    “这雪碧和烟,是我用自己的压岁钱买得。”

    曾晓晓望着赵长安解释。

    当天中午,赵长安下厨抄了两碗蛋炒饭,做了一个蛋花紫菜汤,算是回馈曾晓晓的雪碧和云烟。

    “就这吧,张顺不上了,我到西区制药厂去看看。”

    赵长安看到已经是下午四点,到西区制药厂得大半个小时,耐心的讲完了一张物理试卷,就准备结束今天的讲解。

    曾晓晓收拾完东西,抱着走出赵长安的卧室。

    突然站住,扭回身体。

    “还有啥事儿?”

    赵长安不解。

    “长安哥,你别听乔三那个畜生造我的谣,我,我,还是一个黄花闺女!”

    羞涩的说完,曾晓晓就有点慌的往外跑。

    披肩发,t恤杉,牛仔裤勾勒的优美线条,——赵长安看得有些发愣。

    “咔嚓,咯吱~”

    开门的声音。

    “长安哥,明早你我做鸡蛋灌饼,你别弄吃的了。”

    “咔嚓!”

    防盗门的锁声。

    ——

    下午四五点,春光正好;路上街上,都是游玩闲逛的人群。

    说实话,赵长安对曾晓晓始终怀有深深的戒心。

    张爱玲曾经说过一句话,‘到女人心里的路——’,而乔三那句‘味道不错’,就像是一根鱼刺一样,扎在赵长安的喉咙里。

    即使曾晓晓意外的给了他那个录音带。

    赵长安依然有着底层的戒心和怀疑,‘是不是一个更深的阴谋?’

    “如果曾晓晓的话是真的,那那次去郑市,发生了什么,让她摆脱了那两个混蛋的窥图?

    还有——”

    赵长安骑着车子点起一支烟:“那封匿名信!还有,未来的曾晓晓,是不是在将来被乔三算计,从而破罐子破摔?

    关键是,没法证实她这句话真假啊,难道还能押着她去医院检查开证明!”

    赵长安自言自语,有点头疼。

    ——

    在这一世,赵长安之前从来没有到过张顺的家里,不过拥有前世的记忆,他很快找到了那个单元。

    “叮咚,叮咚~”

    “赵长安?”

    屋里面传来莫彤彤沙哑而惊异的声音。

    “是我,彤姨,张顺在不在?”

    “他不在?”

    “哦,他在哪儿,我去找他?”

    “你等一下哈,我洗个脸。”

    莫彤彤隔着防盗门没有说张顺在哪里,就没有了动静。

    赵长安只好在楼梯道等,

    这一等就是快二十分钟,“咔嚓~”,防盗门才从里面打开。

    莫彤彤穿着牛仔裤,小衬衫,头发还没有完全吹干,脸上都画了一遍,不过却无法遮掩眼睛的红肿。

    “张顺要出去闯一闯,我昨晚说了一夜,眼睛都熬红了。”

    把赵长安让进屋,注意到赵长安看自己的眼睛,莫彤彤连忙有点慌的解释。

    “他呢?”

    赵长安有些急,

    这小子昨天下午才没上课,今天下午不会就跑了吧?

    “去南边了,今早天没亮就走了。”

    赵长安有些懵。

    还真走了!

    “别急哈,我捋一捋。”

    赵长安坐下来,点起一支烟。

    莫彤彤没做声,默默的给赵长安倒了一杯绿茶。

    “他一个人?”

    莫彤彤迟疑了一下:“还有他爸。”

    “你们在闹离婚!”

    赵长安猛然醒悟过来。

    张顺其实早就不想上学,不过莫彤彤这么牺牲,弄得他一直憋闷的无法开口。

    这都还有两个月就高考了,

    坚持了都三年了,却在临门一脚的时候放弃逃脱了?

    张学龙和莫彤彤之间,不产生本质性的巨大分裂,张顺根本就不可能和张学龙一起离开山城。

    “你咋知道?”

    莫彤彤顿时变色。

    ——

    当晚,赵长安快夜晚十点,才离开张顺的家。

    在赵长安戳破了莫彤彤的伪装以后,这女人顿时泪流满面,涕不成声。

    她是一个极其要强要脸自尊的人。

    结果男人出轨,小三上门威胁,扬言假如不离婚,就在厂里面,还有莫彤彤的娘家那边,闹得天翻地覆,让她和她儿子身败名裂。

    莫彤彤气得发晕,找张学龙‘算账’,却没料到张学龙根本没胆气,直接蛊惑儿子张顺。

    父子俩撂挑子,跑出去旅游去了。

    从昨天到今天,莫彤彤又气又恨以泪洗面,在被赵长安挑破以后,终于找到了一个倾诉的对象——

    八点的时候,赵长安一边给莫彤彤倒茶,一边打开了电视,调到省台。

    毫无疑问,张顺家的长虹大屏幕彩电,看得比赵长安家的小黑白电视,要舒服得多。

    “金梦星这个狐狸精——”

    “下面有请单嫱演唱,《天地鉴》!”

    电视里面一片掌声。

    “以山为舷~”

    单嫱穿着缀满亮片的修身水墨青花长裙,站在舞台中央。

    优美的声音,在客厅里面荡漾。

    赵长安注意到了,在电视左下角写着:

    作词赵长安

    作曲赵长安

    演唱单嫱

    今夜,赵长安第一次大幅度的切入时空进程分支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长夜余火〕〔安暖叶景淮〕〔这个诅咒太棒了〕〔第一战神杨风〕〔我的首富外公〕〔最强杀手〕〔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帝姬她又回来冠绝〕〔穿越星际之做个美〕〔太子妃拒绝争宠〕〔开局地摊卖大力〕〔我可以爆修为江长〕〔我不可能是剑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