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南宋大相公〕〔武道绝峰〕〔我的躯体留在未来〕〔最佳好莱坞〕〔我的投资时代〕〔病娇世子嚣张妃〕〔我真不会修仙啊〕〔逆天大小姐之凤临〕〔天王殿全本〕〔炮灰千金强势回归〕〔帝少你被拉黑了〕〔科学家闯汉末〕〔瓷界无痕〕〔我哥居然成神了〕〔家有悍妻怎么破〕〔佔有姜西〕〔凡仙游戏〕〔从电台主持走进娱〕〔能不能给我个靠谱〕〔我的混沌城
金牌大风      小说目录      搜索
分支线 第52章 夏文阳的自信
    . ,最快更新分支线最新章节!

    光州。

    陶龙荣在清晨5点半,就被妻子小心翼翼的起床声惊醒。

    静静的躺在床上,听着楼下厨房妻子和桂姐小声说话,准备早餐。

    两条黑贝出了狗窝的吭叽声。

    5点40分,女儿陶娇那边的卧室,传来细微的动静。

    隔壁并排别墅,弟媳妇大嗓门喊儿子起床的吼声。

    陶龙荣一直很陶醉这种温馨而有条不絮的家庭生活,也把自己的妻女看作是上天赐予他最宝贵的礼物。

    不容任何人破坏!

    所以当夏文阳走迂回路线,派邱金慧跑到明珠,对他丈母娘,小舅子一家,黄金白金钻石珠宝手表,——

    各种高档奢侈品,不计成本的拼命砸钱。

    只是十来天,就砸了一百多万!

    摆出一副破釜沉舟的决绝。

    陶龙荣就不得不做出了他的选择。

    对自己当年一时风流,在山城的那个女人和大女儿,陶龙荣不知道夏文阳手里还有没有掌握有其它的底牌。

    而夏文阳,乔三,苟建勇,栾大禹,夏武越,这些人,是一个集精与计算,行事狠辣无忌,无耻下流的小团体。

    听说他们又和莫孩儿那条鬣狗搅在一起。

    在夏文阳做出足够的让步以后。

    作为商人,陶龙荣虽然也不惧他们,却完全没必要逮着一件没有发生的事情,和夏文阳死磕到底。

    说白了,要是换做他,有这么个好机会,也会毫不犹豫的对夏文阳一样出手攻击!

    而且作为sc区的本地商人,陶龙荣也不喜欢外地的商人过来搅局。

    夏文阳开出的条件是:

    前期综合基建资金投入,山城地产4,文阳建筑6。

    其后在两家后续投入中追平。

    260亩的地块,细分为8个区块,两家对半。

    各自独立,自负盈亏。

    这和安居绿园谈得三家共同出资,40:30:30的比列,组建一个总项目部,进行绞绳捆绑。

    不但陶龙荣少了20%的权益。

    而且一旦在项目里面牛蒙恩和纪连云联手,他就会陷入完全的被动之中。

    在商言商,作为纯生意来看。

    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所以,

    陶龙荣毫不犹豫的卖了牛蒙恩,纪连云,包括赵长安手里有一段录音这件事情。

    “牛蒙恩和纪连云他们还是太天真了啊,”陶龙荣不禁感叹,“居然真的相信夏文阳这条饿狼是吃素的,能轻易的甘心认栽?”

    ——

    6月20号整整一天,随便找人请了两天假的赵长安,通过纪连云的路子,找了一辆外市的货车。

    拉上了钟连伟,清理他的家。

    其实也没啥重要的东西。

    真正不能见光的,就是他那写满了厚厚一笔记本的记录。

    赵长安用不锈钢盒子装着,倒进去蜡烛液体密封,再用泡沫板铝线密密缠绕封闭。

    骑车子跑到记忆里二十年后,依然没有开发的郊区密林里面。

    在闷热的天气里,钻进了茂密的丛林,找了三株树木之间的定位,挖了一个深坑,埋了进去。

    铲过来连根带土的野草,踩实,再覆盖上一层朽烂的枯叶。

    出来的时候,弯曲的山林土路上面只有蝉鸣和鸟啼,赵长安浑身被蚊虫咬满了疙瘩。

    不过在热风里,确实浑身舒爽!

    因为总算是暂时了了一件大事情,把这个烫山芋封存起来。

    不出意外的话,在几年之内,赵长安不会再来这个地方。

    然后,赵长安把家里那些不值钱的东西,父母的结婚证,家里的照片,证书,奖状,黑白电视,电扇,煤气灶,——

    满满装了一车。

    由钟连伟押车,去北面的殷城市。

    纪连云已经让人租了一套屋子暂时存放。

    “你去了就在屋里呆着,没事儿少出门。这是一千块钱,一个月的生活费,还有你买一些电脑方面的书看,主要是建网站和网站管理,还有杀毒这一块。”

    “哥,你有啥大动作,别把我发配了哈?”

    钟连伟跟了赵长安屁股后面十几年,显然已经‘闻出了’不一样的味道,有点急。

    “小事情,别乱了方寸。”

    赵长安朝着钟连伟轻松的摆摆手,示意眼前的一切简直不值一提。

    下午三点,看到货车开走。

    赵长安回到屋里,以饭桌为案,几瓶子黑墨水倒进大碗里。

    摊开一张100x60mm的大宣纸,拿起毛笔,开始撰写。

    三年前,在夏文阳的指使下,曾家,乔三,一伙人,用匿名信的方式,四处邮寄发放,造谣中伤。

    而在今天,

    等了整整二十五年。

    他赵长安行不更名坐不改姓,要用大字报的阳谋,来揭露夏文阳小集团的嘴脸,对他进行最直接猛烈的狙击!

    这里面的很多东西,在现在除了夏文阳集团的核心人员,外人几乎都是一无所知。

    不过赵长安的优势就是他来自未来的记忆。

    现在很隐蔽的事情,在十几年以后,却成了夏氏集团朝外吹嘘,风云博浪‘在风口起飞’的传奇。

    也让赵长安知道了他们现在很多暂时不能见光的东西。

    晚上10点许。

    这时候赵长安已经狂写了四十张,用完了五瓶黑墨水。

    写得右手几乎失去知觉。

    他拖着疲惫,跑到大院门口,买了两瓶冰镇啤酒。

    一气喝完。

    就听到了有人上楼的脚步声。

    “老牛还是不行啊,让他脱一宿都没能耐?”

    赵长安连忙手忙收拾着桌子上,沙发上,搁着的大字报,丢到了床下。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为啥大约十年后,才不过27岁的单彩,就接替了牛蒙恩,全面主持单彩集团。

    感觉真头疼!

    “咔嚓~”

    赵长安刚藏好,防盗门就被打开。

    “长安,你回来怪早嘀?老牛让今天加班到凌晨,还要做夜宵,明早的早饭,我和你妈今晚就不回来了,在工地对合一宿,这是给你的夜宵。”

    赵书彬进屋,看着空空如也的电视柜,一对60mm高,没了踪迹的清青花荷梅瓶,变色的嚷道:“咱屋遭贼了?”

    然后慌乱的把保温盒递给赵长安,冲进了他的卧室。

    果然,

    不但被偷了,而且连着他那个装着户口本,身份证,煤气证,这两个月积攒的工资钱的书桌,居然也消失不见!

    “这贼咋正猖狂,桌子也搬走了!”

    赵书彬大惊失色,身体有点发软。

    穷家的东西虽然都是不值钱的破烂,可对于一个穷家讲,却是一家安稳生活的保障!

    “爸,没遭贼,是我拉走了?”

    “啥?”

    赵书彬听到没遭贼,脸色猛地变好,让后又是怒着震惊:“你拉哪儿去啦?”

    “农专后门有一个房子,才五十块钱一个月,我租了,以后在家里吃饭也可以省下来不少饭前。正好那家搬家有车子,就顺势拉了一车过去。”

    赵长安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这样再把咱家想法租出去,两边不就打平了?”

    “你真要去上农专?”

    赵书彬望着儿子。

    “我这成绩,也就农专有十拿九稳的把握。”

    “那行吧,你先别想别的,快吃饭,我还得回工地干活。”

    ——

    赵书彬下楼,骑车回工地。

    儿子的这个决定,让他有点措手不及。

    “真是在农专后门,以后想法和门卫搞好关系,借一下路,不用绕圈,能两里路。

    从后门到工地也就是十里不到,比现在远个五六里,再起早一点也行。

    就是丽珊又更辛苦了!

    这小子还是个孩子,我俩都在工地吃饭,农专这么远你又不能过来吃饭,还不如在学校买着吃实际。

    算了,大院到农专也有十来里路,大热天大冷天的到了学校累得哪还有心思学习?”

    在幽幽的下弦月里,赵书彬路过一排富人区别墅。

    今晚是为了赶路,以前他们夫妻都是心照不宣的不走这条路。

    夏文阳在建服装市场的时候,以着市建的名义,拿下了这一片靠着路边的荒地。

    面积也不大,总共不到六亩。

    建了十八栋三层带着院子的小洋楼。

    夏文阳,乔三,李用章,苟建勇,栾大禹,柴延杰,一人分了一套。

    其余十二套销售,抵平了市建的投资。

    十二栋小洋楼,4x3联排,用高大的围墙围了起来,门口还有一个看门的。

    里面家家灯火通明。

    “咯吱,咯吱~”

    赵书彬在自行车的呻吟里,骑过这段公路。

    ——

    “在看啥?”

    夏武越不耐烦父母的管束,早就搬到了乔三的家里。

    掂着一瓶冰镇啤酒走出来,对站在二楼阳台的乔三说道:“这么热,外面你呆得住?”

    “我看那货好像是赵书彬那憨子。”

    夏武越看去,不过在韵黄的路灯里,已经看不到乔三嘴里的那个人影。

    “你说明天下午,怒极的牛蒙恩会不会杀了赵长安,哈哈,想着我就高兴。”

    夏武越灌了一口啤酒,心神俱爽。

    “真是走眼了,老子这么憨,儿子却贼阴!还有曾晓晓这个贱人,不是姐夫今晚给我说我还蒙在鼓里!

    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不是你爸不让动,明天我就先去她家办了她,后天就把赵长安的腿打断!”

    “别介,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不是?等高考了以后,通知书下来,你再弄,就是嫩大学生了,比这不过瘾?

    还有赵长安,他那破成绩,能走农专就是顶天。到时候咱们没事儿就去农专,他看中哪姑娘,咱就专泡他的妹子。哈哈——”

    夏武越得意忘形的大笑着。

    “哈哈~”

    乔三也跟着狂笑。

    ——

    隔壁小洋楼。

    在三楼阳台,夏文阳其实也看到了赵书彬的身影。

    他不像乔三还不敢确定,而他和赵书彬从小到大到现在四十年,只一眼,就是再模糊,他都能准确的认出来。

    “哈哈~”

    这时候,隔壁那边的笑声传了过来。

    夏文阳的嘴角也炸出了一抹微笑。

    他非常期待明天下午的到来。

    不仅仅是用无与伦比的计谋,干脆利落的排除了两个对手。

    更是期盼的想看到,气急败坏的牛蒙恩,会怎么对待自己‘赵哥’一家。

    稍低出门,赶出工地,

    这都是最轻的!

    至于让利给山城地产,其实夏文阳倒不是非常心疼。

    就像服装市场一样,

    府河北岸260亩地块,也依然是夏氏集团的一个中途跳板。

    真正决定夏家能否起飞的关键,

    却是阅江楼对岸的桃花山庄,那一千亩的土地!

    “小小年纪不学好,”

    夏文阳不禁想起了赵长安那张不讨人喜欢的脸,使劲的皱了皱眉头。

    “社会的摔打会教你怎么夹着尾巴当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大奉打更人〕〔安暖叶景淮〕〔长夜余火〕〔开局地摊卖大力〕〔第一战神杨风〕〔超神学院之我为妖〕〔最强杀手〕〔太子妃拒绝争宠〕〔穿越星际之做个美〕〔我的首富外公〕〔帝姬她又回来冠绝〕〔总裁的翻译官夫人〕〔开局签到如来神掌〕〔全职艺术家〕〔爱你不能言沈姝
  sitemap